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五部 善良的庞大固埃英勇言行录 卷末 第17章
<<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

第十七章

我们怎样来到皮桶岛,巴奴日怎样几乎送命

我们随即开船,走上开往皮桶岛的航路,一边把我们遭遇的事说给庞大固埃听。听罢,他心里很难过,随后利用在船上的时间写下了好几首哀歌。

来到岛上之后,我们吃了一点东西,取了淡水和准备在船上用的木柴。

从当地人的相貌上,我们觉着他们全是好人,个个心广体胖。

人的样子全象皮桶,由于脂肪太多,一个劲儿不住地放屁。我们发觉(这是我在别处未曾见过的)他们割开皮肤让脂肪流出来,活象我老家那些纨袴子弟割开裤子让里面的绸衬衣露在外面一样。他们说这样做并非为了好看,亦非为了炫耀,只是因为不如此皮肤里就受不了的缘故。可是这样做了,他们又会长得很快,好象管花园的人割破幼树的外皮刺激它们成长一样。

离开码头不远,有一家富丽堂皇的酒店,我们看见一大群皮桶人,有男有女、有老有少,各种各样的人都向那里跑去。我们想那里一定有什么喜庆宴会。可是,有人告诉我们说他们是被请来参加主人的开膛的,因为他们是近亲,所以来得这样快。由于不懂本地的方言,我们还以为开膛就是吃酒席呢(象我们叫作订婚、迎娶、生子、剪毛、收割那样),我们听说主人当年是一个爱吃爱喝、爱玩爱乐的人,里昂浓汤的爱好者,有名的看表人,象路亚克的店主那样从早到晚吃个没完,因为十年以来脂肪过厚、屁放得多了,现在到了开膛的时候,按照当地的风俗,是开膛毕命的时候了。

过去割过那么多年的皮,腹膜和皮肤象一个脱底的桶那样已经控制不住肠子不掉到外面来。

巴奴日说道:“善良的人呐,难道你们就不会用结实的皮带、棠梂树的枝条,甚至如果需要的话,用铁条把他的肚子捆起来么?捆好就不容易掉出来了,也不会那么快就开膛了。”他的话还未住口,就听见半空中一声剧烈的响声,仿佛一根橡木的粗梁断成两截一样。邻居们说开膛已结束,这个响声便是临终时放的屁。

我想起了沙斯特利埃教长,他在老年被亲友缠着要他脱离修院,他坚决表示他在躺下之前决不脱下会衣,连最后放的屁也要是教长的屁。

--泉石书库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