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下 卷 五 漫长的冬天
<<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

五 漫长的冬天

第二天一早,贝塔准时到学校上课。他带了个袋子装饭盒。因为中午放学时,住在德尔芙里的孩子们可以回家,而家远的学生就坐在桌子上,把脚往椅子上一蹬,把饭盒放在腿上吃。然后能玩到一点,下午接着上课。每天放学后,贝塔经常上阿鲁姆大叔那儿和海蒂一起玩。

这天上完课,贝塔走进爷爷家的大屋子,一看见他,海蒂迫不及待地跑过去说:

“贝塔,我有个好主意。”

“什么好主意?”贝塔问。

“以后,我要教你学拼读。”海蒂向他解释。

“那些我都学过呀。”

“不,贝塔,”海蒂一脸认真。”这回要让你真正会读。”

“没法会的。”

“谁说的?我不信。”海蒂一口反驳。“富兰克托的奶奶说没有这种事,不该这么想。”

贝塔听了,吃惊不小。

“我会好好教你。我知道怎么才能学会。”海蒂继续说。“你这么大了,得会阅读了。那样你就可以每天给奶奶念一两首诗歌。”

“学这玩艺儿没意思。”贝塔嘟囔着说。

海蒂一直觉得这是顶了不起的大事。贝塔却这么固执地反对,这可把海蒂惹恼了。她走近贝塔,眼里冒火,忿忿地说:

“那好,你知道你这么不愿意学习会有什么结果吗?你妈妈还说要把你送到富兰克托学些东西。我可见过那个男孩子去的学校,是个特别大的房子。我们坐马车打门口经过的时候克拉拉告诉我的。不光是小孩,好多大人也会上学呢。这可是我亲眼看见的。而且,不像咱们这儿,只有一个和善的老师,那个大房子里进进出出的老师可多着呢。都像去教堂时那样,穿着一身黑衣服。他们头上还戴着这么高的黑帽子。”——海蒂边说边比量着帽子放在地板上会有多高。

贝塔不由打了个寒颤。

“你想想,以后你就得和这些人一起上课。”海蒂继续起劲地说。“要是轮到你了,你却什么都不会读,净出错,那别人会怎么笑话你?准比齐娜还恶毒。你真该知道被齐娜嘲笑的滋味!”

“那好,我学就是了。”贝塔又害怕又不情愿地说。

海蒂这下松了口气。

“那太好了。来,我们马上开始吧。”

海蒂高兴地催着贝塔,把他拉到桌旁,拿出要用的书。

这本书是装在克拉拉送来的大包里的,书里把ABC编成了歌谣,现在海蒂正用得着。这是海蒂昨晚就想好了的。

两个人坐在桌前打开书,开始上课了。

第一支歌,贝塔专心致志地,一个字母一个字母读。然后再一遍又一遍练习。而海蒂要他必须连续快速地读出来才肯满意。

最后,海蒂不得不说:

“看来,怎么练也不行。好吧,我念给你听,以后记住读法,你就能读好了。”

于是,海蒂开始念:

“要是连ABC都不懂,

就得把你扔到鬼洞里去。”

“我才不去。”贝塔撅嘴说。

“不去哪儿?”海蒂问。

“鬼洞呀。”贝塔回答。

“那你得把这三个字母记得牢牢的,才不会让你去鬼洞。”海蒂说。

贝塔只好重新把这三个字母耐着性子反复读了又读。直到海蒂说:

“行了,这三个字母合格了。”

不过,海蒂知道这些歌里的话对贝塔有很大作用,觉得继续念下去比较好。

“现在我接着往下念,你仔细听着。”

说完,拿起书,清楚地念下去:

“DEFG不滚瓜烂熟,

以后准要吃苦头。

HIJK一知半懂,

是个倒霉的糊涂虫。

LM要是磕磕巴巴,

得挨罚还要被人笑话。

你要不想换顿揍,

赶快记牢NOPQ。

RST背时还发慌,

我可要揪住你耳朵不松放。”

海蒂念到这儿,停下来。贝塔一直没动静,她想知道他有什么表情,抬头一看,贝塔被这一连串吓唬人的可怕的词吓住了,正呆呆地望着她。

海蒂立刻心软了,安慰他说:

“别怕,贝塔。只要你每天晚上到我这儿学习,就保准没事。不过可别三天打渔,两天晒网。反正就是下雪你也有办法来是吧?”

这书上说的太可怕了,贝塔不敢再犟,老老实实答应下来。

这样,第一堂课结束了。

从那以后,贝塔不敢违拗海蒂的命令,每天晚上用心学字母,歌词也都牢牢记住。

爷爷常常坐在屋里,抽着烟斗,看他们学习。有时,他翘起嘴角,像是想大笑起来似的。

每次一番苦学之后,贝塔总会被挽留下来享受一顿晚饭。所以,虽然贝塔常被歌词吓得够呛,却每次都有丰盛的补偿。

这样,冬天过去了。贝塔认认真真地学,字母越记越多。

不过,背歌词可是贝塔每天最辛苦的事。

这天,好歹总算背到了U。

“U和V要是搞混,

你得到不愿去的地方待上一阵。”

贝塔一听,大叫:

“我才不去!”

