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二十三章

苏提解开皮带,然后找了一块平坦的大石把草席摊开。他疲累不堪地躺下,注视着天上的星星。沙漠、高山、岩石、矿坑、还有每每让人爬得皮破血流的闷热坑道……这趟行程获利不多却如此累人,大部分的人已经开始抱怨,甚至后悔了,但苏提却极为满意。有时候,他内心被四周景致深深感动,连亚舍将军都抛到脑后去了。虽然他热爱都市的消遣娱乐,不过此地艰险的环境对他却也丝毫不陌生、仿佛从小就住惯了似的。

他左手边的沙地里传来一阵独特的嘶嘶声。一只角虫奎蛇从草席旁滑了过去,身后留下了一些蛇行的痕迹。打从第一晚,他便已经摸清了毒蛇的伎俩,原先恐惧慎戒,慢慢的也就习惯了。他下意识感觉到自己不会被咬,蝎子和毒蛇他都不怕。他进到它们的地盘上,便该尊重他们的习性,相比之下,那些天性嗜血又专门攻击矿工的沙地壁虱才更让他害怕。一旦被咬,不仅疼痛难当,肌肤还会肿胀发炎。幸好壁虱对苏提没兴趣,倒是艾弗莱一个劲儿忙着喷洒金盏花制成的药水。以防被叮咬了。

仅管累了一整天,苏提却睡不着。他站起身来,慢慢地朝一道浸染在月光下的干河床走去。夜里独自在沙漠中行走真是疯狂的行为,因为四周都充斥着恶神与怪异的野兽,一不小心就可能遭吞噬而尸骨无存。若有人想除掉他,此时此地正是绝佳的机会。

突然间,苏提听到了一声响。一下大雨便会冒出水来的洼地深处,有一只角如竖琴的羚羊不停地挖掘着,想找水喝。不久,又来了另外一只,这只则是两角又直又长,而且全身雪白。

这两只羚羊是塞托神的化身,因此有着用之不竭的精力。他们果然没有找错地方,很快地它们便舔起了从两块圆石中间涌出来的水。随后,又出现了一只野兔和一只驼鸟。苏提坐了下来,整个人看得都入迷丁。这几只神圣的动物幸福满足的一幕,将成为他心中永远的秘密。

忽然有一只手播到他肩上,原来是艾弗莱。“你很喜欢沙漠哦,小于,这可不是什么好事。你要是再继续执迷不悟,总有一天你会遇见狮身鹰首的怪兽,它可是箭射不穿、绳索套不住的。到时候就太迟了,因为它会一把抓起你,将你带向黑暗深渊。”

“你为什么讨厌埃及人?”

“我的原籍是赫梯。我永远无法接受埃及胜利的事实。至少。在这些路径上,我是老大。”

“你带领矿工队伍多久了?”

“五年。”

“你没有发财吗?”

“你太好奇了。”

“如果连你也失败,那么我成功的希望就很渺茫了。”

“谁说我失败了?”

“这样我就安心点儿了。”

“别高兴得太早。”

“你要是有钱,何必还这么辛苦操劳?”苏提继续套他的话。

“我讨厌谷地、田野和河川。就算我成了大富翁,我也绝不离开我的矿区。”

“大富翁……这个头衔我喜欢。可是直到目前为止,你带我们挖的矿坑老是空空如也。”

“小子,你应该很善于观察才对。你说还有更好的训练方式吗?当真正的工作开始的时候,适应力最强的人也才有资格人山寻宝。”

“希望越早越好。”

“你这么急吗?”

“还等什么呢?”

“有很多异想天开的人自己走上了寻金路线,可是几乎全都失败了。”

“没有人知道矿脉所在吗?”

“地图都收藏在神庙里,谁也拿不到。无论谁企图偷金子、都会马上被沙漠警察逮捕。”

“躲不掉吗?”

“当然了,到处都是警犬。”

“你呢,你已经把地图记在脑子里了。”

大胡子坐到苏提身边。严肃地问:“谁告诉你的?”

“没有人告诉我,别紧张。像你这种人,档案里一定有记录的。”

艾弗莱拾起一个小石头,握在手中捏得粉碎。“你要是敢骗我,我绝不饶你。”

“我要跟你说多少次你才相信?我只想发财。我要有一大片土地,要有马、有车、有仆人、有一片松林、有……”

“松林?埃及哪来的松林?”

