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四部 善良的庞大固埃英勇言行录 第62章
<<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

第六十二章

卡斯台尔怎样发明避炮法

有一次,卡斯台尔藏粮食的碉堡受到了敌人的包围,他的碉堡被十恶不赦的攻城炮火打破了,米粮和食物被强大的暴力抢掠和劫夺了;于是他发明了保护城墙、墙垛、壁垒、避免炮击的方法,使炮弹根本碰不到城墙、干脆停留在半空里,或者即使碰到也不致为害,既不能摧毁防御的工程,也打不死防御的居民。

对外来的侵扰,他早已有妥善的安排,并且向我们作了试验,后来弗隆通就沿用了这个方法,到今天已成了特来美人的日常操演,成了家常便饭了。方法是这样的(今后对于普鲁塔克宣称实验过的,请不要不信了:遇有一群羊象一阵风似的逃跑时,只要在后面一只羊的嘴里塞进一棵蓟草,全部羊便会霎时停住不跑):

一尊小铜炮,先把火药好好地配好,除去硫磺,加进适当的上细樟脑,在上边放一个直径相当大的铁球,还有二十四个铁弹,有的滚圆若球,有的壮似泪珠。然后找一个年轻的侍从作靶子,仿佛真要朝他肚子上开炮似的,叫他站在六十步开外的地方,在侍从与炮之间的直线上,放一个木架子,用绳子在上面挂一块很大的磁石,也就是吸铁石,还有一个叫法是“海格立斯石”,据尼坎德尔说是古时一个名叫马格内斯的人在腓力基亚的伊达山上发现的;我们平常都把它叫作磁石。这时从炮口把火药点着。火药烧着之后,为了接替炮内所引起的真空(自然是不容许有真空的:果真世界上成了真空,那整个的宇宙、天空、气层、地下、海洋都将会恢复到上古的混沌世界了),炮弹便会强烈地从炮口喷射出去,让空气进到炮身里来,否则的话,火药一被烧完,炮内就空洞无物了。这样猛烈开出去的炮弹,看起来一定会把那个侍从打死,可是当它飞近磁石的时候,便会失掉活动的能力,停留在半空里,围着那块磁石转圈,不拘射出来的时候多么强烈,这时也不会有一颗炮弹打过去落到侍从身上。

此外,他还想出方法使炮弹以同样的强力和危险性、由原来的路线回返到开炮的敌人身上。说起来,这并没有什么困难,名叫■thiopis 的草不是可以把所有的锁都开开么?还有一种非常弱小的小鱼,叫作印鱼,可以在任何飓风中把海上遇到风暴的最大的船只拦阻住,如果把它的肉用盐腌过,还可以从井里钓出金子来,不管井有多么深;德谟克利特曾写下、泰奥弗拉斯国斯相信而且证实,有一种草只须用它一接触,那么,不管多么深、多么坚固地钻进多么大、多么硬的木头里的铁椎,便会一跃而出;还有你们叫作啄木鸟的䴕鸟,遇到有人把它们那么精巧地建筑在大树身子里的鸟巢,用粗大的铁椎堵住出口时,它们就是用这种草来应付的;还有鹿,不管是雄的还是雌的,受到标枪弓箭的伤,不拘多么深,只要能找到在康地亚很常见的一种叫作白藓的草吃上一点,箭就会立刻从伤口里出来,不留半点伤痕;维纳斯的爱子伊尼斯被图尔奴斯的妹妹茹图尔娜用箭射伤右腿的时候,维纳斯就是使用这种草来把伊尼斯治好的;还有天上的霹雷,一闻到桂树、无花果树和海豹的气息,便会马上回头,从不伤害它们;狂奔的大象只消看见一只公羊,立刻便会恢复常态;凶暴狂躁的公牛,一走近你们叫作映日果的野无花果树,便会老实得仿佛抽筋似的停步不前;毒蛇的咬伤,只用一碰到桦树的枝子就会愈合;奥弗利翁记载说,萨摩斯岛上,朱诺神殿尚未建造的时候,他曾见过一种叫作“奈阿德斯”的野兽,它一吼叫,周围的土地便会塌下去陷成深坑;根据泰奥弗拉斯图斯的记载,古代的圣贤写道,在听不到雄鸡打鸣的地方,蒴藋的枝干长得更好,更适合于制造笛子,就仿佛公鸡的啼声能使蒴藋的木头发钝、发哑、不会发音似的;还有狮子,那个雄伟无比的巨兽也是这样,一听见雄鸡叫,便会吓得茫然发呆。

我知道有些人以为这是说的野蒴藋,它生长的地方离城市远,听不到公鸡的啼声。毫无疑问,制造笛子和其他乐器,这种蒴藋比屋前屋后生长的家蒴藋更为人所欢迎,更容易被人所选用。

还有人理解得更深奥,他们不是从字面上,而是象毕达哥拉斯派那样从实质上来领会。他们说,迈尔古里的神像不应该毫无区别地使用随便什么木头,并且解释说,神灵不应该用庸俗的方式来尊敬,而是应该用特别的虔诚方式来尊敬。

他们还同样教导我们说,真正的学者不应该喜爱平庸的、俗气的音乐,而应该喜爱超凡的、神圣的、天国的、深奥的、来自远方的音乐。换句话说,就是听不到鸡鸣的地区的音乐。这是因为我们一般不说一个地方偏僻荒野,而常常说一个不闻鸡鸣的地方。

--泉石书库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