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三章 左手

窝在羽毛床里,好舒服。

要是从前,婷玉实在不想那么早就爬出暖暖的被窝,但是今天傍晚就要去日本渡假了,婷玉只细细地说了声“甘巴爹”后,伸了个可爱的懒腰就起床了。

“这次真要谢谢东京的杀人魔先生,日本之行真是托福了。”婷玉调皮地向洒落阳光的窗口深深一鞠躬,大声地说。

好渴。

婷玉舔了舔异常干燥的嘴唇,走向冰箱。

“有没有人在呀?!”

婷玉轻轻敲着冰箱,煞有其事地问道。

一个人住在外面的租屋,实现了独立自主的心愿,却也十分孤单寂寞,下班后除了偶而跟惠萱、婉玲到PUB 小酌(其实也是带有“观察”的工作目的),在回到租来的小空间后,婷玉饱尝了一个人生活的苦闷。

不过因为婷玉调皮的特质,她在这小小空间中,倒也创造出一套自得其乐的方法:向即将被吃掉的食物道歉、在网络上用两个不同个性的ID互相交谈、常常假装自己是个被电视影像吓到的原始人,等等诸如此类的角色扮演,为婷玉的单身贵族生涯添了不少乐趣。

对待冰箱也一样。

婷玉把冰箱当作食物的家,每次开冰箱前,都要先敲敲门,询问一番才打开。

“嗯,我是婷婷公主,今天想喝点柳橙汁,我要开门了喔。”婷玉笑着说。

“砰。”

婷玉打开了冰箱。

一只手。

一只洁白、纤细的小手,直躺在冰箱的中间,裸着鲜红的齐腕切面。

“啊!”

婷玉发疯般尖叫,歇斯底里地向后一跌,胸口剧烈喘息不已。

女人一旦尖叫,就不可能只叫一声。

尖叫是女人的毒品,会上瘾的。

住在楼下的李太太马上拿着一把菜刀飞奔上楼,在门口大喊“王小姐,要不要报警!?”

住在楼上的两个大学男生也拿着棒球棍跟撞球杆冲下楼,但听到婷玉尖叫声不绝于耳,索性合力将木板门踹坏,跟李太太冲进屋内。

两个大学生机警地查看屋内的状况,正气凛然、英气勃勃,在发现并没有所谓的“凶手”时,两人脸上均颇为失望,似是为错失行侠仗义之机抱憾。

李太太抱住婷玉,关切地问:“王小姐,妳怎么啦?我已经叫隔壁的张妈报警了,妳……妳……没事吧?”

婷玉盯着冰箱里的断手,害怕地说不出话来。

李太太顺着婷玉的视线,也看见了冰箱里的断手,吓得跪倒在地,全身直打哆嗦。

“干!”“铿!”金属球棒掉落。

“靠!”“咚!”撞球杆掉落。

两个大男孩反射性地往后或跳或摔。

“这……这……不是恶作剧吧?”李太太喃喃呓语,转头看着身旁的婷玉,突然尖叫:“啊!妳的手!”

婷玉低头看了自己的左手。

她当然没看到左手。

因为她的左手就躺在冰箱里。

在冰箱里。

婷玉终于晕了过去。

--

爬爬书库

Search


Share

ne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