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一部 庞大固埃的父亲;巨人高康大骇人听闻的传记 第44章
<<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

第四十四章

隐修士怎样摆脱看守他的敌人;毕克罗寿前哨怎样失败

修士看见敌兵乱哄哄地跑走,料想他们一定是追赶高康大和他的部下去了,自己一时不能援助他们,心里很不快活。后来,看看身边两个弓箭手的神色,眼睛直望着敌兵跑去的山谷,知道他们巴不得也跟队伍一起去,好乘机抢点东西。修士自己推论了一下,心里说:

“这些人太不懂得作战了,既没有人叫我发誓不逃跑,也没有人拿掉我的宝剑。”他倏地一下,拔出宝剑,直向右边的弓箭手砍去,一下子砍断了他的喉管、颈部血管、食道管,还有两个扁桃腺;抽回宝剑时,在他第二及第三根椎骨之间,又割开了他的脊骨髓;那个弓箭手立时倒地死去。修士把马向左边一勒,直向另一个弓箭手扑过去,那个家伙眼看同伴已死,修士又比他占着优势,不禁高声大叫:

“啊,教长先生,我投降!教长先生,好朋友,教长先生!”修士叫得和他一样响:

“屁股后头先生,我的朋友,屁股后头先生,让你屁股上吃我一剑。”弓箭手说:“啊!教长先生,亲爱的,教长先生,愿天主升你做院长!”修士说:“就凭我穿这身衣服,我马上就在这里封你做红衣主教。你想勒索教里的人么?现在从我手里就先给你一顶红帽子。”弓箭手高声大叫:

“教长先生,教长先生,未来的院长大人,红衣主教,老爷,老爷,哎!哎!哎!别动手,教长先生,我是一个人,亲爱的教长老爷,我向你投降!”修士说:“我送你到魔鬼窝里去。”一剑砍中了他的头,从太阳穴上把脑袋砍开,砍掉了头上的两块护脑骨和箭形合缝处的脑盖骨,还有一大部分的前额骨。这一来,两个脑膜都被砍开,两个后脑室也深深地开了天窗。脑袋连着后脑膜的皮,挂在肩膀上,上黑内红,倒真象一顶博士帽。这个弓箭手也登时倒地死去了。

杀死弓箭手后,修士用马刺催动坐骑,向敌兵走的道路直奔而去。这时敌人在大路上已和高康大及其部下遭遇,高康大舞动大树,同冀姆纳斯特、包诺克拉特、爱德蒙等人一场好杀,把敌人杀死好多,剩下一部分残余,个个丢魂失魄,急忙后退,仿佛眼睛里看到了死亡的影子。

敌人惊慌失措——好象一头驴,屁股上给大蜚虻或者毒蝇螫着了似的,没头没脑地乱跑乱跳,把驮的东西甩在地下,咬断了嚼子和缰绳,连喘气休息都不肯,谁也不知道是什么东西在激动它,因为看不见任何东西挨近它——到处乱跑而又不知道逃跑的理由,情形和上面说的驴完全一样。这是心灵上一种无法摆脱的恐怖到处追逐他们的缘故。

修士看见他们唯一的愿望就是逃得快,便下了马,爬上路边的一块大岩石,用足气力,抡起他的长剑,对准逃兵来一个杀一个,毫不留情。好一阵砍杀,连宝剑都砍成两截了。修士心里想杀得差不多了,余下的该让他们逃去送信了。

修士走下岩石从地上横着的死人堆里拿起一面板斧,重新回到岩石上,除把逃兵的刺枪、宝剑、长矛、火枪等缴下外,其余的都放任他们在死尸中间跌跌绊绊地逃命去。押解朝圣者的人也过来了,修士把他们赶下马来,把马分给朝圣者乘骑,叫他们和他待在篱笆墙边,杜克狄庸来了,修士把他也俘虏了。

--泉石书库

Search


Share

ne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