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66节:Chapter10酒醇(5)

安冉无力地坐在地上,鼻尖还弥漫着宝马车的汽油味道,缠缠绵绵的在她身旁弥散不去,仿佛在提醒她刚才那个怀抱是真实存在的。

醉酒的她,做了清醒时的自己不敢做的事情。仿佛只有那一刻意识不清醒的时候,心里最原始的欲望才会听从于感情的调配,她喜欢上了这个男人,无可救药地喜欢上了他!

而他呢,刚才虽然是糊涂,但也在他的眼睛里看到了对自己的留恋与眷属,那样浓浓的情意,并不是可以轻易的掩藏的。可是最后那一推,又说明了什么?

安冉无力地将头埋在膝盖中,脚踝那灼热的痛已渐渐抵不上心灵上的炽烤,耳边似乎还在回荡那宝马车发动时类似于呜咽的声音,犹如夜风孤单的哀泣,在她的四周盘旋不绝。

城市的深夜,醉酒的女人被抛弃在不知名的地方,这大概是最悲惨不过的事情。

" 安冉!" 正无措时,身后熟悉的声音响起,安冉猛地回头,犹如隔世般的恍惚,关嘉俞竟一个箭步冲了过来。

" 你怎么在这儿?" 他不由分说便把她抱了起来,眼中抹过一瞬心疼," 好端端的怎么坐在地上?"

同样是训斥的口吻,安冉怔怔地看着关嘉俞,眼前却出现了另一个人的样子,疏离的眼神,犹如这寒露一般,轻易便将她的心事浸湿。

" 安冉?安冉?" 关嘉俞有些心急地唤着她的名字,她的恍惚,让他感到一些惧怕。那平日里总是晶亮的让人不敢触及的眸子,此时却充满了迷茫。

其实当时的他正在宴会上忙于与那些房产大亨搭讪,却没想到一回头,安冉竟不见了踪影。只剩下那个醉如烂泥的杜子皓趴在桌子上,哼哼唧唧地念叨着什么。

他顿时手忙脚乱,刚才明明看到安冉喝了那么多酒,自己才饮了一点儿便感到了酒的后劲,何况她是个对酒精敏感的女人。上学的时候,安冉就曾因为两罐啤酒,上演过一场舌辩教导处老师的大戏,从而全校闻名。

突然有一种不祥的预感在他脑子里渐渐升腾,他焦急地左顾右盼,心里的不安远远超过了自己的想象。这才发现,即使他负情,客走他乡,也永远在心底存贮了这个影子。

正在他心急如焚的时候,手机突然大作。一个陌生的号码,却显示一个让他兴奋的信息," 安冉现在滨河路花园广场。"

于是,他便匆匆赶到了这儿。果真看到了那抹让他不安的身影,只是,却超乎寻常的落魄与狼狈。

" 啊?" 关嘉俞不经意地一晃,致使安冉的脚踝又疼起来,她忍不住嘶的一声倒抽了口冷气,但依然咬牙说道," 关嘉俞,放我下来。"

" 放什么放!" 他这才发现她的脚踝已经肿了一大块,更是气急," 逞强也得分个时候!安冉,你到底觉得你自个儿是铁打的还是钢铸的?这脚踝再撑下去,你这个月就别想走路了!"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