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 5 章 两败俱伤
<<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

第五章 两败俱伤

展若尘涩涩的一笑,道:“我知道你们是不会甘休的,很多次,当我遇上这样的情形,便差不多是相似的发展,而结果也往往和曾经一再形成的结果并无二致……总是有血腥、挣扎、哀号,以及,彼此在裂肌透骨中的痛楚……”

卢尊强粗厉的道:“不要以为你还有那样的侥幸机会,姓展的,今日此地,你最后的下场只是黄土三尺,孤魂一缕,我们决不会再容你张狂下去!”

展若尘道:“幸而我个人的感触,尚不似你所说的这般悲观法;卢总教头,杀人泄恨是桩易事,难的却是有没有能力来杀这个想杀的人……”

忽然冷冽的笑了,“黑鳅神”铁彪道:“展若尘,风闻你是一个真正杀人如麻的刽子手,也是一个心硬如铁的冷血武士,据说你功力高,定力深,尤其是练气的修为更属炉火纯青,已达无我之境,对于你这等的强者,我素来就钦敬仰慕,心向往之,也更有着承领教益的渴切感,不敢说对招,展若尘,只算你点化点化我吧!”

展若尘道:“铁兄,这湾混水,你又何苦非舀不可?”

铁彪语声铿锵的道:“人在江湖,总得有点混下去的凭借,展若尘,这点凭借不是暴力,亦不是财势,乃是人与人之间的情义,今天我来,便是为的这一桩,你不必再加劝说入是非好歹,我分得清楚!”

卢尊强又尖锐的插口道:“姓展的,你不用再打这分化离间的主意,光棍点,眼下这几口子,你就全照应了吧:”

肩胸及腰肋处的伤口,鲜血浸溢范围更宽更广了,几已将青衫的前襟染连成了一片赤红,但展若尘的表情却仍然是那样平静又深沉,带着惯常的一抹疲倦的神色--他是恁般淡漠又无动于衷,宛如这伤是别人身上的血,也是流自别人身上一样……

双手微微向两侧伸展,他的双瞳深处透着一种萧索的叹唱韵息,嗓门也是懒散低哑的:“一次又一次的搏杀,光景依旧是没什么新鲜处,仍是那种令人厌倦的轮回,怪的是有人却乐此不疲--虽则对象不同,但某些人像是永悟不透这血腥,该是桩多么作呕的事……"

卢尊强大声道:“别说得这么悲天悯人法,姓展的,你种下什么因,便该得到什么果,这样的轮回是由你推转的,这样的血腥也是你开的头,就是你,心狠手辣,杀人如草,你还扮的哪门子‘好生之德’?”

这时,“卷地龙”上官卓才皮笑肉不动的开口道:“我说卢兄,时辰也不早了,该送谁上道,我们也就赶紧一步少磨蹭啦!”

用力点头,铁彪道:“不错,我先上!”

上官卓才眯着一双肿泡眼道:“形势不同,铁兄,我们也就不必客气了,并肩子一起动手吧!”

铁彪略一犹豫,黄渭已干涩的道:“我们不能冒险,铁老弟,小女的血海深仇能否报得,全在此一举,若是单挑独斗,万一有失闪,不止对不住帮场的朋友,力量折损之下,我们的心愿只怕就更难周全了

肮碚蛊臁焙麓笊揭餐蝗淮稚破涌诘牡溃骸盎评弦铀档枚裕绯溆⑿郯绾煤翰辉谡飧鼋诠茄凵希照沟目兴锉臼绿鹾荩隙烙岸荚谒稚显粤烁罚颐歉覆蛔诺7缦眨 

咬咬牙,铁彪终于不大情愿的道:“好吧,我们但求能替黄姑娘报仇,其他的也就说不上了!”

展若尘冷清的道:“各位原是打定这个主意来的,无须再另找借口,你们说得明白,我也心里有数,大家不妨就这么卯上,不必再摆些场面话了!”

铁彪双眼圆睁,凛然道:“展若尘,你不错是条汉子,我姓铁的也不是孬种,莫以为只有你响当当的是个人物,我铁彪也一样挺得直脊骨,只要不牵扯上黄老爷子,何时何地,我豁了命也会单独奉陪,找人插进一根手指头,就不算人生父母养的!”

展若尘笑笑,道:“如果还有此等机会,铁兄,我当忘不了你这番豪语!”

