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二部 渴人国国王庞大固埃传 第19章
<<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

第十九章

巴奴日怎样把用手势辩论的英国人辩得词穷理屈

于是全体鸦雀无声,准备听他们的辩论,只见那个英国人把两只手左右分开,高高地举起来,然后把手指捏在一起,做成两个在施农地方叫做鸡屁股的样子,指甲对指甲碰了四下;后来再把手伸开,用手掌拍了一下,拍得很响。接着又捏起来和刚才一样,碰了两下,再伸开拍四下;这才双手合十,象虔诚地祈祷天主那样做了个作揖的姿势。

巴奴日马上举起右手,把大拇指插在右边的鼻孔里,把另外四个手指头伸直、紧紧并在一起,和鼻子尖形成一条平行线,闭起左边的眼睛,让右眼眯缝起来,使眉毛和眼皮深深地凹下去;然后举起左手来,让大拇指竖得直直的,把其他四个手指头并在一起,一缩一伸,使左手的方向和右手的方向成垂直的一道线,彼此相距有一“肘”半那样长。做好这个姿势以后,让两只手保持这个姿势,低到地上;最后,再把手举到面前,做了个要笔直瞄准英国人的鼻子的样子。

“如果迈尔古里……”英国人说。

巴奴日打断了他的话,说道:“你说话了,取下面罩!”于是英国人又做了一个这样的手势:他伸开左手,高高地举起,然后把四个手指头握起来,让大拇指靠在鼻子尖上。紧接着又把右手伸开举起来,再伸着放下来,把大拇指靠紧左手的小拇指,然后慢慢地摆动四个手指头;这样再倒过来,让右手做着左手刚做过的动作,让左手做右手做过的动作。

巴奴日对于这个手势毫不奇怪,他用左手把自己又长又大的裤裆拉开,用右手掏出一节白色的牛肋骨,还有两块木头,样子也和牛肋骨一样,一块是乌木的,另一块是红色巴西木的,他把这三块东西整齐对称地夹在手指当中,敲打起来,发出的声音跟布列塔尼患麻疯的人敲节板的声音差不多,不过更响,更好听,同时把舌头缩在嘴里,愉快地哼着小曲,一边看着那个英国人。

在那里的神学大师、医生、外科手术家,都以为他用这个手势来说明那个英国人是个患麻风的。

那里的法官、法学家和教会法专家却以为他这样做是想说患麻风也是人的一种福气,从前救世主就是这样说的嘛。

英国人并没有被他吓坏,只见他举起双手,把当中三个手指头缩起来,再把两个大拇指插在食指和中指底下,只剩下两个小指头伸直着;这样向着巴奴日伸过来,然后再把右手的大拇指挨住左手的大拇指,左手的小拇指挨住右手的小拇指。

对于这个姿势,巴奴日一声不响,他举起两手,做了一个这样的动作:

他让左手食指的指甲贴住大拇指的指甲,做成一个圈儿,再把右手的手指握起来,食指除外,用它在左手那两个手指头做的圈儿里出出进进。然后再把右手的食指和中指伸出来,尽力彼此离开,做出一个叉子的样子,朝着多玛斯特伸过去。最后把左手的大拇指放在左边的眼角上,伸开其他的四个手指头,好象一个鸟翅膀,又象一根鱼刺,轻盈地摆来摆去;右手放在右边的眼角上,也同样地摆动。

多玛斯特脸都白了,开始颤抖,他做出这样一个手势:他用右手的中指打着手掌里大拇指下面的肌肉,然后用右手的食指插进左手食指和大拇指做的圈儿里,不过是从下面钻进去,不象巴奴日那样从上面插进去。

巴奴日一看见,拍起双手,并在手掌里吹气。接着又把右手的食指放在左手那个圈儿里,进进出出。后来,他伸出下巴,注视着多玛斯特。

观阵的人对于这些手势一点也弄不明白,不过他们看出来他做这个手势,意思是问多玛斯特:

“你知道是什么意思?”果然,多玛斯特汗如雨下,仿佛一个人专心观察某种东西入了迷一样。

他想了一下之后,把左手的手指甲对住右手的手指甲,让手指头离开,做成两个半圆形的圈儿,就这样,把手举起来,能举多高,就举多高。

巴奴日看见他这样,立刻把右手的大拇指放在下巴颏底下,把右手的小拇指放在左手所做的那个圈儿里,上牙磕着下牙发出好听的声音。

多玛斯特吃力地站起身来,不过,往上站的时候,放了一个响屁,接着屎也出来了,屁滚尿流,臭气冲天。在那里看他们辩论的人一个个捂起鼻子,因为多玛斯特真的憋得大便起来了。最后,他举起右手,把五个手指头并在一起,把左手伸开,放在胸口上。

巴奴日看见,急忙把他的长裤裆拉出来,还连着旁边的口袋,拉得离自己约有一“肘”半远,用左手把它张开,用右手拿出他的桔子,往上扔了七次,到第八次的时候,他把桔子接在右手里,举起来一动不动;然后摇动着他华丽的裤裆,给多玛斯特看。

这样一来,多玛斯特的两腮鼓得象一个吹风笛的人一样,只管象吹猪尿泡似的拚命地吹气。

巴奴日见他这样,把左手一个手指头放在肛门里,再用嘴象吃带壳的牡蛎或是喝汤的时候那样咂气;过后,把嘴张开,用右手的手掌在嘴上打,发出一声又长又响的声音,好象从横膈膜平面上经过气管发出的声音一样,一共打了十六下。

这时候,多玛斯特老是象一只鹅似的在吹气。

于是巴奴日把右手的食指放在嘴里,用两腮的肌肉把它吸得紧紧的。后来猛一下子再拔出来,发出一种响声,象小孩子用红萝卜玩蒴藋炮时响起的声音一样,他这样一连做了九次。

多玛斯特叫起来了:

“啊,先生们,伟大的奥妙!他把手放到胳膊肘上去了。”他随手抽出他的一把短刀来,刀尖向下。

巴奴日拿起他的长裤裆来,拚命在大腿上摇晃;然后把两只手合起来,象木梳似的放在头上,舌头伸得长长的,两只眼睛滴溜溜地乱转,好象山羊死的时候那样。

“哦,我明白了,”多玛斯特说,“不过,他是指什么呢?”他把短刀的柄对住自己的胸口,手心对住刀尖,手指头弯过来拿住刀。

巴奴日的头向左边歪过去,把中指插进右边耳朵里,大拇指向上抬起来。然后再把两只胳膊在胸口上交叉起来,咳嗽了五声,到第五声的时候,用右脚在地上跺了一下。后来又举起左边胳膊,攥起拳头,使大拇指对住前额,用右手捶胸六次。

对于这个手势,多玛斯特好象并不满意,他把左手的大拇指放在鼻子尖上,其他的四个手指头握起来。

巴奴日用两个食指放在两边嘴角里,拚命地把嘴往两边拉,露出满嘴的牙齿,再用两个大拇指按住眼角,使劲往下拉眼皮,做出一个非常难看的怪模样,当时在场的人也都有此感觉。

--泉石书库

Search


Share

ne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