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 2 回 圣明朝淑女献箴
<<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

第二回 圣明朝淑女献箴

词曰:

才难拟,古今何独周家美?周家美,有妇人焉,从来久矣。

彤庭香口阴阳理,丹墀纤手龙蛇体。龙蛇体,穆穆天颜,为之喜起。

右调《忆秦娥》

话说山显仁领了朝廷许多赏赐,及十五日朝见旨意,十分兴头。因欣欣然回府,退入后厅,请夫人罗氏商议。夫人见跟随捧入许多赏赐,及黄金贵物,不知何故。因问道:“今日皇爷赐宴,已是莫大洪恩,为何又赏赐许多礼物?”山显仁道:“这不是赏我的,乃是皇上特恩赏赐女儿山黛的。”夫人听了又惊又喜道:“山黛才是十岁幼女,皇爷为何赏赐与她?”山显仁道:“夫人有所不知。”乃将天子见白燕飞舞,与诏群臣作诗,及自呈女儿白燕一诗,为天子赏鉴,因命赏赐朝见之事,细细说了一遍。夫人方大喜道:“此虽好事,但女儿年幼,虽在家中举动端庄,应对有理。只恐见了皇帝,赫赫威严之下,害怕起来,失了礼体,未免有罪。倘皇爷叫她做诗、做文,一时做不出,岂不将今日的《白燕诗》都看假了。”山显仁道:“夫人所虑亦是。但据我看来,女儿年纪虽小,胆量实大,才情甚高,料不到害羞害怕做不出的田地。”夫人道:“虽如此说,我终觉放心不下。”山显仁道:“你我不必多虑,且唤女儿出来,将圣上旨意与她说知,看她是何光景,再作区处。”夫人遂叫侍妾到厅楼之上去请小姐。

原来山显仁,原是晋朝山巨源之后,世代阀阅名家。山显仁又是少年进士,才将近五十岁,就拜了相。为人最有才干,遇事敢作敢为,天子十分信重,同官往往畏惧。山显仁正在贵盛之时,未免有骄傲之色,凌虐之气。但这个女儿山黛却与父亲大不相同,生得美如珠玉,秀若芝兰,洁如冰雪,淡若烟云,此其容貌,一望而知者。至于性情沉静,言笑不轻。生于宰相之家,而锦绣珠翠非其所好,每日只是淡装素服,静坐高楼,焚香啜茗,读书作文,以自娱乐。举止幽闲,宛如一寒素书生。闺阁脂粉,妖淫之态,一切洗尽。虽才交十岁,而体度已如成人。

这日正在楼上看书,正看到唐玄宗同杨贵妃在沉香亭赏牡丹,因欲赋新诗作乐,急召李白。其时正值李白大醉,因命杨贵妃捧砚,高力士脱靴,然后挥毫染翰,赋《清平调》三章以入乐,一段才气,因赞叹道:“古文人在天子前,有如此之才,有如此之气,谓之才子,方不有愧。自唐到今,千载有余,并未再见,何才之难如此!只可惜,我山黛是个女子,沉埋闺阁中。若是一个男儿,异日遭逢好文之主,或者以三寸柔翰再吐才人之气,亦未可知”正闲想不完,忽侍妾来请道:“老爷朝回,与太太在后厅立请小姐说话。”小姐闻命,不敢少停,遂同侍妾下楼来见父母。

山显仁一见便说道:“我儿今日你有一桩喜事,你可知道吗?”小姐道:“孩儿不知,求父亲说明。”山显仁道:“今日朝廷赐宴群臣,忽见白燕飞舞,因敕群臣赋诗。众官因见有时大本、袁凯二名作在前,谅不能有警句胜之,故默默无人奉诏,圣上甚是不悦。你为父的一时高兴,忍耐不住,就将你做的《白燕诗》录呈圣览。天子见了,不胜之喜。因细细询问,知你幼年有才,更加喜悦,赏赐了许多物件与你。又命我于本月十五日,带你入宫朝见,要面试真假,另有重赏。你道岂非一桩喜事吗?”小姐开言道:“既是圣恩隆眷,有此厚赐,孩儿理当望阙拜谢。”山显仁道:“我已亲于御前谢过,汝在深闺之中,谢与不谢谁人知道?”小姐道:“孩儿闻‘君子不以冥冥废礼’。孩儿虽系弱女,然君臣之礼,性所生也,岂可令伯玉独自擅美千古。”山显仁大讶道:“汝能守礼如此,吾不及也。”因叫侍妾排列香案,小姐重更吉服,恭恭敬敬望阙拜了九拜。拜毕,遂请父母拜谢。山显仁与罗夫人同说道:“这也不必了。”小姐道:“若非父母生育教养孩儿,焉有今日,安敢不拜。”山显仁大喜,因与夫人笑说道:“我儿不独有才,有礼,竟是一个道学先生。”罗夫人也不觉笑起来。小姐却颜色不改,端端正正拜了四拜,方才卸去吉服,坐于旁边。山显仁因说道:“我儿你小小年纪,便为天子所知,固是一桩好事。但你母亲虑你闺中娇养,从未与人交谈。况天子至尊,威严之下,皇宫内院,深密之地,仪卫罗列如林。倘或你一时胆怯,行礼不周,圣上有问,对答不来,未免得罪。你也须预先打点。”小姐道:“孩儿闻‘资于事父以事君’。孩儿日事父母之前,不蒙呵责。天子虽尊,其恩其情当与父母相近。孩儿虽幼,为何胆怯便至于失礼,对答不来?若说皇家仪卫森然,孩儿不视其巍巍然,已久奉孟夫子教矣。爹爹与母亲万万放心,决不至此。”

