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二部 渴人国国王庞大固埃传 第13章
<<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

第十三章

庞大固埃对两位爵爷的诉讼纠纷怎样判决

只见庞大固埃立起身来,把在那里陪审的院长、法官,以及学者博士都召集在一起,向他们说道:

“诸位,你们都vive vocis oracullo 听见这件成问题的纠纷了,你们有什么意见?”对这问题,他们一齐回答道:

“是的,我们全听见了,不过,老实说,我们一点也没有听懂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因此,我们unavoce 请你、恳求你、希望你ex nunc prout extunc就依照你的理解来结案好了,我们绝对同意,全体赞成。”“那么,诸位,”庞大固埃说道,“既然你们同意,我就这样办了;不过我觉着这件案子并没有你们想象的那样棘手。你们的《迦多律例》、Frater 法、Gallus 法、Quinque pedum 法、Vinum 法、Si dominus 法、Mater 法、Mulierbona 法、Si quis 法(11)、Pomponius 法(12)、Fundi 法(13)、Emptor 法(14)、Pretor 法(15)、venditor 法(16),等等还有许多别的法,依我看来却比这件讼案还要复杂得多(17)。”说罢话,他在那间大厅里转了一圈,又转了一圈,大家可以看到,他是在深深地思考,因为他一再地喘气,活象一头肚子束得太紧的驴一样。原来他是在想一个对双方都公平,而且又不厚此薄彼的办法;然后他坐下来,开始宣布下面的判决:

“本院接受了、了解了,并且好好地研究了德·拜兹居尔和德·于莫外纳两位爵爷的纠纷以后,兹作判决如下:

“由于蝙蝠的冲动,大胆地离开夏至线去追求无聊的游戏,它们因为惧怕阳光的刺激,先用小卒攻过来,这是在罗马的天气,一个骑马的耶稣像,腰里挂着弓,原告有正当的理由修补船只,叫那个老女人一只脚穿鞋,一只脚光着,吹气,吹得她的良心结实坚硬,和十八头牛的毛一样多的琐碎事,也跟绣花的针脚一样多。

“同样,应该宣判原告无罪的是因为有大便的自由,大家以为他借口不能轻松地大便,是因为在胡桃油蜡烛的光照下用连响屁熏香的一副手套决定的,就和在他的故乡米尔巴莱一样,用青铜球放起帆篷,佣人漫不经心地做着菜,菜是从罗亚尔河来的,鹰的铃铛是照匈牙利式的花样做的,由他内兄永志不忘地放在一只带边的篮子里,绣着三道金边的纹章,在背风的小棚里,用鸡毛掸子打一只虫子式的鹦鹉。

“至于被告,不管他是补破鞋的也好,吃奶酪的也好,制造木乃伊的也好,没有摇铃撞钟,都觉着很对,被告也很好地辩论过,法院判他三满杯酸牛奶,要都结成块的,和珍珠一样亮,一块一块的,按照他家乡的样子,叫被告在五月里的天气象八月半的时候付清。

“不过,被告还要供给草料,还要棉絮,好堵住嗓子里的东西,要一片一片的。

“仍旧和从前一样做朋友吧,和好如初,免付任何费用,等因奉此。”宣判之后,双方对裁判都非常满意地回去了,真是一件不可思议的事。

因为自从洪水以来,一直到再过十三个五十年为止,永远也只有这两个人,他们本来希望相反的裁判,到后来竟同时对一个判决感到满意。

在那里陪审的法官以及那些学者,一个个都呆住了,呆了足足有三个钟头。他们在庞大固埃处理一件这样难办、这样棘手的案子上,明白地看出他超人的智慧,他们全钦佩得无法形容,如果不是拿来大量的醋和玫瑰水,使他们清醒过来,恢复了他们平时的知觉和理智,他们到现在也许还呆在那里呢。事过之后,到处是一片赞美天主声。

--泉石书库

Search


Share

ne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