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作者:[日本]黑柳彻子

(二)

电车的玻璃窗在阳光下闪闪发光。冬冬两眼闪着光芒直盯盯地瞧着电车,小脸蛋儿不由得也红光闪闪。

紧接着,冬冬“啊”地一声高兴得叫了起来。立即奔电车教室那里跑去。一边跑一边朝妈妈叫:

奥杪瑁欤】炖醋换岫牡绯担 

妈妈愣了一下,马上跟着跑了过来。妈妈以前当过篮球运动员,到底比冬冬跑得快,正当冬冬差一点就要跑到车门前时,被妈妈拽住了裙子。妈妈紧紧地抓住冬冬的裙子说:

安恍醒剑≌庑┑绯刀际钦馑5慕淌遥慊姑挥斜徽飧鲅=邮漳兀〖偃缒闶翟谙氤苏庑┑绯档幕埃秃驮勖锹砩弦グ莘玫男3は壬煤盟邓怠H绻忱幕埃涂梢越馑A耍穑俊

冬冬对不能立即乘上电车感到特别遗憾。但她还是听妈妈的话,便大声应道:

昂冒桑 

然后又补充了一句:

拔铱上不墩飧鲅@玻 

妈妈很想说冬冬喜欢不喜欢这学校倒无所谓,主要的是要看校长是否喜欢冬冬。

妈妈松开冬冬的裙子,拉着她的手向校长办公室走去。

无论哪辆电车都很安静,好像刚刚开始上第一节课。在那并不很大的校园的周围, 种上了各种各样的树当作围墙,花坛里也开满了红、黄等各种颜色的花朵。

校长室不在电车里。正对校门的地方有一个成扇形的石头台阶,大约有七级,登上最高一级向右一拐就是校长室。

冬冬挣开妈妈的手跑上了台阶,但她却突然停住脚步又扭身跑了回来。因此同随后上来的妈妈差一点撞了个满怀。

霸趺蠢玻俊

妈妈以为冬冬又要变卦,连忙问道。

冬冬刚好站在最上面的台阶上,一本正经地小声问妈妈:

拔颐窍衷谝ゼ娜耍皇堑绯嫡旧系陌桑俊

也许因为妈妈是位非常耐心的人,要么就是因为妈妈爱打趣,只见她把脸贴在冬冬的脸蛋上,用同样小的声音问:

霸趺蠢玻俊

拔以诓拢淙宦杪韫芩行3は壬伤姓饷炊嗟绯担旧砘鼓懿皇浅嫡旧系娜寺穑俊

确实,用淘汰下来的电车作教室的学校是很少见的,所以冬冬产生疑问也是可以理解的。妈妈心里也觉得有道理,但此刻却没有工夫向她解释,因此只好说:“好吧,等一会儿你自己问校长先生好啦!这件事可以和你爸爸的情况联系起来,你想想看?你爸爸是拉大提琴的,也有好几把小提琴,可他并不是卖小提琴的,对吧?这样的人也是有的呀!”

冬冬说了声“是吗”,就拉起了妈妈的手。冬冬和妈妈一走进校长室,一位男人立即从椅子上站了起来。

这个人头发稀疏,门牙已经脱落,脸色很好,身材虽不太高,肩膀和胳膊却很结实,整整齐齐地穿着一身已经陈旧的黑色西装。

冬冬连忙向他鞠了一躬,兴冲冲地问道:

澳切3は壬故堑绯嫡镜娜搜剑俊

妈妈慌忙想解释,但那人却抢先笑着答道:

拔沂切3ぱ剑 

冬冬非常高兴地说:

疤昧耍∧蔷颓笄竽桑蚁肷险飧鲅# 

校长让冬冬坐到椅子上,然后转过身对妈妈说:

昂茫衷谖依春投柑福梢郧牖亓恕!

冬冬在一刹那间感到有点紧张,但马上又想到,和这位校长先生谈话一定很好玩。妈妈很干脆地说:

澳敲淳桶萃心恕!

然后关上门走出去了。

校长把椅子拖到冬冬跟前,和冬冬面对面坐下来说:

昂茫姹愀鲜λ档闶裁窗桑“涯阈睦锵胨档幕埃冀渤隼础!