山显仁听了大喜,对夫人道:“我就说孩儿素有大志,方信宰相人家闺秀,岂区区小人家儿女所可比。夫人请放心,后日入朝面见,定邀圣眷。”夫人道:“只愿如此,便是家门之幸了。”山显仁议定了,因吩咐女儿道:“你可回房静养,以待至期朝见。”小姐领命,退入内楼。因暗喜道:“我正恐面圣无期,不能展胸中才学。不期有此机缘,明日入朝时,当正色献规。太白香艳谀词,所当首戒,无辱吾笔。”主意定了。

光阴易过,倏忽之间已是十五。山显仁自去早朝,天子又面谕午朝之事。山显仁回府,忙着夫人与女儿梳妆齐整,打扮停当。候到午时,便叫女儿坐了暖轿,自乘显轿,跟随许多侍妾仆妇,摆列许多执事人员,开道入朝。

此时,长安城中都知道山阁老家十岁女儿做得好《白燕诗》,皇帝欢喜,钦召今日午时入朝。一个个都挨挤在西华门两旁争看,真个是人山人海,十分热闹。不多时,山显仁与女儿轿到了。山显仁便先自下了轿,直将女儿暖轿抬到西华门口,方令出轿。早有许多婢妾围绕簇拥进去。山显仁独自于后压行。两边看的人挨挤做一团,也有看得见的,也有看不见的。看见的个个称扬道:“真好一个青年女子。古称西子、王嫱,想来不过如此。”众人称赞不题。

且说山显仁押着女儿入宫,才行至五凤楼,早有穿宫太监传说:“皇爷已在文华殿与二三阁臣坐多时了。”山显仁忙领女儿转过五凤楼,一径直到文华殿前。守门太监见了,忙迎说道:“山太师,令爱到了?待咱传奏。”山显仁应道:“到了,相烦老公公引见。”太监进去,不移时即出来道:“有旨宣入。”山显仁叫众侍妾俱住在殿外,独自领了女儿入去。行至丹陛,山显仁抬头见圣驾已坐在殿上,因令女儿立在半边,先自跪奏道:“臣山显仁遵旨率领臣女山黛见驾。”圣旨:“赐卿平身入班,着卿女当面。”山显仁谢恩,随立起身趋入众阁臣之列,忙令山黛朝见。

山黛领旨,因走到丹陛当中,正欲下拜。忽又有旨道:“命山黛入殿朝见。”山黛闻旨,不慌不忙,便鞠躬其身,从御阶左侧一步一步拾级而上。行到殿门,将衣抠起而入。入到殿中,然后舞蹈扬尘,行那五拜三叩头之礼。

天子在御座上定睛往下一看,只见那女子生得:

眉如初月,脸似含花。眉如初月,淡安鬓角正思描;脸似含花,艳敛蕊中犹未吐。发绾乌云,梳影垂肩复额;肌飞白雪,粉光映颊凝腮。盈盈一九,问年随道蕴之肩;了了十行,品才有婉儿之目。肢体轻盈,三尺将垂弱柳;身材娇小,一枝半放名花。入殿来,玉体鞠躬,极妩媚,却无儿女子之态;升阶时,金莲趋进,翼如,绝娉婷,而有士大夫之风。百拜瞻天,青降九重之盼;十龄颂圣,香呼万岁之嵩。十二当权,羡甘罗为老成男子;三旬失宠,笑张妃为过时妇人。真个是,神童稀有还曾见,至于童女称神实未闻。