铁彪身形一偏,他那柄沉重锋利,寒光赛雪的无鞘大砍刀已握在手中,削薄的刀刃竖立上指,对着展若尘,一片森森的冷凛之气在流散溢动,刀未展,已使人的心腔颤惊,肌肤起惧……

然而,第一个出手攻击展若尘的却不是铁彪,而是他的结拜兄弟郝大山。

不知什么时候,郝大山的那只粗大黄布裹卷早已扯开,内中,是一个以钢丝及人发混合编织成的软辫旗帜,旗端多出一截长有三寸的矛状尖锋,旗杆粗逾儿臂,也是纯钢打造,是一种极为怪异又霸道的兵器。而现在,这面闪闪软辫旗帜,便兜风挟劲,有如一片带着雷电泄光的灿烂流云,斜横着暴卷展若尘!

展若尘倏然身子飘起--宛若失去了重量的一朵棉絮,任由郝大山的银旗舒卷带扯,而在身形翻滚的一刹那,十九道青莹莹的芒彩便仿佛十九股冷焰,那么凌厉的散射而出!

郝大山狂吼半声,银旗突然手抖如毯,杆尾倒飞,似魔鬼般的影像连绵幻映,力截对方的刀芒!

大砍刀便在这时暴劈而落,由于刃锋破空的速度过于猛疾,空气中响起一阵裂帛似的刺耳豫啸,那已不是一柄刀的挥展,而一条凝结成形的匹练。

展若尘缩身扭腰--并不炫耀,却优美又准确至极的闪出三步,恰好避开了郝大山与铁彪的前后夹攻!

于是,卢尊强就在此刻跃空而起,身形腾掠问,那么矫捷又凶悍的自上扑下,一溜星点,随着他的动作连成晶闪的弧线,晃移不定的泄射而至。

目光凝聚而深沉,展若尘半步不退,右手猛挥,“霜月刀”的伸缩宛若洒出千百条掣映交错的蛇电,织成纵横飞舞的光之图案于瞬息,金铁撞响声刹时乱做一片,卢尊强弹滚侧翻,斜刺里“卷地龙”上官卓才的一对板斧已贴地削斩!

展若尘双脚倏起,同时七十六刀暴射,填卷进的上官卓才,刀锋若霜,青气蒙蒙,但见光华流灿,如真似幻,上官卓才尚未够上位置,业已怪吼着像来时那般快速的倒窜回去!

黄渭的一双铁掌便接在上官卓才退跃的空隙填补上来,掌势挟着沉猛的劲风,只一出手,即带起隐隐的呼轰之声,力道雄浑。招式在移时中却含蕴着莫测的变化——真正行家的手法!

展若尘倏忽左右晃动,而他晃动的身影还留存着好像在人们的眸瞳中,他本身的实体业已腾空五尺,自五尺的高度卷落,便也似掷落下漫天的光雨。

行云流水般畅快的移动,比不上这狂泄急罩的一蓬光雨来得更暴烈,黄渭试着以他所能施展的身法来做横的牵涉,但却抵不住那有逾寻常的密集光芒的凌压,陡然间,他也只能往后急退。

大砍刀又如怒涛惊浪般层层重重的涌向展若尘。沉刺的刀身割创着空气了,发出那种刺耳的裂帛般的响声,冷焰迸溅,威力万钩。

展若尘做着幅度极小,但速率极快的闪晃,每在一次避让锋锐,于分寸里回躲刀刃——表面上看,他的动作奇诡快捷,无懈可击,实际上,由于他所受数处创伤的影响,举手投足之间,伤口的扯裂炙痛,简直到了绞肠锥心的程度,尤其血流得大多,每一刻的迟滞,便增加上一分虚脱,但他却只有强忍着,竭力撑持下去;同时,他也非常明白,拼战的辰光越长,对他越为不利,眼下,他唯一能反制当前悍敌的方法,就是狠斩狠杀,速战速决!

