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凤凰树情歌》序
<<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

《凤凰树情歌》序

今年春节刚过,承冰夫一再嘱我为他诗集缀以小序,我实在觉得为难,但因最后拗不过他,只有勉强承担下来了。冰夫和我结识将近十年,虽然平时在各自岗位上辄有所忙,难得碰头,可是每一会晤,总是在开怀论诗的场合下各抒己见,往往互报一个会心的微笑。

从我粗浅的理解看,冰夫的诗可以说既是“缘情”(陆机:《文赋》),又是“言志”(《尚书·尧典》)。

首先是“缘情”。冰夫的诗以情景交融、境界清新见长。读后给人以一种行云流水、流畅自然的愉快。这和他在下笔时留意语言,注重节奏,以及由此带来的和谐是分不开的。冰夫各诗大致押韵而不强求板滞一律,故无矫揉造作、生硬凑合之弊。

其次是“言志”。王静安在《人间词话》中强分“有我之境”和“无我之境”之别,实质上很难加以区分,冰夫毕竟是在部队中成长起来的诗人,至今也还是文艺战线上的一位艰苦工作的战士。所以在观照祖国的锦绣河山和人民日新月异的生活又动又静的时候,他还是能赋予客观现实以积极浪漫主义的缤纷色彩的。

冰夫这本《凤凰树情歌》是他继《浪花》、《萤火》之后又一本新诗结集,收抒情诗70 首,分列为四辑,就都同时具有“诗缘情”和“诗言志”的特色了。

在“春天的小路”一辑中,他抒写了云南瑞丽和西双版纳一带绚烂葱茏的景色,从而寄托着他自己的情怀和希冀。《旅人》歌唱道“我不是云,却有云的命运终身跋涉,没有停歇的驿站小河笑我这南国的过客少一匹快马,少一片风帆呵,小河,热情的小河难道你不愿和我结伴我们的去向都在大海那路程还很远,很远。”《山蝶》:“你是春的使者,不恋山桃如火,柳絮似雪;只跟踪守林人的身影,对森林爱得深沉而执着。”诗人在《勐伦之夜》中咏叹说:“记忆,不像蝉翼般薄、炊烟般轻,能抵御夏天的雷雨,冬天的冰凌。既习惯于过沟跨壑、爬山越岭,怎会在篝火燃烧的时候睡意沉沉?”这不都是诗人时时以大自然的风光来抒发他胸中的抱负?在勐伦迎接破晓雾色时,他以伐木者丁冬执拗的斧声,宣告雾的猖獗“不会持久,太阳,一定会回到森林里来。她带来光,带来色彩。”他以抒情的笔触描绘傣家少女是美的化身,“悠然而来,似一朵含雨的云。”他用异常响亮的诗行赞美崩龙族歌手说:“你的心田如此宽广,吐露的感情似奔腾的大江;你的嗓子黄金铸成,唱出的歌声响彻高山林莽。”末了以“你的歌汇入春潮滚滚的江河,倾诉一个民族的憧憬和希望”两行作结。这里,不就更可体会他对少数民族的热爱以及为他们所充满希望的前景祝福?

试看《多情的江南》一辑。冰夫怀着浓重的乡恋重新回到石头城。这里郊区的绿杨村原是他的出生地。他踏着黄昏的梅雨,重温旧梦,但这曾经是六朝金粉的故都已经披戴起现代化的风貌,不由得使他在怅惜之余又惊又喜。他还记起儿时五月的菖蒲剑:“不是为了避邪,我才渴望有一把剑。”而是为了它“常伴同母亲的容颜,在我的梦中浮现。”站在杭州钢铁厂的高炉前,诗人借助于风火镜,看到了沸腾的钢水呈现成绛紫色的云,于是他的灵魂和肌体顿时被炽热燃烧起来,奋力向开拓者学样,做干将、莫邪的子孙。

他大声疾呼道出钢铁战士的心声:“吴王金戈越王剑”统统抛向历史的洪流去吧,而“我们,只有我们,才能炼出飞向太空的超级钢材,才会把爱全部倾注给祖国和人民。”在同辑中,却有两首风格迥然不同的诗作。一首是八行两节的《苏州雨景》小诗,以凝炼的语言写出词的风味。开头四行是:“一夜浪敲几回醒,船已过盘门;茉莉香;吴歌轻,雨巷伞如菌。”这末行五字俨然是一幅饶有雨景诗意的摄影镜头。而另一首《胥门奇遇》,诗人则借着伍子胥的故事,运用警句式的语言来写出评弹老艺人的满怀悲愤,有力地激发人们对历史的沉思。冰夫正是曾经这样说过:“为了爱,我才写诗。有时吐露恨,那只是为了爱得更深沉。我的诗渴求美。有时写到丑,那也是为了更有力地衬托美。”“你在海上,我在岸上”是“爱的海滩”一辑的主旋律,也是作者表达对于大海的渴慕和向往。如《重见珠贝》末节这样写道:“又一度紫丁香的五月,我重返芝罘。风儿告诉我大海已不再沉睡,磨难,磨难中孕育成熟的珍珠,常常在海上吐露异光,召唤船队。你又含笑从大海深处踏浪归来,粗硬的手,高擎着一枚信念的珠贝。”如《致水手》是一首热情的召唤,“航期已经误了,还等什么呢,该即时起锚,去海上和风涛搏击吧。”这同样是“锚”的主题,“快跟随船队出海吧,搏击会使你恢复青春”!《海的色彩》:

“变幻多姿,恰好和哲人的学舌者作一对比,日日在自我陶醉之中,唾沫喷射,大言不惭,最终只能是为怒涛所吞没的命运。”这能不能看作是一首意味深长的寓言诗呢?在本辑中,还有抒情风格的诗多篇,充满了友谊与爱情的记忆和遐想。

《燃烧的杜鹃花》诗辑中各首的主题都是环绕福建武夷山区美丽景色的歌吟。在飘动《树兰》阵阵幽香的山谷中,《太阳鸟》自由自在地啼鸣,迎接彤红的旭日飞升。碧澄的《九曲溪》映照着《玉女峰》的梳妆在宾馆窗口潺潺流过。《森林里,树和风》的对话是《黄岗山松林》、《深山紫木槿》、《银杏树》……组成的大合唱。《燃烧的杜鹃花》明丽地象征着山村女教师献身工作的热情,她像守护神一样暮暮朝朝守护着孩子们的憧憬和梦境。

吟味冰夫的诗行,无疑是一种美的享受。诗行间的微言大义也大都来自肺腑间的心态。一曲动人的歌总是用真挚的情感谱成的。不论是昨天、今天还是明天,我们伟大的祖国如此雄奇瑰丽,我们伟大的人民如此勤劳勇敢,必然是我们诗歌取之不竭,颂赞无已的永恒主题。生于斯,长于斯,我们世世代代龙的子孙不正该满怀骄傲、幸福和感谢吗?

冰夫的诗风偏于婉约一路,豪放自非所长,他是有自知之明的。如果说冰夫还有其不足之处,是否在今后的努力中,更多着眼于思想感情的深度和力度,构思技法以至语言艺术的新鲜感。野人献芹,仅供参考。当今冰夫处于风华正茂的中年,精力充沛,而又虚心向上,相信他通过社会生活实践的加深,艺术修养的提高,在不断成长以至成熟的过程中,必将有更大的创作丰收。我们作为他的读者都在拭目以待。

(原载《文学报》,1987 年5 月14 日)

--泉石书库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