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二十七章 阴险狡诈 误入绝地
<<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

第二十七回 阴险狡诈 误入绝地

白天平道:“副教主权重位高,自然是不认识我们这小人物了。”

江堂道:“只怕不是天皇教中人,如是天皇教中人,应该知道我有一个很大的本领……”

洪承志忍不住道:“什么本领?”

江堂哈哈一笑,道:“过目不忘,现在我已确定两位不是天皇教中人了。”

何玉霜道:“人是我带来的,不论什么事,都由我担起来。”

扛堂笑一笑,道:“有公主这一句话,那就够了。”

何玉霜道:“我来晋见副教主,有一件很重要的事请教。”

江堂道:“什么事?”

何玉霜道:“关于家父家母的事。”她一面说话,一面留心江堂的脸色神情。

只见江堂脸上的笑容依旧,当真是已做到了完全不动声色的境界。

江堂笑一笑道:“公主听了什么人的挑拨,忽然口出此言。”

何玉霜道:“我不是听了什么人的挑拨,我只是听说这件事,希望由你副教主口中证实一下。”

江堂笑道:“姑娘说的是,如是有什么事,在下自然可以证实,如是无中生有的事,要我如何奉告呢?”

何玉霜道:“咱们一件一件的说,家父、家母,是不是身遭凶死,为人杀害?”

江堂道:“令尊、令堂,是被人杀害而死。”

何玉霜道:“凶手呢?”

江堂道:“凶手早已被教主和在下联手擒住,处以乱刀分尸而死,此事是一件轰动江湖的大事,知晓的人不少,教主没有告诉过公主吗?”

何玉霜摇摇头,道:“我还是第一次听说此事。”

江堂道:“唉!这样的大事,教主应该早些告诉你才对。”

何玉霜道:“是不是因为他没有法子说出口?”

江堂道:“怎么会呢?凶手早已伏诛,你已长大成人,他早该把这件事告诉你了。”

何玉霜道:“但他为什么不肯说呢?”

江堂道:“也许是因为教主不愿再触及伤心往事,叫人听了难过。”

何玉霜道:“他不说内情,岂不是要我疑神疑鬼吗?”

江堂道:“说的也是啊!他这么拖廷下去,岂不是要你误会吗?”

何玉霜道:“我已经误会很深了。”

江堂道:“此事简单至极,姑娘去问问教主,必可了解真象,造成今日的误会,实是话未说明,一旦说清楚了,公主自会了解教主的苦心了。”

何玉霜道:“我想不出他会有什么苦心,这样重大的事,不肯说出来,除非他心中有愧。”

江堂道:“公主,这话就大大的不对了,教主对你,爱护备至,除了不是生身之父外,哪一点不是爱护有加?”

何玉霜道:“是不是因为他心中负疚?”

江堂笑一笑道:“公主,你这些话,如被教主听到了,不怕他伤心吗?”

何玉霜似已被江堂说动,垂下头去,默然不语。

彭长家突然哈哈一笑,道:“公主,不要为江副教主的谎言所惑,你为什么不追问他谁是杀你父母的凶手呢?”

何玉霜听得心中一动,暗道:“该死,重要的事,我竟然一句也未问。”

江堂双目缓缓转注到彭长家的脸上,道:“你是什么人?”

彭长家笑一笑道:“副教主虽然是极善作伪的人,不过,你如知道我是谁后,也要大吃一惊了。”

江堂嗯了一声,道:“听你的口气,似是和我很熟识了。”

彭长家道:“简直是熟的不能再熟了。”

江堂道:“你易了容,又故意把声音改变成怪腔怪调,是吗?”

彭长家道:“不错!”

江堂哈哈一笑,道:“我知道了,你是教中的总巡主彭长家,一个很受教主冷落的人。”

彭长家哈哈一笑,道:”江堂,当年咱们追随教主,平起平坐,但自教主创出了天皇教后,咱们就有了很大的变化,你江堂贵为副教主,手握大权,和教主分庭抗礼,咱们这些老朋友,难得见上一次面了。”

江堂没有发作,反而点头说道:“老弟,这些年来,教主对你是太冷淡了些,老朋友嘛!虽然职司有别,但私情上实也该照顾一下。”

彭长家冷笑一声,道:“江副教主,咱们相识数十年,别人不清楚你,彭某人却是了解得很,咱们现在,都还活着,江兄是凭仗自己的武功和实力,升到了副教主的职位,兄弟么,也就是凭了那份冷淡,才保住了性命,这一点,江兄大约心中早已明白了。”

江堂的脸上,一直展露着笑容,不置可否。

彭长家轻轻咳了一声,接道:“昔年老友,大都故去,当年咱们同时闯荡江湖的人,如今屈指计算,也就余下了咱们两个人,那些人,怎么一个死法,江副教主比兄弟更清楚了。”

江堂仍然带着满脸笑容,道:“这一点,我也是有些怀疑,有几位故旧老友,确实死的不明不白,此间事了,咱们一起去看看教主,问个明白。”

彭长家道:“江副教主,这件事可能吗?”

江堂道:“老朋友嘛!大概没有什么关系。”

彭长家道:“我能活这么多年没有事情,就是因为我很少说话,副教主,数十年体验、经历,难道还能被几句花言巧语瞒过去?”

江堂道:“彭兄,这一点,你可以放心,兄弟可以担保……”

彭长家冷冷说道:“副教主,够了,在下不会相信教主,更不会相信你……”语声一顿,接道:“就拿当年咱们对付何若天夫妇那件事……”

江堂接道:“彭兄,何若天是教主的金兰义弟……”

彭长家接道:“我知道,但何若天夫妇,确实死于教主的谋杀之下。”

江堂笑容一敛,但又立刻恢复,缓缓说道:“彭兄,对此事,好像很清楚?”

彭长家道:“江副教主又何尝不清楚呢?”

江堂道:“哦!”