靶睦锵胨档幕埃俊

冬冬本来想,大概是问到啥就回答啥吧?可听到校长说“讲什么都可以”,便立刻兴致勃勃地讲了起来。虽然讲得有点颠三倒四,但冬冬还是一个劲地讲着。她讲的内容有:

来时乘坐的电车开得很快。

曾向电车检票员叔叔要一张车票,但是没给自己。

原来上学的那个学校的女班主任老师长得很漂亮。

那个学校有一个燕子巢。

家里有一只褐色的名叫洛克的狗,会做出“伸爪”和“对不起”的姿势,吃完饭以后还会做出“吃饱了”的样子。

在幼儿园的时候,爱把剪刀放在嘴里,咔嚓喀嚓地剪着玩,这时老师总是生气地说:“要剪掉舌头的!”可自己还照样玩了好多次。

鼻涕流出来的时候,总爱嗞拉、嗞拉地抽鼻涕,因为怕挨妈妈骂,才赶快把鼻涕擤掉。

爸爸在海里游泳游的真棒,还会跳水。

冬冬滔滔不绝地讲了这么许多。校长一会儿笑,一会儿点头,一会儿又说:“还有呢?”因此冬冬更高兴了,便一个劲地讲了下去。不过到后来终于没话好讲了。当冬冬闭住嘴巴正在心里搜寻话题时,校长开口了:

敖餐炅寺穑俊

冬冬觉得就这样收场未免太遗憾了。

这可是个难得的好机会,要把所有的话都讲给校长听才行。

盎褂惺裁春媒驳哪亍俊

冬冬在脑海里紧张地思索着。想着想着,冬冬差点叫出声来,“啊,有啦!”

又找到话题了。

又找到话题了。

这是一个有关连衣裙的话题:

有一天,冬冬穿上了连衣裙。冬冬的连衣裙一般都是妈妈亲手缝制的,但今天穿的却是买来的。之所以穿上买来的连衣裙,这里面也有一点原因。在这以前,冬冬每天傍晚从外面回来时,不论哪件连衣裙都会被撕破,有时甚至被撕成一条一条的!妈妈根本闹不清为什么会弄成这个样子,而且,有时连白棉布做的带橡皮筋的裤衩也会撕的破破烂烂的。据冬冬自己说,她从人家院子里横穿过去,有时是钻篱笆墙,有时是钻围荒地的铁丝网时“弄成这样的”。总之,早晨出去时穿着妈妈亲手做的漂亮衣服,结果每次都弄的破破烂烂的。由于上述种种缘故,今天只好把以前买的一条裙子让他穿上了。这是一条带有鲜红和浅灰色小方格的平针毛料做的连衣裙,料子虽然不错,但妈妈却认为领子上绣的小花“不素雅”。冬冬就是想到了这件事。她连忙从椅子上下来,用手掂着领子走到校长跟前说:

澳疲褪钦饬熳樱杪杷邓幌不叮 

把这些话说完以后,冬冬实在再也想不出什么可讲的了。冬冬心里觉得有些难过。这时校长站了起来,用温暖的大手抚摸着冬冬的头说:

昂茫驼庋桑∧憔褪钦飧鲅5难玻 

挥傻酶械阶约河猩岳吹谝淮闻錾狭苏嬲汕椎娜恕R蛭ふ饷创蠡勾永疵挥腥擞谜饷闯さ氖奔淅刺约航不啊6以谡饷闯な奔淅锪桓龊乔芬裁淮颍亢烈裁挥醒峋氲谋硎尽>拖裢柑煲谎阶派碜臃浅H险娴奶鸦敖餐辍

冬冬这时尽管还不会看表,但她似乎也感到讲了不少时间。如果看看表的话,她一定会感到吃惊的。而且也肯定会感激校长。这是因为,冬冬和妈妈是八点整到达学校的,等到在校长室里让冬冬把话全部讲完并决定收她入学时,校长看了看怀表说:“啊,到吃饭的时间啦!”这就是说,校长听冬冬讲了四个小时。

无论过去还是后来,再也没有那个大人这么认真的听冬冬讲话了。

不管怎么说,一个刚刚上学的小学一年级的学生竟独个儿叨叨不停地讲了四个小时的话,这件事若是给妈妈和以前学校的老师听到了,准会大吃一惊。

当然,冬冬这会儿还不知道退学的事,也没有察觉周围的大人都在为她而大伤脑筋。再加上她性格开朗,生性健忘,所以仍是一副天真无邪的样子,不过,冬冬内心里也模模糊糊的有种感觉,仿佛自己被人疏远了,而且也不同于其他小朋友,好像唯独自己有点让人家冷眼相看似的。但现在有了这样一位校长,心里就感到踏实、温暖,心情也愉快了。

