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五部 善良的庞大固埃英勇言行录 卷末 第31章
<<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

第三十一章

我们怎样在丝绸国看见“道听途说”执掌作证学校

我们在这个幕幔国家里又往前走了一阵,忽然看见地中海一分为二,一直可以看到海底,完全和以色列人出埃及时红海离开波斯湾的情形一样。

我认出了特力顿正在吹他那个大贝壳,还有格劳科斯、普罗忒乌斯、奈列乌斯等等无数海神和海怪。我们还看见各式各样、数不清数目的鱼,有的跳跃,有的飞腾,有的窜越,有的厮打,有的游水,有的呼吸,有的配偶,有的追逐,有的捕捉,有的逃跑,有的休止,有的争斗,有的玩耍,有的嬉戏。

在旁边一个角落里,我们看见亚里士多德勒斯手执灯笼,和画上为圣克里斯多夫照路的那个隐修士一样,不住地左顾右盼,他想把一切都记录下来。在他背后,仿佛做他的跟班似的,有一大堆其他的学者,内中有阿匹亚奴斯、赫里欧多鲁斯、阿忒涅乌斯、波尔菲里奥斯、阿尔卡地亚人庞克拉提乌姆、奴梅尼乌斯、阿尔基普期、塞勒奴斯、南弗德鲁斯、埃里亚奴斯、奥比亚奴斯、马特拉奴斯,还有五百其他无事可做的人,内中就有那个一连五十八年除了观察蜜蜂什么也不干的克里西普斯或者是索罗伊的阿里斯塔古斯。在这些人当中,我还看见比埃尔·基利,他手里提着一个尿壶,仔细观察鱼类的尿。

在丝绸国观光了很久以后,庞大固埃说道:

“在此处当然饱餐眼福,只是腹内依然空空,此刻只感到饥肠辘辘,狂鸣不止。”“那么,赶快去吃饭,赶快去吃饭,”我说道,“先尝尝这里垂下来的合欢草是什么滋味。”“算了吧,吃它有什么用!”我只管摘取了几个挂在幕幔边上的干果,可是咬也咬不动,无法吞吃,用舌头舔了舔,老实说,跟一团乱丝差不多,毫无滋味。人们不由得想起埃拉卡巴鲁斯大概就是抄袭这里的办法,他答应给饿了很久的人来上一桌丰富、豪华、奢侈的酒席,可是结果拿出来的只是画上蜡做的、石头的、陶器的肉食,连台布也是假的。

我们继续寻找,看能不能找到一点能吃的东西,结果却听见一阵响亮的声音,既象女人在洗衣服,又象图卢兹巴萨可乐磨坊里往磨上漏粮食。我们不再停留,一直跑到有声音的地方,原来是一个弯腰曲背、形象恶劣的小老头。他的名字叫“道听途说”,大嘴岔儿一直裂到耳朵边,嘴里有七条舌头,每一条舌头又分作七个杈。虽然有这样多舌头,还是一齐用不同的语言各说各的事情。头上和身上的耳朵和古时阿尔古斯的眼睛一样多,不过,他眼睛看不见,腿也疯瘫得不能走动。

在他周围,围了无数男男女女,一个个都注意地在听。人群中有几个样子特别神气,内中有一个手执世界地图,口念简短格言,向大家讲解。只见工夫不大,全体都融会贯通,体会领悟,并能把非常奥妙的东西一字不错地背述出来。普通人用一辈子的时间也不足以学会百分之一。比方有关金字塔、尼罗河、巴比伦、穴居人、细腿人、无头人、小矮人、狗脸人、北极山人、半人半羊人等等稀奇古怪的东西,全是从“道听途说”来的。

在那里,我仿佛还看见希罗多德、普林尼乌斯、索里奴斯、贝罗苏斯、菲洛斯特拉图斯、美拉、斯特拉包等等许多古代历史家,还有雅各宾大修士亚尔培、“无头人”比埃尔、教皇庇约三世、刚毅的人保罗·昭维奥、加拿大发现人、戴沃、雅各·卡提耶、亚尔美尼亚人海伊通、威尼斯人马可·孛罗、罗马人卢多维克、伯多禄·阿尔瓦莱斯等等数不清数目的历史家,他们一个个都藏在幕幔后面,偷偷地在那里书写美丽的故事,其实全是从“道听途说”听来的。

在一幅绣着枝叶图案的绒幕后面,我看见在“道听途说”身边还有许多来自贝尔式和马恩的青年学生,都很用功。问他们学的什么,他们回答说他们从小就在那里学习作证,而且学得很快,学好之后,就可以回到老家去依靠作证为职业,安分守己地生活。凡是肯出大价钱的,他们什么事都可以作证,而且当然,全是从“道听途说”听来的。你们高兴怎样想就怎样想,反正他们总算给了我们几片面包,我们还用他们的酒杯喝了酒,皆大欢喜。后来,他们还诚恳地关照我们,如果打算在法庭上打赢官司的话,应该尽可能地避免说实话。

--泉石书库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