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作者:安房直子

刚把改好的程序给同事发过去,戴上耳机,选了一堆喜欢的mp3 ,来继续安房直子的功课。今天敲什么呢?相信我,这一篇,是个好故事哩。。。

一个城镇里,有一位耳科医生。

小小的诊所,一天连一天,都在瞧看病人的耳朵。

那是位技术特别高的医生,所以候诊室里总是满员。也有从远处的村庄,被火车晃了好几个小时赶来的人。经这位医生的医治,耳病完全痊愈的事,多得数不清。

每天都那么忙,最近,医生有点累了。

“我也应该偶尔去做做健康诊断。”

黄昏,在医疗室里,医生嘟哝着,整理着病例。平时负责护士工作的太太,前不久出门,现在,只剩下医生一人。夏天的夕阳,亮亮地照着那白色的小房间。

突然,身后的帘子唰地摇动,响起尖锐的声音。

“大夫,请给急诊吧!”

耳科医生咕噜一声转过转椅。

窗帘那儿,站着一个少女,捂着一只耳朵,披头散发,好像从老远的地方跑来的,喘着粗气。

“怎么了?你到底是从哪儿来的?”

医生目瞪口呆地问。

“从海里。”

少女回答。

“从海里?噢,做公共汽车?”

“不,跑,是跑来的。”

“哦。”

医生抬起滑下的眼镜。

“好,坐吧。”

他指着眼前的椅子。

少女脸色苍白,那眼睛显得很大,好象是吞了毒的孩子。

“你怎么啦?”

医生一边洗手,一边用往常的口气问。少女指着自己的右耳,叫道:“耳朵里进了不得了的东西。请快给取出来吧!”

于是,医生从柜子里拿出纱布和镊子。就在他这样做的时候,少女仍然用尖锐的声音催他快点快点。但是医生很沉着。这种事情是常见的。昨天就有一个人跳进来,说耳朵里钻进了活着的小虫,“讨厌,讨厌”地大声嚷嚷。医生想,今天也准是这么回事。他悠闲地坐在椅子上,问道:“是什么进去啦?”

少女露出极其悲哀的脸色,答道:“这个呀,是秘密。”

“秘密?”

医生皱起眉头。

“不会是秘密吧?要不,怎么能治得好呢?”

少女无精打采地垂下头:“所以,是秘密。秘密钻进我耳朵里去了。”

“……”

“我呀,刚才听了绝对不许听的秘密,所以,希望您能赶快把它取出来。”

“……”

“现在马上取出来,就不要紧了。因为它前不久,才咕咚地掉进耳朵里。不过,要不快一点,就耽误了。太阳沉了下去,那就算完了。”

医生直眨眼睛。这样的病人,还是头一回遇见。他想,首先应该互相慢慢说说。

“那,你到底听了什么样的秘密?”

他和蔼地问。少女小声说:“我听说我最喜欢的人,其实是只鸟,是被施乐魔法的海鸥。”

“唔。”

医生露出特别奇妙的脸色,点点头。然后,把椅子往前拖拖,看着少女的脸:“我希望更详细听你的话。接着再给你看耳朵,也不太晚。到太阳落下,对,还有三十分钟呢。没什么,那么一点秘密,马上就能取出。因为我是名医嘛。”

少女听从地点了点头,讲了这样的事。

我第一次遇见那个人,实在黄昏海的小船上。

我是个独自一人的女孩,在租船地小屋干活儿。小屋前面,连着一排十九艘小船,那时,我坐在最前面的小船上。

我在等着太阳落了还没有返回的唯一的小船。傍晚,数好小船的数目,把它们系到桩子上,是我重要的工作。但是,这时候,我等得太累,就迷迷糊糊地睡着了。

忽然,耳边有“吧唧”的拨水声。

“对不起。”

那声音是我一惊,睁开眼睛。

眼前有个少年坐在小船里。涂着蓝漆的小船,确实是我们店里的。我马上不高兴了:“怎么啦?时间都过这么多啦!”

