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 25 章 兄弟相认
<<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

第二十五回兄弟相认

恻隐之心,或者是怜悯之心,人皆有之。

威风傲世的石家庄似乎就此没落下去了。

荒荡虚骄的石子材,痴执得倒也令人同情与叹息。

时间已经午后未脾时分了,沈家庄的客厅里,虽然坐着不少的人,但是,他们的心,全都感慨万千,口里全都默然无语。

只有沈如婉,沈如婉的确是沈家庄院内的百灵鸟、开心果。她生性坦爽,稚气犹存,依然是喜孜孜的说东说西、话高话低。

她一会儿指责石子材的无耻瞎缠,一会儿却又夸耀石家庄的地势险要,一半是由于天真率直,一半也是有意逗说。岑寂沉闷的气氛,被她“叽叽喳喳”的语声又引得再度开朗、爽朗了起来。

麦小云顿时叙述他按捺已久的一段赏心事了。

“诸位,我告诉你们一件事情。”

“什么事情,你就说呀!”这还是沈如婉口中脱的话。

麦小云只是朝她笑笑,却转向麦无名说:“但是我要先问无名—些问题。”

“什么问题?你问好了。”麦无名说得直截、说得爽快。

“无名,你来自普陀?”

麦小云如今不再称呼“麦兄”了,也不再叫对方为“麦少侠”,一口—个“无名”,顺口,自然而又亲切!

“是的。”

“长在松云寺?”

“是的。”麦无名刻意的望了对方一眼,有些犹豫、有些迟疑。

“太湖桑头渚也曾经是你的家园?”

麦无名心中陡然一动,喔!是了。他们第—次相遇的地方,就是太湖桑头渚外的大道上,两个人分斗着廖不一和潘松秋那一双魔头,他释然了。

“不错!”

“无名,你今年多少岁了?”

“虚度二十一。”

“生日呢?”

麦无名心头又迟疑起来了,而且还困扰呢!

“腊月二十四。”

麦小云哪里看不出对方的神色?但是,他并不理会。

“什么时辰?”

如今不只麦无名感到迷惑,连在座的沈氏四雄和“黑白双娇”也都疑云层层,他们凝视着麦小云,看他能变出什么“玩意”来!

“戌时。”

沈如婉显得有些不耐烦了,她娇声的嚷了起来。

“哎呀!你不是说要告沂我们一件事吗?怎么尽问一些无关紧要的问题呢?”她半埋怨半质诘的说:“你这个人也真是的。”

麦小云又朝她笑笑,但是,这次他倒是回她的话了。

“怎么?我问无名这些话你感到厌烦了?可是,这些话对旁人来说,它也许是无关紧要,但对你却是十分重要呵!”

他语气含蓄,其中有调侃,也有取笑。

沈如婉哪有听不出来的道理?她芳心不禁“怦怦”的跳了起来,二潭深邃的秋水朝麦无名玉脸上回转了一下,面孔红了,语声涩了,蝉首也随之垂下来了。

“去你的!”说得轻,说得羞,说得柔荑不住的拿衣角在出气。

沈氏四雄不由会心的笑了起来,欢愉的笑了起来。

只有麦无名,他讪讪的、期期的、却也生硬的陪着大家莞尔着。

沈如娴目前的处境同她二妹一样,她不敢笑,并且也顺着沈如婉的口吻说:“小云,二妹说得没错,你怎么尽问无名这些呢?”

麦小云一见到沈如娴心就喜、眉就开,说话的声音立即就温软下来了,心上的人儿嘛!眼中的人儿嘛!

“我是有用意的。”

“什么用意呢?”

“其中的意思也许你们全部想到过,也或许全都想不到。”

“你说些什么呀?把人都给搞糊涂了,何不干脆的将它说出来呢?”

麦小云歉然的而又带着神秘的色彩笑笑说:“快了,你们马上就可以知道了,只要再容问无名—个问题。”

沈如娴无可奈何的说:“好吧!”