彭长家道:“彭某人这点武功,还不足担任杀手的要务,只能干干把风的工作。”

江堂道:“你是参与杀害教主金兰兄弟的人,此事教主是否知晓?”

彭长家道:“副教主,好汉做事好汉当,用不着这样藏头露尾吧!”

讧堂啊了一声,未再多言。

彭长家冷冷说道:“如若在下的记忆没有错,当年对付何若天夫妇的杀手中,你副教主是主要的杀手之一。”

江堂笑一笑,道:“彭总巡主,这等大事,岂可随口胡说。”

彭长家道:“我说的很真实,所以,我什么都不怕。”

江堂道:“唉,何姑娘,一个可以出卖他故友长上的人,这种人的话,如何能够相信?”

何玉霜道:“江副教主的意思呢?”

江堂道:“我没有什么意思,我觉着这件事,已超出我这副教主身份的职权,我看,咱们还是去见见教主,由他处置这件事。”

何玉霜道:“教主现在何处?”

江堂道:“如是公主要见他,咱们立刻可以去见教主。”

何玉霜淡淡一笑道:“我想先和副教主谈清楚,然后,再去见教主不迟。”

江堂仍然是满脸笑容,道:“公主,还准备和我谈些什么?”

何玉霜道:“我想请教副教主说明一件事,是否参与杀害我父母的凶手?”

江堂道:“姑娘要在下答复吗?”

何玉霜道:“不错,我希望你能有一个肯定的答复。”

江堂道:“唉!我说的话,姑娘肯相信吗?”

何玉霜道:“那要看你如何说了。”

江堂道:“我可以告诉姑娘,绝无此事。”

何玉霜道:“我也可以回答副教主,我绝不相信。”

江堂脸上的笑容,突然收起,冷冷地说道:“那么公主的意思是……”

何玉霜接道:“我只想求证一下,你们杀死我父母的经过。”

江堂道:“公主既然不肯相信我的话,说了也是白说。”

何玉霜道:“江副教主,我对你很敬重。”

江堂道:“这个我知道,我也一样。”

何玉霜道:“以你这样的身份,应该是敢作敢为了。”

江堂道:“姑娘说的是。”

何玉霜道:“所以,你应该说实话。”

江堂道:“我说的本是实话。”

何玉霜道:“那么你为什么不说明,如何杀害了我的父母?”

江堂道:“姑娘不相我的话,难道一定逼我说谎吗?”

何玉霜道:“你本就说的谎言,我要你说实话。”

江堂道:“姑娘,我尊重你是公主。”

何玉霜道:“我也尊重你是副教主的身份。”

江堂道:“所以,在下希望你留点余地,不要逼人过甚。”

何玉霜道:“江副教主,这话就很奇怪了,我一直耐着性子,没有发作,不知道何处逼人过甚?”

江堂道:“词锋、口气,无一不咄咄逼人。”

何玉霜道:“这只是你副教主的看法了。”

江堂笑一笑,道:“是的,姑娘,我是副教主的身份,咱们这天皇教中,除了教主外,我还想不出有谁比我的身份高些。”

何玉霜道:“我是教主亲口封的公主身份,这一点,超然出乎天皇教的制度以外,教主也没有告诉过我应该听从何人的令谕。”

江堂笑一笑,道:“所以,姑娘想要知道的事,应该听从教主的咐咐。”

何玉霜冷冷说道:“我会亲自向教主求证,不过,我希望能在你这里先得到一些真实经过的答复。”

江堂笑一笑,道:“公主,你不觉着自己这做法有些过份吗?”

何玉霜道:“我倒没有这样的感觉,如若你副教主实话敢实说,我还要向你讨取杀害父母的血债。”

江堂淡淡一笑,道:“长家兄,何姑娘这般来势汹汹,想来,都是你挑拨的了。”

何玉霜道:“副教主,不用移恨别人,有什么话,只管对我何玉霜说。”

江堂道:“姑娘,我应该把你拿下,交给教主治罪。”

何玉霜正待发作,却听到白天平的传音之术,道:“姑娘,彭老说,最好能跟他一起去见教主,虽然是危险一些,却可以一下子求得真相。”长长吁一口气,压下去升起的怒火,何玉霜淡淡一笑,道:“副教主,你觉得这件事,应该向教主求证一下?”

江堂是何等老奸巨猾,笑一笑,道:“我并非害怕你何姑娘的飞铃利害,不愿和你动手,而是因为你是教主的义女。”

何玉霜道:“这个,你不用顾虑,但我也不愿和你动手,因为,你总是副教主的身份。”

江堂道:“那很好,姑娘能顾全大局,足见高明。”

何玉霜道:“不过,我要你副教主委屈一下……”

江堂奇道:“要我委屈一下?”

何玉霜道:“是的,我要带你去见教主。”

江堂哈哈一笑,道:“好厉害的反客为主手法,姑娘,被带去见教主的不是我,而是姑娘和你的从人。”

洪承志早就在强自忍耐,闻言一挺胸,道:“就凭你们这几个人物,也敢妄言拿人……”

江堂双目寒芒暴射,盯注在洪承志的身上,道:“你是什么人?”

洪承志冷笑一声,道:“我不会欺骗人,但也不愿告诉你真话,那就无法奉告了。”

江堂目光一转,望着彭长家道:“这些人,可都是彭兄的手下?”

彭长家道:“算是我的属下,但并不是……”

江堂接道:“既然算是,为何不是?彭兄,我是副教主的身份,我随时可以把你擒来,处以教规。”

彭长家笑一笑,道:“墙无百日不透风,你也用不着装下去了,何姑娘只是问她父母被杀的事,你说说何妨!”

江堂道:“彭长家,好像是你一手造成了今日的局面。”

彭长家道:“不管你怎么想,事实总归是事实,你要不要我把当年之事,很仔细的说它一遍。”

江堂突然哈哈一笑,道:“何姑娘,你一定要我承认吗?”

何玉霜道:“我不是要你承认什么?我只是求证当年的经过。”

江堂道:“好吧!就算当年我们杀害了你的父母,彭长家和老夫,都是凶手之一,那又如何?”