然后,像是真有人揪住他的脖子,要拖他去他讨厌的地方似的,拼命背起来。

第二天晚上,海蒂念道:

“要是这个W你学不会,

瞧一瞧墙上的鞭子吧。”

贝塔瞟了一眼墙上,得意地说:

“墙上没鞭子。”

“那倒是。不过,你知道爷爷的壁橱里放着什么吗?”海蒂问他。“可有一根跟我胳膊一般粗的拐杖。要是把它拿出来就是:

瞧一瞧墙上的拐杖吧。”

贝塔看见过那根粗粗的棒木拐杖。于是赶紧趴到书上,把W记下来。

第二天的歌谣是这样的。

“如果把X忘在脑后,

今天会把你饿个透。”

贝塔偷眼瞧瞧放着面包和奶酪的壁橱,没好气地说:

“我一辈子也不忘。”

“太好了。那么下一个你也能很快记住。”海蒂趁机鼓劲。“下一个学完,明天就只剩一个了。”

贝塔露出不情愿的样子。可海蒂已经读起来了。

“Y这儿还卡壳,

别人笑话你也没折。”

贝塔一听,眼前浮现出富兰克托那些头顶黑色高礼帽,脸上带着轻蔑和嘲笑的了不起的老师。他立刻趴到书上紧紧盯住Y,直到把它记得牢牢的,而且闭上眼睛也能想起怎么写。

第二天,贝塔挺神气地来了,因为要学的字母只剩下一个。海蒂念道:

“Z背得慢慢吞吞,

你就只配和野蛮人一起混。”

贝塔不以为然地笑着说:“什么野蛮人,哪有谁知道他们住哪儿?”

“贝塔,爷爷知道。”海蒂说。“你等等,我去问问。”

海蒂说着从椅子上跳起要出去。

“慢着!”

贝塔慌忙喊了一句。他仿佛看见阿鲁姆大叔和牧师正走进来,要抓住他,把他送到野蛮人那儿去。因为说实话,他还真不认识Z这个字母。

“怎么了?”海蒂一听他这么惊慌,吓了一跳,奇怪地问。

“没什么!你回来吧,我这就记下来。”贝塔结结巴巴地说。海蒂非常想知道野蛮人住在哪儿,可一听贝塔的声音这么不安,只好算了,又回到椅子上。这下贝塔老老实实背了又背,直到一辈子都不会忘掉,接着又开始学拼读。这一个晚上,贝塔学了很多东西,一下有了不小的进步。——这样,日子一天天过去。

雪又变软了,而且每天下一层新雪。海蒂整整三周不能上山看奶奶。她就更加用心地教贝塔,好让他能更快代自己为奶奶读歌。

一天晚上,贝塔从海蒂那儿回到家,一进门就说:

“我会了!”

“会什么了,贝塔?”妈妈猜肯定是件喜事,忙问。

“我会拼读了!”贝塔说。

“真的吗?哎呀,奶奶,你听见了吗?”布丽奇喊道。

奶奶在旁边一听,纳闷他是怎么学会的。

“我得念歌了,海蒂吩咐的。”贝塔说。妈妈忙把那本旧书拿来。奶奶很兴奋,她已经好久没听到那些动人的句子了。贝塔往桌旁一坐,打开书念起来。妈妈坐在他旁边认真倾听。贝塔每念完一首,她便惊叹一句:

“谁想到居然有这样的事?”

奶奶一动不动地听着,一句话也没说。

第二天,到了班上的朗读课。轮到贝塔的时候,老师说:

“贝塔,像平常那么把你跳过去吧。再不,你试一试——我不要求你,你试着念一行就行。”

贝塔非常流利地念了三行。

老师一听,放下书,目瞪口呆地直盯着贝塔。这样的事简直闻所未闻。终于,老师说:

“贝塔,这太不可思议了!我以前费尽心思地教你,你连音节都念不好,我毫无办法,只好放弃。没想到,你现在不但发音准确,句子也读得流畅清楚。世上真有这种奇迹吗?贝塔?”

“是海蒂教我的。”贝塔回答。

老师惊愕地转眼去看海蒂。海蒂还是平时的样子,天真无邪地望着他。

“你和以前不大一样了,贝塔。从前你总是整星期地缺课,有时甚至一连几个星期。可近来你一天不缺了,你是怎么变成个好学生的?”

“这都亏了阿鲁姆大叔。”回答说。

老师越发惊奇,目光从贝塔移向海蒂,又从海蒂移向贝塔。

“咱们再读一次行么。”老师为慎重起见,又让贝塔读了三行,看看他是不是真的会了。贝塔读得准确流畅。看来,这的确千真万确。

放学以后,老师立刻跑到牧师那儿,告诉他这件事,说阿鲁姆大叔和小海蒂来到村里后做了件多么了不起的好事。

这以后,贝塔每天晚上都在家给奶奶念一首歌。这倒一直遵照海蒂的嘱咐,不过,他从不多念一首。奶奶也不勉强他。

母亲到底是母亲。贝塔做出这么了不起的事,布丽奇每天都忍不住要感叹。每次朗读诗歌的小伙子读完歌钻进被窝,她常会说:

“贝塔念得多好,太让人高兴了。这孩子将来不知道能多有出息!”

奶奶听了,有时会回答说:

“是啊,这真是件好事。不过,我更巴不得春天快点到,海蒂好能上山。海蒂读得更不错。贝塔一读,总漏词,听着听着就糊涂了,不懂是什么意思。不像海蒂读着让人感动。”

这是因为贝塔读的时候总想偷懒,一碰上长一点、难一点的词,他就跳过去。他想反正写了那么多词,漏掉三四个没什么大不了的。结果,贝塔念的诗歌里一个名词也没有。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