麦小云又转向了麦无名,他缓缓的从颈项上取下了那块银锁片,慎重的以双手递了过去,万分慎重的。

“无名,你看看这个。”

麦无名已经成了—个迷糊人,真弄不懂对方葫芦中装的究竟是什么药!他也慎重的用双手接了过来。不过,那块银锁片却无缘无故的使他心头动了一下。

他当然没有见过那块银锁片,但是,慈母曾经多次告诉过他,他也有一块,只是在当年不慎失落了。

麦无名吐出了一口气,缓和一下那不太自然的神经,然后,举目观看手上的那块银锁片,忽然,他心头连连的震动了起来!

为什么呢?因为,因为这块银锁片上面赫然镌有“麦小云”三字。这不正同他母亲在当年所遗失的那块一模一样?

“你……你……”麦无名讷讷了,麦无名口吃了,他说不出话来。

“这有什么好奇怪的?因为我叫麦小云。”麦小云淡淡的说着。

麦无名却下理会对方说些什么,他已经从座椅上站了起来,眸子中神光连闪,他说:“你哪来的这块银锁片?拣来的?”

情况有变,沈氏四雄看得纳罕、看得稀奇,沈如娴也是,沈如婉再次的抬起子螓首,怔怔的望着麦无名反常的举动,然后又转看麦小云那淡然的神色。

“不,我甫出娘胎,它就挂在我的脖子上了。”

麦无名泄气了,麦无名失据了,他黯然,他无语,他又本能地、无意识的坐在太师椅上了……

麦小云又开始说话了,这次,他竟然口出惊人之语!

“你出世的地方,一不在普陀松云寺,二不在太湖桑头渚,而是二十年前的一个隆冬之夜降生于莫干山南蘼的一座山神庙中。”

果然,麦无名一听之下,为之再次的震惊起来了,他紧紧的凝视着麦小云,欲看穿对方的心田,欲洞透对方的意念,这些事,只有他自己晓得,只有他母亲晓得,而对方,怎么也会知道这样清楚,怎么也会知道这样详细?

“你……你怎么会知道?”

麦无名忽然忆起银锁片尚握在白己的手中,不由又刻意的看了一下,然后递还给麦小云,模样儿有些依恋。

麦小云见了心头顿时一动,他说:“你若喜欢,就留下它吧。”

麦无名无言摇摇头,当然,他心中十分的喜欢那块银锁片,只是看对方慎重的态度,渴望的神色,他焉敢?君子不夺人所爱!

麦小云小心翼翼的接了过来。又套进了自己的颈项之中。其实,他是万分的珍惜这块银锁片,二十年来从未稍离,在尚未找到他母亲的一段日子中,它就是唯—的亲人,除了他的恩师以外。

麦小云所以对麦无名这么说、这么做,乃是因为对方是他的兄弟,—母同胞的兄弟,而且是孪生兄弟!

“我当然知道。”麦小云长长的吐出了一口气,他站了起来,继续回答对力说:“因为我年庚也是二十一岁,因为,因为我诞生地方又与你相同,在莫干山南麓的一座小山神庙中,当然,我不是在普陀长大,但太湖桑头渚却也是我父母当年曾经居住的家园!”

此言一出,满座轰动,麦小云的话说得明白,说得透彻,心头的纳罕,已经化作了惊奇、化作了欣喜。

只是,人家兄弟在叙情,他们焉敢煞风景?何况也插不进话去。

麦无名霍然冲了过去,他拥住了麦小云的身子,欢愉的、振奋的,但也是颤抖的和含着滚烫热泪的。

“大哥……”

“二弟……”

兄弟终于相认了。血脉终于交流了。这喜悦之情并不止于他们兄弟两个,沈家庄厅内的每一个人俱都分享到了,包括站在旁边伺候的庄丁下人。

久久而久久,他们分开了,但是双手还是紧紧的握着,但是四眼还是紧紧的相对着,真挚而赤诚!

麦无名平定了激荡的心湖,然后舒畅地说:“大哥,你去了普陀?”

