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五部 善良的庞大固埃英勇言行录 卷末 第16章
<<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

第十六章

庞大固埃怎样来到愚人岛(愚人的手是弯的,手指很长)以及遇到的奇事和妖魔

把锚抛下,使船稳定好之后,大家走下船来。善良的庞大固埃颂经感谢天主救我们出险,然后带领随从走上小船,准备登陆。这时风平浪静,所以走起来很方便,不一刻工夫便来到岩石上。

登陆之后,在观赏地势险要、山石奇异的海岛时,爱比斯德蒙一眼便望见好几个本地的居民。他招呼的第一个,身上穿着紫红色短外套、哔叽上身、丝绸袖口、上镶羚羊皮、帽上有帽花;此人相貌堂堂,后来我们知道他的名字叫“赚钱多”。

爱比斯德蒙向他打听这片山石奇异、洞穴怪诞的地区叫何名字。“赚钱多”告诉他说这片多山地区是从诉讼国分出来的属地,名叫诉状岩,经过此处山口,再渡过一条小河,便是愚人国。

“《特别敕令》那个德行!”约翰修士叫了起来,“你们这些老好人,以何为生呢?我们能和你喝一杯么?我看此处除了状纸、墨盒和笔之外,没有任何东西。”“赚钱多”回答说:“其实我们就靠此为生,因为凡与岛上有瓜葛的人都非从我们手里经过不可。”“为什么呢?”巴奴日问道,“难道你们是理发的么,经过的人都要在此剪发?”“剪的倒不是头发,”“赚钱多”回答说,“而是他们钱袋里的‘代斯通’。”“我的老天!”巴奴日说道,“你在我这里可是一文小钱也剪不到,我求求你,好先生,把我们领到愚人岛去吧,我们是从聪明岛来的,在那里没有赚到一文钱。”大家说着话,来到了愚人岛,因为那条小河很快就渡过了。庞大固埃对当地人房屋的构造很感兴趣,因为房屋的式样很象一个巨型的葡萄榨汁器,里面有五十级梯子可以上下,在进入主要榨汁器之前(此处分小型、大型、私用、中型等各式榨汁器),还要穿过一条很长的柱廊,从那里几乎可以看到全部的压榨工具,江洋大盗的吊刑架、绞刑架、拷问处,真是多得不可胜数,不由得不使你胆战心惊。“赚钱多”看见庞大固埃感兴趣,便说道:

“老爷,到前面去看吧;这里不算什么。”“怎么?”约翰修士问道,“这还不算什么?冲着我发热的裤裆的灵魂说话!巴奴日和我已经饿得发抖了。与其继续看这些凄惨的景象,我宁愿去喝酒。”“那么,跟我来,”“赚钱多”说道。

他把我们领到藏在后面的一个小榨汁器那里,照岛上土语的叫法是皮提斯。你们不用问约翰修士和巴奴日来到那里如何享用了,米兰香肠、印度火鸡、阉鸡、鸨、甜酒、各式精美食品,都早已准备得齐齐全全。

一个管酒的童子看见约翰修士向着隔开一大群酒瓶、靠近饭橱的一瓶酒瞟了一眼,连忙向庞大固埃说道:

“大人,我看见你们有一个人看上了这瓶酒;我求你千万不要让人动它,这是给老爷们准备的。”“怎么,”巴奴日问道,“这里有老爷么?我明白了,现在正在收割葡萄啊。”“赚钱多”领我们从一条窄小的暗楼梯走进一间小屋,从那里,他让我们看见了在大榨汁器里的老爷们,他告诉我们说不经他们同意,谁也不许进去,可是我们从这个小窗户眼里看得见他们,他们却看不见我们。

我们走进那间屋里,只见在大榨汁器里有二十到二十五个肥胖的家伙面对面围在一张铺着绿台布的大台子周围,一个个的手和天鹤的腿一样长,指甲的长度少说也有两尺。因为他们不许咬指甲,所以都长得弯过来活象钩连枪和带钩的篙一样;这时从外面送进来当地“特别区”收割的一大串葡萄,这样的葡萄在葡萄架里是屡见不鲜的。那串葡萄送进来以后,他们马上把它放在榨汁器上,没有一粒葡萄不被压得象一张纸,一直压到浆水精光,干瘪无汁,才被扔了出去。“赚钱多”告诉我们说象这样的肥葡萄是不常见的,不过他们的榨汁器总有葡萄可榨。

“请问你,老兄,”巴奴日问道,“他们种葡萄的地区很多吗?”“很多,”“赚钱多”说道,“你看见就要放在榨汁器里的那一小串么?那是从什一税区里来的;前一天他们已经榨过了,只是榨出来的油有一股教士钱柜的味道,老爷们没有榨出很大的油水来。”庞大固埃问道:“那么,为什么还要榨呢?”“赚钱多”说道:“是想看看有没有汁水留在皮里。”“我的老天!”约翰修士叫了起来,“这样的人你们称作愚人么?真是见鬼!他们连墙头也能榨出油来!”“确是如此,”“赚钱多”说道,“他们常常拿城堡、花园、树林等等来榨,非榨出能饮的金子不可。”“你是不是说能拿的金子?”爱比斯德蒙说道。