这一次,何玉霜倒是平静的很,长长吁一口气,道:“副教主,为什么你们要杀害我的父母呢?”

江堂道:“原因很多,但最重要的原因是我们奉到了教主的令谕。”

何玉霜怔了一怔,道:“奉到了教主的令谕?”

江堂道:“不错。姑娘不信,伺不问问彭长家?”

彭长家道:“副教主说的不错,不过,这中间稍有出入。”

江堂道:“什么出入?”

彭长家道:“教主下令,要咱们围杀何姑娘的父母,事前,也曾徵询过咱们的意思,江兄不知道是否还敢承认?”

江堂道:“老夫做的事,一向认帐,有什么不敢认的,你只管请说。”

彭长家道:“当时集会之人,有两种主张,一种主张放过他们,一种主张非杀了他们不可,江兄赞成哪一种?”

江堂道:“老夫为人,一向慈和,自然是主张放过他们了。”

彭长家微微一呆,道:“江兄,你也真敢说出口啊!”

江堂道:“我一向皂白分明,既然何姑娘苦苦逼问,也只好说个明白了。”

彭长家叹口气,道:“高明,高明,江兄,你真是唱做俱佳,好叫兄弟佩服。”

江堂冷冷说道:“彭兄,你不用怀恨挑拔,这件事,咱们也解决不了,唯一的办法,就是去见教主问个明白。”

何玉霜道:“教主一定要见,不过,不是现在。”

江堂笑一笑,道:“公主的意思是……”

彭长家接道,“公主的意思,只是想证明这件事情,罪魁祸首既是教主,她自然会先找教主算帐。”

江堂道:“哦!”

彭长家道:“所以,副教主也用不着替教主隐瞒什么了。”

江堂叹口气,道:“彭兄,你可是已经把经过之情,告诉何姑娘了?”

彭长家道:“不错,我已把当年详情,告诉了公主。”

江堂道:“你既然说过了,实也用不着我再说一遍了。”

彭长家道:“如是公主完全相信了在下,那也用不着再来求证了。”

江堂道:“你是说,要兄弟证明这件事?”

何玉霜道:“不错,你只要证明这件事,我自会斟酌处理。”

江堂道:“好吧!公主想证明什么?”

伺玉霜道:“教主为什么要杀害我的父母?”

江堂笑一笑,道:“公主是想知道这件事的经过呢?还是想知道这件事的前因、后果?”

何玉霜道:“自然是知道的愈详尽愈好。”

江堂点点头,道:“好!先说令尊吧!你父亲是一位世间少见的美男子,他具有了一种奇怪的魅力,任何女人看到他,都会情不自禁,姑娘必需先接受一个事实,令尊是一位十分风流的人,由于他本身的优越,和他的行迹不检,在他手下,不知坏了多少女人的名节。”

何玉霜道:“你胡说,我爹怎会是那样的人?”

江堂笑一笑,道:“公主,你是要听真相啊,还是只想知道什么人杀了你的父母?”

何玉霜道:“我……我自然是想知道真相了。”

江堂道:“好!你既然是想知道真相,那就只有听我说明内情了。”

何玉霜道:“你说吧!不过,我希望你说实话。”

江堂道:“令尊的风流韵事,数不胜数,咱们实在也用不着无中生有。”

何玉霜道:“我娘呢?难道就不管他了?”

江堂道:“令尊不但是一个举世无匹的美男子,而且,还有着很好的武功,就有那么多女孩子情甘献身,就在下所知,毁在令尊手下的女孩子,不下数十人,因此而死的女孩子,也有十人以上。”

何玉霜道:“我爹真是这么一个可恶的人吗?”

江堂道:“这要看怎么一个解释了,令尊没有勉强过一个女孩子,都是她们心甘情愿的献身,事后,含愤而死,也是自作孽,这责任,实不能记在令尊头上……”

何玉霜道:“不要再谈我爹了,我娘呢?她该是一个很好的人吧?”

江堂沉吟了一阵,道:“姑娘,你要听真话呢?还是听假话?”

何玉霜道:“我自然要听真话。”

江堂道:“如是姑娘要听真话,江某人就据实而言……”语声微微一顿,接道:“令堂是个很美丽的女人,一身武功,倒也不错,只可惜,她太愚了一些。”

何玉霜道:“我娘哪里愚了?”

江堂道:“她如不是愚人,令尊一生中,都被美女环绕、包围,你娘怎的还要和他守在一起?”

伺玉霜道:“那是我娘的事,和局外人无关。”

江堂突然叹一口气,道:“何姑娘,那些美女不是大户小姐,就是一方雄主千金,这些人,大都有父母兄妹,就算她个人认了,别的人岂不找他报仇。”

何玉霜道:“但那些人,为什么没有动手,却由你们出手杀了他?”

江堂道:“那些女子中,难道就没我们的亲人至交吗?”

何玉霜呆了呆,道:“你受到了什么伤害?”

江堂道:“我一个近亲堂妹,就伤害在了令尊的手中,固然是她自己该死,但令尊如能看在我的份上,放她一马,她也不会含悲自绝了。”

何玉霜道:“这么说来,你真是应该找我爹算帐了。”

江堂道:“咱们隐藏此事,只是怕伤害姑娘之心,因为令尊玩世纵情的罪恶,不能加诸姑娘的身上。”

何玉霜道:“但教主呢?他又为什么非杀我爹不可?”

江堂道:“教主杀你爹,至少有两个原因,一是他身为这一组合中的首脑人物,对令尊放荡行径,既无约束之法,只有设法把他杀了,以谢罪武林,至于第二么,在下就不清楚了。”

何玉霜心疼如绞,忽略了下面两句话,接道:“我爹真是有如此罪恶,你们杀他应该,但为什么你们不明火执仗,把他明正典刑,却要暗夜施袭?”