“是的。为兄已经拜见过那从未谋面的慈亲。”

“真想不到啊!我竟然还有一位兄长。”

“二弟,当时你口中的一句没有兄弟可真害苦了为兄,仿佛掉落了深渊,犹如进入在冰窖,你可知道?我有多么的伤心、多么的失望。”

麦无名歉疚的、抱愧的说:“大哥,你要原宥,你要宽恕,小弟的确是不知道,母亲曾经这么对我说的。”

“是的,愚兄怎会怪你?她老人家是这么说的。”

麦无名心中的疑云不禁又升起来了,他迟疑了一下说:“大哥,可是……可是……”

“可是什么呢?”

“可是我却不明白,母亲为什么要这样对我说呢?”

“那是因为母亲也未敢确切的肯定,她到底生了一个呢还是一双。”

麦无名更加感到讶异,他往下追问,这也正是客厅中每一个人所渴望想知道的事,他们虽然只有聆听的份,但却听得津津有味,激心而又振神。

“这又怎么说呢?”

麦小云叹息了—声说:“当年母亲为避敌踪,而时又在深夜,心神二疲,身力交瘁,又忍不住坐褥临盆阵痛的煎熬、折磨,但是,她老人家仍以无比的毅力,咬着牙关产下了愚兄,正在潦作收抬,准备继续上路,谁知腹痛又起,人的精力是有限的,她再也支撑不下去了,终于二魂悠悠、七魄飘飘,不禁昏迷了过去。就在这个时候,阴错阳差,愚兄的恩师枯竹大师正好路过该处,听到儿啼,看到了景象,还以为是丐妇不耐冻馁,为了减轻对方的负荷,为免得婴儿遭冻毙,遂留下了银两、留下了干粮,立即抱走愚兄,畅长而去。”

十来颗心脏“怦怦”在跳,十来对眸子怔怔在瞧,他们静静的在听,他们默默的在等,因为,他们知道必然尚有下文!

麦小云一口气说到这里,稍作停歇,果然,他又开始继续说。

“待母亲清醒过来的时候,已经又生下了你,她心中当然有所疑虑,失去了银牌,多出了银两,但是,只要孩子没有失去,什么也不为意了,就急忙走了,仓促的走了……”

这是一个感人的故事,这也是—个动人肺腑的实情,每个人的眼眶都有了泪光,尤其是女儿家心肠软,尤其是当事人内心悲,湿衣沾襟,抽哽咽声。

客厅中岑寂着,气氛上沉闷着,持续了好一会儿,沈大爷首先开口说活了,他说:“小云,恭喜你;无名,我也恭喜你。”

“谢谢。”

云收了,雾散了,麦小云兄弟的心情又渐次的开朗起来了,其他的人也是。

“我早就知道,他们两个呀一定是兄弟,一定是孪生兄弟。不然,怎会长得这么像?”沈如婉兴奋的说:“倒是害得我呀!当时不知道有多么的不好意思。”

她妩媚的、矫羞的,漾起了二池秋水,先影映—下麦小云,然后,洒落在麦无名的身上,满蓄着一脸喜悦。

“哼,马后炮!”沈老四逸裕微撇着嘴角,却是温馨的、善意的奚落着他这位宝贝侄女。

“呀!四叔,你难道敢说不是?不然的话,我怎会认错了人?

而你们大家也是,他们两个本来就是兄弟嘛!“沈如婉理直气壮,美目圆睁,言词咄咄逼人。

“是,是,我没敢说他们不是,我们家里的姑奶奶。”不管对方有理没理,沈逸裕到头来还是认输,你说他不输行吗?

客厅的人都在笑,他们也只有笑,除了笑,谁也没有沈如婉的“辙”。

沈如婉还乘机卖乖,她骄傲的说:“爹,要请客呵!要庆祝呵!也要恭贺呵!”

“当然,当然,应该,应该,今日是‘双喜临门’呢!”沈逸尘咧开了嘴角,他欢愉的笑着、衷心的笑着。

沈老四又接上话了,他说:“对!双喜,双喜,这是麦小云的—个喜,这也是麦无名的一个喜。”

沈逸川也笑笑说:“第一喜是沈家庄在上午解去了危机,解去了威胁,第二喜才是麦家兄弟彼此的相认。”

沈二爷却含蓄的、幽涵的说:“还有另外一个更能令人欣喜的双喜呢!”