天子在龙座上看见,山黛娇小嫣媚,礼数步趋,雍容有度,先已十分欢喜。又见山黛叩拜完了,俯伏在地,口称:“礼部尚书东阁大学士臣山显仁幼女,臣妾山黛朝见,愿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齿牙声音,历历楚楚,如新莺雏凤。天子听了,不胜大悦。先传旨平身,然后宣近龙案前问道:“前《白燕诗》果是汝所作否?”山黛奏道:“白燕一诗的系臣妾闺中所咏。但儿女中晚纤词,不意上陈圣览,死罪,死罪。”天子道:“《白燕诗》词虽近倩,然寓意甚正。诗体固应如此,即中晚何妨。”山黛奏道:“采风不遗樵牧,圣论诚足尽诗之微。但天子至尊,九重穆穆,即国风居三百之首,然绝不敢入于雅颂者,赓扬固自有体也。”

天子闻奏连连点首道:“汝十龄幼女,如何胸中有此高论,真天生也。”因问道:“汝在闺中读书曾有师否?”山黛奏道:“闺中弱女,职在苹蘩,安敢越礼延师以眩名。除父前问字而外,实无执业传经之事。但六经俱在,坐卧求之有余,臣妾山黛又未尝无师。”天子大加叹赏,因向山显仁说道:“卿女一稚子耳,便能应对详明如此,真可羡也,皆卿之教养有方也。”山显仁奏道:“儿女家庭质语,上渎圣聪,蒙陛下不加谴责,实出万幸。乃复天语奖赏,令臣父女衔感无地。”天子大悦,因命近侍赐宴。真是国家有倒山之力,天子只吩咐得一声,内御厨早已端端正正摆列上来。阁臣俱照常坐于东南殿角。独设一席于西南殿角,赐山黛坐饮。山显仁与山黛再三辞谢,天子不允,方各叩头就坐。

原来天子出入,皆有御乐跟随。酒才献上,早已音东并举,羽于齐舞,此时十分热闹。天子在龙座上偷睛看山黛,只道她小女见了皇家歌舞,定然观看。不料她恭恭敬敬坐于位上,爵至微微而饮,馔至举箸而尝。至于乐人歌舞,端然垂目不视。天子看了半晌,心下大异道:“小小女子,乃能端方如此,诚可爱也。”

正想不了,歌舞一停,早有二三阁臣同出位奏道:“圣上洪福齐天,天生此才女,以黼黻皇猷。今日朝见,又蒙圣恩赐宴,实千古奇逢,臣等不胜庆幸。谨借御尊,上献万年之寿。山显仁宜命女山黛,撰新诗三章上颂,庶不负今日朝见之意,乞圣载定夺。”天子闻奏大悦道:“朕正有此意,不料诸卿与朕同心。”因顾山黛道:“众阁臣欲汝撰新诗献朕,汝能在朕前面作否?”山黛忙离席跪奏道:“皇上有命,众大臣见推,臣妾焉敢不遵。但恐浅陋之词,不能上扬圣德之万一,伏祈皇恩宽宥。”天子见山黛不辞,愈加欢喜。随敕中官另设一低案于御案之旁,即将御用文房四宝移在上面,命山黛道:“汝可即于此构思挥毫,待朕亲观。”

山黛叩头谢恩过,遂立起身来,不慌不忙走到案前。此时中官已将御墨磨得浓浓,一幅蟠龙锦笺已铺在案上。真是学无老少,达者为尊。山黛虽是十岁女子,然敏慧天生,才情性出,拈起御笔,略不经思,也不起草,竟在龙笺上端端楷楷一直书去,就如宿构于胸中的一般。天子看了喜动天颜。没半个时辰,山黛早已写完,双手捧了,亲至御前献上道:“愿吾皇万岁万万岁。”天子亲手接了,铺在龙案上,一面吩咐平身,一面唤四阁臣:“同至御前读与朕听。”四阁臣领旨,俱趋至御前。首相高学士遂朗诵道:

天子有道,天运昌明,四海感复载之有成。四海感复载之有成,于以垂文武神圣之名。

天运昌明,天子有道,四海忘帝力之有造。四海忘帝力之有造,于以上荡荡无名之号。

圣寿万年,圣名万祀,大臣相率捧觞而称端。大臣相率捧觞而称瑞,翳子小女亦得珥笔ゼ词献兹一人之媚。

右《天子有道》三章,章五句

臣妾山黛稽首顿首献祝

高学士读罢,天子听完,不胜大喜道:“体高韵古,字字有三百之遗风,直逼典谟。且构思敏捷,真才女也。”三阁臣俱交口称赞道:“读书识字,女子中容或有之。然求如山黛,年虽幼稚而学如耆宿,实古今所未有也。今加以才女之名,实当之无愧。”