江堂道:“姑娘,有一句俗话说,家丑不可外扬,因为咱们都是你爹的好朋友。”

何玉霜道:“好朋友,你们竟忍心取他之命……”语声一顿,接道:“我娘呢?她没有什么罪恶,她只是懦弱了一些。”

江堂道:“她出手卫护你爹,伤了我们两人,只好把她也杀了。”

何玉霜道:“原来你们用的围攻。”

彭长家突然接口道:“你何不问问教主杀害令尊、令堂的第二个原因,至于令尊的行径,并非如江副座所言……”

江堂冷笑一声,接道:“彭长家,当年你也是参与此事的凶手……”

彭长家接道:“不错,这一点,在下早已告诉何姑娘了。”

江堂道:“不知道告诉她多少内情?”

彭长家道:“江堂,用不着打哑谜,有什么话直来直往。”

江堂道:“如是我记忆不错,当年主张斩草除根的,杀死何夫人的,也是你彭兄的建议。”

彭长家笑一笑,道:“江堂,姓彭的说的话,绝对算数……”

江堂道:“彭兄承认?”

彭长家道:“栽脏的事,姓彭的不愿认,也不想认,坚主杀死何夫人的,是你江堂……”语声微微一顿,接道:“要不要我揭穿你为什么要杀死何夫人?”

江堂脸上的笑容,第一次完全消失,代之而起的是一片冷漠的寒霜。

彭长家冷笑一声,道:“江兄,你怎么不笑了,你笑不出来了,是吗?”

江堂道:“彭长家,你如要信口雌黄,我就要你死无葬身之地。”

彭长家道:“你心中慌了,是吧!因为,你怕我说出来。”

江堂道:“好!你说吧!你敢不敢站出来说给何姑娘听?”

彭长家道:“我有什么不敢!”大步行了出来,接道:“何姑娘,你爹是美男子,你母亲也是一个绝色的美女。”

何玉霜叹口气,道:“我的家,怎会这样复杂。”

彭长家道:“姑娘,不能怪他们,你爹和你娘,身体都得自父母,上天赋给他们一个美丽的形貌,与人何干?”哈哈大笑一阵,道:“你爹有很多女人追,你娘同样也有很多的男人追在她的周围……”脸色突然转变的十分严肃,一字一句地接道:“咱们这天皇教中,有很多人追你的母亲,江堂就是其中最重要的一个。”

江堂笑一笑,道:“彭长家,你没有吗?”

彭长家道:“在下有自知之明,不敢参与。”

江堂点点头,道:“说的也是。”突然扬手一掌,推了出去。

一股强烈的掌风,直撞过去,击向彭长家。

白天平横行一步,右手一挥,接下了江堂的掌势。两股强烈的掌力撞在一起,白天平身不自主的向后退了一步。

强大的反震之力,使得江堂的身子,也微微震动了一下。他立刻警觉到,这是有备而来,这个看似教中弟子的人,竟然是第一流的好手。他明白自己这一掌之威,寻常人物,立时会被震碎内腑,当场咯血而死。

但这一掌,被人接下之后,强大的反击之力,竟能把自己的力道给挡了回来,这自然非同小可。微微颔首,江堂淡淡一笑,道:“何姑娘,这两个不是天皇教中人吧?”

何玉霜道:“江副教主,可是觉着这件事,十分重要吗?”

江堂道:“重大极了,如是你把外人勾结进来,对本教危害,岂不是十分重大吗?”

彭长家突然叹一口气,道:“江兄,可否听兄弟一言。”

他忽然变的客气起来,连也故狡猾的江堂,也无法猜出他的用心何在,不禁一呆。但他立刻浮现出一股笑容,道:“彭兄有何高见,兄弟洗耳恭听。”

彭长家道:“江兄和我,都是参与杀害何氏夫妇的凶手,但咱们都情非得已!”

江堂点点头,道:“说的也是啊!如若当时谁不参与,教主决不会饶了他。”

彭长家道:“咱们被逼出手,情非得已,那也是没有法子的事,这—点,兄弟早已对何姑娘说明白了。”

江堂道:“何姑娘怎么说?”

彭长家道:“何姑娘说,冤有头,债有主,当年咱们参与围杀何氏夫妇的人,是足有一十八位之多,何姑娘也不能去找每一个人报仇。”

江堂道:“每一件事,都有罪魁祸首,这件血案的祸首,自然是教主了。”

彭长家道:“是!何姑娘也是这样的看法,这件血案,她只想求证一下事实,然后,找罪魁祸首算帐。”

江堂长长叹一口气,道:“如若真问起事情经过,个中有一段极大的隐秘,只怕你彭兄还不知道。”

彭长家道:“什么事?”

江堂道:“当年参与围杀何氏夫妇的一十八人,如今还有几个活的?”

彭长家道:“如若兄弟的记忆不错,似乎是还有咱们两个活的。”

江堂道:“严格点说起,只有一个半还活着,咱们十八人,四个人死于何氏夫妇之手,但却有十二个死在教主的手中,至于你彭兄,能够保下性命,固然是你深谙明哲保身之道,但还有一个原因,那就是你知道的事情太少,所以,你只能算半个人。”

彭长家道:“至少,兄弟对教主杀害何氏夫妇的事,知晓得很清楚吧!”

江堂道:“不!你也是知道一半。”

彭长家道:“有这等事,在下倒未听过了。”

江堂道:“这件事,知道的本就不多……”目光一掠何玉霜,接道:“姑娘听到了此言之后,还望能保持镇静,别太激动。”

何玉霜道:“你说吧!我受得了。”

江堂道:“令尊英俊潇洒,令堂美丽绝伦,姑娘揽镜自照,就可以瞧出令堂当年的大部容色,令尊风流韵事,固然是招来了很多的忌恨,但令堂的美丽,也是祸起萧墙的原因。”

何玉霜道:“你是说,教主杀害我父母的原因,和我娘有关?”

