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一部 庞大固埃的父亲;巨人高康大骇人听闻的传记 第46章
<<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

第四十六章

高朗古杰怎样以人道对待俘虏杜克狄庸

杜克狄庸被带到高朗古杰面前,高朗古杰问他毕克罗寿兴兵滋事、无理骚扰,究竟是什么目的。杜克狄庸回答说,他的目的和企图是,如果可能的话,征服高朗古杰的全国,为的是报复对他的国家里卖烧饼的侮辱。

高朗古杰说:“他的野心未免太大了;有道是‘贪多嚼不烂’。侵略别人的国家,使同教的兄弟之邦受害,这个时代已经过去了。效法古时的海格立斯、业历山大、汉尼拔、西庇翁、凯撒等人,是违反福音教义的,福音书教导我们各人防守、卫护、经营、管理自己的国土,不可蛮不讲理地去侵害别人。古时萨拉逊人和巴巴利人称作勇武事迹的,现在我们叫作强盗和凶恶行为。待在自己家里好好地治理自己的国家,比蹂躏别人的国家,进行抢劫光荣得多;因为,治理好自己的国家,是使它发达;进行抢劫,是自取灭亡。

“依靠天主保佑,你回去吧,要遵循正义的道路;看到你们国王的错误,要向他指出来,千万不要只为个人的利益而向他乱出主意,因为大伙的利益保不住,个人的利益也得损失。至于你赎身的钱,我全部替你豁免,再叫他们把你的武器和马匹也还给你。

“这才是又是邻居,又是老友之间应该做的呢。何况我们的争执,并不是什么真正的战争,正象从前希腊人彼此妄动干戈时,柏拉图在他的《共和国》第五卷里说:这不应该叫作战争,而仅是叛乱;即使不幸发生争执,他也极力主张克制忍让。你们如果把这次事件叫作战争,那也仅是表面的,它并没有进到我们心脏的深处;因为双方的荣誉都没有受到损害,大不了弥补一下我们的人所犯的错误罢了,我说我们的人,是指你我双方的。至于错误,你既已了解清楚,也就让它去算了。因为喜欢争执的人,不管我怎样赔补他、使他满意,都应该受到轻视,而不应该受到尊重。天主是我们争端的公正的评判人,我恳求他,宁愿了却我的生命使我的财产当着我的面毁灭掉,也不愿意由我或我的百姓获罪于他。”把话说完,他喊来修士,当众问他道:

“约翰修士,我的朋友,现在在这里的杜克狄庸队长是你捉来的么?”修士说:“大王,他本人既在这里,他已成年,又有判断力;与其由我说,不如让他自己招认的好。”于是杜克狄庸说道:

“大王,确实是他捉到我的。我自己向他投降做了俘虏。”高朗古杰问修士道:“你有没有规定他赎身的身价?”修士说:“没有。我可不管这个。”高朗古杰问道:“你打算要多少?”修士说:“一个也不要,一个也不要;我不在乎钱。”高朗古杰吩咐当着杜克狄庸的面,付给修士六万两千“萨吕”作为杜克狄庸的赎身费,一面付款,一面还款待杜克狄庸吃些东西。高朗古杰问他愿意留下,还是愿意回到自己国里去。

杜克狄庸说他听从高朗古杰的吩咐。

高朗古杰说道:“那么,你还是回到你的国王那里去吧,愿天主与你同在。”随后,赠他维也纳精制宝剑一口,赤金剑鞘,上面刻铸精美的葡萄枝叶;还有一条重七十万零两千“马克”的金链条,上面镶嵌珍贵宝石,价值十六万“杜加”;另有一万“埃巨”,作为礼品。谈话后,杜克狄庸骑上他的战马。为保护他的安全,高康大又派了三十名骑兵,一百二十名弓箭手,由冀姆纳斯特率领,一路护送,如有必要,就一直把他送到拉·娄氏·克莱茂城门口。

杜克狄庸动身之后,修士把刚才收下的六万两千“萨吕”还给高朗古杰,说道:

“大王,现在还不是发给重赏的时候。等到战争结束后再说吧,因为不知道还会发生什么事情。作战如果没有充分的经济力量,只不过是一股空劲头。金钱是战争的筋骨。”高朗古杰说:“也好,等战争结束,我再好好地酬谢你和所有为我效忠的人吧。”

--泉石书库

Search


Share

ne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