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二十四章

半眯着眼睛,抖动着小小的耳朵,鼻孔露出水面的河马,打了个哈欠。后来因为被另一只公河马推挤了一下,埋怨似地低吼了几声。这两只鳄鱼的克星是孟斐斯南方尼罗河水域中首要的生物族群。由于庞大的身躯经常会阻断水流,因此河马总喜欢游到深水处以遮掩笨重的形体,偶尔甚至还会给人优雅的错觉。这些体重超过两公吨的大怪物,睡午觉时最禁不起干扰,否则便要张开一百五十度的大嘴,然后用六十公分长的利牙在那不知死活的家伙身上戳几个大洞。它们性情暴躁易怒,经常张大了嘴巴吓唬对手。通常,河马都会在夜里爬上岸来吃草,然后需要一整天的时间消化。它们会到远离住家的沙滩上享受日光浴,因为表皮十分脆弱,并不能经常泡在水里。

这两只公河马身上满是疤痕,互相龇牙咧嘴的以示警告。其实原本打斗的意愿就不高了,后来干脆都不再计较,一起肩并肩地游向河岸。但突然间它们竟狂性大发,蹂躏了农田,摧毁了果园,撞断了树木,使得农夫们惊慌失措。有个小孩还因为闪避不及被踩死。

公河马一次又一次破坏,而母河马则尽力保护小河马不受鳄鱼的攻击。好几个村子的村长连忙向警察求救。凯姆到了现场以后,开始策划猎捕行动。两只河马总算被降服了,可是却又有其他灾祸降临乡村:麻雀之害、老鼠与田鼠激增、中只天拆、谷仓虫害严重,而且还多了好些个农地书记官一个劲几地在查核农民收入的申报。为了怯灾解厄,许多农民都在颈间戴上了光玉髓的碎片,那火焰般的光芒能将邪恶势力压制到最弱。然而,谣言也蔓延开来了。红色的河马之所以蹂躏农村,是因为法老护卫的神力减弱了。大家不都这么说的吗?涨水量不足就表示国王控制自然的力量已经用尽了。他应该举行再生仪式,重建与众神之间的关系。

★ ★ ★

首相巴吉下的命令正循序渐进地进行着,但帕札尔还是担心。由于一直没有苏提的消息,他便用密语写了一封信,告诉他亚舍将军的势力已逐渐瓦解,无须继续冒险。也许他的任务很快就会失去目标了。

还有另一件事更叫人放心不下:据凯姆报告,豹子失踪了。

她是半夜走的,事前并末跟邻居提起。警方的线民在孟斐斯也找不到她的行踪。她伤心绝望之余,会不会是回利比亚了?趁着哲人的典范、书记官的护主因赫台的纪念日,帕札尔在家休养一天,并多喝了点稀释的泻根什,以便早日治愈感冒咳嗽的症状。他坐在一张折叠凳上,欣赏着奈菲莉自己设计的一大把花柬。她用棕涧叶的纤维将酪梨树叶和许多莲花瓣系在一起,也亏得她手艺精巧,才能不露痕迹地把纤维丝藏起来。勇士显然也很喜欢这小小的杰作,它直起身子,两只前腿趴在小圆桌上,像是就要吃掉那些莲花。帕札尔叫了它十几声都没用,最后只好拿一根骨头引开它的注意力。

眼看暴风雨就要来了。来自北方的一大片厚厚的乌云很快就会遮住太阳。人和牲口都变得紧张,昆虫也变得粗暴,家里的女佣慌张地奔来跑去,厨子还打破了瓦罐。每个人都惊惧地等着大雨的来临,谤馆的雨势将冲毁简陋的房舍,还会在沙漠边缘地区造成泥石流。

奈菲莉尽管贵为医院院长,但对待仆人仍是面带微笑、口气温和。下人们都很喜欢她,至于对总是以严厉的外表来掩饰内心羞涩的帕札尔,惧怕的心理也就居多了些。不错,帕札尔的确觉得园丁有点偷懒,女佣动作太慢,厨子又太贪吃,不过既然他们每个人都能从工作中获得乐趣,他也就不说话了。

帕札尔拿了一个轻便的刷子,亲自替驴子清洗清洗,它已经热得快受不了了。冲个凉快的澡再吃一顿饱,躺在无花果树荫下的北风才算心满意足。满身大汗的帕札尔也想冲冲凉。他穿过庭园,园中的椰枣渐渐熟了,然后沿着围墙,经过鹅群聒噪的家禽园子,进入那个他已经逐渐习惯的诺大宅邸。

浴室里传来说话的声音,显然里面已经有人。长凳上站了一个年轻的女仆,正拿了一罐水往奈菲莉金黄的身子上倒。温水顺着她柔细光滑的肌肤流下来,然后由地面石灰岩板底下的水管排了出去。