江堂道:“是的!令堂的美色,令教主倾倒,借令尊风流之名,出手围杀,我们的目的,只在令尊,但想不到,令堂的贞烈,竟然要舍身相护,就这样,不得不连令堂一起杀了。”

何玉霜心情激动,全身也微微颤动,但她却强自忍耐,道:“什么人杀了我父亲?”

江堂道:“这个,很难说,我们是数人围攻,令尊似乎是先中了教主的一剑,以后,被我们乱刀劈死。”

何玉霜道:“我母亲呢?也死在乱刀之下吗?”

江堂道:“是的!姑娘,那是一场混战,我们十八人合攻他们。”

何玉霜道:“什么人杀中我母亲第一刀?”

江堂道:“这个,在下没有看清楚,不敢妄言。”

何玉霜冷冷说道:“是不是你,听说本教中,除了教主外,以你的武功最高。”

江堂道:“这话不错,教主武功,过去比在下高明,但现在,是否还高过我,这就很难说了。”

何玉霜道:“你口出如此狂言,难道就不怕教主知道吗?”

江堂道:“何姑娘,我们十八人合作闯荡江湖,目下只有三人活着,教主除外,能活的只有我和彭兄,彭兄是大智若愚,叫人忽略了他,在下没有彭兄那份才气,只有以武功对武功,实力对实力了。”

何玉霜道:“你的实力,可是已然能在教中和教主分庭抗礼了。”

江堂道:“谈不上什么分庭抗礼,但教主心中明白,如是杀了我这个副教主,天皇教下至少一小半人数,会叛离本教,这就是我的保命方法,和彭兄有着显著的不同。”

何玉霜道:“哼!蛇无头不行,鸟无翅不飞,如是教主一举把你杀死,你这些忠心属下,自然会听受教主之命。”

江堂道:“看来,何姑娘对在下的实力,还有些怀疑,对教主,还有一分偏爱。”语声微微一顿,接道:“姑娘,咱们教主是一位思虑很周密的人,姑娘能够想到的,教主自然是早已想到了。”

何玉霜冷笑一声,道:“我谁也不偏袒,你们都是我的仇人。”

江堂点点头,道:“说的也是,姑娘不是外人,也是咱们教中公主身份,这是自相残杀的局面,不是合力对外,姑娘先找教主呢?还是先找在下报仇?”

何玉霜道:“两个人都要找。”

江堂道:“那很好,姑娘是否现在可以选一下呢?”

何玉霜点点头道:“冤有头,债有主,如若我要找人,自然是应该先找教主,不过,很不巧的是我先碰上了你。”

江堂笑一笑,道:“姑娘,在下并没有逃避。”

何玉霜笑道:“也许,我们最后要有一场拚杀,不过,你既非罪魁祸首,似乎是用不着首当锐锋。”

江堂又恢复满脸和气的笑容,道:“姑娘这么镇静,看来是早已受过高人的指教。”

何玉霜道:“用不着什么人指教我,大悲大伤之后,总会自然平静下来,因为,我要报仇。”

江堂道:“姑娘的报仇原则如何?”

何玉霜道:“报仇就是报仇,还有什么原则不原则的!”

江堂道:“报仇有三种,姑娘准备如何一个报法?”

何玉霜道:“你先说说看,哪三种方法?”

江堂道:“一是分辨是非的报法,姑娘应该先了解令尊是不是该死?然后,姑娘再替他报仇……”

何玉霜道:“第二种呢?”

江堂道:“第二种么,范围小一些,只杀罪魁祸首,从者不究。”

何玉霜道:“还有第三种,又是什么?”

江堂道:“大开杀戒,不分首从,凡是参与这件事的人,一体诛绝。”

何玉霜道:“你们十八人,死了十五个人,余下还有三人,对吧?”

江堂道:“不错。”

何玉霜道:“彭长家是不是只担任把风的工作,没有下手?”

江堂道:“也不错,彭兄深谋远虑,似乎是早已想到今日之事了。”

何玉霜道:“彭长家我可以不究,至于你,你自己说,算不算是罪魁祸首呢?”

江堂道:“这要看你姑娘的看法了。”

何玉霜道:“我的看法?”

江堂道:“不错,在下参与了围攻令尊、令堂的直接行动,而且,也是对他们的主要人物,姑娘要找我报仇,在下觉着并无不对之处。”

何玉霜道:“江副教主倒是想得很开啊!”

江堂微微一笑,道:“想不开又能如何?在下总不能怕死,跪地求姑娘饶命吧!”

何玉霜神情冷厉,沉吟不语。

彭长家低声说道:“姑娘,冤有头,债有主,咱们应先找教主报仇。”

何玉霜心情已逐渐冷静下来,闻言缓缓说道:“彭老的意思是……”

彭长家道:“是的,先找教主,不过,姑娘应该先和副教主取得协议。”

何玉霜点点头,道:“江副教主,彭老的话,你听明白了没有?”

江堂道:“听到了。”

何玉霜道:“副教主准备如何?”

江堂沉吟了一阵,道:“姑娘的意思,可是说要在下答允不管教主的事?”

何玉霜道:“我要你一个明确的答复。”

江堂道:“天皇教一致对外,如若有人侵犯咱们教主,咱们自然不能坐视,不过,姑娘的情形特殊,你这是报私仇,而且,姑娘也是咱们自己的人,公情私谊,这件事,咱们都可以置身事外。”

何玉霜道:“有一件事,江副教主应该明白。”

江堂道:“在下洗耳恭听。”

何玉霜道:“我杀了教主之后,一样会找你江副教主算帐。”

江堂道:“应该,应该。”

何玉霜道:“副教主如此大方,叫人有些莫测高深了。”

江堂笑一笑,道:“在下是一个很重情义的人,对令尊之死,在下心中一直有一份惶惑不安。”

何玉霜道:“为什么?”

江堂道:“因为,令尊生前,和在下很谈得来,我们是很好的朋友。”

何玉霜道:“很好的朋友,你会杀了他……”

江堂接道:“没有法子的事,教主之命,一向森严,在下如不答允,只怕会死在教主手下了。”

何玉霜突然微微一笑,道:“副教主,我想求证一下你说的话,不知你肯不肯帮忙?”

