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论妥协

商河

过去我还不太懂得妥协的真义,现在,约略懂得了一些,以此还真的给我带来了快乐;所谓妥协者,乃是对人的态度,非临敌的一种举手投降,至于临敌,我们自有一套方法去对付,并且那时恐怕也是不适宜谈快乐的,因此,我所说的妥协乃是和平时代取快乐的一种真义,并不是耶稣的伸出左脸右脸让人打,也不是托尔斯泰和甘地的“不抵抗”,而是说,朋友要喝乌龙茶,你也不妨喝乌龙茶;你的母亲要你娶一个贤淑的女子,你也不妨娶她;或者你的太太要买一件时装,你的儿子要买一件玩具,你都不妨爽快地答应下来。也比如开会,上级要你表态,你也不妨利落地按他的意志表态。这样,彼此一团和气,皆大欢喜。

妥协是一种人生的哲学,深思之,恐怕也和年龄与饮食有关。二十来岁的青年,血气方刚,固执己见,唯我独尊,确实不容易妥协;食肉的西方人,体内积蓄的荷尔蒙太多不能发泄,也不容易妥协;所以妥协,是适宜在三十岁以后,采取适当的素食者得之;素食者,无大喜大悲,也隐没了他的个性和意见,一切行事言谈,惟求平淡随意,不苦恼得失,不憎恶可恶者,不疏远世界,也不随波逐流;不积蓄金钱,固然也不鄙视金钱;爱美人,但不欲广占美人,而是在角落里远远地看,发出自己才听得见的赞叹,体内的荷尔蒙不参与表态或骚动;爱花但不折花,爱蝶而不捉蝶作标本,爱云但不总在大庭广众之中抬头作骚状,因此,他静谧得几乎不记得爱与恨,不记得己身存与亡。

唉唉,这样的妥协真好,真美妙!在妥协之中,我们那里还记得自己曾作一个虚伪的悲观主义者呢?或一个愚蠢的乐观主义者呢?甚至快乐也显得隐蔽,幽昧,平淡,不是那种快乐到忘形和丑恶以至丧失理智甚至暴毙的快乐,即那种残暴的狂喜;不是火,而是水,水性的快乐,好像春雨润在草茎与叶片上,好像山泉绕石或渗入泥土之中,,其经过无声无息,不显形,不广大,就像我们不知道的一个小寺庙里的无名僧人偶念经咒,或者林鸟即兴的鸣唱。或者花萎落,秋叶飘零随流水而去;因此,妥协者的终点乃是内心的大自在,在自然力之中,在运命的洪流里,在一切可见不可见的规律网罗下,遂其所遂,往其所往,各得其所。

这样,妥协者做或不做一切事,但知道做与不做之间并无区别,所获即所失,所隐即所显,做了觉得并没有做,不做也仿佛早已做了一切;他无一子,但儿女遍布世上;他无父母,但父母也遍布世上。不谈老庄,不谈仲尼,直到我们不知道妥协为何物,只是缓慢地生存着,只有淡淡的欢喜和淡淡的平静,行走于乡野与城镇之间,或睡或醒,看佛经,看新旧约,看十三经,读书,写字,喝茶,吸烟,饮食,食素多于食肉,不亲手杀生,也不教谕,布道;爱女人,孩子,也爱游行的鬼魅,因而就不妨把自己的一本书或一篇文章焚之荐于鬼魅们的树叶案上。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