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五部 善良的庞大固埃英勇言行录 卷末 第02章
<<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

第二章

钟鸣岛怎样原来住的都是“歌唱死亡者”,后来怎样都变成飞鸟

守斋之后,那位隐修士交给我们一封写给钟鸣岛上一个他称为艾底图斯师傅的信件;可是巴奴日向这位艾底图斯致敬的时候,却把他叫成了安提图斯师傅。这是一个小老头,秃脑袋、酒糟鼻子、红红的脸。在隐修士介绍之下,又从信里知道我们守过斋,因此他对我们非常好。他请我们饱餐一顿,然后让我们参观了岛上特有的风景,说这座岛屿最初住的都是“歌唱死亡者”;不过,由于自然的规律(一切事物都随之变化),他们变成飞鸟了。

我这才完全明白阿泰乌斯·伽比托、保禄斯、马尔赛路斯、奥卢斯·盖里阿斯、阿忒涅乌斯、苏伊达斯、阿摩纽斯等人有关“歌唱死亡者”和“舞蹈者”所留下的记载。普罗尼、伊提斯、阿尔库奥尼、阿尔西托伊、安提哥尼(11)、提琉斯(12)等等变成飞禽,我也不再认为难于理解了。玛塔布鲁娜的孩子变成仙鹤(13)、色雷斯帕雷纳(14)的人因为在特力顿湖里洗过九次澡变成飞鸟(15),也不再难于相信了。

从此时起,他除了述说笼子和鸟之外,别的什么也不谈了。笼子富丽堂皇、宽大舒适、构造精美(16)。鸟则有大有小,美丽悦目,很象我们老家的人,和人一样会吃会喝,和人一样会拉屎,和人一样会睡觉,会谈情说爱;总之,看过之后,你不由得会说简直就是人;不过,根据艾底图斯师傅的说法,这并不是人,因为既非在教,亦非在俗。单单身上的羽毛就使我们看得眼花缭乱,有的全身雪白,有的一身漆黑,有的上下全灰,有的半白半黑,还有的一身红,有的半白半蓝;看起来确是五光十色,美不胜收。雄的叫作“教士哥”、“修院哥”、“司铎哥”、“教长哥”、“主教哥”、“红衣主教哥”、“教皇哥”,“教皇哥”只有一个。雌的叫作“教士姐”、“修院姐”、“司铎姐”、“教长姐”、“主教姐”、“红衣主教姐”、“教皇姐”。尽管如此,艾底图斯对我们说,在蜜蜂队里还是有不少马蜂,这些马蜂什么都不干,光会吃,光会破坏,所以近三百年以来,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每五个月,在这些鸟里面,总是混进来大量的“伪善者”,把整个的岛糟践得污秽不堪,最后使得个个嫌恶人人远避,而“伪善者”却歪着脖子做出虔诚的模样,脚上生毛,完全是哈尔比斯的利爪和肚子、斯图姆帕洛斯鸟的屁股,简直无法摆脱它们,死一个会生出二十四个。我希望在那里来上一个海格立斯才好,因为约翰修士看得受了毒,已经神志不清了。

--泉石书库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