加书签
第四部 善良的庞大固埃英勇言行录 第44章
<<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

第四十四章

小雨怎样平大风

庞大固埃对岛上的政府以及生活方式赞不绝口,当即向他们的国务大臣希波内米安说道:

“伊壁鸠鲁曾说最大的福气是安逸(安逸,照我的体会就是容易,不艰苦),如果你同意他这个说法,那我就认为你们是有福的。因为你们只是靠风生活,风是不值钱的,或者说不费什么事的:只须吹出气来就行。”那位国务大臣说道:“的确不错!不过在这个短暂的生命里,十全十美的幸福是没有的。常常,在我们进餐时,正在跟教堂的神父那样舒舒服服、象吞吃天赐玛哪似的吞吃美味的大风时,会忽然来上一阵小雨,把风整个儿给打光。我们许多次的饭食就这样平白地丢掉了。”巴奴日说道:“这仿佛甘格奈的热南,他往他老婆克罗的屁股里小便,是为了把从里面放出的臭屁打下去,他老婆的屁股简直象埃奥鲁斯的大门。我过去就写过一首十行即兴诗:

一天晚上,热南去摸索他新酿的酒,酒尚未清,酒性亦凶,于是叫他老婆克罗给他煮几个大蔓菁,准备晚饭时大吃一通。

吃好后,二人乐融融,一边谈话,一边睡觉去寻梦,可是热南无论如何也睡不着,克罗的屁放得可真凶,他起来尿了她一通,说道:‘你瞧,小雨可以平大风。’”那位国务大臣说道:“此外,我们每年还有一次非常大的灾害。那就是一位在混沌岛上的一个巨人,名叫布兰格纳里伊,他受到医生的指使,每年春天都要到这里来泻他的积食,同时象吞药丸似的吞吃我们许多风磨和风箱,这是他非常喜爱的东西。我们可吃了大亏了,每年不得不来上三四次禁食封斋,其他个别的祈祷和祝颂还不算。”庞大固埃问道:“你们不会抵抗么?”那位国务大臣说道:“我们的医学大师教我们在他到来的时候往风磨里放进许多公鸡和母鸡。他第一次吞下去以后,差一点没有死掉。因为鸡子在他肚里叫个不停,在他胃里乱飞,他疼痛难忍,心惊肉跳,抽搐痉挛,紧张万分,就仿佛一条蛇从他嘴里钻进胃里了一样。”约翰修士说道:“这个‘比喻’可不好受。从前有人对我说,如果长虫钻进人的胃里,只须把这个人脚朝上倒挂起来,并在他嘴旁边放一盆热奶,这样它就会自己出来,一点也不使人受罪。”庞大固埃说道:“你这样听说过,也有人这样说过。可是这样的事谁也没有见过,也没有读到过。希波克拉铁斯在lib.Ⅴ,Epid. 里记载说这样的事在他当时曾经发生过,只是那个人很快就抽风死掉了。”国务大臣说道:“布兰格纳里伊把带鸡的风磨吞吃之后,全国所有的狐狸都追着母鸡钻进他的嘴里,疼得他死去活来,幸亏一个变戏法的给他出了个主意,叫他难受的时候就呕吐,作为预防和抵制的方法。后来,他又得到个更好的办法,那就是有人给他一服清肠剂,是一盆煮过的麦子和谷子,鸡子马上就飞出来了,然后又吃一些鹅肝,狐狸也跑出来了。此外,还吞下几粒丸药,那就是大猎犬和小猎犬。你看,我们多么不幸。”庞大固埃说道:“善良的人,今后不用担心了。那个吞吃风磨的布兰格纳里伊早已死了。我说的是实话。他是在医生的指示下在一个大炉口上吃一块鲜奶酪的时候,出不来气噎死的。”

--泉石书库

Search


Share

ne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