山显仁在旁观看,见女儿举止幽闲,诗如颂雅,满心狂喜。又见天子盛称,诸臣交赞,只得勉强跪奏道:“稚女陋词,圣前无礼,乞圣恩宽宥。”天子道:“卿女才德不凡,卿当慎择佳婿,无失身匪人,伤朕文明之化。”遂命近侍传旨,赐黄金百两、白金百两、明珠十颗。面谕山显仁与山黛道:“昔唐婉儿梦神人赐一秤,以称天下之才。今朕再赐汝玉尺一条,汝可以此为朕量天下之才。再赐金如意一执,此文武器也。文可以指挥翰墨,武可以捍御强暴。倘后长成择婿,有妄人强求,即以此击其首,击死勿论。”又命近侍磨墨,展开一幅龙笺,亲洒宸翰,御书“弘文才女”四大字以赐之。山显仁与山黛俯伏于地,再三谢恩道:“圣眷宏深,皇恩浩荡。微臣父女踵顶俱捐,何能上报万一。”

正奏不完,早有一个内臣走来跪奏道:“皇太后娘娘闻知万岁爷召见才女,喜以为奇。着奴婢来奏知,如万岁爷朝见毕,命奴婢宣入后宫朝见。”天子听见,欢喜道:“朕正欲命彼朝见太后娘娘,不期太后娘娘早来宣召。”就降旨着山黛入后宫朝见太后娘娘。山黛领旨欲行,天子又止住。顾山显仁道:“深宫内院,卿女从未入朝,恐年幼恐惧,朕当亲率入宫见太后。众卿且退,山卿可退出午门候旨。”说罢即起驾,带领山黛退入后宫去了。

众阁臣俱各散去,唯山显仁领了众侍妾坐在朝房伺候。只候至日色沉西,方见四个小太监捧着许多赏赐,又一个大太监刘公押送山黛出来。山显仁迎着,又望内叩头谢恩。然后率众侍妾一同簇拥,直出西华门外,方令山黛上了暖轿。山显仁就要辞谢刘公回去,刘公道:“咱奉太后娘娘与万岁爷旨意,叫送小姐到府,怎敢半路便回。”山显仁见辞不得,便同坐显轿并押在后,摆列执事回府。

此时街上看的人,挨肩擦背,一发多了。不一时到了相府,山小姐轿子直入后厅,方才下了进去。山显仁与刘公到了仪门就下轿,山显仁拱揖到厅,先将赏赐供在上面,然后分宾主坐下。献茶毕,刘公就笑嘻嘻说道:“好一位令爱小姐,点点年纪,怎么这样聪明。莫要说才学高,皇爷爱他;只方才朝见皇太后老娘娘并皇后娘娘,行的礼数从从容容,就象见惯的一般,就是嫔妃也及不来。对答的话儿,一句句清清楚楚,就是朝中大臣也没有这样明白。两宫皇太后见了,俱欢喜的要不得,就要留她在宫中过夜耍子。转是万岁爷说她年小,恐怕老太师父母牵挂,故赐茶留到这时候,方赏赐了,着咱送来。”山显仁道:“圣上与太后皇恩,真天高地厚,感激不尽。又劳公公台驾远送,何以克当。今日仓促中,不敢草草简亵,容改一日,洁治一尊奉屈,再备薄礼奉酬。”刘公笑说道:“咱与老太师通家往来,不要说这些客话。盛酌也不敢叨,厚礼也不敢受,咱直说了吧,老太师若是见爱,只求令爱小姐亲写一把扇子见赐,便是异宝了,别样东西咱都不爱。”山显仁道:“老公台命,安敢不遵。明日命小女写了送来。”刘公笑道:“别的物件,便没个逼取的道理,求诗求文,坐索却不妨。老太师与令爱小姐若是肯见爱,何不就当面赐了,使咱欢喜欢喜,省得许下又要牵肠挂肚。”山显仁见说,也笑将起来道:“老公公台谕,倒也直接痛快。”就吩咐侍妾传禀小姐,快写一柄诗扇送来。刘公公拦住道:“且不要去,咱们内官家的性儿是这样直的,还有一句话,率性实实说了吧。诗文的好歹,咱们实不知道,只见皇爷这等贵重,定然是希罕的了,故思量也要求一柄诗扇,以为镇家之宝,真假委实看不出来。若求了一把假的去,岂不叫人家笑杀!令爱小姐,咱又是在上位前伏侍过的,必得当面写几个字儿,咱方肯信真。若是内里边写出来的,咱终有些疑疑惑惑。老太师你心下肯也不肯?”山显仁笑道:“老公公既是这等疑心,请到后厅去。”随之起身拱他入去,刘公方欢喜道:“若是这等,足见老太师盛情了。进去,进去。”遂起身同到后厅来,求山小姐面写诗扇。只因这一求,有分教:砚池飞出北溟鱼,笔毫杀尽中山兔。刘公进去,不知小姐肯写诗扇不肯写诗扇否,且听下回分解。

国学知古斋主扫校

Search


Share

ne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