铁彪的大砍刀在那等凌厉凶猛的攻击着,郝大山的银旗也挥展若风卷去起;而上官卓才不愧有“卷地龙”之称,矮胖如缸的身体贴地旋回,他那对板斧,便似涌起了遍地的雪花,打着大大小小的旋转流走绕窜;卢尊强则连连腾空下击,手中的一柄粗短“钩连枪”,吞吐如虎,寒星点点掣闪下,锐势逼人。

捌卟阶贩纭被莆迹怯味返穆肥纳矸ú教骺焖破纾萋咏搜附菸薇龋凭⒘η可睿跋蹲攴欤朴俺纱晌瑁喽哉谷舫拘纬赡笸病U谷舫拘睦镉惺苑酱朔缶倬严谒宦垩蕴干闲卸希狄衙靼诿飨允侵匆庖∷悦庑┤瞬皇亲炖锼担颂献鲎鳎退懔说模腔岵幌б磺写垡劳觯啦挥杷泶⒌幕幔

几处伤口全在抽搐,在扯绞,那种痛法,能把人的血气都搅混了,汗水自展若尘的额角上往下滴,毛孔中往外溢,血合着汗,浸扯透衣,黏沾成一团,逐渐的,他已感到呼吸粗浑,力道虚浮,甚至两眼朝外看,也有些朦胧晕翳了。

邢独影的失败并不是毫无补偿的,他已有了他所不曾预见的收获——这位“血魂”的“镌命铲”在展若尘身上所造成的伤害,远比实质的情形更为严重,他已大大的降低了展若尘在一般状况下能够发挥出的潜力!

受伤的地方宛若沾附着一种恶毒又邪异的诅咒,它们是那样的在啃啮着之纠缠着,不但阻碍展若尘本身功能的施展,更连他的心思也在如此的艰苦折磨下变得灰黯酷涩了。

看惯了生死,经多了血腥吧,人总有一口不甘的气存着,展若尘实在不情愿把一条命为了这么件事而送在这些人手里,他必须挣扎,必须反抗,哪怕是非要毁灭不可了,他至少也得求个“同归于尽”!

内心的感受与愤意,只是深蕴在内心,形色上,半点也未显露出来,他仍然在沉稳得近似冷酷及僵木的应战,目光萧煞,连面颊上一块肌肉的蠕动,一条筋络的抽卷都不见……

犀利的光影翩飞,流闪的寒芒交织;人在死亡的明暗线条间闪掠腾跃,天地似一个上下交合的大圆,网着这些奔突的,真假难辨的身形——有点飞蛾扑火的悲悯意味

于是,那铁彪的大砍刀在一片半弧状的焰彩炫映中,刀锋偏斜,宛如石火淬闪,切向展若尘的后颈,几乎不分先后,郝大山的银旗也由下往上,暴卷猛兜!

高手之间的拼搏与激战便是如此,到了该分存亡的关头,到了势必溅血的辰光,总是有着一刹前的先兆——有如水流至渠,满溢间的过程分野即在须臾,那是无可避免的,时间到了,就会是这般情景。

展若尘突然弓背弯身,不朝任何尚有空隙的方向躲闪,反而快不可言的冲迎下扑,只见银光招展的旗帜卷扬,“呼”的一声,展若尘已被郝大山的银旗兜翻七尺,然而,铁彪那来似流江的一刀便也戳了个空!

够了,展若尘需要的就是这仅似一发的空间,他腾翻的身形猝侧狂旋,九刀合成一刀,寒电穿射中,铁彪庞大的躯体连连往前撞跌,一股透赤的鲜血四散标溅,而在同一时间,当郝大山尚未弄清楚事情的演变因由,正惊愕于瞬息之际,展若尘凌空泄落青衫飘飞澎涨,郝大山银旗才起,一只右手业已连着他的旗帜抛上了半天,又带着枭鹰般怪异的形象,“呼噜”坠入荒草地里。

班弧庇瞥び制嗖赖暮拷猩麓笊酵吹霉鲈诘叵路觯暮拷猩淘谘璧目掌胁鳎熬淼亓鄙瞎僮坎诺拇蟀甯选斑伞鄙髀湔谷舫敬笸壬弦豢榘驼拼笮〉难猓强槌嗪斓娜庀蚯芭咨洌谷舫镜摹八碌丁币讶卧瞎僮坎诺募绫秤职瘟顺隼矗

熬淼亓比缃裾娼小熬淼亓绷耍瞎僮坎呕焐硌溉荆咽郑粑孀偶绫常胤觯献派惩粒涫档囊惶蹙淼赝亮

展若尘在几次踉跄里,还没有来得及站稳脚步,一条人影闪自他的后上侧,冷芒碎映,他已被撞出三尺,背后由左肩至右肋,裂卷开一道那等怵目惊心的伤口!

