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 55 回 醉大汉洪福救主 旧良朋华琪留宾
<<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

第五十五回 醉大汉洪福救主 旧良朋华琪留宾

话说城隍神派了值日功曹与上地,走到吕祖宫门口,只见一个大汉,睡在地下,鼻息如雷、满脸酒气,功曹向土地说道:“此人可以救驾。”说着两人上去,将那汉一推道:“你贫苦了这许多年,今年该你发迹,现在前面困住真龙,你快前去救驾!”说着又踢了两脚,把那人惊醒,吓了一身冷汗,说道:“这不是见鬼?我往哪里去救驾!”正在猜疑之际,只听人声鼎沸,许多人望前跑去,说着:“拿着一个了,还有一人在那里大战呢,大约也是跑不了。”那大汉一听,也不问情由,就将平日用的一根生铁扁担,跟着众人,飞脚前去。

你道此人是谁?乃是嘉兴县内第一条好汉,叫做赛金刚洪福,其人祖上也是军功出身,做过甘肃提督,到了他这代,已是中落,偏生自己又不长进,专门舞钱,那些酒食朋友,见他有几个钱,又甚慷慨,就有三朋四友,许多人靠着他养活。不到一两年,把家私吃得干干净净。那些无赖朋友见他无钱,也就不理他了。幸亏他力大无穷,见无钱用,别项生意又不会做,见嘉兴县城外一带,俱是山林树木,他就将平日用的铁棍子,改做扁担,买了一把大斧上山砍柴,变卖度日,得几个钱,就在这吕祖宫门口,买酒打内饮食。晚间无事,一人就早早睡觉,被值日功曹将他惊醒,朦朦胧胧的爬将起来,带着铁扁担,跟着众人,跑到郭礼文店前,见官兵差役已捉住一人,在那里捆住。店堂外面,乃有一人,被府大老爷与城守营困住,洪福上前一看,就将铁扁担一舞,横扫起来,嘴里骂道:“你们这班杂种,这许多人战他一人,岂有此理?是有本领的,一人战一人,老爷专打抱不平,不能让你们传人多欺人少。”说着,那扁担已打倒五六个人,到了天子面前,喊道:“尊公,你莫怕,有我赛金刚在此,也不惧这些鼠辈。”说着,早一扁担,把杨长祺的棍子削去半段。李得胜见又来一人,举鞭来迎,怎经得洪福是个生力,前舞后摆,早把李得胜两眼舞得昏花。本来李得胜与鲍龙战了好一会,力量已是不足,加之洪福本领又厉害,所以战了二三个回合,败了下来。洪福见李得胜要走,也不去赶,将扁担四面一旋,用了个露花盖顶,把那些营兵,打得跌跌爬爬,早倒了数十个,有的腿部受伤,有肩头打伤的,呐喊一声道:“我们走呀,这人厉害不过。”说着早把鲍龙放下,各自逃命去了。

李得胜与杨长祺两人见了这样,只得又上来拼战洪福。那时鲍龙又从地上爬起来,拾起铁棍,帮着洪福力战。天子见他两人可以敌住众人,就抽身到了后面,叫郭礼文道:“你将母亲,妻小安排在一处,此地你是不能住了。等事平复,你再回来。此刻先同我三人冲出城去,暂且寻个地方住下,不然我们容易走,你这一家就没命了。”郭礼文到了此时,也顾不得家产房屋,只得自己背着母亲,所幸妻小,一双大脚,尚能走路。天子就在前面开路,招呼一声:“鲍龙,你不必斗了,同我走罢。”说着举起铁棍,冲开一条路,与鲍龙前后保住郭礼文一家人口,出了重围。后面洪福已经赶到,说道:“你们慢行,等我一同走罢。”大家就聚在一起,直望东门而来。

城上虽有兵把守,见了鲍龙洪福,早已吓得软在面前,城门锁又朽烂不堪,鲍龙上前一扭,早扭下来,共计四男两女,一齐出了城门。行了有五六里地面,天子问道:“这是什么地方?可有熟人家么?”郭礼文道:“这里叫做王家洼,前面再走一里多路,就有个姓华的朋友,家住在那里,可以到他家里暂住一宵,明日再作主意。”众人齐道:“有此人家,我们就去投奔便了。”于是众人又走了一会,已到了一所村庄,郭礼文识得路径,领着众人进到庄里,因天色漆黑,只得高叫两声,里面有人接声问道:“来者可是郭大哥么?”郭礼文道:“华哥可赶速出来,小弟招了横事,特到你处暂避一宵。”里面听说,赶着拿了火把迎出来,将大众接至里面。在正宅旁边三间草房内住下,见众人皆是仓忙失措,忙问因何此刻到来,究为何事?

