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一部 庞大固埃的父亲;巨人高康大骇人听闻的传记 第58章
<<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

第五十八章

谜诗预言

可怜的世人,期待幸福者,打起精神来,听我把话说。

如果可以信仰,凭着天空的星相,人类的智慧便能揣度,未来的事物,或者,依赖神道仙术,可以推测未来的气数,可以知道,可以推断,遥远的命运和流年,谁高兴听,我可以告诉一番,不用久等,就在这个冬天,甚至就在我们这个地方,将出现一种人,闲得发慌,空得腻味,光天化日,毫无惧畏,挑唆各个等级的人,派、别,一概不论。

谁要是相信和听从他们的游说,(虽然将来会招致后果),他们会使近亲好友发生剧烈争斗;大胆的儿子不怕羞愧,加入敌营,对抗自己的父亲;甚至出身高贵的公卿,也会被臣属围攻,讲什么推崇,论什么尊敬,秩序、等级,全成泡影,他们说三十年风水轮流,爬到顶峰,就得回头。

在这一点上,将有多少争论,来来往往,多少纠纷,灿烂丰富的历史,也从未使人这样惊奇。

这时将出现一些英雄,年轻力壮,热血奔腾,他们热中于这轰轰烈烈的事业,少年牺牲,生离死别。

别的没有余剩,只有他的英勇,他的争斗,他的声息,天空充满他的声音,大地遍是他的脚迹。

那时,无信无义,权力并不逊于真理,因为对一切愚蠢和懵懂,大家都将言听计从,让最愚昧的笨汉判断是非。

哦,这将是灾害多么严重的洪水!

我说是洪水,不无理由,这样的事,随时都有,地上无法摆脱掉,除非飞也似的汹涌的波涛,最温和的人,在战斗里也将被冲走,被浸湿,理应如此,因为他们的心,只知战斗,不知怜悯,甚至对无辜的羊群,它们的肝肠,它们的筋,不再是奉祀神灵的祭品,只是用于平常的凡人。

现在,我让你们思索,这一切,如何才能躲过,在如此骚嚷的纷扰中,圆机器如何才能安静。

在乎它的人,不要失掉它的人,珍重它的人,将有幸运,他们会用各种方法奴役它,俘虏它,到此时,悲惨地败北,只有找导致败北的罪魁。

而不幸中的不幸,是太阳夕下前的光明,竟让大地一片黑暗,盖过蚀晦,黑过夜天,使它顿时失却自由,以及上天的光照和恩佑,只剩下荒凉悠悠。

但它,在毁灭和破坏的前头,将会长时间噩噩浑浑,发生激烈的大地震,就是埃特纳投在泰坦儿子身上也没有这样剧烈的震荡;提弗斯力大无比,奋力把山推到海里,伊纳里美火山,也没有这样猛烈地摇撼。

时间短暂,凄凉满目,变化万千,原已得到地球的人,也要让最后的坚持者为尊。

这时才是适当的时刻,结束这场悠长的争夺;因为刚才提到的洪水,将使每人回归;可是,在分手动身之前,在天空里,可以清楚地看见,一道滚热的火焰,结束这场洪水和混战。

事过境迁,只剩下被入选的人们欢庆重生,各式财富,山珍海错,丰富的赏赐,也有许多。

战败者两手光光,论理也是应当,凡事都有一个结束,各人有他注定的命数。

人人同意,只须看谁能坚持到底!

读完这块古物上的文字以后,高康大深深地叹了口气,对在场的人说道:

“笃信福音的人不是从现在起才受迫害的啊。不受诱惑,一心向着天主通过他亲爱的儿子为我们指定的目标,不为肉体的爱所分化、所迷惑的人,才是有福的。”修士说道:

“你以为,依照你的理解方法,这篇谜诗是什么意思,指的是什么呢?”高康大说道:“指的是什么?是神的真理将坚持于世,而且流传四方。”修士说:“冲着圣高德朗说话,我的理解却不是如此。文字是预言家迈尔林的笔调。随便你说它有多高深的寓意和含义,你,以及其他的人,高兴怎样胡思乱想,都随你们的便。反正在我看来,我认为没有别的什么意思,只是用隐晦的语言描写一场网球比赛罢了。所谓挑唆人的人,就是指组织打球的人,他们平常都是朋友;两场打好之后,打球者出场,换新的人进场。只要有个人报告球是从绳子上面或是下面过去就算数,大家都相信。

洪水是指的汗;球拍的线绳是用绵羊或山羊的肠子做的;圆机器指的是球。

比赛之后,大家在一盆旺火前边休息,更换衬衣,然后入席吃饭,当然打球胜利的人更得意了。好好地大吃一通!”

--泉石书库

Search


Share

ne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