帕札尔遣走女佣后,代替了她的位置。

“真是太荣幸了!竟然由门殿长老亲自动手……不知道长老愿不愿意帮我按摩呢?”奈菲莉玩笑着问。

“夫人最忠诚的仆人在此听候差遣。”

于是他们一起进了按摩室。

奈菲莉纤瘦的腰身、健美的身材、坚挺的双峰、微翘的臀部、细嫩的手脚,都在使帕札尔心神荡漾。他每天都觉得更加爱她,也经常为了不知道该单纯欣赏不去碰她,还是该与她热情缱绻一番而犹豫不已。

她躺在铺丁草席的长石椅上,帕札尔也脱去衣服,并选了一些用彩色玻璃瓶和大理石罐装的香脂。他把香脂用手轻轻地由下而上,从臀部到颈背,在妻子的背上推抹开来。奈菲莉认为每天按摩是很重要的疗护,可以消除紧张与痉挛,舒缓神经。有利于器官内气血的运行,而所有的器官又都与制造脊髓的脊椎一脉相连,因此更能维护身体的平衡与健康。

接着,帕札尔又拿出另一个盒子,外形设计是一个裸泳的女孩双手推着一只鸭子,中空的鸭身便是容器,鸭子的翅膀则设有活动机关。盒中装的是一种荣莉花香的乳膏,他挖了一点抹在妻子的脖子上。

这一碰触奈菲莉颤抖了一下,帕札尔当然也感觉到了,于是他的唇便顺着手指滑过的痕迹而下,奈菲莉也转过身来迎接情人的爱意。

★ ★ ★

暴风雨并未来临。

帕札尔和奈菲莉一块儿在庭院里用餐,而最高兴的莫过于勇士了,它就在几张用灯芯草与纸莎草杆编成、摆满了女佣送来的杯盘的小方桌之间,兴奋地转来转去。帕札尔已经教过勇士好几次,不许它在主人用餐时讨东西吃,可是效果不佳,因为勇士找到了奈菲莉当靠山,而且它又怎么抵挡得了美昧食物的诱惑呢?“我现在有了满怀的希望,奈菲莉。”

“你很难得这么乐观。”

“亚舍应该逃不出我们的掌握。杀人又叛国……他怎么能这样珐污自己的名誉?我真设想到要对讨如此卑劣之徒。”

“也许还有更糟的情形呢。”

“怎么现在换你悲观了?”

“我很希望快乐过日子,可是我觉得没有那么容易。”

“因为我的调查有了进展吗?”

“你的处境越来越危险了。亚舍将军难道不会有所反抗?”

“我相信他只是次要角色,而不是主角。他对神铁抱有幻想,这表示他的同党欺骗了他。”

“也许他是装出来的呢?”

“绝对不是。”

奈菲莉将右手放在丈夫的右手上。只一个简单的动作。两人的心灵已然相通。绿猴和狗儿也都不敢去打扰他们,惟恐破坏了他二人灵魂结合那一刹那的美。

但这个幸福美满的画面还是被厨子破坏了。“又来了。女佣又偷吃了我用来装饰盘面的肉片!”

奈菲莉只好跟着她去瞧瞧。偷吃帕札尔最喜爱的点心的女佣,知道自己闯了祸,便躲了起来。厨子叫了半天没有人应,便屋里屋外地搜。

忽然她尖叫了一声,把狗儿吓得躲到桌子底下,帕札尔急忙赶了过去。

只见女佣橡是手脚被扭断的玩偶,瘫在会客室的地板上,厨子则满脸泪水地俯视着她。奈菲莉帮她检查了之后说:“她瘫痪了。”

★ ★ ★

当暗影吞噬者看到帕札尔从别墅走出来时,暗暗咒骂了一声。他如此精心策划的阴谋,却怎料运气这么差?他从一名多嘴的女仆人口中打听到了不少关于帕札尔的口味好恶,然后才假扮成渔夫,把一条肥美的鲻鱼和一小块肉色鲜红而味美的鱼肉片卖给厨子。

这块肉片是用河豚的肝脏做成的。河豚是一种一遇到外力威胁便会充气膨胀的鱼,鱼肝和鱼刺、鱼头一样都含有剧毒,只要一公斤食物中含有四毫克的量就能致命。暗影吞噬者格比例降低为一毫克,这样才能让法官不致于丧命,却也得终身瘫痪。

不料,眼看计划就要成功,竟被那个贪吃的蠢妇完全坏了事。他还会卷土重来的,直到最后成功为止。

★ ★ ★

“我们在医院会照顾她,可是情况是不可能好转的。”奈菲莉况。

“你查出引发瘫痪的原因了吗?”帕札尔心烦意乱地问道。

“我猜是鱼。”

“为什么?”

