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五部 善良的庞大固埃英勇言行录 卷末 第20章
<<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

第二十章

“第五元素”怎样用音乐治疗疾病

在第二道穿廊里,那位军官让我们看到了王后。王后还很年轻(虽然,少说也有一千八百岁),文静,美貌,衣着华丽,周围是宫内的夫人和贵族。军官对我们说道:

“现在还不到说话的时间;你们只能够仔细地看她工作。在你们国家里,国王用手一摸就可以治疗病症,象瘰病、癫痫、四日两头疟疾等等。我们的王后治病连摸也不用摸,只消根据疾病奏一支适当的歌曲就行了。”说罢,他把旁边的风琴指给我们看,这是她经常神奇地治愈疾病的工具。风琴的构造确是特别,管子是巴豆做的炮筒,琴身是愈疮木,琴键是大黄,踏板是牵牛,键盘是茑萝。

我们正在观望这架风琴新奇的构造,只见管蒸馏的、管化铁的、管捣粉的、管尝味的、管烧饭的、管研究的、随从、绅士、名人、亲王、贵族、教授、巨人,以及其他上年纪的侍卫官等人把麻风病人领了进来。王后为他们奏了一曲,我说不上来是什么曲子,反正他们一下子全都好了。

接着,领进来的是中毒的,王后又奏了另一支曲子,那些人马上也站起来好了。随后,治好的有瞎子、有聋子、有哑巴,甚至还有中风不语的。我们不由得惊奇万分,佩服得五体投地,心醉神迷地跪倒尘埃,王后施的法术太使人惊奇了,我们奇怪得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我们趴在地上,王后用她手里拿的一束白玫瑰花碰了碰庞大固埃,恢复了我们的知觉,我们这才起来。接着,她用细麻似的柔和言语,就象巴利萨提斯要别人向他儿子西路斯说话时那样,也就是说象上细塔夫绸那样的言语说道:

“在你们身上发出光辉的真诚态度,在我看来,就证明你们心灵内的品德;看到你们象蜜糖那样温和而谦恭,我不难相信你们心里是没有邪恶的,也决不会缺乏丰富与崇高的知识,而正相反,恐怕是充满着特殊的和少有的锻炼,这在今天到处全是庸俗无知的人群里,是可望而不可求的。因此,我,过去一向压服着个人的情绪,现在也控制不住自己要向你们说几句俗气的话了,那就是欢迎、欢迎、热烈地欢迎你们。”“我可不是学者,”巴奴日悄悄地向我说道,“你高兴就回答她吧。”我没有响,庞大固埃也没有出声,我们全都呆在那里,谁也没有说话。

这时,王后又说道:

“从你们的沉默中,我看出来你们不仅是属于毕达哥拉斯学派的——我的历代祖先就是从那里生根发源的——而且你们还到过埃及,那里是高深哲学有名的发源地,你们熬过不少的岁月,啃过手指头,挠过头。在毕达哥拉斯派里,沉默就是知识的象征,埃及人不言不语,就被人当作对上天的崇拜,海埃拉波利斯的大祭司们在向神灵献祭的时候,就是一声不响,一句话也不说。我的意思不是把感激的心情强加在你们心里,而是想隆重地——虽然隆重的礼节我并不需要——把我的思想灌输给你们。”她说完话,便转身对她的官员们,她只说了一句:

“厨子,灵草伺候!”做饭的师傅告诉我们说,这句话的意思就是说,王后如果不和我们一起用饭,请我们原谅她,因为她在进餐时,除了一点范畴、臆想、真理、形式、抽象、概念、梦幻、第二意识、幻觉、反映、心灵、预感之外,什么也不吃。说罢,就把我们领到一间布满惊醒装置的小屋里,天晓得我们是怎样受到招待的。

据说朱庇特把人间的所作所为都记载于康狄亚奶他长大的那只羊的羊皮上(这张羊皮,他还当作盾牌和泰坦作过战,因而被称作是α■γ■οχοs )。朋友们,酒友们,让我以我酒瘾的名义说句老实话,用十八张这样的羊皮,用西赛罗所说的荷马写作《伊利亚特》时那样的折起来可以放在胡桃壳里的小字,也记载不完、描写不下招待我们的肉食、肴馔和丰富的食品。

拿我来说,即使让我长上一百条舌头、一百张嘴、一条铁喉咙,再加上柏拉图那种蜜糖似的丰富文采,让我写满四本书,也无法写出一半的三分之一。庞大固埃对我说,根据他的想法,王后向厨子说“灵草伺候”的时候,就是使用了一个在他们国家里象征上等酒宴的代名词,正如同路古卢斯想特别宴请朋友时说“阿波罗”一样,即便如此,有时还是在无意中被人识破,象西赛罗和奥尔唐修斯就常常这样做。

--泉石书库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