“我说过要待在埃及吗?这个鬼地方我已经待不下去了。我想搬到亚洲去,到一个法老的军队到不了的国家。”

“我开始对你有兴趣了,小子。你犯了罪,对吗?”苏提没有作声。

大胡子又说:“警察在找你,所以你想躲到小国去避风头。他们都像是紧追不舍的猎犬,想尽办法也要逮到你。”

“这次我绝不会再让他们活捉到我了。”

“你坐过牢?”

“我再也不进监狱了。”

“是哪个法官判的?”

“帕札尔,那个门殿长老。”

艾弗莱钦佩地吹了声口哨,说道:“你可真是个大人物啊!这个法官要是死了,很多像你这样的人都要狂欢庆贺了。”

“他真是死脑筋。”

“不过命运如何可就难说了。”

“我—毛钱也没有,所以我很急。”

“我很喜欢你,小子,可是我不能冒险。明天我们就来玩儿真的,我倒要看看你有什么能耐。”

★ ★ ★

艾弗莱把队员分成两组。

第一组人数较多,负责采集制造工具,尤其是石匠用的凿子、所必备的铜。铜经过锻打、洗选后,便当场立刻以简陋的炉子融化,再倒入模子里。西奈与沙漠地区蕴茂了丰富的铜矿,可是由于建商团体的需求量实在太大,因此还得从叙利亚和西亚地区进口。此外,军队也需要铜锡合金来制造坚固的刀刃。

第二组则只有十来个人,苏提也是其中之一。他们每个人都知道艰难的任务就要展开了。他们面对的坑道入口就像是地狱之口,而宝藏也许就藏在那黑暗深处。矿工颈子上都挂着那个小皮袋,只等着寻到宝物那一刻要装得满满的。他们都只穿着一件皮制的缠腰布,还在身上抹上了沙。

谁先进去呢?这里是最好的地点,但也是最危险的地点。有人推了苏提一把。他立刻转过身,动手打了推他的人。然后大伙儿便打成了一团。艾弗莱出面制止后,拉起一个爱打架的矮个儿的头发,痛得他哇哇大叫。队长下令道:“你先进去。”

大伙这才自动排成了一列。坑道十分狭窄,矿工们都弯下身子,寻找着可以倚靠的地方。一个个的眼神盯着岩壁,来回搜寻着某种贵重金属的踪迹,至于是什么金属,艾弗莱则没有明说。带头的那人走得太快,扬起了不小的灰尘,跟在他后头的人因为呼吸困难,推了他一下。结果他脚下一个不稳,便顺着陡坡往下滚到一处平台,到了这里,矿工们就可以挺直身子了。

“他昏倒了。”一名同伴看了一眼说道。

“那样最好。”另一个兴灾乐祸地说。

大家休息了一下,便继续在这个空气稀薄的矿坑里往前走。

“你们看,金子!”发现的人大叫之后,马上就被两个贪心的同伴给打倒在地。

大胡子则怒叱道:“笨蛋!那只是一块发亮的岩石。”

苏提觉得每走一步便多一分威胁。他身后的人个个都想除掉他。他凭着一种野兽的本能,就在同伴拿起大石头要砸他脑袋的时候,他即时弯下了腰。第一个攻击的人跃了个四脚朝天,苏提也趁机将他的肋骨踩断。

“再来一个我就踩死他。”他大声地说,“你们疯了吗?我们要是再继续这样,恐怕谁也出不去。要么大家现在马上自相残杀,不然就平分宝藏。”

这些身强体壮的人都选了第二条路。接着他们又爬进了另一条坑道。有两个人因为身体不适,只得放弃。苏提接过了浸过芝麻油的油布火炬,毫不迟疑地便带起头来了。

黑暗中,又往下定了一段。忽然眼前光芒一闪,苏提吞了一下口水,加快脚步,最后终于摸到了矿藏。但他随即愤怒地嚷道:“铜矿,只是铜矿而已!”

