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五部 善良的庞大固埃英勇言行录 卷末 第47章
<<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

第四十七章

怎样辞别巴布,离开神瓶谕示

巴布说道:“付账,不用放在心上!只要你们对我们满意,那就皆大欢喜了。此处,在这偏僻的地区,我们行善,不是为了攫取,而是为了施舍,这样,我们便认为很幸福,并不象你们那里的教派所指示的,要从别人身上尽量地攫取,我们这里是向别人尽量地施舍。现在我只求你们一件事,那便是把你们的姓名和国籍登记在我们这本记录簿上。”说罢,便打开一本又大又厚的簿子,由我们口述,叫她一个助手用一枚金针,象写字似的在簿子上划了许多道道;可是划的是什么,我们看不出来。划好之后,巴布倒满三瓶袋神水,亲手交给我们,说道:

“朋友们,在这个我们称作天主的智力的圆球佑护之下——它的中心无所不在,它的周围无边无缘——现在你们可以走了。回到你们故乡之后,要证实伟大的财富和神奇的事情都在地下。赛勒斯(她受到全世界尊敬,因为她把农事的技术传授给人类,并发现五谷,使人类不再吃那粗糙的橡子)实在是有道理,她怨恨她女儿会迷恋地下,一定是她预料到,女儿会在地下比她做母亲的在地上见到更多更美好的东西。

“古时贤人普罗米修斯发明从天上拘雷请电的法术,现在这个法术怎样了呢?你们一定是失传了,因为它早已离开了你们那个半球,而来到我们这里使用了。你们看见你们的城市被雷电击毁,有时你们会错误地感到奇怪,你们不明白这可怕的灾祸是谁、是什么、是怎样引起的,可是对我们来说,这是件经常而有益的事。你们的学者抱怨古人把一切都写过了,一点新的东西也不留给他们去发现,很明显这是错误的。天空中所显现的,你们叫作现象的,地上所展示给你们的,江河海洋所包括的,这一切,和地下所贮藏的比起来,那简直无法比拟。所以,在几乎所有的语言里,地下的主宰全是以富字开头。他(当你们的学者辛勤探求的时候,总是祈求至上的主宰,这个主宰,埃及人叫作‘ ’,这在他们的语言里,意思就是‘潜伏者’‘隐匿者’和‘神秘者’,以这个名义求他,请他向他们显灵显圣,只要有一个精巧的灯笼人引领,就会扩展他们的知识,使他们不仅认识他创造的一切,而且还认识他自己。因为,古时所有的学者和贤哲,为了确实而愉快地完成探求神明和追求知识的路程,认为有两件事是必不可少的,那就是:神的指引和人的协助。

“比方波斯人当中的佐罗斯台尔,在游学的时候,就找到了阿里马斯普斯作伴侣;埃及人当中的海尔美斯·特里斯美吉斯图斯的伴侣是( );埃斯古拉比乌斯的伴侣是迈尔古里;奥尔斐乌斯在色雷斯的伴侣是缪斯;还有毕达哥拉斯的伴侣是阿格拉奥费姆斯;雅典人当中的柏拉图,最初的伴侣是西西里岛上西拉库赛城的狄翁,狄翁死后,是克塞诺克拉铁斯;阿波罗纽斯的伴侣是达米斯。

“当你们的学者,在上天的指引下,跟着明亮的灯笼人,细心探求人类本性的时候(希罗多德和荷马曾因此被称为‘阿尔费斯特斯’,意思是探求者和发现者),一定会认为埃及国王阿马西斯问先哲泰勒斯什么最明智,泰勒斯回答说:‘时间’,回答得有理;因为一切潜在的东西,过去是时间造成的,今后也还是由时间来完成,所以古人把农神叫作‘时间神’,‘时间神’是‘真理神’的父亲,‘真理神’的女儿又叫‘时间’。他们也一定会看到他们以及他们前辈的全部知识,不过是现有知识的一小部分,而且还不一定知道。

“从我此刻给你们的这三个瓶袋里,正象俗话所说的那样:‘见到爪牙,就能认出狮子’,你们自己来评判和认识好了。由于瓶内的水受到海水上空的热气,会变得越来越少,这本是元素变化的自然规律,因而便会产生很洁净的空气,你们可以把它当作清朗、恬静、凉爽的风,因为风,本来就是飘荡流动的空气。运用这股风,一直向右走,高兴的话,根本用不着靠岸,就可以一直走到塔尔蒙的奥隆纳港。放下帆来,从这个小的风眼望出去,可以看见它象一根笛子似的放在那里,你们只管想这是在水里慢慢地游荡就行了,安全愉快,既无危险,亦无风浪。

“不用担心,也不用想起什么狂风暴雨;风是受到海底波涛的激动才吹起的。也别以为雨没有天空的雷声和密布的乌云就可以来。它一般是受到地底下的召唤才会来的,正和受到天空的吸引才由下而上到地上去一样。那位国王诗人曾吟唱过‘深渊就与深渊响应’的话,这足可证明。

“这三个瓶袋,有两个是装的上面所说的水,第三个装的水是从人称婆罗门大桶的那个印度哲人井里打出来的。

“此外,你们船上已经把旅程中所需用的东西都应有尽有地装好了;当你们在这里的时候,我早已吩咐把一切都办妥了。

“朋友们,你们欢欢喜喜地动身吧,把这封信带给你们的国王高康大,请替我们问候他以及他尊贵的王朝内的贵族和公卿。”说罢,她交给我们一封严密封好的书信,向天主表示感谢以后,让我们从通侧殿的一道门里走出去。在那里,巴布曾让他们提出比奥林匹斯山高一倍的大问题。

我们走过的地方,到处都是一片赏心悦目的风景,气候比戴萨里亚的泰姆培温和,比接连利比亚的埃及那一部分冷热适宜。河流灌溉和植物茂盛胜过泰米斯古拉,比接连阿基隆的道鲁斯山脉、比犹大海里的希贝尔包里亚岛、比卡斯比亚山上的卡里吉斯还要肥沃,和都林省同样清新、明朗、可爱。最后,我们回到码头上,登上了我们的船只。

--泉石书库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