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三章

献身给奈巴蒙的念头使奈菲莉感到恐惧,然而她若是拒绝,就会可能成为杀害帕札尔的刽子手。

他被关在哪里?又受到了何等残暴的对待?她若再拖延,监禁的生活也许就要毁了他了。但是奈菲莉没有对帕札尔情同手足的挚友苏提提起此事,否则他一定会马上杀了御医长的。

于是她决定接受奈巴蒙的勒索, 条件是要她见帕札尔一面。她会带着被玷污"的身子、绝望的心情向他坦承一切,然后服毒自杀。

帕札尔原来手下的警察凯姆朝奈菲莉走来。虽然帕札尔不在,他仍然每天带着狒狒“杀手”巡视孟斐斯;杀手最擅长抓小偷,它只要一口咬住窃贼的大腿,他们就一动也不能动了。

凯姆由于曾经涉嫌谋杀一名非法从事金子交易的军官而遭鼻刑,后来真相大自,他的忠诚也受到肯定,终于成为警察。现在他鼻梁上装的是一个经过彩绘的假木鼻。

凯姆很钦佩帕札尔,虽然他对司法一点信心也没有,但他还是相信帕札尔。

“我也许打听到帕札尔在哪里了。”奈菲莉沉重地说。

“在谁也回不来的天国里。亚舍将军没有告诉你吗?帕札尔是因为到亚洲寻找证据而死的。”

“这份报告是假的,凯姆。帕札尔还活着。”

“不会是有人骗你吧?”凯姆仍有所怀疑。

“帕札尔涉嫌杀害布拉尼,但是奈巴蒙手中握有证据,可以证明他的清白。”

凯姆手搭在奈菲莉的肩上,兴奋地说:“他得救了!”

“可是我必须嫁给奈巴蒙。”

凯姆怒不可支,右手握拳重重地打在左掌上。“要是他骗你呢?”

“我会要求先见帕札尔。”

凯姆摸了摸木鼻说:“你不会后悔向我透露这个消息的。”

★ ★ ★

苦役犯出发之后,帕札尔溜进了用木头搭建、上面覆盖着粗布的厨房。他打算偷一块打火石,然后割断血。管自杀。也许会死得很慢,但必定会死,在大太阳下,他会渐渐进入解脱的昏睡状态。到了晚上,警卫便会用脚一踢,将他的尸体埋入滚烫的沙中。在这最后的几个小时内,奈菲莉的灵魂将会和他在一起,他希望她以看不见的形体,陪他走完人生的最后——段路。就在他拿到了锋利的打火石时,颈背突然受到一记重击,他也立刻瘫倒在一只锅子旁边。

只见养蜂的老人手里拿着一根本制的大汤勺,讽刺地说:“法官变成小偷了!你拿打火石做什么?别动,小心我再赏你一棍!你想割断血管,让自己死于非命,好离开这个该死的地方?笨蛋,你不配当一个正直的人。”老人随即降低了声调,“你听我说,法官,我有办法离开这里。我自己是没有体力越过沙漠了,可是你,你还年轻,只要你答应替我洗刷冤屈,使我不必再服刑,我就告诉你。”

帕札尔回过神之后,叹气说:“没有用的。”

“你不愿意?”

“就算我逃得出去,我也不再是法官了。”

“为了我,你要再当上法官。”

“不可能,我涉嫌杀人。”

“你?荒谬?”

帕札尔揉了揉后颈,老人也伸手扶他起来。“明天是这个月的最后一天,会有一辆牛车从绿洲载运粮食过来,然后空车回去。你跳进车内,等你右手边出现第一条干河时,就跳下车。你沿着河床走到山脚下,会发现一个棕搁树林,林中有一处泉水。把水袋装满,然后朝山谷走、试试看能不能遇到游牧的人。希望你的运气很好。”

★ ★ ★

御医长奈巴蒙正在帮美锋的年轻妻子西莉克斯消除赘肉,这已经是第二次了。美锋原是一名纸莎草商,后来成了高级公务员,如今权力仍在不断扩张。从事美容外科手术的奈巴蒙,总是向患者收取极高的费用,病人倒也都给得心甘情愿。只见他越来越有钱,现在便只缺一项无价之宝了,那就是奈菲莉。尽管其他女子也同样美丽,然而在她身上却散发着一种无法比拟的光芒,那是—种融合智慧与魅力的独特气质。

她怎样会爱上像帕札尔这么庸碌的人呢?他真是搞不懂。

有时候,他会觉得自己的权力跟法老王一样:拯救生命或延长生命的秘密不也掌握在他手中吗?医生和药剂师不也都听令于他吗?达官显贵想恢复健康不都要求助于他吗?虽然在背后默默努力、寻求更具效力的疗方的是他的助手,但是奈巴蒙却是惟一得享荣耀的人。

每完成一次成功的手术后,奈巴蒙便让自己休息一个礼拜,在孟斐斯南边的乡下别墅里,享受一群仆人无微不至的侍奉。他把次要的工作交给了由他严格监控的医学团队,自己则在新买的游艇上,尝着他在三角洲的葡萄园所酿制的白酒,以厨子最近研究出来的新菜单。

总管前来通报说有一名年轻貌美的女子来访。奈巴蒙十分好奇,便亲自走到门廊一探究竟。

“奈菲莉!真是太叫人惊讶了……跟我一块儿用餐吧?”

“我赶时间。”

“我相信你一定很快就有机会参观我的别墅了。你有答案了吗?”

奈菲莉低下了头。御医长不由得心中一阵狂喜。“我就知道你一定会理性选择的。”

“再给我一点时间。”

“你既然来了,就表示你已经做了决定。”

“你可以让我见帕札尔——面吗?”奈巴蒙撇着嘴说:“你这样只会更痛苦。救帕札尔,可是也忘了他吧。”

“我有必要见他最后一面。”

“好吧。不过我的条件仍然不变,那就是你必须先向我表明你的爱。然后,我才会出面干预。怎么样?”

“我又怎么能说不呢?”

“奈菲莉,我真欣赏你的聪明,就像我欣赏你的美丽一样。”

奈巴蒙轻轻地握住她的手,但奈菲莉立刻抗拒道:“不,奈巴蒙,不能在这里,也不是现在。”

“那么什么时候?在哪里?”

“到大棕桐树林里的井边。”

“那个地方对你很重要?”

“我常常到那里静思。”

奈巴蒙微笑着说道:“大自然和爱最是协调不过了。我也会和你一样享受棕搁树林的诗意。什么时候?”

“明天,太阳下山后。”

“我可以接受在昏暗中进行我们第一次的结合;以后,再挑大曰天来享受。”

------

文学殿堂 疯马扫校

Search


Share

ne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