★ ★ ★

苏提打定主意非打得艾弗莱满地找牙不可。但当他费力地爬出坑道后,却发现工地安静得不寻常。所有的矿工都排成了两列,一旁有十几名沙漠警察和警察随身带的警犬监视着。带队的不是别人,正是当初询问苏提的那个大个儿警察。

“其他的人出来了。”艾弗莱向警察说。

于是苏提和其他同伴也被迫进入行列中,就连受伤的人也不例外。警犬发出了低低的咆哮声,似乎随时都可能张口咬人。警察手上都拿着一个绑了九条皮带的环圈,挥打起人来自然是残暴而不留情。

“我们在追捕一个逃犯。”大个儿警察说,“他从劳役队偷偷溜走,现在被起诉了。我相信他一定躲在你们这些人当中。游戏规则很简单。不管是他出来自首或是你们检举他,事情马上就可以结束;可是如果你们都不出声,我们就用皮带环来进行讯问。谁也逃不了。而且必要的话,讯问过程会重复好几次。”

苏提和艾弗莱对看了一眼。这个赫梯人是不会得罪沙漠警察的,把苏提供出来,艾弗莱和警方的关系将会更稳固。“勇敢一点吧。”大胡子向队员说,“逃跑的人下的赌注现在已经输了。我们矿工可不是一群卑鄙的家伙。”

没有人出列。

艾弗莱朝矿工行列走去,苏提已经没有机会逃走了,其他工人也不会帮他的。警犬开始狂吠,并扯动着狗绳,而警察则静静地等着他们的猎物现身。

艾弗莱再度揪起那个矮壮好斗的工人的头发,把他丢到小队长的脚边,说道:“逃犯交给你们了。”

苏提感觉到那个大个儿警察的目光通视着自己。有一度他还以为警察会质疑艾弗莱所检举的人。不过,嫌犯在众犬的威胁下却坦白招供了。

★ ★ ★

“我还是很喜欢你。小子。”

“可是你却捉弄了我。”

“我只是在考验你。能活着走出这个废弃矿坑的人,以后无论进哪个坑洞都没有问题了。”

“你至少可以先跟我说一声吗。”

“这样的经验就没有意义了。现在,我已经知道你的能力。”

“那些警察很快又会回来找我的。”

“我知道。所以我们不能待在这里。等到科普托思工头要的铜矿挖够了以后,我会命令四分之三的队员把金属送回谷地。”

“然后呢?”

“然后,我会带着我选出的人,进行一项神庙没有下令执行的勘探任务。”

“可是你没有带队回去,警察一定会追究的。”

“我要是成功,他们追究也来不及了。这将是我最后一次出队。”

“我们的人数不会太多吗?”

“走寻金路线,有一段行程需要搬运工。不过通常呢,小子,我都是一个人回来的。”

★ ★ ★

首相巴吉回家用餐之前先接见了帕札尔。他把秘书遣退之后,将肿胀的双脚浸泡在用石器盛装的温盐水中。虽然奈菲莉提供的治疗让首相暂时舒服了点,但是他却还是天天吃妻子准备的油腻餐饮,继续让他的肝承受沉重的负荷。

帕札尔已经习惯巴吉的冷漠了。他肩背稍驼,一张又长又严肃的脸上总是一副不高兴的面容,眼神中又充满询问与疑惑,他根本不在乎别人对他有没有好感。在他办公室墙上桂着各省的地图,其中有几幅还是他担任土地测量专家时画的。

“你实在令人不放心,帕札尔法官。通常,门殿长老只要做好份内的工作,并不需要亲自到现场调查。”

“事态严重,我不得不这么做。”

“我最好提醒你一下,军事区可不是你的管辖范围。”

“上次庭讯并未洗清亚舍将军的嫌疑,而且我负责继续进行调查。我只是针对他个人罢了。”

“那么你为什么把焦点破在他对我方军情所做的报告上?”

“因为根据警察总长与卡纳克神庙大祭司所提供的证据,他的确说谎。再度开庭时,这项报告将会加重他的罪名。将军一直不断地在扭曲事实。”

“再度开庭……你想这么做?”

“亚舍是杀人凶手,苏提并没有说谎。”

“你的朋友现在处境很尴尬。”

帕札尔就怕他这么说。

巴吉虽然没有提高声量,但是似乎有些恼怒。“亚舍对他提出了告诉,罪名有点重:是逃兵。”

“告诉不能成立。”帕札尔抗议道,“在将军递出诉状之前,苏提就已经受征召人警队了。凯姆那里有正式的记录。因此原本是军人的苏提一直在国家的部队中服务,从未间断也未弃逃。”

巴吉在一块书板上做了记录。“我想你的档案应该毫无瑕疵吧。”

“是的。”

“你对亚舍的报告究竟有什么看法?”

