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二部 渴人国国王庞大固埃传 第02章
<<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

第二章

威严的庞大固埃出世

高康大在他四百八十再加四十四岁的那一年,他的妻子,乌托邦亚马乌罗提国王的公主巴德贝克,生下了他的儿子庞大固埃。巴德贝克因生产送命,原因是孩子长得惊人地肥大,如果不把他母亲憋死,就没法生下来。

但是,为了充分说明他受洗时取这个名字的原因和意义,你们别忘了那一年正赶上整个的阿非利加地方干旱非常,有三十六个月又三个星期零四天、再加上十三个钟头还要多一点,没有下过雨,太阳热得象蒸笼,整个大地都干透了,就是艾里亚的时代也没有这样热过,因为地上已经没有一棵树还有叶子和花了。草都干了,河也枯了,水泉也涸竭了;不幸的鱼类无水可游,干得在地上乱蹦乱跳;天空里因为没有水分,鸟都自己摔下来;狼、狐狸、鹿、野猪、斑鹿、野兔、家兔、鼬鼠、黄鼠狼、貛等等,还有其他的禽兽都张口伸舌地死在田地里。至于人呢,那就更可怜了。你们会看见他们一个个伸着舌头,象跑过六小时的猎犬一模一样。不少人跳进井里,有的趴到牛肚子底下那块荫凉里,荷马曾把他们称作“干枯的人”。整个大地跟抛了锚似的静止不动。看到人类为应付可怕的干渴所做的事,那真是惨极了,因为,单单保护教堂里的圣水,不让它干掉,就已经够瞧的了;教堂里公布了红衣主教会同教皇合下的命令,就是不管是谁,圣水只许蘸一下。

于是一个人走进教堂,你就会看见二十来个渴得要死的人跟在后面,张着嘴,等待那个蘸圣水的人也分给他们一小滴,象那个作恶的财主一样,一点也不要漏掉。真是的,这一年谁要是有一个凉爽而贮藏丰富的酒窖,该是多么幸福啊!

哲学家在谈到海水为什么是咸的这个问题时曾经说过,福勃斯把他那辆光明之车交给他儿子法爱通驾驶的时候,法爱通不善驾车的技术,不会在太阳的轨道上沿着分开二至线的黄道线行走,以至走错了路,挨近了地球,把车子底下所有的地区全都烤干,连天上的一大部分也烧着了,那就是哲学家叫作Via lactea、酒徒叫作雅各路、几个最高明的诗人说成是朱诺给海格立斯吃奶的时候奶水落下来的地方。那时大地热得厉害,出了许多汗,汗水成了大海,所以是咸的,因为汗都是咸的。如果你们尝一尝自己的汗,或者患梅毒的人出的汗——随便哪一种都行——你们就会说是真的了。

这一年就几乎是这样的情形。那一天是星期五,大家正在虔诚祈祷,巡行祝颂,念着大量的祷文,做了动听的讲经,祈求全能者天主用他那慈悲的眼睛俯视一下他们的灾苦,他们哀求得如此恳切,眼看着大滴大滴的水从地下冒出来,跟一个人大量出汗的时候完全一样。不幸的人们仿佛遇见什么好事似的开始高兴起来,有的说,天空里本来一滴水分也没有,因为大家希望下雨,现在地球弥补了这个缺陷;另外一些有学问的人说,这是一种“倒下雨”,好象塞内加在他的Questionum naturalium第四卷里谈到尼罗河起源时所说的那样。但是,这些人都想错了,因为巡行祈祷之后,当每人都想收一些这种露水,并用碗大喝一阵的时候,却发觉水是咸的,比海水还要咸,还要难喝。

因为庞大固埃正是在这一天出世的,所以他父亲就给他起了这个名字:

“庞大”照希腊文的意思,是“一切”,“固埃”照阿嘎莱纳文的解释,是“干渴”。他的意思是说庞大固埃出世的时候,全世界都在干渴,他在头脑里仿佛已预见到有一天庞大固埃将要做渴人国的国王,此外,这时还有一个更明显的预兆显示给他,那就是当他母亲巴德贝克生他的时候,收生的妇女们都在那里等待接生,这时从巴德贝克肚子里先走出六十八个赶骡子的,每人用缰绳牵着一匹骡子,骡子上驮的都是盐,他们出来以后,又走出来九只单峰骆驼,驮着火腿和熏牛舌,七只双峰骆驼,驮着咸鳗鱼,后来又有二十五车韭菜、大蒜、葱、陈葱;这可把那些收生婆吓坏了,她们当中有几个说道:

“好一份丰富的食物。我们喝酒一向只是偷偷摸摸,从未痛快地喝过。

这一来可好了,因为都是刺激下酒的东西。”她们这些闲话尚未住口,庞大固埃就生出来了,象一只熊似的全身是毛,有一个收生婆以预言的口吻说道:

“他生时带毛,将做大事,成人之后,一定长寿。”

--泉石书库

Search


Share

ne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