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现代弦高的真实写照
<<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

现代弦高的真实写照

一九三九年重庆,冯玉祥将军给我国民族工业史上白手起家的粤点大王冼冠生题词:“现代弦高”。

弦高是个典故。那是在春秋时期,郑国有个贩牛商人,名叫弦高。有一次他在贩牛途中,走到滑(今河南境内)地,无意中遇上来偷袭郑国的秦国军队。他想到自己的国家处于危难之中,便急中生智,向统率秦军的将领说:

“我奉郑国国君之命,特意送来十二头牛,犒劳贵军。”秦军见此,以为郑国早有准备,于是接受了馈赠,并立即下令撤了兵。

冼冠生从一个提篮叫卖的小贩,孑然一身,无官无势,凭着他一手好技艺和殚精竭虑的拼搏精神,九起九落,终于在旧中国拥有厂店五十九家,股东三千,职工上万,日进斗金,雄资百万的巨擘,左右了我国食品工业达二十余年之久。冼冠生的成功,是由于他高超的技艺和经营管理的才华胆略。

任何工商业的经营管理,都离不开当时当地的社会政治历史背景。冼冠生早在民国初年设摊买卖时,就已经遭受青帮“白相人”的大打出手,几乎摧毁了他小本经营的谋生根基。一九一五年十二月,袁大总统要登基,都督造反,南市封锁,市民不得外出,使一开始就是产销一条龙的冼冠生,几大缸制作陈皮梅的梅子发了霉,导致他倾家荡产,成为赤贫。此后集资苦干了二十多年,京沪厂店的基础日趋稳固,但是日本侵略军先后占领了上海、南京和汉口,迫使冠生园一再拆卸机器,从京沪迁往汉口,又从汉口迁往重庆。

那位国民党财政部长孔祥熙的孔二小姐,竟因为吃了冒牌冠生园的月饼嗑了牙,而不问青红皂白,命令副官带领一帮打手,将冠生园的看门员工活活打死,惨不忍睹。冼冠生深深体会到国家兴亡,直接影响到民族工业的盛衰,因此在日本侵占我东三省时,向东北杨靖宇等义勇军将士赠送机制饼干一万斤,陈皮梅二千斤。“七七”芦沟桥事变突发,他汇款十万,犒劳英勇杀敌的前线士卒。日军在上海不断寻衅,发动“八一三”事变,在事变前四天,他又将库存的全部罐头和饼干,赠送给京沪警备司令张治中转给保卫祖国的战士。一九四二年十二月,曾为冠生园的创业出过力的电影皇后胡蝶,为了逃避日本占领军要她去东京拍摄影片《胡蝶游东京》,而爬山越岭二十多天,到了香港转往重庆以后,冼冠生承担了她的全部生活费用,开始“劳军公演”,准备为抗日宣传进一步效力,却不料被国民党军统头子戴笠霸占,直到一九四六年三月十七日戴的座机失事身亡,她才恢复了自由。

陈宁的纪实小说《天下一冠》,用铁一般的事实,形象地写尽了一个爱国的民族资本家如何在旧中国乌烟瘴气的社会政治环境里寻找生存的一线机缘,在一件件令人目瞪口呆的突发事件磨炼中,终于擦亮了眼睛,适应了需要,发展了自己。小说的作者经过多年反复周密的采集,并深入生活,因而塑造的人物形象栩栩如生。作者虽然只写了一个人,却诉说了旧中国民族资本家共同经历的坎坷命运。这可以说是一部现代中国民族资本家的创业史,值得一读。后记范泉坎坷一生,拼搏一生。从一九四六年起,我已和他认识,在他主编的刊物上发表作品。最近五年来,他和我结婚以后,好不容易可以不再外出办公,安定地生活一阵,写了这本书里的大部分文稿,但是想不到在他编好这本书,写了《题记》,交稿以后不久,经医生化验确定,竟患了癌症,将在舌头和颈胸部动大手术,术后可能成为残废。这是意料不到的事。如果他术后苏醒过来,即使不能说话,不便吃饭,我相信他还是非常坚强,能够尽他的可能,为祖国和人民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

我衷心祝愿他手术顺利,早日恢复健康!

吴峤1998 年4 月12 日

--泉石书库

Search


Share

ne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