叭羰悄芎驼飧鋈擞涝对谝黄鹨膊淮硌剑 

这就是冬冬第一次见到校长小林宗作先生那天的感想。而且难得的是,校长当时也和冬冬一样有着相同的感想。校长领着冬冬去看大家吃午饭的地方。校长告诉冬冬:只有中午,大家不在电车里,而是“集中到礼堂里去”。礼堂就在冬冬刚才登过的石阶上头。走进去一看,学生们正吵吵嚷嚷地把桌椅在礼堂中间摆成一个圆圈。冬冬在角落里看到这情景,拉了拉校长的衣角问道:

氨鸬难谑裁吹胤侥兀俊

校长回答说:

叭荚谡舛剑 

叭谡舛俊

冬冬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了。这里充其量也只不过有以前学校一个班的人数。于是她接着问道:

叭>椭挥姓馕迨父鋈耍俊

校长回了声:“是的。”冬冬觉得这里的一切都和以前那所学校不一样。

等到大家都坐好了,校长便问:

按蠹野押@锏亩骱蜕嚼锏亩鞫即戳寺?”

按戳耍 

大家纷纷把自己的饭盒打开。

叭梦仪魄啤!

校长走进用桌子围起的圆圈当中,一个挨一个地看了一遍。

同学们又是笑,又是喊,真是热闹极了。

昂@锏亩鳎嚼锏亩鳎烤故切┦裁囱剑俊

冬冬感到奇怪。她想,这个学校简直太新鲜了,真有意思。不知道这里吃午饭时竟是这么快活!冬冬一想到从明天开始自己也要坐在那些桌子边让校长看饭盒里面的“海里的东西和山里的东西”,简直高兴极了,乐得差一点喊出声来。

中午那明亮的阳光正照在仔细察看学生饭菜的校长的肩头上。

昨天,校长曾说:“从今天起,你就是这个学校的学生啦!”听到这话以后,对于冬冬来说,还从来没有感到过第二天来得这么慢的。以前,平日里早晨尽管妈妈再三叫冬冬起床,冬冬也还是迷迷糊糊地赖在床上不肯起来,然而今天却不同了,没等别人来叫,她已经连短筒袜子都穿好了,正背着书包等候大家起床呢!家里最守时间的狼狗“洛克”莫名其妙地望着一反常态的冬冬,用力伸了个懒腰,然后便紧紧地跟在冬冬身边,期待着似乎就要开始的某种行动。

妈妈忙得不亦乐乎。急急忙忙地把“海里的东西和山里的东西”装进饭盒,让冬冬吃完早饭,把穿着毛线绳的塑料月票挂到冬冬脖子上。这是怕冬冬把月票丢了而采取的措施。

爸爸抚摸着冬冬那乱蓬蓬的头发,说:

罢媸呛煤⒆友剑 

暗比涣耍 

冬冬说完就走到门口,穿上鞋,打开门,马上又转过身朝屋里恭恭敬敬地行了个礼说:

鞍职郑杪瑁易吡耍 

站在门口送冬冬的妈妈差一点就要流出眼泪来了。因为她想起了眼前这个朝气蓬勃、天真烂漫、十分懂礼貌的冬冬,竟在前几天被学校“开除”了。妈妈内心里祝愿着:“但愿在新学校里能一切顺利……”

但是,转眼之间妈妈又大吃了一惊。妈妈看到冬冬正把特意给她挂在脖子上的月票挂到“洛克”的脖子上。妈妈心想:“这孩子究竟要干什么呢?”妈妈决定一声不吭地看个究竟。冬冬把月票挂在“洛克”的脖子上,马上蹲下身对洛克说:

霸趺矗空飧鲈缕钡纳佣阅悴缓鲜恃剑 

确实,对洛克来说,那毛线绳是有点长,月票已经拖到地面上了。

懊靼茁穑空馐俏业脑缕保皇悄愕模憧刹荒苋プ绯怠5任胰ノ饰市3ぃ傥饰食嫡旧系娜恕H绻撬怠小憔湍艿窖Hチ耍穑俊

洛克开初还竖着耳朵莫名其妙地听着,待到冬冬说到最后时,它用舌头添了舔月票,然后又伸了个懒腰。冬冬却还在非常认真地继续对它讲着:

