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五部 善良的庞大固埃英勇言行录 卷末 第03章
<<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

第三章

钟鸣岛上怎样只有一个“教皇哥”

后来,我们问艾底图斯师傅,这些可敬的鸟儿既然种类繁多,又为什么只有一个“教皇哥”呢。

他回答我们说,这是星斗原始的不可动摇的制度:“教士哥”产生“司铎哥”和“修院哥”,无须经过肉体交配,跟蜜蜂一样;“司铎哥”产生“主教哥”;“主教哥”产生“红衣主教哥”;“红衣主教哥”如果不半道死亡的话,最后可以做上“教皇哥”;而且只有一个,跟一窝蜜蜂只有一个蜂王、宇宙间只有一个太阳一样。

等他死去之后,才能从“红衣主教哥”里另外产生一个,同样无须经过肉体交配,请你们听明白。因此,“教皇哥”这一类别,永远是单独一个,一个一个地单传下去,完完全全和阿拉伯的凤鸟一样。不错,在两千七百六十个月以前,曾经有过两个“教皇哥”,可是那时是岛上空前混乱的时期。

艾底图斯说道:“当时的情形真是你抢我夺,你剥我的皮,我撕你的肉,整个岛上弄得几乎无法为生。有的加入这个的阵营,于是便支持这个,有的加入那个的阵营,于是便保卫那个,有的象鱼似的闷声不响,再也唱不出来,连那些钟也跟封起来了一样,一声也不再响。在此混乱时期,双方都向居住在大陆上的皇帝、国王、大公、侯爵、伯爵、子爵、联邦等乞援求救,一直到二者之间死掉一个,多数变成了单数,分裂才算结束。”这时我们又问,为什么这些鸟儿唱个不停。艾底图斯回答说,这是笼子上挂着钟的缘故。他说道:

“你们要不要我马上叫那些戴风帽的鸟儿象云雀似的唱起来?”“劳你驾!”我们一齐回答说。

于是他在一口钟上撞了六下,许多“修院哥”马上跑过来,张开嘴唱个不停。巴奴日说道:

“假使撞一下这口钟,也可以叫那边羽毛象熏鲞鱼颜色的鸟儿唱么?”“当然可以,”艾底图斯回答道。

巴奴日撞起钟来,那些熏鲞鱼颜色的鸟儿立刻跑过来,齐声高歌,只是喉咙沙哑,实在不好听。艾底图斯对我们说这些鸟儿象鸬鹚和鹈鹕一样只吃鱼,是新近才养出来的第五类“伪善者”。

此外,他还告诉我们说,从前罗伯尔·瓦尔勃兰从阿非利加回来路过那里,曾对他说不久就会来一个第六类,名字叫“风帽哥”,比其他的种类更忧郁、更虚伪、更使人难受。庞大固埃说道:“阿非利加是经常有新鲜奇怪的东西出现的。”

--泉石书库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