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十九章

戴尼斯把无花果干的数目算了又算。经过几次核对之后证明确实遭窃。实际的果实数目比书记官统计的少了八个。他怒气冲冲地把工作人员都找来,并威胁偷窃的人出面自首。否则就要给予最严厉的处罚。有—名上了年纪的女厨子因为不想惹事、便推出了—个十来岁的小男核,竟是书记官自己的儿子!于是戴尼斯罚书记官杖打十板,他儿子则挨了十五板。戴尼斯向来要求下人要有良好的风纪,只要是属于他的东西,再怎么微不足道也不能随便拿。

怒气过后;他觉得饿了,便吃了—点烤猪肉和新鲜的干酪,并喝了点牛奶。不料帕札尔却突然来访,大大扫了他的兴。但他还是假装露出愉悦的神情,请法官—块儿享受现成的餐点。帕札尔坐在围起了棚架的矮石墙七,同时以税利的眼光打量着戴尼斯,开口问道,“喀达希前任的总管曾经有窃盗的前科,你为什么还雇用他?”

“那想必是负责聘雇的人不小心犯的错,我和喀达希都以为这个可恶的家伙已经离开省区了。”

“他的确是离开了,但是却到你位于荷摩波利斯附近的大农场去当总管了。”

“他一定是用了假名,我向你保证明天就炒他鱿鱼。”

“不用了,他已经进监狱去了。”

戴尼斯摸了一下那圈细细的胡子,把几根不顺的胡须拉平。“进监狱!他犯了什么罪?”

“你不知道他是个窝主?”

“窝主?罪名太大了吧?”戴尼斯显得十分恼怒。

“他把那些以不当手段得来的护身符藏在箱子里。”帕札尔解释道。

“在我的农场上?太不可思议了,太荒谬了!长老,你绝对要替我保守秘密,我可不能让这家伙所犯的罪行,影响到我的声誉。”

“这么说你也是受害者喽?”

“我可是被他骗得好惨。”戴尼斯—脸委屈地说,“你要知道我从来不上那个农场的,孟斐斯的事业已经够我忙了,更何况我一点也不喜欢乡下。我希望你要重重地惩罚他。”

“难道你对你总管的行径一点都不知情?”

“毫不知情!这点我可以发誓。”

“你知不知道你的农场上藏了一件宝物?”

戴尼斯满脸惊慌讶异:“宝物?现在?什么样的宝物?”

“这个我不能透露。你知道喀达希人在哪里吗?”

“就在这里。因为他精神状态很差,所以我请他到家里来小住几天。”

“如果他的健康情形允许的话,我能不能见他一面?”

戴尼斯于是差人去把牙医请来。喀达希紧张地比手画脚,手足无措,他作了一连串的解释,却大多是不知所云,只知道他承认请了一位总管,但早就把他睡出家门了。

对于帕札尔提出的问题,他总是回答得断断续续、没头没尾。这个头发斑白的牙医若不是精神不正常,就是故意装疯卖傻。

于是帕札尔打断了他的话。“如果我没有听错,你们两人的意思是。护身符的非法交易是瞒着你们暗中进行的。”

戴尼斯赞扬门殿长老说他真是明察秋毫,而喀达希则招呼也没有打便退下了。

“请你原谅他,他年纪大了,又疲劳过度……”戴尼斯为喀达希解释。

“我已经开始调查了。”帕札尔补充说道,“总管不过是听人摆布,我一定会找出幕后的主使者。将他绳之以法。进展展如何我也一定会通知你的。”

“感激不尽。”

“我想跟你的夫人谈谈。”

“可是她进宫去了,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

“那么我今晚再来。”

“有这个必要吗?”

“绝对有。”帕札尔冷冷地回答。

★ ★ ★

妮诺法正在从事她最喜爱的消遥——裁缝,下人带领帕札尔到了她的工作室。

她在缝一件长袍的袖子,经过精心打扮的脸上难掩怒气。“我很累。在我自己家里还要这样受人打扰,实在很不好受。”

“只好请你见谅了。你的手工好精巧。”

“你也会注意到我缝纫方面的天分?”

“太令人折服了。”

妮诺法似乎有些不知所措,“你这是……”

“你使用的布料从哪里来的?”