暗绯到淌也换岫晕蚁胝庋慕淌沂遣恍枰缕钡摹2还茉趺此担憬裉炀偷任液美玻 

说来的确如此,洛克原来每天都和冬冬一起走到校门口,然后再自己跑回家,因此今天它也是做好了这种准备的。

冬冬把月票从洛克脖子上取下来,十分珍惜地挂在自己脖子上,然后再次朝爸爸妈妈告别:

拔易呃玻 

说完便头也不回地背着哗啦哗啦响的书包跑出去了。洛克也伸长了脖子跟着冬冬并排跑了出去。

去电车站的路和去以前那所学校的路几乎没有什么不同。所以,一路上冬冬碰到了许多相识的一年级同学,以及那些常见到的小猫呀,小狗呀什么的。每当这个时候,冬冬心里就想:

案强纯丛缕保潘且幌掳桑俊

但又一转念:“不行,要是迟到了,可就不得了啦!今天就算了吧……”于是便加快了步伐。

来到电车站,原来总是往左拐的冬冬今天却向右去了,可怜的洛克十分担心地停住脚步,不安地左顾右盼起来。冬冬已经走到了检票口,但又折回身来,对还在那里发愣的洛克说:

敖裉觳蝗ピ茨歉鲅@玻∫叫卵Hド涎А!

然后冬冬把自己的脸贴到洛克的脸上,顺便又嗅了嗅洛克的耳朵。心想:“这耳朵的味道虽然和往常一样难闻,可我却觉得它很香!”于是马上把脸离开洛克,说了声:

霸偌 

冬冬把月票让站上的人看了看,就登上了稍高一点的台阶。洛克好像在轻声啜泣着,一直目送冬冬走上台阶。当冬冬正要拉开昨天校长告诉给自己的那节电车教室的门时,校园里还不见一个人的踪影。过去的电车与现在不同,门上装有把手,从外面就能把门打开。冬冬用双手握住门把手,向右一拉,门立刻就开了。她心里扑腾扑腾地直跳,悄悄把头伸进去朝里面瞧了一遭。

鞍。美玻 

照这个样子,岂不是和一边学习一边旅行相仿了吗?既有网架,窗子也和原来的一模一样。所不同的只是,驾驶员的座位上放着黑板,电车上的长椅子已被拆掉,按电车行进的方向并排放着学生们的课桌和椅子,原来电车上的皮拉手也没有了。剩下顶棚和地板都还是电车原来的老样子。东东脱鞋走进教室,在别人的课桌前坐了一下。虽然是和以前学校一样的木椅子,但她却感到这椅子坐上去很舒服,以至想一直坐在上面。冬冬高兴地暗暗下了决心:“这么称心的学校,可决不再逃学了,要天天都来上课。”

接下来冬冬又朝窗外望去。瞧着瞧着,她就觉得这本来一动不该动的电车,也许由于校园里的花草树木被风吹得微微摆动的缘故吧,竟好像开动起来了。

鞍。猛胬病 

冬冬终于情不自禁地喊出声来了,然后她把脸紧紧地贴在玻璃窗上,像平时高兴时那样胡乱地唱起歌来。

真高兴,

真高兴,

高兴真,

你要问,

这为甚……

刚唱了这么几句,有人走进来了。是个小姑娘。只见她把笔记本和文具盒从书包里拿出来放到桌子上,然后马上踮起脚把书包放到网架上。随后又把鞋袋放了上去。冬冬闭住口,连忙学那小姑娘的样子。第二个进来的是个小男孩。那男孩站在门口,象打篮球似的把书包往架上扔去,网架上的网子猛地颤动了一下,把书包弹了出来。书包落到了地板上。那个男孩喊了声“失败”,立即又从原来那地方把书包朝网架上投去。这次刚好落到了网架上。小男孩叫了声“成功”,但马上又说了句“失败!”便爬到桌子上把网架上的书包打开,从里面取出文具盒和笔记本。他说“失败”,肯定是因为忘记把这些东西取出来了。

就这样,九名小学生都坐进了冬冬的电车教室,这就是巴学园一年级的全体学生,也是在同一个电车里旅行的全部伙伴。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