“我觉得他想借着制造混乱的机会,让自己成为国家救星。”

“假使他说的是真的呢?”

“我第一步的调查显示并非如此。当然,这些调查的范围是很有限的,但是只要你愿意出面,就能够让将军的论据完全站不住脚。”

首相静静地考虑着他的话。

帕札尔突然有一种疑惧。巴吉会不会也跟将军有勾结?首相正直、廉洁、不轻易妥协的形象,会不会只是个障眼法?如此一来,池很快就会随意假借一个名义,结束自己门殿长老的职务了。不过至少无须疑虑太久,只要巴吉一有了回答,他自然就会知道该如何应付了。

“做得好。”首相说道,“你越来越能证实自己的能力,让我很惊讶。如果当初我以年纪作为考虑来聘任大法官,可就大错特错了。幸好我把你当成例外的个案,这点我自己觉得很安慰。你对亚舍的报告所做的分析,实在很令人不安。最近才上任的警察总长和卡纳克大祭司的证词,都使你的说法更加可信。而且你对我的质问毫不退缩。因此,我决定对这份报告提出质疑并且下令彻底清查我军目前所拥有的一切军备。”

帕札尔一直到抱着奈菲莉,告诉她这个好消息时,才忍不住喜极而泣。

★ ★ ★

亚舍将军坐在一辆战车的车辕上。整个军营的人都睡了,哨兵也打着盹儿。埃及在法老的领导下,上下团结一致、国家富强康乐,建国以来的传统价值更是稳固得连狂风也无法动摇,像这样一个国家还有什么好怕的呢?

亚舍为了成为一个有权势、有声望的人,不借说谎、背叛、谋杀。他希望结合赫梯和亚洲各国,建立起一个拉美西斯想都不敢想的大帝国。但梦想破灭了,只因为他走错了一步。几个月来他一直受制于人。谢奇,那个惜言如金的化学家竟然利用了他。

伟大的亚舍!这个很快就要失势的傀儡,再也无法抵挡帕札尔法官猛烈而持续不断的攻势。他甚至无法享受到将苏提送往劳改营的快感。因为门殿长老的好友已经加入警队了。告诉不成立,报告又被首相驳回!他若彻查此事,亚舍一定会因为扰乱军心而遭受处罚。巴吉一旦插手,就一定会铁面无私地管到底,就像是咬到了骨头的狗绝不会松口一样。

谢奇为什么要纵恿自己写这篇报告呢?亚舍一心想着成为埃及救星、想着获得政治领袖的殊荣、想着民心的归附,他早已经偏离了现实。为了欺骗他人,结果却骗了自己。他也跟那个小化学家一样,相信拉美西斯的王朝就要灭亡,相信民族的融合,相信那些从金字塔时期流传至今的传统即将颠覆。但他却忘了还有首相巴吉和帕札尔法官这种传统保守、全心为玛待神奉献并热爱真理的人存在。

亚舍曾经被视为一名有勇无谋、前途有限、毫无野心的士兵,他也深以为苦。但是那些教官都错看他了。他仿佛被局限在一个没有出路的死巷中,因而再也无法忍受军中的生活。他若无法控制军队。就要加以毁灭。后来到亚洲侦察之后,他发现各国君主个个工于心计,说谎技术高明,也发现各族之间的争斗不断,于是便萌生了阴谋叛国并与叛军首领埃达飞勾结的念头。

他未来的荣耀犹如魔术师玩弄于股掌间的道具,一转眼就化为乌有了。然而这些假意与他称兄道弟的人,却都忽略了一件事:受了伤的野兽总会爆发出令人意想不到的潜力。连自己都自觉荒谬可笑的亚舍,为了不让自己摔得太难看,自然得拉几个同党来垫背。

为什么他会起这样的邪念呢?他为什么就不能安分守己地为法老效忠,爱自己的国家,并追随那些尽忠职守的大将军的脚步呢?然而阴谋野心就像病毒一样侵蚀着他,加上想把属于别人的东西据为已有的欲望,才会更使得他变本加厉。

亚舍一向无法容忍像苏提或帕札尔那样出类拔草的人,因为这些人会把他比了下去,让他无法大放光彩。世界上本来就是有人建设,有人毁灭,如今,他不幸沦为这第二类的入,众神难道不是罪魁祸首?神明执意如此,又有谁改变得了?

生性如此,至死仍是如此。

------

文学殿堂 疯马扫校

Search


Share

ne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