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 67 回 泄机关捉拿山西雁 说原由丢失多臂熊
<<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

第六十七回 泄机关捉拿山西雁 说原由丢失多臂熊

且说徐良,也是艺高人胆大,哪时也没打过败仗;如今叫这两个丫头追的乱跑,打算要走,哪里能够。刚一上墙,就叫链子把腿绕住,往下一拉,噗咚一声,摔倒在地。金仙抡锤要打,玉仙说:“等等,咱们问问他是谁。”不容徐良起来,就用磕膝盖一顶徐良的后腰,叫丫鬟取绳子。小翠将绳子取来,玉仙把山西雁四马倒攒蹄捆上,又过去把徐良这口刀拿起来瞧了又瞧,暗暗称赞,叫小翠把这口刀与她挂在上房屋中去。”丫鬟答应,从徐良身背后把刀鞘子摘下来,将刀插入刀鞘之内,拿进上房屋中,玉仙与金仙姊妹两个坐在椅子上,丫鬟把徐良提将起来,往二位姑娘跟前一放。玉仙问:“大概你是新来的罢,我不认识。”徐良说:“不错,我是昨天才到。”玉仙说:

“你昨天到的,大太爷也没嘱咐你吗?我们这红翠园,凭你是谁也不准来,谁要私自往这里来,立刻就杀,绝不宽恕。”徐良说:“你说了半天,什么叫大太爷,怎么是打前边来?”玉仙说:“你不是前边的人么?你怎么明知故问?你们不是管着我哥哥叫大太爷么?”徐良说:“姑娘,你快住口。你打算我是伏地君王一伙的余党哪?我是御前四品护卫,前来办案捉拿白菊花的。老爷亲身前来探探白菊花现在此处没有。”玉仙一闻此言,说:“姐姐,此事敢情错了。”又问:“你上我们这里来,我哥哥知道不知?”徐良说:

“我为白菊花一个人,与你哥哥往日无冤,近日无仇,我若一露面,岂不惊吓于他?我见白菊花没在此处,我就要回去,不料走在此处,听见刀枪声音,上房一看,正是你们二位动手,我见枪尖,正要点在咽喉之上,我替你一着急,就嚷出口了。这是已往情由,要杀便杀。要遵王法,看我现任官职,不肯杀害于我,日后还要报答你们呢。”金仙说:“你道现任官职,你姓甚名谁?一一道来。”徐良说:“你要问我,你把我解开,我慢慢告诉与你。”金仙说:“妹子,可别听他的言语。”玉仙说:“我自有主意。”原来玉仙听他说现任四品职官,想了想自己终身未定,又爱他一身武艺,又能够高来高去,可惜是一件不喜欢,他品貌不佳。正在犹豫之间,忽听有人叫门,婆子出去,少刻进来说:“大太爷派人前来送信,说有个路姑娘少刻就来,叫二位小姐好好待承人家。”玉仙问:“这路姑娘是谁?”婆子说:“是大太爷相好的朋友铁腿鹤赵保的把子妹妹,有个外号叫九尾仙狐路素贞。”玉仙说:“姐姐,我也不用见她,听她这外号,就不是好人。”金仙说:“管那些事情呢,哥哥教应酬,咱们就应酬、应酬。”外面说:“路大姑娘到。”玉仙叫小翠:“先把这个白眉毛的提在西屋里去,放在咱们那个空大躺箱里。”丫鬟答应,把徐良提起来,进西屋中,把箱盖一揭,将徐良放在里面,把箱盖一盖。玉仙、金仙、丫头、婆子打着灯笼,出去迎接九尾仙狐。

你道这路素贞从何而至?就因她在仙佛兰若叫韩天锦抱住,素贞一急,用迷魂帕把他抖昏过去,自己逃跑。这一跑,连长大衣服都没有,仗着天气尚早,又偷了些衣服银两,第二大也不敢露面,次日晚间,又到尼姑庵,见有两个官人看着那座空庙,又听他们讲说赵保解到官府,今日晚上过堂,大概就得受罪。路素贞一想,此事皆因自己身上起,我不把他抖躺下焉能遭了官司。忽然想起,我何不上团城子见见东方员外。主意已定,就奔团城子而来。走至西门,那门已然关闭,叫够多时,里面方才有人答应。把自己要求见东方员外的话说了一遍,里面方才把门开了。正是东方亮收服金永禄、金永福,摆上酒,大家吃酒。东方亮正打听朝天岭水旱的道路,有从人进来说,有个姓路的叫路素贞,是个姑娘,现在外面求见。东方亮一怔,路素贞是谁呀?金头活太岁王刚、墨金刚柳飞熊一齐说道:“大哥怎么忘了,就是铁腿鹤赵保贤弟的把子妹妹。”东方亮一听,说:“是了,怎么赵贤弟不来,打发姑娘来?”吩咐一声:“请。”不多一时,从外边进来了一位姑娘,在灯光之下一看,淡淡梳妆,容颜甚美,透着有些轻狂的意思。素贞说:“哪位是大哥、三哥?”从人指告说:“这就是我们大太爷。”素贞过去深深道了一个万福。东方亮说:“这是路大妹子,初会。这就是我三弟。”素贞复又与东方清道了一个万福,紫面天王冲着她也深打一恭。然后素贞冲上又道了几个万福,说:“众位兄长们,我素贞与众位万福了。”众人也还了一礼。