沈老三和沈老四先是愣了一下,最后循着沈二爷的目光,看看麦小云和沈如娴,再看看麦无名和沈如婉,这才完全明白了过来。

沈大爷在开始说话的时候,就有这个意思了,沈如娴和沈如婉最最敏感,也早就听出来了,至于麦小云兄弟呢?他们也打这个感觉,这个心思。

喜气就充满了整个客厅,笑声也充满了沈家庄院。

“吩咐厨下,准备酒席,我们要好好的痛饮它三杯,庆祝沈家庄的荣幸,恭贺麦小云兄弟的相认。”

果然,时光不早,眨眼间已经是酉牌初起了。

“三杯不能,我是不醉不休!”沈老三朝着沈老四笑笑说:“四弟,你说是吗?”

“对,不醉不休,不醉不休!”

这一场酒宴一直到深夜时分,宾主又都喝得醉醺醺了,当然,人逢喜事嘛!谁都开了怀,谁都尽了量。可是,也有人并不一样呢!

西楼上,绣房中,沈如婉一个人却坐在桌子旁对着油灯在自思自叹、在自怨自艾,并且还怪罪旁人多事呢!

酒宴耽误了她与麦无名诉衷情的时间,也耽误了麦小云和沈如娴他们,而明天,刚天又是麦小云兄弟欲将离去的日子了。

“我为什么要提庆祝呢……”

“我为什么要说恭贺呢……”

“四叔也真是的,自已是酒桶就自己装好了,为什么猛拖着人家一起灌……”

“二叔也好不了多少,—会儿邀着这个,一会儿又敬着那个。也是喝个没完……”

“爹当然没有什么可说的,再说天下也没有不是的父母,做儿女的谁也不敢怨自己的爹娘……”

“二叔倒会体恤人、爱护人,也了解人的心思;他曾经一再的示意、一再的提醒……”

“无名却是傻瓜一个、笨蛋一只,不会喝,就少喝嘛!说什么盛情难却,说什么来而不往非礼也,不敬也……”

“还有……”

“还有……唉!不说也罢了!”沈如婉幽幽的吐了一口气。

第二天,这离别的日子,这伤感的日子,这幽怨断肠的日子终于来临了。

离别,说起来也并没有什么不好呀!若是没有离别,哪里会有相见时的欢欣;若是没有离别,又哪里会有重逢时的甜蜜呢?

但是,沈家姐妹却是离别怕了,她们怕那离别后的寂寞,她们怕那离别后的孤单,她们更怕那离别后的绵绵相思、挂肚牵肠,刻骨铭心,喔!多可怕的日子。

无奈麦小云兄弟却是非走不可,他们除了要去寻访父踪以外,如今还得将“雪山蛤蟆”龚天佑给拘缉归府,是以,他们是非走不可!

午后,依旧是午后,午后在沈家庄院通往官道的那条石板路上,一前—后的有二双倩影在踯躅着,当然是麦小云和沈如娴,当然是麦无名和沈如婉。

他们走得好慢,一步一步,一脚一脚,走了一段又是一段,走了一程还有一程;起先,她们嘱咐,她们叮咛,喁喁的、谆谆的。继之,她们交待,她们期盼,絮絮的、殷殷的,似乎有满箩满筐诉不完的话。最后呢?最后她们忧郁了,忧戚了,默默无言的,悱悱不胜的……

走过了小河畔,踱过了柳树林,咳!该到的地方终究还是到了,那是长亭!

只要你是在走、在迈,不管走得多慢,无论是迈得多徐,预定的目标哪有走不到的道理?蜗牛也有爬到枝头的—天呢!不是吗?

长亭—到,官道就在前面了,她们是多么希望老天爷能把时间给停留住,永远的、永远的停留在相聚的日子里、美好的日子里,他们也是,奈何!

长亭里,二人二边,一对一方,彼此依旧是默默的相对、默默的注视,眼波交缠着眼波,心灵感应着心灵,无声、无言!这个时候,无声却胜似有声。

太阳实在是无情透顶,它不知珍惜的硬是一分一寸的往西沉,真是不解风情,真是不通情理,唉!