“因为厨子向一个流动鱼贩买了一条鲻鱼。鱼贩除了卖鲜鱼以外,也卖调味鱼,所以我想另外那块鱼片—定加了其他的肉。有些鱼是有毒的。”

“是预谋……”

“分量经这计算后,只会使人残废,不会致命,而预谋陷害的对象就是你。在埃及不能谋杀法官,但却可以让你不能思想、不能行动。”

奈菲莉越想越害怕,缩在帕札尔的怀里哆嗦着。她脑海里浮现出他双眼无神、嘴角吐着白沫、四肢无法动弹的瘫痪模样。

但尽管如此,她还是会一辈子爱他。

“他还会再下手。”帕札尔肯定地说,“厨子记不记得那人的面貌?”

“很模糊……只是个很普通的中年人。”

“不是戴尼斯,也不是喀达希。也许是谢奇,或者是他们雇用的杀手。他错就错在他现了身。我会派凯姆追踪他的。”

★ ★ ★

由内外科医生与药剂师所组成、负责重新任命御医长的委员会,接见了第一批经司法程序认定合格的申请人,其中包括了一名眼科医师、一名来自爱利芬丁的普通科医师、奈巴蒙生前的左右手以及牙医喀达希。

喀达希也和其他人一样,回答了一些技术性的问题,提出他执业期间的研究发现,并仔细说明自己失败的例子与原因。委员们花了很长的时间,询问了他的计划。

投票时,意见十分分歧,候选的四人都没有达到最低的当选票数。有一个热烈拥护喀达希的人,惹得其他委员很不高兴,一再提醒他前车之鉴不远,千万不要重蹈覆辙,因为奈巴蒙那一套再也没有人会接受。最后他也只好认输了。

第二次投票的结果还是一样。皇宫也只好继续过着没有御医长的日子。

★ ★ ★

“亚舍?在这里?”

面对戴尼斯的讶异,总管又说了一遍,将军的确就在别墅门口。

“告诉他说……算了,让他进来吧。不要进屋子,到马厩去。”戴尼斯慢条斯理地梳整了一下,修剪了因为长得太快而破坏了落腮胡整体美感的两根白胡须,又喷了点香水。一想到要跟那个眼光短浅的粗人说话。他心里真是烦不胜烦,不过,既然他是代罪羔羊的最佳人选,总算还有一点利用价值。

将军正欣赏着一匹灰色的骏马,见戴尼斯来了便问:“养得真好。要卖吗?”

“一切都是可以卖的,将军,这是生活的定律。这世上只有两种人:一种人有能力购买,另一种人没有。”

“少卖弄你那套低级哲学了,你的同伙谢奇在哪里?”

“我怎么会知道?”

“他可是你最忠心的伙伴。”

“这种人我有好几十个呢。”

“他本来奉我的命令在制造新式武器。可是他已经三天没到实验室来了。”

“我很同情你的遭遇,可是这跟我毫无关系。”

一脸坑坑疤疤的将军挡住了戴尼斯的去路,说道:“你当我是可以随意玩弄的傻瓜,而你的朋友谢奇又把我推下陷阱。这是为什么?”

“你太多心了。”

“把谢奇卖给我。说出个价码,我一定依你。”

戴尼斯心里犹豫着。不错,谢奇的奴颜婢膝迟早会让他生厌,可是现在实在不是时候,而且他已经为他这个最大的支持音准备了另一个角色。

“亚舍,你的要求太过分了吧。”

“你不答应?”

“我是个很注重友情的人。”

“以前是我太笨,不过你也别小看我。这样玩我,你会后悔的。”

★ ★ ★

喀达希又开始比手划脚起来。他满头白发像雄乱草,身上裹着一条长围巾,遮住了里面那件豹皮上衣,鼻子上的青筋则像是随时会爆裂开来似的。他呼天喊地地求众神明为他的不幸作见证。

“冷静一点。”戴尼斯厌烦地喊道,“你能不能学学谢奇?”

他们三人刚在饭厅里、在一种极其沉重的气氛下用过餐,喀达希抱怨的当口儿,化学家谢奇就静静地盘坐在饭厅最阴暗的角落。妮诺法夫人仍然继续在宫里和美锋耍心机,但由于进展有限,因此脾气越来越暴躁。

“要我冷静?我申请御医长一职被驳回的事,你怎么解释?”

“这只是暂时的失败。”

“可是我们收买的医生都跟奈巴蒙一样啊。”

“纯粹是意外,一切包在我身上。我会去提醒他们别忘了我们的约定。下一次投票绝对不会再有意外发生了。”

“你答应过我会让我当上御医长的。我坐了那个位置以后,我们就能掌握所有的药品与毒品,最重要的是能管制公共卫生。”

“这个职位和其他权力关系一样,迟早都会落入我们手中。”

“暗影吞噬者为什么还不行动?”