东方亮吩咐一声与路大妹子看座,然后姑娘谢了坐,方才坐下。东方亮说:

“赵贤弟因何不来?”素贞说:“大哥有所不知,皆因他昨日从大哥这里回去,不料这里官人知道我们现在庙内,半夜之间尽都入庙,正当我与他们动手,可巧我赵大哥回去,他们人多势众,我二人不是他们的对手,我先就蹿出庙外,我赵大哥走迟了一步,被他们拿去。我出于无奈,到这里来求大哥,如能设法解救我赵大哥,可算他万幸。”东方亮一听此言,微微冷笑说:“这些官人,是此地的,还是跟下你们来的哪?”素贞说:“大哥若问这些官人,从我们那里跟下来的也有,此处的也有。”东方亮说:“只要是我们这里官人,我就可以能救。”素贞复又深施一礼说:“全仗大哥鼎力,可不知怎样救法。”东方亮说:“我与此处知府是换帖弟兄,如在此处,不费吹灰之力,待至天明,我先派人打听打听,救他便了。”路素贞说:“全仗哥哥。”东方亮又问:“这一来妹子在哪里居住?”素贞说:“不怕众位哥哥耻笑,我还没有栖身的所在哪。”东方亮说:“后面现有我两个妹子居住红翠园,并无别的人,姑娘若不嫌弃,何不与我妹子住在一处。”素贞一闻此言,说:

“大哥,这就是恩施格外。”东方亮叫家人同着路姑娘上红翠园,去妹子那里吃酒去罢。素贞复又与东方亮道了一个万福,跟随家人出去,前面有人打着灯笼,直奔红翠园而来。先有人下来给金仙、玉仙二位姑娘送信,这里才预备灯笼迎接。

到了院内,三位姑娘一见,对道了一个万福,玉仙就问路素贞的来历,九尾仙狐也就把自己事情学说了一遍。三个人携手进了前房,丫鬟献茶,吩咐一声摆酒,当时之间,就摆列杯盘。素贞上座,金仙、玉仙侧座相陪,丫鬟斟酒,无非谈了些草桥镇、天齐庙、尼姑庵的故事。

正在饮酒说话间,素贞一抬头见壁上挂着一口刀,自己一想,说:“二位姐姐;这口刀是哪里来的?”玉仙把方才在院中姊妹两个过家伙,怎么房上有人,怎么叫下来,把他拿住的话说了一遍。素贞说:“这个人可是两道白眉毛,是不是?”玉仙道:“正是。”素贞说:“这个可是我们的仇人。”玉仙说:“现时捆着在西屋里躺箱之内扔着呢。既是姊姊仇人,咱们何不把他宰了。”素贞说:“真要把此人一杀,我们这仇可是东方姊妹替我们报的。”玉仙说:“咱们先去杀他,然后吃酒。”三人站起身来,叫婆子掌灯,刚出屋门,就听前边一阵大乱。原来前边见素贞一走,东方清就问:“金家兄弟,你们二位到了里面怎么就认得藏珍楼呢?”金永福说:“可是我们还捆着两个更夫哪,烦劳哪位去到太湖山石洞内,把他们放开罢。”家人答应,出去不多一时,复又回来说:“大太爷,更夫说了,不止他们二位,还有一个白眉毛老西打听晏寨主来了。”众贼一听,一阵大乱,房书安说:“祖宗来了!”往桌子底下就钻。东方亮叫家人护院的点灯抄家伙,家人一声答应,众贼各执兵刃一拥而出。这一阵乱,怎见得,有赞为证:

忽听更夫一声报,群寇闻听吃一惊。房书安,把话明,叫众位,仔细听,我可不了,这个祖宗,一矮身躯钻在桌子底下不敢哼。东方亮,气满胸,回头叫,东方清。快吩咐,众家丁,抄家伙,莫消停,务必与我拿住这个多臂熊。点火把,与灯笼, 啷啷,把锣鸣,倒像是,出兵打仗乱纷纷。半夜明,闹的凶,真可笑,狐假虎威逞英雄。众逆贼,齐逞性,大厅前,点起兵。无知匪棍假作威风,也有胖瘦,高矮不等。齐尊太爷,往上打恭,呼唤我等,何处使用?东方亮,叫家丁,护院的,众宾朋,山西雁,理不通,因何故,夜晚之间,到我家中。齐奋勇,莫消停,分南北,与西东,捉住他,莫相容,谁拿住,算头功。

护院的,掌灯笼,执刀枪,亮且明,往后去,发喊声,为的是,把他惊,全都不敢冲锋,怎么能斗争?不过是,虚扬声势一阵乱,倒像是,造反一样闹了个天红。

且说东方亮带领着众人直奔后面,各处搜寻。正走到红翠园不远,就见里面婆子出来喊叫说:“大太爷,众位爷们,快来罢!如今我们这里拿住个老西,在箱子里放着哪,正在要杀,还没杀哪。”众人一听,无不欢喜,俱奔红翠园而来,要问山西雁死与不死,且听下回分解。

--泉石书库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