江堂道:“自然可以,不过,帮人忙的事,一定要有一些条件,是吗?”

何玉霜心中一震,暗道:这人的阴险、精密,果然是无微不至,我还未提出条件,他已预留退步了。心中念转,口中却说道:“我想劳动你副教主的大驾,咱们一齐去见过教主,然后,把当年杀害我父母的事,说个明白。”

江堂道:“姑娘的意思,可是要在下去和教主对质吗?”

何玉霜道:“实事求是,如是想把一件事,查个明白,必需要有追查到底,水落石出的精神,才能把事情查个明白。”

江堂道:“这事情有些困难,他是教主的身份,我是副教主,要我们面对面的争辩这件事,在下很难从命。”

何玉霜道:“不用你反抗他,我只是要找出来,什么人是杀害我父母的主凶罢了。”

江堂道:“姑娘,在下可以不管你去找教主报仇的事,大丈夫一言既出,决无反悔,但我没有答应同姑娘去和教主对质,这一点,希望你姑娘明白。”

何玉霜道:“就算教主是杀害我父母的主凶吧!但你也是重要的元凶之一。”

江堂道:“姑娘,这么一转话题,似乎先要找在下算帐了。”

何玉霜道:“不幸的是,咱们先碰上了江副教主。”

江堂哈哈一笑,道:“那也好,久闻姑娘的飞铃绝技,近日中,又有很大的进步,这茅屋小,只怕姑娘施展不开。”

洪承志突然大上一步,道:“对付你,似乎还用不着何姑娘出手。”

江堂镇静的点头一笑,道:“看起来,你们是有备而来。”

洪承志道:“这是龙潭虎穴,咱们如是全然无备,也不敢闯进来了。”

江堂道:“你是什么人?”

洪承志道:“恕不奉告。”

望望洪承志手上的长刀,江堂缓缓说道:“有一个豪勇无比的人,闯过了本教无数杀手的拦截,大概就是你阁下了?”

洪承志道:“江副教主既然也知道了这件事情,那是最好不过,区区已见过贵教中不少的高手,但还没有见到一个武功特出的高人,今日有幸,会到副教主。”

江堂道:“听你口气,咱们是非要有一场搏杀不可了?”

洪承志道:“领教副教主的高招。”

江堂道:“好!你既然看上了江某,在下只好奉陪了,不过,阁下是否会觉着这室中很狭小呢?”

洪承志道:“不论在哪里,都是一样。”

江堂道:“用兵刃还是拳掌?”

洪承志一扬手中长刀,道:“在下手中有刀,阁下也亮兵刃吧!”

江堂道:“好像有十几年,我都设有用过兵刃对敌了?”

洪承志冷笑一声,道:“阁下,用不着太托大了,在下手中的长刀,已会过天皇教中不少的高手。”

江堂微微一笑,道:“我知道,你的刀法很凌厉,不过,武功一道很精博,有些人成就在兵刃上,有些人成就在拳掌之上,所以,阁下不用太顾虑了。”

洪承志道:“这么说来,在下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江堂道:“不用客气。”

洪承志冷哼一声,右手一挥,一道寒芒,直劈过去。

江堂身形突然一闪,灵捷无比的避开了洪承志一刀。

洪承志微微一怔,道:“好身法。”长刀回转,唰唰唰连劈三刀。

这三刀快速绝伦,幻起了一片银芒。凌厉的刀风,逼得何玉霜和白天平都退到厅中一角。

洪承志刀法展开,有如冷电飞虹,满室中尽都是森寒的刀气。

但江堂不知施用的什么身法,竟然在那飞旋的寒芒中穿来穿去,在绕身匹练似的刀光中,安然无恙。忽然间,江堂右手一挥,当当两声金铁大震,竟把洪承志的长刀封开。

这一挡之势,力道奇猛,竟然把洪承志的长刀,硬封开去。

洪承志疾退两步,收住了长刀。

江堂本有借机反击机会,但他并未反击,反而向后退了三步。

洪承志目光凝注在江堂双手之上,看他用什么东西,封开了自己的长刀。但见江堂长袖垂遮,掩去了双手。

洪承志轻轻咳了一声,道:“阁下用的什么兵刃?”

江堂淡淡一笑,答非所问地道:“后生可畏,阁下这点年纪,竟然逼的我把手中兵刃亮了出来。”

洪承志心中也有了很大的警觉,暗道:“这人武功之高,乃天皇教中从未遇过的敌手。”当下冷笑一声,道:“阁下这副教主的身份,看来,果然是名符其实。”

江堂道:“客气,阁下有什么高见,区区洗耳恭听。”

洪承志道:“咱们还没有分出胜败。”

江堂道:“你的意思是,咱们找一个空旷的地方,决个胜负?”

洪承志道:“区区正是此意。”

江堂道:“那很好,咱们到外面去吧!”当先举步向外行去。

这一次,白天平和何玉霜都未阻拦。茅舍外面是一片空旷的草地。

江堂的茅舍外面,本来有很多的从人,但此刻却只有两个站在门口。

洪承志手提长刀,选了一片平坦的草地,道:“阁下,在下很少遇到像你这样的对手,希望咱们能放手一战。”

江堂笑一笑,道:“年轻人,这地方不是扬名立万的地方,也不是比武试招的地方,所以,阁下也用不着施展堂堂正正的打法。”

洪承志道:“副教主的意思是……”

江堂道:“你有多大本领,就施展多大本领,能有多凌厉的招数,就用出多凌厉的招数,这是一个各展所能,以命相搏的地方。”

洪承志冷冷说道:“我明白了,你要施展什么奇招了?”

江堂笑一笑,道:“世人大都说江某人笑里藏刀,你阁下的看法如何?”