郭礼文就将自己被诬害的话,及鲍龙与天子救他的话说了一遍。华家虽然担惊害怕,无奈他们俱已进来,也不好推他们走,说道:“你们在此虽不妨事,但不可露了风声,那时官府派人前来,还是躲避不住。”天子见那人怕事,忙问道:“这位尊姓大名?”郭礼文道:“这就是我最好的朋友,叫华琪。”天子道:“既是至好,何必如此惧怯。已经从城里到此,我与鲍龙都未害怕,难道此地比在城里还碍事么?”洪福在旁说道:“若那些狗头再来,我洪福老爷这根扁担,也就够那些人受的了。华兄只管放心。”华琪被众人一顿说,也没奈何,只得备了酒饭,请众人饮食安歇。郭礼文的母亲妻小,自有女眷接待,我且不表。

且说城里杨长祺与李得胜战了一阵,仍是未将鲍龙、郭礼文获到,彼此闷闷不乐,说我们如此本领,也曾经过大敌,何以这三四个人就敌他不住,岂不可恼?周光采道:“现在各犯既被他逃走,惟有先将这店封锁,明日再添兵追赶,务要捉捕到来,谅他们一夜之间,也走不多远。”说着就与知府城守三人,当将郭礼文店内所有一切货物财产封锁起来,准备随后充公,回衙歇息。次日大早,又添调合城兵丁,前去追赶了一日,哪里看见这一班人,只得出了缉捕文书,通详上宪请兵捉拿。哪知这里公事还未到省,杭城巡抚衙门早接到圣旨。

这日,龚温如正在堂内办事,忽听巡捕上来禀道:“圣旨下,请大人接旨!”龚温如吃了一惊,赶着摆了香案,在大堂上叩礼已毕,请天使宣读。周日清就在堂上将天子的书取了出来,高声读了一遍。龚温如听毕,谢恩起来,将周日清请入后堂,彼此分宾主坐下。龚温如道:“圣上既到了嘉兴,天使来时究是怎样?请道其详,好这里派人前去。”日清又将郭礼文如何被王怀陷害,光采如何听信家丁,准了状词,将礼文收下监牢,如何在客寓遇见鲍龙,乃救出郭礼文,前后的话说了一遍,又道:“天子意旨叫大人如何办理,就请大人遵办便了。”龚温如道:“天子招呼调周光采来省,另委员置理,郭礼文销案,除王怀已死外,仍访拿讼棍杨必忠,审明照例惩办。但不知天使来杭之后,杨长祺与知县及城守可否惊动圣驾?”日清道:“既是大人放心不下,请大人立刻备文差人星夜至嘉兴府投递,无论如何也就可以完事了。”龚温如见催促甚紧,只得立刻备好了文书,派了中军星夜驰往嘉兴府投递,仍留日清在行内饮酒。日清道:“天子在那里盼望,怕中军一到嘉兴,地方官知道天子在本地,必然前去请罪,那时众人晓得,天子必然不肯在那里耽搁,仍然要往别处而去。那时小伍不在面前,天子岂不一人独往?”龚温如听这话有理,也就不敢苦留,一面打发中军前去。

这里日清就告辞出去。真是急如星火,不一日,已到嘉兴府内。正是上灯时节,赶紧进城,走到这郭礼文店门首,见已上了封条,吃一惊,说道:“难道天子已被这班狗头拿去了?倒要打听明白,方好放心。”说着见那面来了一人,日清上前一把抓住,问道:“你是什么人,也在此盼望,大约你也是郭礼文一类,我将你捉到县里去,问你要人。”那人被他一吓,赶忙跪下:“老爷撒手,我不是郭礼文家的人,我是郭礼文朋友家的长工。”周日清道:“不管你什么朋友不朋友,只要说出郭礼文现在到哪里去了,老爷就放你,若有虚言,便将你捉到县里问罪。”那人被他一吓,赶紧跪下求道:“老爷你千万莫说是我说的,我告诉便了。”日清见知道底细,甚是欢喜。乃道:“你果真说出来,我不但不捉到县里,还重重赏你。”那人便将郭礼文与天子、鲍龙、洪福那日晚上奔到华家的话,说了一遍。日清大喜道:“你不必怕,我实对你说道,我就是高老爷的继子,正要寻他们说话,你既晓得,还带我去,自有重赏。”那长工见他如此说明,方把愁肠放下,就带着日清,复出了城。来到华琪家中,果见天子在内,日清上前说明巡抚的话,不知后来各事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