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一部 庞大固埃的父亲;巨人高康大骇人听闻的传记 第27章
<<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

第二十七章

塞邑—修士怎样在敌人抢劫中保卫修道院

敌军一路上践踏、蹂躏、抢劫、掠夺,到了塞邑,不分男女,身上的财物全都剥光,把能拿的全部拿走,对他们来说,没有烫手或拿不动的东西。

虽然这里大多数的人家都患着瘟疫病,他们依然是到处乱钻,见东西就拿,而且没有一个染上疾病,这倒真是怪事。那些司铎、会长、讲经师、医生、外科大夫、药剂师等人,平日去探问、包扎、治疗、宣教、训诫病人的,都受到传染死掉了,唯独这些强盗、杀人犯却安然无事,这是怎么一回事,先生们?请你们想想看。

镇上抢完以后,他们蜂拥着来到了修道院,但是修道院的大门关得很紧,于是大部分军队绕道到旺代口去了,只剩下七队步兵和两百名长枪手没有走,他们打毁了修道院的围墙,打算踏坏里面所有的葡萄。

院里一群不幸的修士不知道祷告哪一位圣人好了。他们胡乱地撞起adcapitulumcapitulantes钟来。会议决定好好地做一次巡行祈祷,再加上讲经和祷文,contrahostium insidias,用美丽的词句pro pace。

这时,院内有一位隐修士,名叫约翰·戴·安脱摩尔。此人年轻力壮、正直、敏捷、善良、机警、胆子大、爱冒险、性格坚定,身材瘦长、阔嘴巴、高鼻梁,祈祷能手、弥撒奇才、瞻礼能人,一句话总起来说:自从修道这个行业有修道的修士以来,他可真称得起是个地道的修士。至于经文法事,更是精通到牙齿。

这位修士听见敌人在葡萄园里的吵闹声,出来一看,看见敌人正在抢劫他们的葡萄,这是他们全年的造酒材料,他赶快来到教堂里祭台跟前,看见所有的修士一个个都吓呆了,嘴里还在念着伊尼、尼姆、贝、内、内、内、内、内、内、土姆,内、奴姆、奴姆,伊尼、伊、米、伊、米、柯、奥、内、诺、奥、奥、内、诺、内、诺、诺、诺、鲁姆,内、奴姆、奴姆……

他说道:“还唱个什么屎玩意?老天在上,你们怎么不唱:

‘再见吧,筐子,葡萄都完蛋了’呢?

敌人要不是已经在我们院子里破坏所有的葡萄连葡萄架,叫我马上死掉!实话告诉你们吧!至少四年,大家只好吃葡萄渣。圣雅各的肚子!咱们这些穷鬼还有什么可喝?老天哪!da mihi potum !”修道院的院长走出来喝道:

“这个醉鬼在这里闹什么?把他给我关起来。这样乱吵乱嚷还了得!”隐修士说:“对,酒精的事,无论如何不能任人搞糟;院长神父,你自己就是喜欢喝好酒的。好人全爱好酒,没有正人君子不喜欢好酒的,这本来是修院里一条院规。不过,你们现在唱的东西,我的老天,却实在太不合适了。

“为什么在收割庄稼和收葡萄的季节,我们念经的时间要缩短,而从圣诞前一个月起以及整个的冬天,我们念经的时间要放长呢?记得去世的马赛·波娄斯修士、我们教内真正的虔诚信徒(假使我是瞎说,叫我死掉),对我说过那是叫我们在收割的时期好好地收割,并且把酒酿好,到了冬天好慢慢地喝。

“你们听好,先生们,你们都是爱酒的,看在天主份上,跟我来吧!

