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四部 善良的庞大固埃英勇言行录 第63章
<<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

第六十三章

庞大固埃怎样在伪善岛附近瞌睡,以及醒来后解决之问题

第二天,我们一边闲谈,一边继续赶路。船到伪善岛附近,因为海上一片平静,文风不动,庞大固埃的船只竟无法靠岸。我们只好用绳索使船帆上下起落,借力划动,一忽儿右舷成了左舷,一忽儿左舷又成了右舷,然而把小帆全都加挂起来也无法前进。船上的人一个个不由得垂头丧气、萎靡不振、闷闷不乐、无计可施,谁也不说一句话。

庞大固埃手里拿着赫里欧多鲁斯一本希腊文的作品在甲板尽头一张垫子上打盹。这是他的习惯,拿着书睡觉比用心听课容易得多。

爱比斯德蒙在他的行星仪里观察我们在什么经纬线上。

约翰修士走进厨房,举起肉叉视察肉块,想看出这时是什么时辰。

巴奴日嘴里噙着“庞大固埃草”的梗,用舌头吹泡泡。

冀姆纳斯特用乳香木削牙签。

包诺克拉特胡思乱想,以手搔头,挠痒取乐。

加巴林用一个大胡桃壳做了个美丽可爱、小巧玲珑的小风磨,还用一块榛木板做了四个小风翼。

奥斯登在一尊蝮蛇炮上弹动着手指,仿佛在弹大弦琴。

里索陶墨用一个旱地乌龟的硬壳在做一个柔软的钱袋。

克塞诺玛恩用拴鹰的皮条在修补一盏旧灯笼。

我们的领港人在逗着水手们说话。约翰修士这时从舱里出来,看见庞大固埃已经睡醒,便高声打破大家的沉寂、兴致勃勃地问道:

“在这文风不动的海上怎么来消磨时光呢?”巴奴日立刻随声附和,也同样问道:

“用什么法来解除烦闷呢?”爱比斯德蒙是第三个发话的人,他心情愉快地问道:

“不需要小便、有什么法小便呢?”冀姆纳斯特站起身来问道:

“怎么能使自己的眼睛不花?”包诺克拉特揉了揉眉头,晃了晃耳朵,问道:

“有什么法可以不象狗那样睡觉?”“别忙!”庞大固埃说道,“根据敏锐的逍遥派哲学家的教训,说是所有的问题、所有的疑难、所有的疑问,提出来的时候都应该是确定的、明了的和容易懂的。你说‘不象狗那样睡觉’,请你先说明白狗是怎样睡觉的?”包诺克拉特回答道:“饿着肚子在太阳底下睡觉,就是狗睡觉的方法。”里索陶墨蹲在甲板上,这时仰起头来,深深地打了一个呵欠,由于自然的感染,使得在场的伙伴们都打起呵欠来了,他问道:

“请问有什么法可以防止打呵欠?”克塞诺玛恩专心一致地忙着修他的灯笼,忽然问道:

“有什么法可以使胃囊平衡、稳定,既不向这边歪,也不向那边斜?”加巴林正在玩他的小风磨,也问道:

“一个人要觉着饥饿,肚子里要经过多少转动?”奥斯登听见大家说话,也跑到甲板上,在绞盘那里就高声问道:

“为什么一条饿蛇咬了一个饿肚子的人,比两者都吃饱的时候更有生命的危险?又为什么挨饿的人的唾沫对于毒蛇毒兽有毒?”“朋友们,”庞大固埃回答道,“你们所提的这些疑难和问题,只消一句话就可以解决,你们所说的病患和灾害,只要用一样药就可以治好。我的答案很简单,用不着千言万语、长篇大论,那就是:挨饿的肚子是没有耳朵的,什么也听不见。所以只须用手势、比划和动作就可以使你们满意,解决你们的疑问。就象从前在罗马,罗马人最后一个皇帝‘傲慢者塔尔干’那样(说至此处,庞大固埃拉了拉打钟的绳子,约翰修士立刻就向厨房跑去),他就是用比划来答复他儿子塞克斯图斯·塔尔干的,那时塞克斯图斯·培尔干正在加比尼乌斯人那里,他派人专程向他父亲请示如何才能降服加比尼乌斯人,使他们完全归顺。皇帝对来人的忠诚不很放心,于是便一言不发,只把他领进内花园里,当着他的面拔出短剑把园内长得特别高的牡丹一一砍倒。来人回去以后,未带任何回话,只向太子回报他所见到的事情,从他所述说的一切中,塞克斯图斯·塔尔干不难理解他父亲是要他割下城内为首者的首级,以便使其余的百姓望而生畏俯首听命。”

--泉石书库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