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 10 章 地球守护神
<<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

第十章 地球守护神

“是……是同一个人干的……那个隐形人就是用搬运那两个坏蛋肢体的方法,来……来搬运妳的肢体……”惠萱看着嘴唇苍白的婷玉。

“难怪婷玉的家里,跟我家里,除了床上,都没有发现任何血迹。”婉玲脸色苍白地说。

“难怪什么?”彦男几乎笑出声来,说道:“肢体瞬间移动很正常吗?手指飞来飞去很正常吗?这两个强奸犯身体飞来飞去好常见么?我看我还是打通电话,叫美国的FBI 来办案好了,妳们看怎么样?”

“去打啊,这里不需要你。”惠萱这时真希望彦男是刚刚屏幕里,四分五裂的坏人之一。

“哈哈哈,别生气,我这就走了,等会儿会有一个便衣刑警来门口站岗,警局全天候轮班保护床上这个断指娘娘,也会全天候向你们问话作笔录,别忘了要警民合作,打击犯罪喔!”

彦男吃吃地笑着,将门带上。

尽管彦男是如此惹人憎厌,不过,病房里的三女已经没有力气投诉他了。

她们似乎应该将全部的精力,放在诡异残酷的隐形人身上。

三女失魂落魄地坐在一起,婷玉涕泪纵横,看来已经接近崩溃边缘了,惠萱和婉玲也不好受,她们的心里正悄悄凝聚了前所未有的恐慌:“那个隐形人什么时候会挑上我?”

婷玉从两人不安的眼神中窥见她们的心情,急着道:“不可以丢下我一个人!”

就在这一剎那,婷玉的耳边突然涌上一声巨吼:“那妳凭什么丢下我!”

这声音之巨,直震得婷玉头皮发麻,摔倒在床。

一连三天,在十数个警员的询问过后,婷玉等三人终于有机会喘口气,静下来思考该怎么办。

“那天妳们真的都没听到那一声大吼吗?”婷玉看着婉玲跟惠萱。

“妳问了好几次了,没有就是没有,我们只看到妳像神经病一样摔倒。”惠萱说。

这几天惠萱跟婉玲简直烦透了,因为她们必须喂食双手暂时无法活动的婷玉、安抚婷玉,杂志出版的工作只好搬到病房来做,两台笔记型计算机价日敲打个不停,最后连腾出一只手替婷玉擦眼泪的心情都没有。

久病床前无孝子,也许,她们正走到友情的临界点。

这三天来,她们也在警员官僚式的千百询问中,抽空讨论如何对付隐形杀手的方法。

“也许根本不是什么隐形杀手,那东西是只鬼!!”惠萱曾说。

“那我去找我们访问过的几个茅山道士出马吧!”婉玲这样说。

“亏妳还偷偷拍到过那些杂毛装神弄鬼的出槌画面,妳明明知道他们都是假的,请他们抓鬼有什么用?”惠萱敲着婉玲的脑袋。

婷玉也反对请道士抓鬼,因为她心里总觉得自己所遇到的,绝不是山精鬼怪,而是更可怕的东西。

她们也曾这么讨论过:

“那个隐形人为什么救了妳以后,却还要杀了妳呢?”惠萱。

“他既然想杀妳,为什么不痛痛快快把妳切成十块?反而还要这样零零碎碎地屠宰妳?”彦男。

“也许是妳前世的孽障?还是妳以前得罪过什么神明?”婉玲。

“两名受害者的家属,以及媒体要求破案的压力越来越大,王小姐,请不要再隐瞒妳跟隐形杀手之间的关系。”某无厘头的警员甲。

“那个隐形杀手什么时候还会来割妳?”某更无厘头的警员乙。

“他是外星人吗?”白痴警员丙。

面对这一连串无从思考起的问题,婷玉只得以丢枕头表示抗议。

虽然手指跟手腕仍然很痛,但她仍坚持丢枕头宣泄情绪。

这就是女人。

第四天,来自各式媒体的破案压力令桃园警总头痛不已,报纸投书满是怀疑警察办案决心的民怨,社会众口一致地谴责:“哪有警察查不出把死人头丢在水族箱的凶手的理由?凶手这么嚣张地弃尸,还有王法吗?”

在全国秘密刑事会议上,来自各县市的警界精英在看过禁止外泄的录像带后,均表示破案的机率绝对是零,并暗自对桃园县警局的窘境暗自窃笑不已,桃县总警司苦着脸,心想:“三大悬案已经有个刘邦友案归属桃警之责,现在又添了一起隐形杀手案,一旦录像带公布,这叫我去哪里抓凶手啊!靠!今年我又别想升迁了!”

这一天,经三女讨论的结果,婉玲决定在网络上公开这件离奇命案的真相,要求各界的关心与援助。

婉玲是这么向婷玉说的:“来自网络的想象力跟援助,往往令人出乎意料。”

婉玲是对的。

尽管几乎所有的网友都认为这是一个网络黑笑话,连胡说八道惯了的媒体都不愿意随之起舞,但,网络卧虎藏龙,什么人都有。

当天晚上,一个戴着阔边草帽,身穿黑色大雨衣、雨鞋的男孩,趁着门口的警卫去撇条时,闪进了病房,神秘兮兮地递上一张名片,上面写着:“地球守护神……实习证”

他说:“妳好,我叫勃起,叫我勃起就行了。”

是的,英雄降临。

--

爬爬书库

Search


Share

ne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