炊烟起,归鸟呜,彩霞满天,金光万道。黄昏,又是黄昏,绮丽的黄昏,美好的黄昏。可是,他们哪里有心情去欣赏、去享受,也只有辜负它了。

他们轻轻的说“再见”,因为风在催。

她们幽幽的道“珍重”,同为云在赶。

絮絮互握的手分开了,在千分不愿、万分不愿的情况下分开了,千斤万两的脚移动了,还有眼光、那灼热燃烧着的目光!

他们走了,终于走了……(赶紧走!该死!!废话如此之多……)

泪,喔!那是珍珠,珍珠的线串禁不住长时的磨擦、紧绷,断了,一颗、一颗又—颗,直向襟袖渗,直往地下滚……

夜之黑纱已经披撒下来了,但是,她们的身子一动不动,她们的美日—眨不眨,怔怔的楞楞的。

这是二尊石仲翁?不,这乃是二具无灵魂、无心房的躯体,无怪乎任风吹、任由夜临而不言不动了……

平林漠漠烟如织,寒山一带伤心碧,暝色入“长亭”,有人“亭内”愁。玉阶空伫立,宿乌暝飞急。何处是归程,长亭更短亭。

这是诗仙李太白的词,其原文中有一句是“暝色入高搂,有人楼上愁。”上面稍稍的将它更动了。

夏,夏天,炎热的夏天已经覆盖了大地,钻进下每一个角落。

它,它在哪里?

它在河川边,那顽童孩子赤身露体、欢笑连连的水波中。

它,它在哪里?

它在林荫下,那叔伯兄弟或卧或倚、烟意绵绵的凉风里。

它,它在哪里?

它在弄堂口,那婆姑妯埋小凳大椅、东长西短的闲话里。

还有,它被握在人们的手心里那各色异样、那大小不一的扇子里。

蝉在林梢长鸣,荷在塘中绽放。

还有,恹恹欲死的大黄拘拖长着舌头,伸展着四肢,紧闭上眼腈,匍伏在屋角阴地里直喘着气!

这就是夏天,夏天的光景。

“大哥,我们先追龚天佑?”

“当然,二十年了,父亲的音讯一直是渺荒无据,急也不在一时,而龚天佑却有一个目标。”

“去石家庄?”

“是的。”

“他会回石家庄吗?”

“这……我也未敢肯定,但是,石家庄乃是龚天佑门前的居所落脚之处,说不定他会回去,也说不定他不会回去,那要看我们的机运了。”

有两个长得一模一样的年轻人,他们在官道上赶着路,彼此交谈着、研判着、讨论着,冒着热气,顶着骄阳。

这是麦小云和麦无名。

凶巴巴的太阳使池沼干涸,使稻田龟裂、使草木失色低头,有些已经“哔哗剥剥”的在哀求了呢!

它恣睢一切,它肆虐万物,但是,它却奈何不了麦小云兄弟,因为,他们都有神功在身,一不见喘息,二不见汗水,形态上依旧潇洒自如,玉脸上也仍然是湛然一片。

南风拂动了他们的草帽边沿,南风吹起了他们的衣衫角带;当然,南风也轻吻着他们的脸庞、身体,这却使人感到有些薰薰然,以及洋洋然。

走着,走着,前面黑越越的有一个很大的杂树林在望了。这何异是沙漠中的甘泉、汪洋中的灯标?

树林,是飞禽栖息之处,树林,是野兽出没之地,大道旁的树林,它也是出门在外的行旅客而的休憩场所,不管是冬天或是夏天。

麦小云兄弟一大清早自客栈动身,已经走了—个多时辰了,到现在也该吐吐气、歇歇腿了。

哈!林荫中人影晃动,不是也有人在里面休息吗?

这个树林,距阳关大道大约有三丈之遥,他们兄弟一前一后本能的弯了进去。踏入小路不久,忽然,麦小云脚下略略的顿了一下,但是,他又继续的走了过去。

麦无名心中一动,他举目凝望,不山也皱起了眉头,因为,树林早有二位二九年华、身穿碎花衣衫的姑娘,外加五个壮汉。

那五个壮汉,麦无名全部都认识,他们就是“石家五蟹”!