洪承志道:“天皇教中人,无法以好恶度之,阁下能再三提醒,各以所学求胜,是一个有着豪壮性格的人。”

江堂哈哈一笑,道:“朋友,那是仁侠英雄的行径,阁下把江某人估计的太高了。”

洪承志怔了一怔,道:“这么说来,你是别有图谋了?”

江堂哈哈一笑,道:“年轻人,你自己想想吧!”身子一闪,右手疾向洪承志的头上劈去。

洪承志长刀一横,一式“分水断流”,截向江堂的右臂,一面大声喝道:“见不得光亮的三等小人,这一记暗袭,全无一点副教主的气势了。”

江堂身子一闪,突然三个倒翻,掠出去了三丈多远。有如天马行空一般,冲到了白天平的身侧,左手一探,一股劲力,疾向白天平击去。

白天平冷哼一声,身子一闪,长剑同时出鞘,点了过去。

江堂未等身子落地,忽然悬空打了一个跟斗。身子掠着彭长家身前五尺左右处飞过。

就在那身子飞掠的同时,一道白芒,闪电一般飞了出去。像是暗器,又像是一道闪电、飞虹。

人影掠出了两丈外,彭长家才大叫一声,身子向前倒下。

白天平虽然是心中早已有备,但江堂却全未表露出一点杀机,心中的防范渐松,却不料,江堂突然会对彭长家下了毒手,而且,势道奇怪,白天平大出意外之下,救援不及。

彭长家的前胸和后背,同时涌出了鲜血,不知江堂用的什么兵刃,一下子洞穿了彭长家的身躯,伤口在心脏要害,看伤势,就算华陀再世,也无法救得活了。

这一击,表现出了江堂的阴险狡诈,也表现出了他具有的武功。因为,直到彭长家倒摔在地上,白天平等无法确知,江堂那挥手一击的白芒,究竟是什么兵刃。

白天平抱起了彭长家的身躯,失声道:“彭老,你……”

彭长家拼耗着最后一口护心元气,说道:“我不行了,江堂阴险成性,不可信任,小心他……”他伤的太重了,一句话没有说完,人已气绝而逝。

白天平长长吁一口气,放下了彭长家的尸体,道:“阁下的手段,不但很恶毒,而且,也很卑鄙。”

江堂仍然是满脸笑容,淡淡说道:“有一句俗话,无毒不丈夫。”

何玉霜的双手已各握了一枚飞铃,冷冷接道:“江堂,那就是你的看家绝技,破云斩了。”

江堂笑一笑,道:“想不到姑娘还记得我这招不成气候的玩艺。”

何玉霜道:“我早该提醒他们的。”

江堂道:“破云斩比起姑娘的飞铃绝技,那是不堪一提……”

何玉霜双手缓缓杨平,道:“你可要试试我的飞铃?”

江堂突然敛起笑容,肃然而立,道:“姑娘准备和在下,在极短的时间中,一决生死了?”

何玉霜道:“我要替父母和彭老前辈报仇。”

江堂道:“当今之世,只有区区在下和教主,知晓你父母被杀的经过,其中内情,十分复杂,如是在下死于你飞铃之下,你只好去问教主了。”

河玉霜心中一动,握在手中的飞铃,无法击出。

江堂淡然笑一笑,接道:“在下若中了姑娘的飞铃,姑娘也将同时尝试在下的双手并发的破云斩,我想,那该是一个同归于尽的局面,只好让杀害你父母的元凶,逍遥事外了。”

何玉霜道:“你……”

江堂道:“我说的很真实,希望你姑娘能相信我的话。”

白天平低声道:“玉霜,别造次出手,逼他拚命,那破云斩有如驭剑一般的威势,咱们得先了解一下,才能放手一拚。”

江堂道:“阁下倒是明白人,破云斩,未必能对付飞铃,但飞铃也一样无法对付破云斩,区区相信,那是同归于尽的一拚。”

洪承志长刀一举,道:“阁下还有未施展出来的武功?”

江堂笑一笑,道:“这有什么不对吗?”

洪承志道:“咱们动手之间,阁下并未全力施展了?”

江堂笑一笑,道:“阁下,咱们还未到全力拼命的时候。”

洪承志冷笑一声,道:“希望咱们在一场的搏杀之中,你能全力施为。”

江堂哦了一声,道:“为什么?”

洪承志道:“因为,我们即将在一场搏杀中,分出胜负。”

江堂似是对洪承志这番话有些畏惧,脸色一变,道:“这又何苦呢?何姑娘要替她父母报仇,心怀大恨,不计一切,有时间,不惜舍命一拚,但阁下和我江某人,似是用不着这等穷凶极恶的一战吧?”

洪承志冷冷说道:“咱们既然动上手了,就总要分个胜负出来,阁下武功高强,是我洪某人生平仅遇,如若不能全力一搏,只怕无法分出胜负了。”

江堂叹息一声,道:“看阁下的刀法很像中州大侠洪士高的刀路。”

洪承志呆了一呆,道:“你认识洪士高?”

江堂点点头,道:“不错。”

洪承志道:“他现在何处?”

江堂暗里长长吁一口气,尽量维持着神情的镇静,道:“我只能告诉你一件事,那就是洪士高并没有死,还好好的活在人间。”

洪承志道:“在下之意思是,你可否带我去看他?”

江堂淡淡一笑,道:“去看看他?”

洪承志道:“是的……”

江堂接道:“你和他什么关系?”

洪承志道:“源出一门。”答的很妙,轻着一鞭,不着痕迹。

江堂道:“阁下也姓洪,是吧?”

这一句话单刀直入,洪承志点点头,道:“不错。”

江堂道:“你是不是洪士高的后人?”

洪承志暗里一叹,道:“是!”

江堂微微一笑,道:“所以,咱们这一场搏杀,应该停手了。”

洪承志道:“你的意思是……”

江堂哈哈一笑,道:“我如杀了你,你见不到亲人了,如是你杀了我,没有人带你去见他,所以,咱们这场搏杀,只好停止了。”

洪承志沉吟了一阵,道:“你要认输吗?”

江堂道:“咱们还未分出胜负,老夫为什么要认输?”