“这是我的事。”

“你错了。”

妮诺法丢下手上的工作,气愤地站起来。“我要你把话说清楚。”

“在你们中部的农场里,发现了一些可疑物品,有亚麻服饰、长袍和布料。我想那应该是你的吧。”

“你有证据吗?”

“实际的证据,没有。”

“那就不要在这里胡乱假设,马上出去!”

“既然你这么说。我只好走了。不过我要强调一点:我没有上当。”

★ ★ ★

豹子终于大功告成了。

从前一天病死的人身上剪下的头发、在某个小孩尚未填好的坟墓里找到的比粒大麦、几粒苹果籽,加上—点黑狗血、酸酒、驴尿和木屑:这剂春药—定会很有效。两个礼拜来,这个金发的利比亚女子费尽了力气寻找这些树料。无论用什么方法,她都要让对手喝下这剂药:刚开始她对爱的需求会更热烈。但是过后将永远性冷感,苏提失望之际,必定会马上离开她。

就在这时候,豹子听到了声音,有人通过小花园,走进了白色小屋。

她吹灭了厨房的灯火,拿起一把刀子。那个妖妇竟然这么大胆!竟想在她的屋檐底下向她挑战,大概是想除掉她吧。

入侵的人溜进了房里打开旅行袋,便把衣服胡乱往里头塞。豹子举起了武器,“苏提!”

那人听到她的叫声,回头一看,以为她想对自己不利,立即往旁边扑倒。豹子则放下了拿刀的手。

“你疯了呀?”他站了起来抓住她的双腕,并将刀刃踩在脚下。“这是真刀子吧?”

“我要把她碎尸万段。”豹子喃喃地说。

“你在说谁啊?”

“你娶的那个女人。”

苏提哈的一声,便劝她,“忘了她,也忘了我吧。”

豹子打了个寒战。“苏提……”

“你看,我要走了。”

“去哪里?”

“有秘密任务。”

“骗人。你要搬到她那儿去了。”

他放声大笑,松开她的手,把一件缠腰布丢进旅行袋,背起袋子。“你放心,她不会跟着我的。”

豹子抓住了爱人,紧张地问:“你让我好害怕。求求你、把话说清楚。”

“我现在成了逃兵,所以要尽快离开孟斐斯,要是让亚舍将军捉到,下半辈子就得在集中营里过下。”

“你那个好朋友帕札尔不能保护你吗?”

“是我一时疏忽犯了错。假如我能完成他交代的任务,我就能打败亚舍,再回到这里来。”

他说完,给了她热情的一吻。她则信誓且旦地说:“你要是骗我,我就杀了你。”

★ ★ ★

凯姆在卡尼直属部下的协助之下进入了制作上等护身符的工厂进行调查,却一无所获。接着,他离开底比斯搭船前往孟斐斯继续进行类似的调查工作,结果仍然令人失望。

警察总长仔细想了想,这些非法交易的上等护身符绝不可能来自大街上的工作坊。因此,他带着狒狒询问了许多线民,其中一个原籍叙利亚的矮子答应透露消息,但是要求三袋大麦和一只不到三岁的驴子作为回报。如果依照程序以书面申请,太浪费时间了,凯姆只好栖牲自己的薪水,并严令矮子不得说谎,否则就打断他所有的肋骨。

据矮子说、两年前在北区一个造船厂附近开了一间地下工厂。几天来,凯姆打扮成挑水夫,暗中观察着来往的人。每当造船厂下工之后。就会有几名工人鬼鬼祟祟地溜进一条看似没有出口的死巷中。直到天快亮的时候才挑着几个封盖的篮子出来、然后再把篮子交给一名船夫。

到了第四天晚上、凯姆闯进了那条狭窄的巷道。巷子尽头有—面假墙,是灯心草板外面徐上泥巴晒干后做成的。他出其不意地冲了进去。里面四个男人一见到这个又高又壮的黑人带着—头猩猩闯入,都大惊失色。凯姆打昏了最瘦弱的—个,狒狒则咬着另一人的小腿肚,还有一个逃走了,至于最年长的那个人,则早就吓的气也不敢喘。他的左手上有一个天青石制成的伊西丝神之结、非常精致美丽。当他看到凯姆朝自己走来,吓得手一松,天青石便掉在地上。

“你是老板吗?”凯姆问。

他摇摇头。这个顶着一个圆滚滚的大肚子、个子不高的男人简直吓坏了。

凯姆捡起了地上的伊西丝之结说:“手工很精细。你一定不是学徒,这项手艺是在哪学的?”

