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三部分:索隐派红学的产生与复活 早期索隐派猜测种种(1)
<<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

早期索隐派猜测种种(1)

这种关于《红楼梦》写的是哪一家的家事的猜测,开始比较分散,有的说明珠家,有的说傅恒家,有的说和坤家,有的说张侯家。所谓张侯家,是周春在《阅红楼梦随笔》中提出来的,叙述得很详尽,其中写道:

相传此书为纳兰太傅而作。余细观之,乃知非纳兰太傅,而序金陵张侯家事也。忆少时见《爵帙便览》,江宁有一等侯张谦,上元县人。癸亥、甲子间,余读书家塾,听父老谈张侯事,虽不能尽记,约略与此书相符,然犹不敢臆断。再证以《曝书亭集》、《池北偶谈》、《江南通志》、《随园诗话》、《张侯行述》诸书,遂决其无疑义矣。案靖逆襄壮侯勇长子恪定侯云翼,幼子宁国府知府云翰,此宁国、荣国之名所由起也。襄壮祖籍辽左,父通,流寓汉中之洋县,既贵,迁于长安,恪定开阃云间,复移家金陵,遂占籍焉。其曰代善者,即恪定之子宗仁也,由孝廉官中翰,袭侯十年,结客好施,废家资百万而卒。其曰史太君者,即宗仁妻高氏也,建昌太守琦女,能诗,有《红雪轩集》,宗仁在时,预埋三十万于后园,交其子谦,方得袭爵。其曰林如海者,即曹雪芹之父楝亭也。楝亭名寅,字子清,号荔轩,满洲人,官江宁织造,四任巡盐。曹则何以廋词曰林? 盖曹本作,与林并为双木。作者于张字曰挂弓,显而易见;于林字曰双木,隐而难知也。嗟呼! 贾假甄真,镜花水月,本不必求其人以实之,但此书以双玉为关键,若不溯二姓之源流,又焉知作者之命意乎? 故特详书之,庶使将来阅《红楼梦》者有所考信云。周春:《阅红楼梦随笔》,参见《红楼梦卷》第66至第67页。

周春这篇随笔写于乾隆五十九年甲寅,此程伟元、高鹗印行程乙本只晚一年多,正是抄本《红楼梦》广为流行的时候,是早期索隐派最详尽的一篇记载。文中不仅把张侯家与《红楼梦》的有关人物一一对应起来,而且融入作者的阅读经验和理解过程,实证与书证相结合,终于由“不敢臆断”发展到决信无疑。在方法上,分解“曹”字和“林”字俱为双木,犹“挂弓”而为“张”,用拆字法加以比附,已开索隐派红学基本方法之先河。也许因为《阅红楼梦随笔》系一抄本,局限了流传范围,周春提出的张侯家事说没有为更多的人所接受。

辗转相传而为很多人所接受的是明珠家事说。明珠是康熙朝的宰相,权倾朝野,比他的前任索额图更贪酷,四方货贿,日进斗金,家资累万;并与余国柱、李之芳、科尔坤、佛伦、熊一潇等权贵结党,又有徐乾学、高士奇、王鸿绪等儒臣出入左右,因此有好士之称。明珠的儿子纳兰性德,十五岁中举,十六岁中进士,聪明颖慧,博学多才,是清代有名的抒情词人,著有《饮水集》,传诵一时。康熙二十七年,受御史郭绣弹劾,明珠被褫职,籍没家产,一败涂地。明珠家世说得以流传,一则因为《红楼梦》里贾府的遭遇与大学士明珠一家的荣枯不无相似之处,都经历了由盛而衰的过程,二则是纳兰公子的性格才情,使人联想到贾宝玉的性格特征。

陈康祺在《燕下乡脞录》里引述徐柳泉的话说:“小说《红楼梦》一书,即记故明珠家事。金钗十二,皆纳兰侍御所奉为上客者也。宝钗影高澹人,妙五即影姜西溟先生。妙为少女,姜亦妇人之美称,如玉如英,义可通假。妙玉以看经入园,犹先生以借观藏书,就馆相府。以妙玉之孤洁而横罹盗窟,并被以丧身失节之名,以先生之贞廉而瘐死圜扉,并加以嗜利受赇之谤,作者盖深痛之也。”陈康祺:《燕下乡脞录》卷五,参见一粟编《红楼梦卷》第386 至第387 页。《松轩随笔》的作者张维屏说:“容若,原名成德,大学士明珠之子,世所传《红楼梦》贾宝玉,盖即其人也。《红楼梦》所云,乃其髫龄时事。”参见《红楼梦卷》第363 页。甲戌本《石头记》墨笔批书人孙桐生说得尤其肯定:“予闻之故老云,贾政指明珠而言,雨村指高江村,盖江村未遇时,因明珠之仆以进身,旋膺奇福,擢显秩,及纳兰势败,反推井而下石焉。玩此光景,则宝玉之为容若无疑。”见甲戌本《石头记》第三回墨笔眉批。这些记载都把纳兰性德和贾宝玉联系起来,虽无实据,终究事出有因。离奇的是,何以《红楼梦》中的金陵十二钗所指竟是高澹人、姜西溟等明府西宾。光是“义可通假”或“玩此光景”,是不足为凭的。当然也有说“以宝玉隐明珠之名的”。梁恭辰:《北东园笔录》卷四,参见《红楼梦卷》第366 页。一人而二指,暴露出索隐派的自相矛盾。

明珠家事说的广为流传,还和乾隆帝对《红楼梦》的看法有一定关系。据《能静居笔记》的作者赵烈文回忆,他曾听宋翔凤说过:“曹雪芹《红楼梦》,高庙末年,和珅以呈上,然不知所指。高庙阅而然之,曰:‘此盖为明珠家事也。”,参见《红楼梦卷》第378 页。这条记载的可靠性如何,很难确定。如果可靠,乾隆的这一看法也不见得是自己的创见,不排除事先对明珠家事说已有耳闻。不管是哪种情况吧,皇帝的判断总非等闲之事,流传出去,引起盲从,扩大影响,完全可能。即使是误传,影响照样存在。持否定态度的不是没有,如李慈铭即认为明珠家事说“按之事迹,皆不相合”。参见《红楼梦卷》第374 页。谢锡勋在《红楼梦分咏绝句题词》中也说:“裘马翩翩浊世姿,纳兰情事半传疑。”参见《红楼梦卷》第403页。不过在时间上,这已是后来的事情了。早一些的,如前引周春的《阅红楼梦随笔》,是在否定了“为纳兰太傅而作”之后,提出的张侯家事说。只是比较起来,早期索隐派中还是以明珠家事说影响最大。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