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舒蔚青及其戏剧书刊
<<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

舒蔚青及其戏剧书刊

新文学运动到民国廿四五年差不多有了20年的历史,地位既日益巩固,声势也日益壮大,一班老先生虽宁愿抱残守缺,固守他们的堡垒,而那些朝气蓬勃,思想新颖的青年,却都投到新的营阵。即以我的亲戚而论,就有几位很有成就的新文艺作家。其中有一位已故的表弟舒蔚青,以收藏现代戏剧书刊有名于时。他对此道的苦心孤诣简直到了可泣可歌的程度,最后竟以宝贵生命殉其藏书,则又可说是同乎宗教家的虔敬了。这样人物我以为值得把他拿来表彰一番,作为藏书家及文艺家的模范。

蔚青名畅,歙县人,是我五服以外一位姑母的儿子。他父亲在湖北高等法院任书记官,所以他全家住在武昌。蔚青自己则供职湖北省银行。民国廿四五年间,他上珞珈山来访我,一个高额长眉,眼光深沉的清瘦青年。他不常说话,即与我酬对之际,眼睛也常注视远处,好像在思考着什么问题似的,又好像在做梦似的。一个人肉体生存于这红尘扰扰的现实世界,精神则生活于缥缈深远的超现实世界,正是一种诗人和文艺家的典型,但是,说句迷信的话,也许就是不能永年的标识吧。

蔚青既和我有亲戚关系,我们的情感当然要比普通文艺朋友加厚,他常上山来看我,送我新出书籍杂志及他所曾游历的风景照片。我也曾入城拜谒他的太夫人及其兄嫂。蔚青告诉我收藏现代戏剧图书,是他唯一嗜好,也就是他唯一副业。他的藏书共有20多年的历史,只要关于戏剧方面的书刊,不问新旧,也不问其有何价值(渊深典雅,或粗浅俚俗)与何种版本(铅印、石印、油印、抄写等)统在“搜集”、“购置”、“保存”之列。即戏剧的机关、团体、学校或普通社团学校之研究戏剧者,所有关于戏剧的规章、计划书、会议录、演讲录、工作报告、全体名册、照片、签名式、各种专刊和演剧的壁报、传单、广告、票据、节目、说明书、特刊、舞台面与演后的记载批评等,他都尽量搜存。

他所藏现代戏剧书刊既多,遂决计公之于众,民国21年间由湖北省银行总行加以援助,掇出该行所营业的保华街某所房室,开辟一小型图书馆,定名为《汉口现代戏剧图书馆》。27年他编制《现代戏剧图书目录》告成,是年秋在汉口出版。武汉沦陷前半月,他携眷及藏书十余箱赴宜转渝。第二年受教育部之聘,担任特约编辑,在北涪教育部教科用书编辑委员会剧本整理组工作。并奉次长张道藩先生之命,为国立剧专从事《中国戏剧史初稿》之撰述。

蔚青同我初相见时,羸瘦苍白,健康似乎很坏,他说自己肺部不强。我因为中国人个个带着三分肺病,所以并未在意。但蔚青入川以后,为了国难时期一般生活的高涨,和自己俸入的微薄,一家数口勉强吃口粗饭,谈不上营养问题。肺病本来是一种富贵病,既要“有闲”又要“有钱”才可以带病延年。蔚青两者皆缺,偏偏害了这种病,当然前途日益暗淡。到了30年,他的肺病已入沉重阶段,衣服质典既空,友人遂一再劝其出售所有戏剧书刊,以售款作治疗费用。他竟决然拒绝,说道:“我搜罗这十几箱书刊,几乎费尽了半生心血,现在是宁可病死,决不出售一本。”结果他的病愈来愈重,竟以30余岁有为的壮年而摧折了。但生活逼人,究竟不是普通力量所能抵抗,蔚青以性命兑换来的书,他死后不久,还是由他家属以5万元的代价,卖给了教育部。

蔚青供职银行时每月薪给不过20余元,仰事俯蓄之余,均用以收购戏剧书刊,所收将达二千种,所有现代有关戏剧的文献,搜罗差不多完备。以个人力量且以一穷书生的力量而能如此,真是大不容易。他在汉口公开陈列图书时,被人借阅不还者达二百余册,其搜补一段过程,真是感动人极了。据他自述搜补方法,一面托现代、世界、商务、生活、良友、华中各书店友人向各书业总店搜集存货,一面于天津盖世报、北平晨报、汉口武汉日报刊登启事,重价征求,被征各书如有破旧涂污盖印者,亦照原价加倍购入;一面又派人在桃源、常德、长沙、樟树、南昌、九江及武汉各书店和旧书摊寻觅,费了数年的苦辛,才将所失书刊补充齐全,所差不过数种。其朋友遂亦常以仅存的珍籍,绝版已久的孤本,编印已就而未出版的秘籍,割爱相赠。抗战发生后,尚有某君于戎马奔驰中于所经过各地为他谋到许多难觅的戏剧书籍刊物;又有某君伏处广州狂炸中,仍于火场上为他觅补遗失各书,陆续挂号寄他,又有某君携带他从未见过的几种剧本不远千里而来,作为见面礼。我在乐山时,他也曾自重庆来过几封信,托我搜集某几种剧本。蔚青对于收集戏剧书刊之专心一志,夙夜不懈,有似贪夫之聚财,又如集邮家之搜集邮票。语云:“物聚于所好”,又说“皇天不负苦心人”,所以他那特标一格的现代戏剧图书馆,搜罗之丰富,在国内也就可称独步了。蔚青对于戏剧本有两种志愿:(一)搜藏一切戏剧书刊,(二)编制中国戏剧运动史。前一种已算达到,后一种则以逝世太早,竟未实现。他虽为国立剧专编著《中国戏剧史初稿》恐未完成,残稿现在何处,我也不知道。他的唯一著作就是那本27年在汉口出版的《现代戏剧图书目录》。中国戏剧藏书史还是很浅,战前于青岛宋春舫褐木庐、上海蚁蜂戏剧图书馆、南京国立戏剧学校图书馆、长沙邓星镜氏呐喊剧社藏书馆、北平中国音乐戏曲院和专藏旧剧的齐如山国剧学会、汉口尉迟钜卿的钜源戏剧图书馆及蔚青的现代戏剧图书馆。其编有目录发行者,则仅有宋春舫的《褐木庐藏剧目》和蔚青的那本目录。而蔚青的著作的特点为专重中国现代戏剧材料,与宋氏之专重西洋剧本写作方法一类书者不同。所以就现代戏剧文献而论,蔚青这本遗著弥足珍视。

本文颇多取材于武汉文化创刊号蔚青遗著《我怎样收藏戏剧书刊》,特此声明。

原载《青年界》,1948年9月,新6卷第1号

Search


Share

ne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