不错,这是“驭云搏鹰”卢尊强的杰作!卢尊强的身形甫始掠过,黄渭又一鼓作气的扑了上来,双掌翻飞,劲力澎湃,展若尘竭力躲让,每在移动之间,俱是血同汗洒。

疲惫的面孔上是一片冷酷与厉烈,卢尊强手中的粗短“钩连枪”一探,狠毒的道:“是时候了,并肩子上!”

一声啸叫,五名“白绫门”的弟子加上黄渭的十多个徒弟,当时自四周拥扑过来,白绞如龙,矫飞卷掠,各式的兵刃也挥舞交合,恨不能一下子便将展若尘大卸八块,分他的尸!

青莹莹的刀锋在展若尘手上吞吐着电火也似的掣闪冷芒,它幻化为形形色色,向遇异的角度穿飞,这些围攻的人们,又在进逼的同时嚣叫着回散奔退。

陡然问,匹练似的一条白绫怪蛇般卷至,展若尘身形半旋,手抓处,青光似霜,”呱”“哦”连声里,白绫才断,飘荡着雪花缤纷卜

另四条白绫仿佛四股滚涌的云雾,刹时飞到,那么巧妙的分别缠绕上展若尘的双臂双腿,“七步追风”黄渭的掌势,便居中铁柠般撞来!

展若尘的脸庞扭曲着,满头的汗水釉合着血迹,发丝蓬乱披拂,牙齿紧挫,但是,他的那双眼却依旧深沉而冷漠,好像他的双眸与他身体的其他部分是互无关连的,如像这双眼是长在另一个人的脸上——

当黄渭的沉浑掌劲快将沾触着展若尘肌体的一刹——而他的四肢乃是被四条白绫扯卷住的——他摹地张口。

一股血箭便由他嘴里赤漓漓的喷出!

那股血箭撞在近距离的黄渭胸腔上,蓬溅开一朵绚丽鲜艳的血花,黄渭的反应却似挨了一记锤棒,他双臂抛扬,大叫一声,整个人横着跌出,每一次翻滚,俱是满口呛血!

八碌丁钡睦溲娼羲孀呕莆嫉拟У桑斓牟戌卑仔踉谄瑁寸钡乃母觥鞍诅泵拧钡茏右脖欢刀サ牡睹⒈频帽榈毓銎潜凡豢啊

几个黄渭的门人慌忙抢前搀扶住他们脸色灰败、呼吸粗浊的师父,“驭云搏鹰”卢尊强目突心裂,他切齿如挫,横身挺枪,护住了黄渭,一边怨毒的盯着展若尘。

昂谩照沟模闶沟煤谩 

展若尘的神色更见衰颓了,他用衣袖拭去唇角上的点点血渍,面庞上呈现着那样骇人的惨白,语声里宛如罩着蒙陇:“不用张牙舞爪……卢尊强,你到终场的时候,也不会是完整无缺的……”

面颊的肌肉不停抽搐着,卢尊强仇恨至极的道:“你今天必然会死在这里,展若尘,你已经到了强弩之未,油竭灯尽的时刻,你已挣扎不了多久,我们将把你分尸挫骨,散置荒野饲鹫喂狗,叫你死无葬身之地!”

展若尘疲乏的道:“卢尊强,这遍地狼藉的血肉,难道还搪不住你那张狂言肆语的嘴?”

卢尊强双瞳中血光隐隐,这位鲁西一带骡马帮的总头领,业已控制不住他激动的情绪,“钩连枪”颤晃晃的指着展若尘,他裂帛似的吼叫:“不知死活的跋扈东西,我即使拼却这条老命,也不会容你逃出去!”

点点头,展若尘身体有些摇摆的道:“我们都是一样的打算一宁为玉碎,不为瓦全!”

幽幽地,黄萱从她父亲身边走了过来,脸颊上挂着泪痕、她硬咽着道:“二叔,事情已经到了这步田地,侄女身负的罪孽已是益深益重,侄女今天也不想活着回去了,只求能与这个恶魔同归于尽,用这条残喘苟活的生命向各位叔怕尊长谢罪吧……”

卢尊强悲昂的大叫:“萱儿一边站着,我这做二叔的还没有死,等我挺了尸你再豁命不迟,等着瞧吧,姓展的逃不了!”