至于姑娘嘛!他也见过,是在石家庄夜救沈如娴姐妹的时候见过,后楼上第二间闺房中坐着画画的姑娘和站着观赏的姑娘,应该是“花蝴蝶”和“小彩蝶”主婢二人。

石素心,所以被江湖人称呼为“花蝴蝶”,乃是因她喜欢穿着花色的衣衫所致。至于她的为人,其为洁身,甚为严谨,与她兄长绰号“花花公子”,只是巧合,也属附会。其实他们兄妹二人的个性、行为,却是大相迳庭!

麦小云虽然跟二位姑娘并不认识,但是,“石家五蟹”他却见过二次,一次在宁波北门外的官道上,一次就在几天前沈家庄院的广场之中。他是聪明人,出道又在麦无名之先,麦无名既能猜得出来,他焉不能?

道听途说,举一反三。凭着“石家五蟹”即确定了那二位姑娘必然就是石镜涛的千金、石子材的胞妹、“花蝴蝶”石素心主婢二人!

石素心她们发现麦小云兄弟要比麦小云发现她们为早,这不是说石素心她们的功力要高过左小云兄弟,乃是因为她们是在暗处,而对方却在明处之故。是以,她们一发现了麦小云兄弟,就不再休息了,二位姑娘站在面前,“石家五蟹”排在后面,戒备着、等待着对方的到来。

当然,石素心主婢也没见过两个麦小云,但是五蟹,“石家五蟹”每一个人都能确切的认定对方,他们好几次遇见过对方,并且也曾经动过手,只是分不清是哪一个麦小云罢了!

待麦小云兄弟的脚步才踏进树林,石素心就寒着粉面、绽破樱桃了。

“你们是麦小云?”

“是的。”麦小云毫不迟疑的说着。

“那就好。”石素心沉下声调说:“五蟹,围住他们!”

“石家五蟹”闻言身动,他们立即散开了方位,摆好了阵式,然后“锵!”的齐声拔出了宝剑,蓄势以待!

“是!”

麦小云和麦无名不由相对的看了—眼,相对的笑了一笑,却相对的一语不发,只是无可奈何的耸一耸肩膀,如此而已。

石素心莲花二朵,地稍稍的前移了一些,然后继续说:“既然无错,那你们就将我的父兄给交出来!”

“我们并没有羁留你的父兄呀!”答话的依旧是麦小云。

“你竟然睁着眼睛说瞎活。”石素心含着不屑的口气说:“我父亲和兄长,难道不是你们给带走了?”

她睁着杏眼,竖着柳眉,显得气势咄咄,但是,却依旧是位可爱的姑娘。不像小鸟,一如野猫!

麦小云微微笑着说:“石姑娘,我们兄弟的确没有带走你的父兄,不信,你尽可以问问‘石家五蟹’了。”

石素心冷然哼了一声说:“何用再问,‘四大金刚’他们回府的时候,即已经详细的上报过了,那徐至瑜等的前辈人物不是你们的同伙吗?”

麦小云听了不由暗暗的钦佩对方细心和判事能力,麦无名也是。

“我们兄弟曾经与你父兄在沈家庄交过手是真,但留人的并不是我们,你凭什么可以这样说呢?”

麦小云感到应付困难,他避重就轻,他顾而言他,含糊的搪塞着。

“第一、凭沈氏四雄恐怕还请不动徐至瑜他们。第二,在场的人,当时都明明听你所说:‘二位,这两个人就交给你们了……’怎么?难道你说话不算?”石素心心静意在,词正言严,直追而猛盯。

麦小云当真是穷于应答,他只有顺着另一个语柄说:“话怎可以那么说,你们石家庄不也请来了廖不一他们?”

石素心被对方的强辞、被对方的含糊蒙混得神情迷乱,心生错觉,她迟疑了一下说:“好……那你总该知道家父他们被带去什么地方?”

他当然知道,但是,他能说吗?麦小云只有歉然地说:“石姑娘,在下唯一可以告诉你的那就是令尊他们去了一个非常非常好的地方;我并且保证,他们不会丧失生命,他们也不会受到伤害,只是去养心,只是去修身。那个地方是世外桃源、是人间仙境!”

