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五部 善良的庞大固埃英勇言行录 卷末 第28章
<<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

第二十八章

巴奴日怎样向一个“半音修士”问话,而他的回答仅仅是一个字

自从我们走进修院,巴奴日别的事没有做,就只顾得仔细观察这些被国王封就的“半音修士”的模样了。后来,他看到一个瘦得象一条咸鲞鱼似的家伙,于是便拉住人家的袖子,问道:

“‘半音修士’,‘唱半音的’,‘半个音的’,你的女人呢?”那个“半音修士”回答说:“下。”巴奴日说:“多不多?” “半音修士”:

“少。”巴奴日说:“到底有几个?” “半音修士”:

“艹。”巴奴日说:“你喜欢有几个?” “半音修士”:

“百。”巴奴日说:“藏在什么地方?” “半音修士”:

“那。”巴奴日说:“我猜想年纪都不一样,穿起衣服来身段如何?” “半音修士”:“挺。”巴奴日说:“皮肤的颜色?” “半音修士”:

“白。”巴奴日说:“头发的颜色?” “半音修士”:

“黄。”巴奴日说:“眼睛的颜色?” “半音修士”:

“黑。”巴奴日说:“奶头如何?” “半音修士”:

“圆。”巴奴日说:“模样儿如何?” “半音修士”:

“俊。”巴奴日说:“眉毛?” “半音修士”:

“软。”巴奴日说:“魅力?” “半音修士”:

“大。”巴奴日说:“眼神?” “半音修士”:

“媚。”巴奴日说:“脚的样子?” “半音修士”:

“平。”巴奴日说:“脚后跟?” “半音修士”:

“短。”巴奴日说:“穿的袜子?” “半音修士”:

“美。”巴奴日说:“胳膊?” “半音修士”:

“长。”巴奴日说:“手上戴着什么?” “半音修士”:

“套。”巴奴日说:“手指上的戒指是什么的?” “半音修士”:

“金。”巴奴日说:“衣服是什么料子?” “半音修士”:

“呢。”巴奴日说:“什么呢?” “半音修士”:

“新。”巴奴日说:“什么颜色?” “半音修士”:

“天。”巴奴日说:“帽子?” “半音修士”:

“蓝。”巴奴日说:“袜子?” “半音修士”:

“褐。”巴奴日说:“以上的呢料都是怎样的?” “半音修士”:

“细。”巴奴日说:“鞋是什么做的?” “半音修士”:

“皮。”巴奴日说:“常常怎么样?” “半音修士”:

“脏。”巴奴日说:“走起路来?” “半音修士”:

“快。”巴奴日说:“现在谈谈厨房吧,所谓厨房,我的意思是指女人,不要慌,咱们一样一样地谈。厨房里有什么?” “半音修士”:

“火。”巴奴日说:“用什么烧火?” “半音修士”:

“柴。”巴奴日说:“什么样的柴?” “半音修士”:

“干。”巴奴日说:“什么木头?” “半音修士”:

“柏。”巴奴日说:“成捆的柴都是什么柴?” “半音修士”:

“栗。”巴奴日说:“屋里烧的是什么?” “半音修士”:

“松。”巴奴日说:“还有什么?” “半音修士”:“菩。”巴奴日说:“刚才的女人只说到一半;她们的饮食如何?” “半音修士”:“好。”巴奴日说:“吃什么?” “半音修士”:“馍巴奴日说:“什么馍?” “半音修士”:

“黑。”巴奴日说:“还有什么?” “半音修士”:

“肉。”巴奴日说:“什么样的肉?” “半音修士”:

“烤。”巴奴日说:“不喝汤么?” “半音修士”:

“不。”巴奴日说:“糕点呢?” “半音修士”:

“多。”巴奴日说:“我明白了。她们吃鱼不吃鱼?” “半音修士”:

“吃。”巴奴日说:“怎么吃?” “半音修士”:

“冷。”巴奴日说:“还有什么?” “半音修士”:

“蛋。”巴奴日说:“怎么吃?” “半音修士”:

“煮。”巴奴日说:“煮到什么程度?” “半音修士”:

“硬。”巴奴日说:“还有别的么?” “半音修士”:

“有。”巴奴日说:“还有什么?” “半音修士”:

“牛。”巴奴日说:“还有呢?” “半音修士”:

“猪。”巴奴日说:“还有呢?” “半音修士”:

“鹅。”巴奴日说:“除了鹅呢?” “半音修士”:

“鸭。”巴奴日说:“还有呢?” “半音修士”:

“鸡。”巴奴日说:“调味用什么?” “半音修士”:

“盐。”巴奴日说:“贪口味的用什么?” “半音修士”:“芥。”巴奴日说:“这些菜吃完后,还吃什么?” “半音修土”:

“饭。”巴奴日说:“还有什么?” “半音修士”:

“奶。”巴奴日说:“还有呢?” “半音修士”:

“豆。”巴奴日说:“什么豆?” “半音修士”:

“青。”巴奴日说:“豆里拌什么?” “半音修士”:

“油。”巴奴日说:“要什么水果?” “半音修士”:

“好。”巴奴日说:“什么样子的?” “半音修士”:

“圆。”巴奴日说:“还要什么?” “半音修士”:“榛。”巴奴日说:“举起杯来?” “半音修士”:

“干。”巴奴日说:“干什么?” “半音修士”:

“酒。”巴奴日说:“什么酒?” “半音修士”:

“白。”巴奴日说:“冬天喝什么酒?” “半音修士”:

“醇。”巴奴日说:“春天呢?” “半音修士”:

“酸。”巴奴日说:“夏天呢?” “半音修士”:

“冷。”巴奴日说:“秋天和收割葡萄的季节呢?” “半音修士”:

“甜。”“教士那个……!”约翰修士叫了起来,“这些‘半音女人’吃起来这样厉害,不用说,一定很肥,而且跑起路来一定很快!”“你别忙,”巴奴日说道:“等我把话问完。她们什么时候睡觉?”“半音修士”:“夜。”巴奴日说:“几时起床?” “半音修士”:

“晨。”“这真是我今年想骑的最可人意的‘半音人’,”巴奴日说道:“天主在上,仁慈的‘半音男圣人’和‘半音女圣人’都在上,让他去做巴黎首席法官有多好!老天那个德行!我的朋友,他将是一个多么厉害的法官,多么会问官司,多么会解决争端,多么会处理积案,多么会阅读诉状,多么会仔细推敲!现在,”巴奴日继续说道,“再谈谈另外的食品吧。我们好好地平心静气地来谈谈。请你告诉我们,她的所谓仁爱是怎样的?” “半音修士”:“宽。”巴奴日说:“一入口?” “半音修士”:

“鲜。”巴奴日说:“尽里面?” “半音修士”:

“深。”巴奴日说:“感受如何?” “半音修士”:

“暖。”巴奴日说:“边上有什么?” “半音修士”:

“毛。”巴奴日说:“什么毛?” “半音修士”:

“红。”巴奴日说:“上年纪的呢?” “半音修士”:

“灰。”巴奴日说:“动作如何?” “半音修士”:

“快。”巴奴日说:“屁股的掀动?” “半音修士”:

“猛。”巴奴日说:“每一个动作全都很快么?” “半音修士”:

“全。”巴奴日说:“你们的家伙呢?” “半音修士”:

“大。”巴奴日说:“柄的样子?” “半音修士”:

“圆。”巴奴日说:“头上什么颜色?” “半音修士”:

“红。”巴奴日说:“用过之后如何?” “半音修士”:

“静。”巴奴日说:“睾丸如何?” “半音修士”:

“沉。”巴奴日说:“包皮如何?” “半音修士”:

“紧。”巴奴日说:“事过之后如何?” “半音修士”:

“软。”巴奴日说:“看在你们誓言的份上,老实告诉我,睡觉的时候,把她们放在哪里呢?” “半音修士”:

“下。”巴奴日说:“她们动的时候嘴里说些什么?” “半音修士”:

“哼。”巴奴日说:“她使你享受,她自己也在想这件美事,对不对?”“半音修士”:“对。”巴奴日说:“她们生孩子么?” “半音修士”:

“不。”巴奴日说:“你们一起怎样睡觉?” “半音修士”:

“光。”巴奴日说:“再发誓告诉我,平均每天要来上几次?” “半音修士”:“六。”巴奴日说:“夜晚呢?” “半音修士”:

“十。”巴奴日说:“好家伙!一天一夜要来十六次,怪不得那么垂头丧气的。

约翰修士,你也能来这么些么?看他的样子就是个厉害的!别人呢,是否全是如此?” “半音修士”:

“全。”巴奴日说:“谁是你们当中最能干的?” “半音修士”:

“我。”巴奴日说:“从来没错过事么?” “半音修士”:

“没。”巴奴日说:“我简直弄不懂。头一天把你的精液倾囊耗尽,第二天还会有么?” “半音修士”:

“多。”巴奴日说:“他们一定是有了泰奥弗拉斯图斯所说的那种印度药草了,不然,叫我叛教。但是,万一因为什么正当的理由或者别的原因,以至于精液短少了,那就怎么样?” “半音修士”:

“糟。”巴奴日说:“女人呢?” “半音修士”:

“闹。”巴奴日说:“那该怎么办呢?” “半音修士”:

“揍。”巴奴日说:“如果你们停止一天不干呢?” “半音修士”:

“坏。”巴奴日说:“她们就怎么办呢?” “半音修士”:

“屙。”巴奴日说:“你说什么?” “半音修士”:

“屁。”巴奴日说:“什么声音的屁?” “半音修士”:

“破。”巴奴日说:“如何整治她们?” “半音修士”:

“凶。”巴奴日说:“打出什么来?” “半音修士”:

“血。”巴奴日说:“她们的面色?” “半音修士”:

“红。”巴奴日说:“顶好不是……?” “半音修士”:

“假。”巴奴日说:“于是你就被她们……” “半音修士”:

“怕。”巴奴日说:“她们把你当作……” “半音修士”:

“神。”巴奴日说:“再凭你立下的誓言,老实说,一年里面的哪一个月,你最软弱?” “半音修士”:

“八。”巴奴日说:“最有劲的是哪一月?” “半音修士”:

“三。”巴奴日说:“其余的时间如何?” “半音修士”:

“乐。”巴奴日笑着对我们说:

“真是世界上最不幸的‘半音人’。你们有没有注意到他的回话多么简单短促?只有一个字。我看这真是一个樱桃切三半。”“天主在上,”约翰修士说道,“我的朋友,他和他女人说起话来就不这样一个字一个字地迸了。你不是说一个樱桃切三半么?慈悲的圣人在上,我敢打赌一只羊肩,他也不过只分作两半,一‘夸脱’酒,一口气就可以喝干。你看他那个晕头转向劲儿。”爱比斯德蒙说道:“教士这一项废物,到处只知道追逐饮食,可是对人说起话来,却是世界上一身之外别无长物。那些公侯国王又比他们多什么呢?老实说,我真讨厌这个地方!”巴奴日说道:“各人有各人的爱好。我如果能称心如意地结婚,我一定创立一个新会派,我不要教士受会规管辖,而是要教士去创立会规,由我负责供养,我的教士一定多,而且品行端方。他们决不会和这里的风流‘半音人’一样。”

--泉石书库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