我大胆告诉你们,凡是不来抢救葡萄的,要能摸得到酒壶,叫圣安东尼把我烧死!天主的肚子!这是教会的财富啊!不行,不行,魔鬼来也不行!那个英国人圣多玛为了卫护教会的财富情愿送命,如果我死掉,不同样也是圣人么?不过我不会死,因为我只会叫别人死。”他一边说,一边脱下身上的长袍,抓起那根举十字架的棠球木棍子,那根棍子有长枪那样长,拳头一般粗,上面刻的几朵百合花,也差不多都磨平了。就这样,把法衣斜披起来,挥动那根举十字架的棍子,恶狠狠地向敌人冲过去。敌人正在院子里乱哄哄地采摘葡萄,既无秩序,又无纪律,既无人吹军号,又无人击铜鼓——因为扛旗的、打幡的已经把旗和幡扔到墙边,打鼓的也老早把鼓打破一面,用鼓装起葡萄来,号兵满身都是葡萄藤,一个个乱做一团——修士出人意料地向着他们冲过来,使出古代剑法,横七竖八、一阵好打,跟打猪猡似的把敌人打得落花流水。

有的被打破脑袋,有的被打断胳膊腿,有的打折了颈项下面的脊骨,有的打坏了腰,打塌了鼻子,打瞎了眼睛,打裂了下颚,打掉了牙齿,打脱了肩胛,打伤了大腿,打脱了后胯,打碎了骨头。

看见一个想藏到浓密的葡萄秧里,他便象打狗似的拦腰一棍打过去,打断了他的脊骨。

一个想逃命,被他当头一棍子打碎了脑盖骨。

另外一个往树上爬,心想那里一定稳妥,被他一棍子从肛门里捅了进去。

还有一个本来就认识他,向他喊道:

“喂!约翰修士,老朋友,约翰修士,我投降!”“你是跑不掉了才投降,”他说道;“打发你跟他们一起到魔鬼那儿去。”一棍子送了他的终。有几个冒失的家伙想和他抵挡一下,修士便使出他浑身解数,有的被他从横膈膜上心口的地方打穿了胸膛,有的被他打在肋骨上,把胃打破,马上送了命,有的被重重地打在肚脐上,把肠子都打了出来,还有的被打在睾丸上,连大肠也打穿了。你们不能想象当时的情况有多么可怕。

有的叫喊:“圣巴尔卜!”有的呼喊:“圣乔治!”有的叫:“圣尼土师!”有的喊:“古诺的圣母!罗莱多的圣母!福音圣母!拉·勒奴的圣母!里维埃的圣母!……”有的向圣雅各许愿;有的祈灵于尚贝利的圣殓衣,可是这件殓衣三个月以后也烧掉了,连一块破布也没有救出来;还有的向卡端许愿;有的向昂热里的圣约翰许愿;还有的向圣特斯的圣厄特罗波、施农的圣迈莫、康德的圣马丁、西奈的圣克鲁奥、雅服塞的遗骸等等许愿,还有向无数的小神灵许愿。

有的来不及说话就死了,有的说着话还没有死。有的一边说话一边死,有的一边死一边还说话。

还有的高声大叫:“我要忏悔!我要忏悔!Confiteor !Misere-re !Inmanus!”受伤的人叫得太响了,修院的院长带着其他的修士们跑出来,他们看见葡萄树丛里躺满了受伤快死的人,给几个做了赎罪。当司铎们正在大赎其罪的时候,小修士们都跑到约翰修士那里去了,他们问他要他们怎样帮忙。修士对他们说,把倒在地上的人的头都切下来。于是他们一个个脱下长袍放在旁边的葡萄架上,动手割断打伤的人的喉管、结果他们性命。你们知道他们用的是什么武器么?小镰刀,就是我们家乡的小孩用来剥胡桃的小刀。

这时,约翰提着他的棍子走到敌人扒开的墙豁口。有几个小修士把旗呀幡呀带回自己屋里去做绑腿带。但是,等忏悔过的敌人想从墙豁口出去的时候,却被约翰一棍子一个送了命,嘴里一边说:

“认罪悔过的人都得到了宽赦;可以笔直地上天堂了,跟一把镰刀那样爽直,跟费伊那条路一样好走。”就这样,由于约翰的英勇,把进到修院里的军队全都解决了,一共是一万三千六百二十二名,女人小孩还不算在内,这是当然的了。

爱蒙四子的武功诗里有位隐修士摩基斯,他曾英勇无比地用棍棒打退萨拉逊人,但是比起这位用举十字架的木棍子打垮敌人的修士来,是无论如何也比不上的。

--泉石书库

Search


Share

ne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