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五部 善良的庞大固埃英勇言行录 卷末 第04章
<<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

第四章

钟鸣岛上的鸟怎样全是候鸟

庞大固埃说道:“既然你说‘红衣主教哥’产生‘教皇哥’,而‘红衣主教哥’又是从‘主教哥’来的,‘主教哥’是从‘司铎哥’来的,‘司铎哥’是从‘教士哥’来的,那么,我就很想知道‘教士哥’又是从哪里来的呢?”艾底图斯说道:“说起来这些鸟全是候鸟,是从另外一个世界来的,一部分来自一个大得出奇的地方,名叫‘饥荒挨饿’;另一部分来自西方一个叫作‘人口过剩’的地方。这两个地方,‘教士哥’实在多得出奇,它们离开父母亲友,成群结伙地到这里来。情况是这样的:在那个地方,谁家的孩子多,不拘是男是女,产业全得平分,这也是理所当然的,顺乎自然的,是天主的旨意,因此,这一家的产业就算完结。所以,做父母的总是想方设法把孩子送到这个岛上,尤其是和布萨尔岛有关的那些人。”“这大概就是离施农不远的布沙尔岛,”巴奴日说道。

“不对,”艾底图斯说道,“我们叫‘布萨尔’,是因为它们不是驼背便是单眼瞎,不是少胳膊便是瘸腿,不然就是脚不会走,残废、畸形,总之是地上的累赘。”庞大固埃说道:“这恰恰和从前挑选维斯塔修女的规矩相反,安提修斯·拉贝奥曾说挑选维斯塔修女,绝对不许挑选灵魂上有毛病、官能上有缺陷的女孩子,身体上不能有任何缺点,不拘多么小,哪怕是眼睛看不出的缺点,也不能要。”“我真奇怪,”艾底图斯继续说道,“这些做母亲的怎么能在肚子里怀胎九月,而生产之后,却不能让孩子在家里待上九年,甚至常常连七年也待不到。她们在孩子连衫裙之外,套上一件短衣,头顶上也不知道剪掉多少头发,一面还念叨着也不知道是什么驱邪咒语,完全和爱西屋比亚人一穿上麻布长衣、头上一削发,就变成依西斯教士一样,显而易见、明明白白、非常明显,这是一种毕达哥拉斯式的变形,不受任何伤损,就把孩子们变成你们眼前的这些小鸟了。朋友们,不过我说不上来雌的是怎样变成“教士姐”、“修院姐”和“教长姐”的,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她们不唱些使人欢乐的感恩经,象佐罗斯台尔规定对奥罗玛西斯奉颂的经文那样,而只念叨些哭哭啼啼、恨天怨地、好象对魔鬼阿赫里曼所发的哀怨,不停地诅咒把它们变成鸟的亲属和朋友,年纪大的和年纪小的全是如此。

“更大的数目是从‘饥荒挨饿’来的,这是个非常辽阔的地区,当地的居民阿萨法尔在遇到饥荒没有东西吃、不会工作或者不愿意工作、也不愿找一个好好的职业干、也找不到一个好家庭可以服务的时候;在夫妇关系不好,事业失败,灰心绝望的时候;在犯了罪、被通缉要处死的时候,都会到这里来。这里的生活有保障,过去它们瘦得象喜鹊,现在一个个都吃得象山老鼠一样肥壮;这里的生活完全稳妥,毫无危险,非常靠得住。”庞大固埃说道:“这些鸟来到这里以后,是否有的还回到原来的老家去呢?”艾底图斯说道:“从前有过几个,但是很少,而且是不大愿意回去的。

后来,经过几次改革之后,受到天上星斗的影响,有不少都飞跑了。不过,这并不使我们难过,因为余下的只会分到更多。此外,在飞走以前,多数鸟都把羽毛——亦即所穿的会衣——留下来。”果然,我们看见了几个;继续找下去,又看见一只插开过的玫瑰花的瓶。

--泉石书库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