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二部 渴人国国王庞大固埃传 第04章
<<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

第四章

庞大固埃的童年

我从古代的传记家及诗人的作品里看到很多人出世时都很离奇,说起来话太长;如果有工夫,请你们读一下普林尼乌斯作品的第七卷就知道了。

但是,你们从来也没有听说过象庞大固埃这样离奇的了,因为在短短的时间里,他的身材和气力能长得这样快,确实令人难以相信。从前海格立斯在摇篮里曾掐死过两条蛇,可是和庞大固埃比起来真是微乎其微,因为所说的蛇是又小而又细。但是庞大固埃在摇篮里的时候,却干了更惊人的事。

我这里暂且不谈他每顿饭如何喝下四千六百头奶牛的奶,如何给他造一只煮饭的锅,就调动了昂如省索米尔的锅匠、诺曼底省维勒第额的锅匠和洛林省勃拉蒙的锅匠;用这只锅把饭煮好之后,放在一个大槽里,这个槽到今天还保存在布尔日城的法院旁边;当时他的牙齿已经长了不少,而且非常结实,他把那个槽咬下来一大块,好象还觉着很不错。

有一天早晨,人们正准备给他吃一头奶牛的奶(历史从没有告诉我们他用别的方法吃过奶),他把摇篮上缚着他一只胳膊的绳子挣断,从牛的腿弯下面抓住了那头牛,吃掉了它两只奶、半个肚子,外加肝和肾,如果不是那头牛象被狼拖住腿似的拚命号叫,他真会把它整个儿吞下去。听见牛的声音,大家才跑过来从他手里把那头牛拉开;可是,不拘怎么拉,也没有把他还拿在手里的一条牛腿拉出来,他象吃香肠似的吃得很得意;别人想把骨头给他拿开,他一下子就全吞了下去,象鸬鹚对付小鱼那样连皮带骨一齐吃;吃完之后,嘴里连说:“好!好!好!”因为他说话还说不全,他的意思是叫人知道他吃得很如意,今后就这样做好了。看见他这样,侍候他的人赶快用粗缆绳把他捆起来,就象在丹镇捆运往里昂的盐包那种绳子,又象停泊在诺曼底惠恩港的大弗朗索瓦兹号船上的缆绳。

还有一次,他父亲养的一只大熊跑出来舔庞大固埃的脸(因为保姆们没有给他擦干净嘴唇),庞大固埃一下子挣开了上面说的缚他的绳子,跟参孙在非利士人那里挣断绳索同样容易,接着便把那个“熊先生”抓过来,象撕小鸡似的撕得粉碎,当场趁热当饭吃下去了。

经过这件事以后,高康大怕他再闯别的祸,便叫人铸了四条很粗的铁链子把他捆起来,再在摇篮旁边用架子把摇篮支稳。那四条铁链子现在有一条在拉·洛舍尔,晚上在港口两边的两座高塔中间拉起来的铁链子就是它;有一条在里昂;还有一条在昂热;第四条让魔鬼拿去捆路西菲尔去了,因为那一天路西菲尔早饭时把一个军曹的灵魂当炒肉吃了下去,肚里疼得厉害,把他的链子都挣断了。所以,你们可以相信尼古拉·德·里拉谈论《诗篇》的一段记载:“Et Og regem Basan ”的噩,在很小的时候就健壮非常,不得不用铁链子把他捆在摇篮里。这样一来,庞大固埃果然安静老实了,因为要把上面说的铁链子都挣断可不容易,何况在摇篮里也没有挥动胳膊的地方。

可是,有这么一天,他父亲高康大大摆宴席,邀请宫内的全体王侯赴宴。我想宫里的所有执事都只顾得去忙酒席了,没有人再关心到可怜的庞大固埃,以至于把他à reculorum到一边了。他怎么办呢?

他怎么办,善良的人们,且听我道来。

他试着想用胳膊挣断摇篮的铁链,可是他没有挣断,因为铁链子太粗。

于是他双脚乱踢,把摇篮的一头踢开了,那一头还是用一根七“杈”见方的粗梁堵着的呢。这样,他的脚伸到摇篮外边,并且用力往下移动,使脚慢慢地挨着了地。这时,他使出很大的气力站起身来,背后背着捆在他脊骨上的摇篮,活象一只在墙上爬动的乌龟,看起来又象一条竖起来的五百吨的大船。就这样,他走进了大家正在吃酒的大厅,冒冒失失地把大家都惊呆了;幸亏他的两只胳膊还捆在摇篮里,所以他什么也不能拿来吃,只好费尽气力弯着腰用舌头来吃几口。他父亲看见他,明白是人们把他忘了,没有给他吃东西,便遵照在座王侯的意思,叫人解开他的绳索,还有高康大的御医们也都说如果把他这样一直捆在摇篮里,将来容易得石淋病。

大家把绳子替他解开,让他坐下,让他痛痛快快地吃了一个饱。吃过之后,庞大固埃愤怒地对准摇篮打了一拳,一拳头把摇篮打碎成五十多万块,他无论如何也不肯再回到摇蓝里去了。

--泉石书库

Search


Share

ne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