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旧体诗词,历史的延伸
<<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

旧体诗词,历史的延伸——读《中国当代诗词选》

我们伟大的祖国是“诗之国”。早在春秋战国时期,我国就已经有了一部洋洋大观的诗歌总集——《诗经》;此后,代代相传,绵绵不绝,其间还涌现了像屈原、三曹、李杜、元白、苏辛那样一大批光照百代的名家,从而构成了我国文学史中辉煌的篇章。今天,唐诗宋词仍是人们最喜爱的读物之一,而且在国际上也享有盛誉,被视为世界文库中的瑰宝。

“五四”时期,新诗应运而生,旧体诗词被斥之为“封建余孽”,“对骸骨的迷恋”,大有被取代之势。建国后,特别在“文革”期间,旧体诗词又被当作“旧文化”的代表,遭到冲击和讨伐,使许多作者蒙受不白之冤,搁笔废兴。但是,植根在民族土壤上的旧体诗词,并未运终数尽。近十年来,由于政治气候骤暖,它也像其他文艺品种一样,获得了生机,爆发出郁勃的创作力。据调查,目前全国各地成立的诗社、诗词学会等组织,林林总总,不下近百处。各种诗词刊物,包括出版的和未出版的,更争妍竞秀,不计其数。最近,由叶元章、徐通翰合编的《中国当代诗词选》就是在这一大背景下,共收了四百余位诗词作家的近二千首作品,可以说是集建国以来旧体诗词之大成,是两千多年来旧体诗词历史的延伸,是民族文化传统继往开来的一项重大工程。读完全书,我们应该承认,旧体诗词仍有旺盛的生命力,是社会主义文艺园地里百花中之一花,它的作者队伍、作品质量和社会影响,都不亚于新诗,完全有理由与新诗共存并荣,而不应受到歧视和冷落。

当然,旧体诗词有一个带根本性的问题,那就是严格的格律和程式化的创作方法,好像戴着枷锁跳舞,不容易舒展自如地表现现代生活和现代意识,即所谓“旧瓶装新酒”的矛盾。所以对一般作者来说,或者有时代气息、生活气息而不合格律,没有旧诗词的韵味;或者模仿前人之作而内容毫无新意,成了假古董,很难做到两全。但这种困难也并不是绝对不能克服的,有些阅历丰富、造诣精深的大手笔,就能游刃有余地驾驭格律,融民族魂于创新意识之中,贯通古今,熔铸伟词,这才不愧为既有继承又有发展,才是新一代的旧体诗词。《中国当代诗词选》的编者着眼于“质量第一”,特别在格律、意境、韵味上严格要求,不打折扣,这是很有见地的。两千多首入选诗词绝大多数也是够标准的。但见仁见智,在所难免,我们也不必把这种选法定于一尊。如果有哪一位选家另立标准,认为诗应以意为主,格律问题不必拘泥,那也不妨一试。总之,鉴于诗词作者散布在各地,作品很少交流,搜集极不容易,几位编者耳目所及,毕竟有限,遗珠必多。因此鄙意以为可以集思广益,根据不同风格不同类型多搞几个选本,以便把当今改革时代丰富多彩的面貌,通过诗词形式多层次多侧面地反映出来。

《解放日报》1987 年10 月1 日

--泉石书库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