麦小云委屈的解释着,最后,他不由也忆起了那个地方,以致越说越是有劲。

麦无名悠闲了、自在了,人家找的是麦小云,事情当然与他无关了,以前,他曾经背了不少只的黑锅,如今,哈哈!

再说,麦小云是他的兄长,长兄若父,天蹋下来也应该做哥哥的去顶着,他就乐得清闲,啥事也不管了。

石素心人伦孝棣,为了她的父亲,为了她的兄长,不由粉面含煞,不由秋水生寒,父女血亲,兄妹手足,尽管她并不苟同她父兄以往的作为。

“是吗?就算那里是桃源,就算那里是天堂,但是,任它桃源,任它天堂,也不见得会比自己的家中好,你说是吗?”

她一连用上了两个“是吗?”加强浯气反问着。

果然,麦小云傻了眼,人家说的—点不错,有什么地方会比自己的家里安逸?有什么地方会比自己的家里舒适?哪怕它真是天堂!

“那……那……”

“你别再这个那个的了,我不为难你,只要你告诉我那是什么地方就行了。”石素心说得煞有介事、蛮具把握,大有你非说不可的意思,不然的话,哼哼,看我不也将你给留下。

不为难?真为难,麦小云实在是为难了,他既不能实话实说,也不欲虚言搪塞,就算被逼得非说谎话不可,他也不忍心对眼前这位姑娘说谎,因为,石素心看来是那么的纯洁、那么的率真,又是那么的楚楚动人。石家庄怎会出了这么一位好姑娘?

“二弟,你……”麦小云只有歪过了头,他要讨救兵了。

麦无名挑起了剑眉,语带调侃,话含奚落,他说:“我?我怎么样?”

看样子他是在幸灾乐祸,想打落水之狗,究其原因,他实在也不敢接过这只烫手的番薯!

麦小云焉会不知道他二弟的意思?无奈了,只有苦笑一声,说:“石姑娘,并非是在下不告诉你,实在是……实在是……咳!”

他竟然出汗了,感觉到这林荫底下比在太阳下面还热、还炙。

“五蟹!”石素心又沉下了声音。

“在!”“石家五蟹”同声的回答着。

“对方不说,我们应该怎么办?”石素心环视着布在四周的“石家五蟹”,广征意见的说:“足否将他们给拿下来?”

“以小姐的意思为意思。”“石家五蟹”剑式依旧,他们迅速的交换了一下眼色,然后由五蟹之首“病蟹”孟永昌回答着。

麦小云摇头了,这不是说他的口才不如人家,乃是对方站在理字上头,而自己又未敢轻易的泄漏阴曹地府之秘密,迫不得已,只有再接着这场斗争了。

麦无名已经收起了他的闲情逸致,他不是真的撇下他大哥不管,因为,他的立场与麦小云相同,情形当然也是一个样子,若是不说实请,就无法能使对方满意。

“石家五蟹”开始游移了起来,他们非但把麦小云兄弟围在中间,连石素心主婢也在圈子之内。

“小彩蝶”霍然拉出了宝剑,剑头指着麦无名,美目也盯若麦无名,但语声却是向着她的主子说:“小姐,我们上,一人对付一个。”

但是,但是石素心非但未曾出剑、未曾作势,反而软下声调,她幽幽的又朝麦小云说:“我知道我们这几个人都不是你们的对手,这场架不打了吧!”她叹息了一声说:“你既然有所顾忌,或者心含苦衷,我也不使你们为难,我这就去沈家庄找娴姐姐她们,她们总不该不告诉我吧?”

“小姐,你……”

“小彩蝶”脸上溢着困惑、目上浮上迷雾。

“小蝶,人要有自知,我们既然打不过人家,又何必非要自讨没趣、徒取其辱?不如留点面子,这也是‘留得青山在’,总有一天,我们会探听出老爷他们身在何处。”

这就是石素心的灵巧处,不能说是虎头蛇尾。起先。她双管齐下,能唬即唬,能逼即逼,若是攻不下对方槭池,她遂识趣的收兵了、罢手了。因为,时方乃是麦小云和麦无名,这两个后起之秀功力莫测,连廖叔爷和潘叔爷都胜不了人家,连龚叔爷和父亲都不是人家的对手,何况自己呢?