肩、肋、腿连中九刀的铁彪,这时在地下撑起上半身,痛苦又倔强的道:“二哥……今天我们真算丢人丢回娘……家了……这是助的什么拳,帮的哪门子场,我们功夫不济,好歹也得落个有始有终……却不能让萱姑娘去替我们收场……二哥你务必得挺下来……我们虽说废了一半,还能替你缠绊缠绊那姓展的……”

右手齐腕断落的“鬼展旗”郝大山,伸直一只血肉模糊的时臂,一面倒吸着气,还挣扎着高叫:“总是留得一口气在……也得和这厮拼个了断……二哥……我哥俩全豁上了,你可不能羞死我们,叫我们连一缕冤魂也没脸回家啊……”

卢尊强咬牙道:“二位贤弟宽怀吧,我姓卢的定然和他耗到底,是福是祸,是生是死,我这做哥哥的亦必同你们一道!”

悲哀的摇着头,展若尘沙哑的道:“业已杀成这种光景了,奇怪各位的兴致仍然还有这么个大法……不知是你们‘杀得性起’,抑是我果真对于屠戮的把戏厌倦了……”

卢尊强气涌如山的叱叫着:“姓展的,少来这一套自命不凡的说教,你只是一头嗜血的野兽,一个残暴成性的屠夫,你凶狠又歹毒,好狡无比,偏还扮得清高:讲得悲悯,如果天下果有罪大恶极之徒,展若尘,那人则非你莫属!”

小心的,缓慢的作了几次较深的呼吸,展若尘目光平视——像是凝注着虚冥中的什么,他低沉的道:“卢尊强,你们还不就此收场,难道说非得等到死光死绝了才肯罢手?”

翱┍馈币灰а溃鹎看蠛鸬溃骸熬退阄颐撬拦馑谰照沟模阋脖厝徊换崾歉龌钊肆耍 

郝大山在激愤的嘶叫:“展若尘,你他娘即便认了命也不叫冤,至少你已本利捞足,我们这多人伴你上道,莫非还会屈了你!”

铁彪也似横了心,奋力挣扎着挺立起来:“我姓铁的……几十年江湖,水里来,火里去,掉皮掉毛的事都不多,如今却叫你戳了个混身刀眼……展若尘,算你行,我这条残命,也就烦你一并收了去吧………

展若尘喃喃的道:“看来我说得不错——这一道,的确是要玉石俱焚了。”

肮沉埂币话冢鹎苛萘业牡溃骸澳悴慌滤溃颐腔褂惺裁磁碌模俊

坐在那里痛得一张红脸透黄的上官卓才,此刻提着一口气,龇牙咧嘴的搭上腔道:“我说卢兄,姓展的这条命,任是怎么摆弄也不能让他活着出去,但再次圈杀,可得谨慎点儿……姓展的业已是隔着打横那一步不远了,大伙瞧他吧,全身裂肉透骨的伤口,血流得似水流,就算他是铁打的金刚,也禁不住这般折腾法……”

身上的伤口突起了一阵痉孪,上官卓才强忍住那种撕裂般的痛楚,他光秃的脑袋上沁着油汗,又嘘着气往下说:“所以么……咱们再朝上圈的辰光,就得采用远攻游斗的法子,他使的是短家伙,但身手欠灵,便难以伤人,大伙别愣向上凑,远着点围着打,光是干耗,也包能将姓展的耗垮!”

微微颔首,卢尊强道:“对,上官老哥说得有理,我们就这么办!”

上官卓才的嘴巴翁张了几下,艰辛的挤出一丝笑颜:“只是……卢兄,在橹倒姓展的时候,可别太快结果他,总得留他一口气在,好让兄弟我也报报这一箭之仇……”

卢尊强冷峭的道:“我会记得,上官老哥。”

八碌丁钡牡斗嬖谡谷舫镜氖稚仙了缸澎陟诤猓缜锼逞俏盏兜氖秩丛慌ǔ淼难照慈荆兜睦渖男绕旌掀鹄幢阈纬梢恢秩谜谷舫炯煜さ奈兜溃徽庋奈兜溃盐判崃诵矶嗄辏蘅煞袢系模膊⒉幌不墩庵制ⅲ渲邪舜蠖嗟睦淇嵊氩斜馊裼肷玻夂退男男运梦醇喑模蝗欢衷谒床挥啥哉夤善⒂兴炝盗耍蛭桓胰范ǎ裉煲院螅欠裆杏谢嵩俣忍逖榈逗脱钠叮枪倘皇抢洳校羌庥玻梢脖硎咀乓桓鋈说母芯跻换钭诺娜瞬呕峋哂械母芯酢

风云阁扫校

Search


Share

ne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