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教——不教”
<<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

“教——不教”——谈叶圣陶语文教育思想

《叶圣老论语文教育的三封信》,引起了我对过去岁月的回忆,也引起了我关于叶圣陶语文教育思想的一些思考。

辛亥革命以后,叶圣陶先生曾经当过近十年的小学教师。三十年代,他开始撰写语文教育的书。四十年代,他和朱自清先生合编过《国文》课本。

六十年代,在吴晗主编的《语文小丛书》里,他写了《评改两篇作文》的书,还写了《语文教育书简》。七十年代,《中国语文》发表了他的《大力研究语文教学,尽快改进语文教学》的发言稿。八十年代,他写了包括语文教育在内的、内容更加广泛的教育随笔——《晴窗随笔》。

叶圣陶先生和夏丐尊先生三十年代合著的语文教育书籍《文心》,是通过讲故事的形式,阐述语文阅读和写作的方法,寓丰富的思想内容于生动的形式之中,受到了当时广大中学师生和文艺青年的欢迎,可以说是我国成功地运用文艺形式来写作语文教育读物的创始。

在四十年代我编的《文艺春秋》月刊里,叶圣陶先生曾经写过好几篇涉及语文教育方面的文章。在题为《一篇像样的作品》里,他说:首先,“必须是具体地有所见”,其次,“必须语言文字顺适畅达”,这样的作品,“才可以比较像样”。在另一篇《作者·读者》里,他说:“没有真知灼见,徒然做一些文字游戏,算什么?自以为有真知灼见了,可是材料缺乏,表现不够,所知所见还是藏在自己心里,没法印入人家的心,空费笔墨,算什么?”这里的所谓“真知灼见”,是指内容;“表现”,是指形式。内容和形式必须浑为一体,两者不可偏废。叶圣陶先生在《评改两篇作文》一书中,更直截了当地说:“没有蕴蓄或内容,写作技能虽好也写不出像样的东西来。”叶圣陶先生认为内容和形式是辩证的统一体:内容决定形式,形式又反过来作用于内容。也就是说,我们的语文教育,讲究的是语言文字的运用,视角是在写作技能的培养上,但必须防止形式主义,要在传授语言文字的技能技巧时,突出阐释它是如何表达了思想内容的。

这是叶圣陶语文教育思想的一个方面。

另一方面,是语文教育目的的认识问题。

叶圣陶先生曾在写给我的信里说:“……最要紧的是提高语文老师的认识,学生为什么要学语文,学校里为什么要有语文课,教师必须有正确的认识……”(见《叶圣老论语文教育的三封信》)叶圣陶先生的这一思想,早在他六十年代写的《评改〈最近半年工作情况汇报〉》一文中,就曾作过形象的说明。他说:

“咱们可以这样说,给学生批改,目的在使他们达到自己能够批改的地步,自己能够批改了,无论写什么都比较稳妥了。打个比方,这情形有点儿像教小孩走路,一面要留心扶着他,一面要准备放手,先是放一点儿,到末了完全放手。各科教学工作和整个教育工作都如此。总括一句话,尽心尽力地教,目的在达到不需要教。学生真正不需要教了,这才是教学工作和教育工作的大成功。”这段话的主旨,可以归结为这样一句话:“教——不教”。“教”是行为,“不教”是指导思想,“教”是为了达到“不教”的目的。“教——不教”,我以为就是叶圣陶先生七十多年来教育工作实践经验的总结,也是叶圣陶语文教育思想的核心。

--泉石书库

Search


Share

ne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