“普塔赫神庙。”男人嗫嚅着说。

“你为什么离开神庙?”

“我是被赶出来的。”

“为什么?”

工匠低下了头,“因为我偷了东西。”

这个工坊的天花板很低,通风不良。干泥土墙边堆了几个箱子,箱内装的是从遥远山区运来的天青石块。在一张矮桌上,放着做好的护身符,至于制作失败或有理疵的半成品则置于篮中。

“你的雇主是谁?”

“我……我不记得了。”

“算了吧,老兄!说谎是很愚蠢的行为,而且还会惹火我的狒狒。你要知道,它叫做‘杀手’可不是浪得虚名。我要知道这里的首脑是谁。”

“你会保护我吗?”

“你到了窃贼牢营就安全了!”

小个子男人很高兴自己能离开孟斐斯,即使要前往地狱也无所谓,一时只顾着窃喜却忘了答话。

“我等着呢。”凯姆提醒他。

“牢营……非去不可吗?”

“这要看你自己了,尤其要看你供出的人是谁。”

“他根本没有留下任何线索。他一定会否认,我的证词是不够的。”

“这些司法程序上的事,你也就不必管了。”

“你最好放开我。”

工匠以为凯姆没有注意他,便偷偷往巷子跨了一步,但马上就被一只强健有力的手给扣住了脖子。

“决说是谁!”凯姆厉声喝道。

“谢奇。化学家谢奇。”

★ ★ ★

帕札尔和凯姆沿着货船往来的运河而行。水手们有的要启程,有的刚回来,有人相互斥骂,有人高声歌唱。埃及显得繁荣、幸福、和平,然而,门殿长老却夜夜失眠,他有预感即将有不幸要发生了,偏偏又无法察知原由。每天晚上,他都会把自己的烦恼告诉奈菲莉,而就连天性乐观的她,也觉得丈夫的忧虑不是没有道理的。

“你说得不错。”他对凯姆说,“审讯谢奇不会有什么结果。他一定会坚持自己的清白,而且一个被逐出神庙的窃贼所说的话毫无分量可言。”

“可是他没有说谎。”

“我知道。”

“法律到底有什么用?”凯姆又抱怨道。

“给我一点时间吧。现在我们已经知道戴尼斯和喀达希、喀达希和谢奇之间的密切关系了。 也就是说这三个人是同党c此外,谢奇很可能为亚舍将军卖命,那么就等于有四个人涉入多起刑案了。苏提会带回亚舍的罪证,我相信偷取神铣,策划天青石,甚至金子等宝石的非法交易的一定是他。加上戴尼斯是亚洲贸易的专家,办起事来也就更便利了。这个戴尼斯野心勃勃,不计一切地追求财富与权势;池还控制着喀达希和谢奇,让他们为他的阴谋计划贡献专业能力:另外还有妮诺法夫人,她对贝壳针如此熟悉。而这又刚好是杀死我恩师的凶器。”

“四个男人和一个女人……他们又怎么靠着自己的力量推翻拉美西斯呢?”

“我也在想这个问题,可是现在还没有答案。如果真的是这伙人,他们又为什么要去劫掠王室陵墓呢?凯姆,我们还有太多不确定的疑点。以后要做的事还多着呢。”

“虽然我已经是警察总长,但我还是继续一个人调查。除了你,我对谁都不信任。”

“我可以免除你一些行政工作。”

凯姆犹豫再三才说出了一句:“怨我大胆……”

“说啊。”

“你应该跟我一样小心。”

“我的秘密只告诉苏提和奈菲莉。”

“他们一个是和你立了血盟的兄弟,一个是你永远的伴侣,假如背叛了你,势必会遭天谴而下地狱。”

“你为什么对人这么不信任呢?”

