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五部 善良的庞大固埃英勇言行录 卷末 第05章
<<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

第五章

钟鸣岛上的“鸮鹏鸟”怎样都是哑巴

他的话尚未住口,就只见在离我们不远的地方,有二十五到三十只颜色和羽毛都是我们在岛上未曾见过的鸟儿飞了起来。这种鸟的羽毛好象变色蜥蜴的皮肤,又象石蚕或者苦草的花似的,时刻在变颜色。每只鸟左边翅膀底下,都有一个记号,仿佛把圆圈一分为二的对经线,或者说,象一条落在水平线上的垂直线。这些记号的式样全都一样,只是颜色不同,有白的,有绿的,有红的,有紫的,还有蓝的。

巴奴日问道:“这些是什么鸟?叫什么名字?”艾底图斯回答道:“这都是杂交种,我们叫它们‘鸮鹏鸟’,在你们国家里,它们胃口可大了。”我说道:“请你也叫它们唱几声,让我们听听好不好?”“它们从来不唱,可是相反的,吃起来却吃双份。”我又问:“有雌的没有呢?”“没有,”他回答说。

巴奴日问道:“为什么它们身上有那么些疤、脸上都是麻子呢?”“这是这类鸟所特有的疾病,因为它们常和海水接触。”接着,他又对我们说道:

“这些鸟飞到你们那里去,老想看看你们那里有没有那种叫作‘哥’的凶恶的猛禽,据说这种鸟不服从召唤,也不承认手套,现在都在你们那里;它们有的腿上缠着美丽名贵的皮带,上面还注明‘谁要是往坏处想’就立刻罚他吃粪;有的在胸前羽毛上戴着一个诽谤者的肖像,还有的披着一身羊皮。”巴奴日说道:“安提图斯师傅,这很可能有,只是我们不认识。”艾底图斯说道:“好了,谈得不少了,现在去喝酒吧!”“还有吃,”巴奴日说道。

“对,”艾底图斯说道,“吃和喝是一明一暗。走!没有比时间更宝贵的了;我们要用在好事上。”他先领我们到“红衣主教哥”的温泉那里去洗澡,真是一个舒适美好的地方,洗完澡,还叫奴仆为我们涂抹贵重的香脂,不过,庞大固埃说,不来这一套,喝酒只有喝得痛快。艾底图斯这才把我们领进一间宽敞舒适的饭厅里,对我们说道:

“我知道隐修士勃拉吉布斯叫你们守了四天斋;到这里完全相反,你们要整整四天不停地吃喝。”“连觉也不睡么?”巴奴日问道。

“可以随便睡,”艾底图斯回答道,“常言说的好,要睡觉,先喝酒。”真神在天!我们在这里吃喝得太好了。艾底图斯真是个大好人!

--泉石书库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