“他需要一点时间。”

“时间,老是这么拖时间?我已经老了啊,我现在就要享受新的权力。”

“你这么没有耐心只会坏事。”

满头白发的牙医便转向谢奇说:“你说话呀!你说不应该加快脚步吗?”

“谢奇必须先躲起来。”戴尼斯解释道。

喀达希更加愤慨了:“我还以为一切都在我们的掌控中呢!”

“的确是的,不过将军的地位渐渐动摇了。因为帕札尔对他的报告提出质疑,首相也接受了他的论点。”

“又是帕札尔!到底什么时候才能解决他?”

“暗影吞噬者会处理的。我们有什么好急的呢?你们看,现在民间抱怨拉美西斯的声浪不是越来越高了吗?”

谢奇啜饮了一口甜甜的饮料。喀达希接着又坦白地说:“我累了。饱和我都已经很富有,何必还要奢求呢?”

戴尼斯嘴唇一抿,冷冷地说:“我不太懂你的意思。”

“我们就放弃了吧,好吗?”

“太迟了。”

“戴尼斯说得对。”谢奇总算出声了。

喀达希嚷着对谢奇说:“你就不能有你自己的想法吗?一次也好啊。”

“戴尼斯做主,我就听他的。”

“可是万一他带你走向失败呢?”

“我相信他很快就会有一个新国家,而且只有我们有能力建“这些话都是戴尼斯说的,不是你。”

“难道你不这么想?”

“呸!”

喀达希赌气不愿再说,便走了开来。戴尼斯又说话了:“我承认眼看着最高权力就要到手,却还要耐心等待,的确很烦。可是也只有这样才能毫无风险,毫无破绽,你们说不是吗?”

“亚舍会继续找我吗?”谢奇担心地问。

“你不会有事的,他已经走投无路了。”

“这家伙可是又顽固又难缠的。”喀达希反驳道,“他不也来骚扰你,甚至还威胁你吗?亚舍绝不会就此罢手,他一定会拉我们一起下水的。”

“他当然有这样的打算。”谢奇承认道。“不过这回他又想错了。将军手上根本没有任何关键性的线索,你忘了吗?他把自己当成民族救星,只不过是自找死路。”

“可是你不也这么纵恿他吗?”

“谁叫他越来越惹人厌呢!”

“至少,有了他。帕札尔法官才会有点事做。”戴尼斯饶有兴味地说,“就让他们两人去拼个你死我活吧。他们斗得越厉害,帕札尔就越看不清真相。”

“要是将军反咬你一口呢?他一直觉得你把谢奇藏起来“你以为他会带着军队来攻击我的住所吗?”

喀达希被他一阵枪白,气得沉下了脸。

戴尼斯便安慰道:“我们就像神一样。我们开出了一条河,谁也无法在河道上建坝拦水。”

★ ★ ★

奈菲莉帮狗梳着毛,帕札尔则读着一篇书记官所写的错误连篇的报告:忽然,一个怪异的景象吸引了他的目光。

就在离他十来公尺处,莲花池的石栏上,有一只鹊鸟正猛力地啄着它的猎物。

帕札尔放下报告,起身把鹊鸟给赶走,然后他才赫然发现有一只双翅开展、满头是血的燕子。它的一只眼睛被刚才那只鹊鸟啄瞎了,额头也被啄破了。燕子可是法老的灵魂升天时所幻化的形象呢。这只可怜的鸟勉强蹦跳了几下,显示它还没断气,于是帕札尔急忙喊道:“奈菲莉,快来!”

奈菲莉闻声赶了过来。她也和帕札尔一样,对这种象征着“崇高”与“平和”的美丽鸟类,怀抱着敬仰的心。每当见到燕子在金黄的夕阳霞光中愉快地飞舞,总会让人心胸舒坦宽畅。

奈菲莉跪在地上。把受伤的鸟儿捧在手中。那个温热柔软的小身体放了心地瘫着,庆辛自己终于找到了庇护。

“救不了它了。”奈菲莉难过地说。

“我不该插手的。”

帕札尔对自己的轻率深感懊悔。人本来就不应该干涉大自然残酷的定律,也不该介入生死的循环。

鸟爪深深嵌入奈菲莉的皮肉。它勾着她就像勾着树干一样,即使再痛苦,也不放松。

帕札尔一时慌张失去理性而犯了锚。他改变了燕子的命运,却只是徒增它的痛苦,他这样的人还有资格当法官吗?因为他的自负与愚蠢,使得他原本想拯救的生命反而遭受更大的折磨。

“杀了它会不会好一点?必要的话,我……”

“你做不到的。”

“它的苦都是我害的。以后还有谁能相信我呢?”

------

文学殿堂 疯马扫校

Search


Share

ne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