“我是说能饮的金子,”“赚钱多”说道,“因为在这里,不能饮的也要饮。种得的确太多了,简直说不出究竟有多少。你到这里来看看那座小院子,那里有一千多种,都在等待榨取的时刻。有一般的,有特别的,有保卫的,有借贷的,有赠与的,有临时的,有田产的,有娱乐的,有驿站的,有捐献的,有皇家的等等。”“那个围在小个儿之间的又肥又大的一个叫什么?”“那是‘储蓄捐’,”“赚钱多”回答道,“它是全国最好的品种。榨过它之后,老爷们可以六个月谁也不感到干枯。”老爷们走出去以后,庞大固埃请“赚钱多”带我们到大榨汁器里去观光一下,他乐意地照办了。我们一走进去,听懂万国方言的爱比斯德蒙便向庞大固埃介绍那座神气的大榨汁器在说什么,据“赚钱多”说它是用苦刑架的木头制造的。每一种用具上面都用本地的文字写着它的名字。榨汁器的轴承叫“收入”,接盆叫“支出”,铆钉叫“政府”,横轴叫“未付进款”,大桶叫“亏损”,水道叫“销账”,木箱叫“收回款项”,酿酒桶叫“超价”,酒瓮叫“清单”,压榨器叫“付清”,背筐叫“有效期”,背篓叫“有效债权”,木桶叫“债权”,漏斗叫“结清”。

“冲着香肠人的皇后说话!”巴奴日说道,“埃及的全部象形文字也别想和此处的语言相比!真是见鬼!字音听起来真刺耳,跟羊粪一样不讨人喜欢。可是,老兄,我的朋友,为什么这里的人叫作愚人呢?”“赚钱多”回答道:“这是因为他们既不是、也不应该是明智的人,在这里,一切都在愚昧中进行,没有什么可讲理的地方,到处全是:这是老爷们说的,这是老爷们的意思,这是老爷们吩咐的,等等。”“我的真天主!”庞大固埃叫起来,“既然葡萄的收入这样大,宣誓的花费也小不了罗。”“那还用说!”“赚钱多”说道,“每月都有。不象在你们国家里那样,一年只有一次可以免费。”从那里出来,“赚钱多”领我们观光其他上千个小型的榨汁器,我们看见一个小台子,周围有四五个讨人厌的傻家伙,可是脾气不小,跟屁股上拴着火炮的驴一样。他们是在别人榨过之后在小榨汁器上把榨过的葡萄再榨一次的;用当地的话说,他们的名字是“核对者”。

约翰修士说道:“我一辈子也没见过更狠毒的恶人了。”离开大榨汁器,我们看了一系列小榨汁器,到处全是收割葡萄的人,用工具在剥葡萄籽,他们手里的工具叫作“记账单据”。最后,我们来到一间低矮的厅堂里,看见一只长着两个头的大狗,肚子象狼,爪象朗巴勒的魔鬼,专门靠果核的奶为生。老爷们特别关照要好好地待它,因为只有它才配得上享受最好地区的收入。他们用愚人岛上的话给它起名叫“加倍”。它母亲就在它身边,皮毛和形状都很象它,只是长了四个头,两个雄的,两个雌的,母亲的名字叫“四倍”,是那里最凶猛的一只狗,除开祖母之外,要算它母亲最厉害了。那只祖母现在关在一间小屋子里,名字叫“漏收项目”。

约翰修士肚子里经常有二十“奥纳”空肚肠,可以随时吞食律师的肉酱,这时他饿得发起慌来。他提醒庞大固埃该去吃饭了,并提议把“赚钱多”一起带去。于是,我们从后门走了出去,在门口,我们遇见一个披枷戴锁的老头子,是个半疯半傻的人,活象一个雌雄一体的魔鬼,眼上戴着眼镜,象个背着壳的乌龟,他只吃他们的土话叫作“审核”的一种肉。

庞大固埃看见他,便向“赚钱多”打听这位教廷官吏属于哪一类,叫何名字。“赚钱多”告诉我们说这个老头儿一向拴在那里,老爷们很不喜欢他,几乎把他饿死,他的名字叫“复审”。

“教皇神圣的家伙在上!”约翰修士大叫起来,“真了不起,怪不得此处的愚人老爷如此重视教皇派的人呢。天主在上,巴奴日朋友,你仔细看看,我觉着他长得倒挺象格里波米诺。这里的人虽然没有知识,却和别人一样聪明。假使是我,我一定揍他一顿鱼皮鞭子把他打发到老家去。”“约翰修士,我的朋友,”巴奴日说道,“冲着我这副东方眼镜说话!你说得一点也不错!单看这个‘复审’那副恶劣的假面孔,就可以知道他比此处的愚人更加昏愚,更加可恶。他们竭力搜刮,毫不拖延,不经过预审,也没有什么执行令,三言两语,就把整个的葡萄园收光,这是‘穿皮袍的猫’最引为气愤的事。”

--泉石书库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