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五部 善良的庞大固埃英勇言行录 卷末 第46章
<<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

第四十六章

巴奴日等人怎样狂热地吟诗

约翰修士说道:“你疯了么,还是着了迷?你们看他嘴里的白沫!听他不住地胡诌乱吟!真是见鬼,他吃过什么了?他的眼睛象只快死的山羊那样滴溜溜地转个不停!他会不会躲开,到没人的地方去出丑?要不要吃些排风草给他清清胃?要不要象在修院里那样,把拳头伸到喉咙里,一直伸到胳膊肘为止,掏光他肚里的东西?他会不会再恢复常态?”庞大固埃打断约翰修士的话,说道:

“告诉你,此乃巴古斯的吟诗狂,

神魂颠倒,都只为这醇的琼浆,

因此才不住地吟唱。

老实对你讲,

他喝的酒,

完全迷住了他的思想,

于是叫嚷而狂笑,

狂笑而胡闹,

使他的心,

这温柔的地方,

兴奋激昂,

成了我们欢笑的胜利者与君王。

他的头脑迷离热狂,

对如此崇高的酒客还想讽刺诽谤,

那真是空谈理论家的勾当。”

“怎么?”约翰修士叫了起来,“你也吟唱起来了?天主在上,我们都传染上了!要是高康大此时能看见我们有多好!我的天,是不是也跟你一齐吟唱起来,我真不知道如何好了。吟诗,我可一窍不通,不过,反正是胡诌。圣·约翰在上,我觉得出来,我和别人一样也吟唱起来了!请注意,如果我吟唱不好,请多包涵。

“噢,天主圣父,

你曾以水变作杯中物,

请把我的屁股

变成灯笼为我的邻居照路。”

巴奴日接下去念道:

“皮提亚的祭坛,

也没有指示过

更明确的谕言,

我相信它从得尔福,

辗转相传,

已移至此处水泉。

假如普鲁塔克亦如我们一般,

饮过此处泉水,

他决不再疑难,

得尔福的谕示,

如何象条鳢鲣,

哑口无言。

其实,原因简单,

命运之祭坛已不在得尔福,

而是来至此间;

宣示着未来流年。

阿忒涅乌斯早向我们明言,

所谓祭坛原来就是瓶坛,

不过,瓶内装的是佳酿,

是真理的美酒醰醰。

作为诤言法范,

没有比瓶内的语言,

预告吉凶祸福,

更为恳切周全。

约翰修士,听我规劝,

乘我等已到此间,

你也应该求得

神瓶的谕示指南,

看有无任何阻力,

妨碍你也成家一番。

快,怕的是变化多端,

何妨扮一下“阿莫拉巴干”,

把我衣服和头上的敷粉,

且洒一些看看!”

约翰修士愤怒地答道:

“成家!我以大酒桶为证,

凭圣本笃的靴子发誓,

只要对我有所认识,

都会断定我的意志,

宁肯一无所有,

也决不做

结婚成家那件傻事!

让自由永远消失?

今后附属于妻室?

天主为证!

那无异是把我交给亚历山大,

交给凯撒,

交给他的女婿,

交给世上的暴君!”

巴奴日脱下他的外套,解下那身奇怪的打扮,说道:

“可恶的东西,

让你象毒蛇一样贬入地狱,

而我却象一架竖琴,

升入天庭。

可怜的家伙,告诉你,

我要尿你个淋漓!

你听好,但等你

下到老魔鬼的国家里,

假使,这也是很可能的事,

普罗赛比娜,他的妻子,

看上了你那裤裆里

的东西,

而且爱上了你的

所谓父性的能力,

机会凑巧,

你们同心合意,

倒在一起,

我老实问你,

你难道不把路西菲尔,那个混蛋东西,

送进地狱最大的酒馆里,

去喝酒去?

她对你们修士一向忠实,

而又无比艳丽。”

约翰修士喝道:“好了,老疯子,见你的鬼去吧!我吟不上来了,喉咙给塞住了,还是谈谈如何付账吧。”

--泉石书库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