洪承志黯然一叹,退后三步。

白天平心头震动,身子一闪,冲了出来,道:“江副教主,在下姓白,领教高招。”

江堂双目盯注白天平的脸上,瞧了一阵,道:“你戴着人皮面具?”

白天平笑一笑,道:“不错,副教主,就算在下取了面具,也没有什么可以威胁的地方。”

江堂道:“你要干什么?”

白天平道:“咱们动手搏杀,分个生死。”

江堂道:“你有把握能胜过老夫吗?”

白天平道:“没有,不过在下相信至少可以打个平分秋色。”

江堂道:“老夫相信你的话,不过,有几件事,老夫不得不先说明白。”

白天平道:“在下洗耳恭听。”

江堂道:“洪士高的囚居之处,只有在下一个人知道,如是在下不幸伤于你阁下之手,只怕,天下再也无人知道这件事了。”

白天平道:“天皇教主呢?”

江堂道:“他自然知道,不过,你就算用尽天下酷刑,他也不会说出洪士高的下落。”

白天平暗暗叹一口气,道:“这人的狡诈、恶毒,果然厉害,很小的一件事,但却叫人生出了很多顾虑。”心中念转,口中说道:“就这一件事?”

江堂道:“还有何姑娘的事,如是江某人不肯和她在教主面前证实很多事,别说教主的花言巧语,可以骗过你们,认为他不是凶手,而且,可以动以养育之情,要你们自行火并。”

白天平心中最害怕的,就是这件事,果然被对方用上了。长长吁一口气,道:“阁下的言语之中,真是极尽威胁之能事,但不知除此之外,还有什么别的办法没有?”

江堂笑道:”最好的办法,就是咱们双方合作了……”

白天平接道:“合作?合作对付哪一个?”

江堂道:“如若咱们合作了,对付什么人不言而喻,似乎用不着说出。”

白天平道:“咱们合作的重要条件,是要先见到洪士高,再要你到教主面前证明了这件事。”

江堂道:“阁下不觉着这条件太过苛刻一些吗?”

白天平道:“阁下有什么公平办法呢?”一面拖延时间,一面暗暗忖思,希望能想出江堂一番说词是真、是假,破绽何在。目睹了江堂的真实武功之后,白天平已感觉到,留下此人,天皇教随时可以死灰复燃……

只听江堂呵呵一笑,道:“在下的意思是,如若是我和教主对质,对诸位并不太好。”

白天平还未想到如何处置江堂的办法,随口接了一句,道:“两位对质,对我们会有什么不好呢?”

江堂道:“老实说,在下如若真和教主对质,只怕诸位也很难分辨出真假来。”

白天平道:“看来,江副教主,对咱们估算的很低了?”

江堂道:“阁下不相信江某人的话吗?”

白天平道:“完全不相信。”

江堂道:“可惜,这件事,无法试过。”

白天平暗道:任你老奸巨猾,只要你敢和教主对质,我不信我们会听不出一点眉目。心中念转,口中说道:“如是阁下愿意和贵教主对质,咱们是乐意一试。”

江堂笑一笑,道:“阁下如若坚持,何姑娘和洪世兄又不肯同意在下的意见,在下倒愿一试,不过嘛……”

白天平接道:“不过什么?”

江堂道:“有个条件。”

白天平道:“我们为求真象大白,只要不是太苛刻的条件,咱们都可能接受。”

江堂道:“天皇教主如若不讲理,下令属下出手杀在下以灭口,那将如何是好呢?”

白天平怔了一怔,道:“这个,这个,以阁下这身成就,自保是绰有余裕了。“

江堂笑道:“无论如何,在下总是副教主的身份,无法和教主动手。”

白天平道:“阁下的意思呢?”

江堂道:“如若阁下能保证在下的安全,江某倒愿和教主对质一番了。”

白天平道:“这个,在下只怕……”

何玉霜接口道:“只要你答应和教主对质,我可以答应你的安全……”

白天平低声接道:“玉霜,你………”

何玉霜接道:“我要求证一下父母的真正死因,需要查明内情……”

白天平道:“玉霜,这件事……”

问玉霜接道:“你不用想说服我,事情已经到了此等境界,如若无法查明我父母的死亡内情,我是死不瞑目,你不用多管我了。”

白天平暗暗叹息一声,忖道:这老狐狸当真是一计连着一计,几句话就把局势改变了,大家都看着他杀死了彭长家,但他提出一个洪士高,就使整个局势完全改观了……

洪承志似乎是已经忘去了替彭长家报仇的事。

何玉霜也被江堂一句话改变了仇恨的观念。

白天平有着一种孤掌难鸣的感觉,一时间呆在那里,想不出适当的措词。

江堂目光转注到洪承志的身上,道:“洪世兄,看来,只有先委屈你一下了,先和教主对过质后,再带你去看洪大侠了。”

洪承志道:“那也只有如此了。”

白天平只听得暗暗心焦,忖道:先去和天皇教主对质,如若引起了什么冲突,洪承志自然会全力维护这江堂的安全了。

四个人,一个人死在江堂的手下,另外两个人,被人家三言两语就拉了过去。

白天平虽然瞧出了这是个有计划的安排,但白天平却又无法劝说。因为,两人的题目都很大,都是为了长辈,忍一忍,咽下了口中的话。

只听江堂长长吁一口气,道:“何姑娘,洪世兄,你们三位一起来,两位虽然和老朽有约定,但在下感觉中,总是不够完整。”

何玉霜道:“你还有什么条件?”

江堂道:“最好,让这位朋友,也答允在下,和两位一体行动。”

何玉霜回顾了白天平一眼,道:“你愿不愿意同去?”

白天平明知故问地道:“到哪里去?”

何玉霜道:“和江副教主同去见过教主,求证我父母被害的经过。”

白天平暗暗叹息一声,道:“看来,在下只有同往一行了。”

----------

一兆 扫校,旧雨楼独家连载

Search


Share

ne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