“因为你忘了一个重要的问题:阴谋分子真的只有五个人,或者还有更多?”

★ ★ ★

午夜时分,她头上包着布巾潜进了仓库里,先前她已经以其他友人的名义约了暗影吞噬者在此会面。经过大家抽签决定,由她出面交代任务。通常程序并非如此,催由于情况紧急、不得不采取面对面的接触、以确保刺客时下达的命令了解无误。她的脸上化了淡谈的妆,穿着—件村妇的粗布长袍和一双草鞋,整个人都变了样,根本不用担心被认出来。

在帕札尔法官又有了新发现后,戴尼斯立刻召来其他司谋紧急商议。那一大块神铁被没收也许只是——点金钱上的损失,但是齐阿普斯墓穴书的陪葬物事也—并出笼,情况就麻烦多了,不错,他们把法老的姓名字样敲击掉之后、帕札尔的确无法辨识,他也不可能知道拉美西斯目前所面临的窘境。这个全世界最有势力的人一句话也不能说,他只能自己默默地承受,无论如何都不能吐露实情、说他已经不再拥有执政的信物,说他的王权已经不再合法。

戴尼斯主张以静制动,尽管门殿长老的动作频频,他却不惊慌。但其他人则大多与他意见相左。虽然帕札尔根本不可能得知真相,可是他们各自的行动的确受到了莫大的干扰。尤其以化学家谢奇所受的打击最大,他才刚失去护身符地下交易的重大收益。那个积极、有耐心又严格的法官,最终一定会开庭审讯的,到时候恐怕会有某个或某几个要人被起诉,或者被判刑,甚至被监禁。如此一来,不仅阴谋分子的势力会大大削弱,另一方面受到法官惩治的受害者也将名誉扫地,而拉美西斯下台之后,声誉却是他们所最需要维护的。

女子一听到要自己出面时不禁微微颤抖,不一会儿却又感到欣喜。一种美妙而令人愉快的颤栗感遍布了她的全身,就和当时她在吉萨斯芬克斯的卫士长面前脱去衣服的感受一样。当她将卫士长拉近时,他完全失去了警戒心,死亡的大门也同时为池敞开。他们计划的成功全有赖于她的魅力。

对于暗影吞噬者,她—无所知,只知道他曾经多次接受委托犯案、而且主要是为了杀人的快感,而非丰厚的酬劳。当她见到他坐在椅子上剥着洋葱时,心中既感到惊恐又为之着迷。她忽然听见他说:

“你迟到了、月亮已经通过港口的尽头。”

“又得采取行动了。”

“对象是谁?”

“这次的任务非常棘手。”

“女人还是小孩?”

“是法官。”

“在埃及是不能行刺法官的。”暗影吞噬者不免有所顾虑。

“不用杀他,只要让他残废就行了。”

“很困难。”

听他这么说,她马上知道他要的是什么。“要多少报酬?”

“金子。一大笔金子。”

“成交。”虽然数目不小,她仍一口便答应下来。

“什么时候?”

“要有十分的把握才能下手。而且要让所有的人都相信帕札尔出了意外。”

“对象是门殿长老!那么还要更多的金子。”

“只许成功,不许失败。”她咬咬牙说。

“我也不许自己失败。帕札尔身旁总是有戒护,所以不能有期限……”

“这一点我们知道,不过越早越好。”

暗影吞噬者站了起来,说道:“还有一件事……”

“什么事?”

他有如灵蛇出洞一般、迅速地抓住她的手臂往后拉扯,她不得不忍痛转过身背对着他。

“我要先预支—部分酬劳。”暗影吞噬者说。

“你竟敢……”

他动手脱去了她的长袍。

她并末呼喊,只是冷静地说:“你疯了!”

“你太不小心了。我对你的面貌不感兴趣、也不想知道你是谁。你只要好好配合。对我们两个都好。”当她感觉到他已进入她身体,便不再反抗。跟一名杀手做爱比起她平日的—切争斗经验都还要刺激。这段插曲,她会保密,而他迅速而猛烈的攻势,更让她心满意足。

“你的那个法官绝不会再骚扰你了。”暗影吞噬者承诺道。

------

文学殿堂 疯马扫校

Search


Share

ne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