“小彩蝶”听了只有怏快的收起了宝剑,五蟹亦然。

“小彩蝶”姓郝名秋英,乃是石素心奶娘的女儿,既然江湖上的人称她们主婢为“花蝴蝶”和“小彩蝶”,石素心也就顺口叫她为小蝶。

“我们走吧!”

“请等—下。”麦小云冲口而出。

石素心听了不巾一怔,她迈动的脚步立即又顿住了。

“怎么?你想留下我们?”

“不,我只是也想问姑娘—些事情而已。”

“什么事情?你说吧!”

“‘四大金刚’他们都回去了石家庄?”麦小云心中知道他们已经回去了,但是,他不得不作如此问,这么—问,下面的话就可以顺势而下了。

“不错,他们回去了。莫非你们也想把他们送去某—个地方?”心有所惊,话就有异,石素心声调中有着疑惧,但也含有讽嘲对方的意味。

麦小云岂是妄自非薄之人?但对方乃是一位红粉裙钗,他只有笑笑的说:“也不是的,假如欲留他们,在沈家庄的时候就可以一并留下了,又何必等到现在呢?”

“那你的用意究竟何在?”

“只是随口问问。”

“哼!‘六月芥菜’——‘假有心’!”

石素心掉头走了。

麦小云仍然不以为意,他略略的提高了嗓子说:“龚天佑也已经回去了?”

“没有,‘福寿堂’中的供奉也全都被你们逐得一干二净了。”石素心率先走出了林子,“小彩蝶”和“石家五蟹”立即参差的跟了上去。

麦小云不禁长长的吐了—口气,他身上一直是热乎乎的好不难受,如今,对方走了,自己也该歇息歇息了。

他摘下了草帽,朝头上、颈间微微的轻扇着,同时找了一根兀突的树根坐了下来。

麦无名虽然在闲着,但那只是表面上而已。因为,石素心主婢二人正站在他的对面,因为,“石家五蟹”他们亦围在他的四周,静得下来吗?

“好呀!二弟,你刚才装的岸岸的、外外的,是存心要我好看?还是出我洋相?”麦小云瞪起了眼睛,他向麦无名摆上了做大哥的架子,但脸上却含着笑意。

“大哥,你叫我,不也是想拖人下水?”麦无名抱屈的顶了回去,其脸上也含着笑意。

他们兄弟不由相视的笑了,会心的笑了……

“说实在的,对这位姑娘,我到现在心中还是感到歉疚,感到不忍,但是,总不能告诉她父兄去了阴曹地府。”

“所以嘛!”麦无名也在另一条耸起的树根上坐了下来,他说:“所以我才把头抬得高高的,把手背得曲曲的,也是无法交待呀!”

“二弟,你以为石素心最后说的话怎么样?”

“你是说关于龚天佑的行踪?”

“不错。”

“听石素心的口气,龚天佑恐怕不会在石家庄。”

“也不一定。”麦小云摇着魁首说:“我并不是说石素心之言有所违心,而是她可能不知道确实的情形。”

“嗯,有这可能,说不定龚无佑趁夜潜了回去,也说不定在龚天佑回去的时候,石素心一行人已经出来了。”

“不错,所以石家庄我们还是得去。”

麦无名心头忽然灵光—阵闪烁,他顿时沉吟起来了。

麦小云若有所感,因为,他们兄弟二人的心意,冥冥中经常是彼此沟通的。

“莫非你有良策?”

麦无名迟疑一下说:“我以为欲得真章,何妨暂充一对‘当肢,倒头’——神前占童——真真假假,明明暗暗,既可以彼此呼应,亦能够相互联系,你看怎么样?”

“你何不说得明白—些?”

麦无名就把他的构想一五—十的告诉了麦小云。

“好,就这么办,我们说做就做,走!”

他们分道扬镰了,他们各走各路了,像以前一样!

~潇湘书院校对收集整理~

Search


Share

ne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