少年害羞地笑着说:“因为我到远离岸的海面去了。”

少年的眼睛,是奇异的灰色。

“你究竟到了哪儿啦?”

我用办吃惊的脸色问。少年满不在乎地说:“水平线的尽那边。双胞胎岩石的还那边,雷岛的再那边。”

“净撒谎!”

“谁撒谎了?鲸鱼喷水啦。还有大客船哪。”

“别开玩笑,快把小船还回来!”

少年站起身,噗地跳到我的船上,接着,象踢石头似的,蹦蹦地顺着十九艘小船跳到岸上,最后说:“再见。”

少年坐过的小船上,散着白花瓣。我不由得伸手拿起来,一看,花瓣变成了羽毛。

那是鸟的羽毛。

我好像做了一个奇异的夏天的梦。

当我知道那少年,是住在海滨贫穷的小屋里,专门潜水采贝的渔女的儿子时,我的吃惊,是不能形容的。

那渔女,年纪很大了,不再潜海,只到处去卖贝和鱼。茶色的皮肤,皱皱巴巴的,凹下的眼睛,很模糊。

那样丑陋的老渔女,居然会是那少年的母亲,我奇怪得简直不敢相信。可是有一天,渔女来到租船小屋,确实这样说过:“最近,我儿子给你添了麻烦,很对不起。”

她笑了。笑脸使人打战。

“不过,请你以后不要再让他玩小船,因为他是我最宝贵的儿子。”

不料从那以后,少年每天都来坐小船,还在我耳边悄悄说:“就玩一会儿。对我妈妈保密呀。”

不久,我和少年成了朋友。开始挺胆怯,后来就渐渐亲近了。

到了傍晚,少年帮助我往桩子上系小船。他比我动作快,好像在收集水上的树叶。

“这要全部都是我的小船,有多棒啊。”

少年说。

“那么一来,我就把它们连成一排,我划着最前头的小船到海面去。”

“咦,能做得到吗?”

“嗯,我可以做到吧,我的胳膊很壮嘛。很早以前,我就干过各种比这还冒险的事情哪。”

“冒险?什么样的?”

我探出身子问。少年突然用泄了气的声音说:“已经忘啦。”

接着,他用发呆的眼睛望着远方。他总是这样,从前的事全忘光了,好像让人给吃了忘药的王子。其实,我也是那样,留在心里的以前的回忆,一件也没有。

收好小船,在天黑之前的短时间里,我们快乐的度过了。摆贝壳,分酸浆果,放焰火。在微暗的小屋后面,叫做滴滴金儿的焰火,小而哧哧地着了。但是,我们希望在更宽广的地方一起玩,希望在白天的阳光下,在沙滩和海里,尽情跑,尽情游泳。不过,我们总是害怕渔女的眼睛。在小屋后面,也许有窥探俩人情况的渔女身影,总是使我们位居。有一回,少年说:“喏,咱们俩到更远的地方去好不好?”

“远处是哪儿?”

“水平线的尽那边,双胞胎岩石的再那边,雷岛的更那边呀。”

“可你妈妈呢?”

我放低声音问。

“你妈妈不是说不许吗?”

少年点点头:“嗯,妈妈对我们的事,生着气哪。她说,你莫不是打算跟那姑娘一起,逃到什么地方去吗?不过,我决不会让你们这么做。妈妈是可怕的人哪,会使用魔法。”

我屏住气息。

这么说来,那张脸,是魔法师的脸。特别是那眼睛——象奇异的沉淀物,仿佛在海底住了二百年的鱼眼睛。

“喏,所以我们必须偷偷逃走。”

少年脸色极为认真。我心胸咚咚跳着,点点头。

后来,没过三天,少年突然说:“喏,明天逃跑吧。”

“明天!为什么这么突然?”

“妈妈让我潜海,从海底取出许多海贝。我不愿意。那是十分苦的。”

“……”

“我想充分地到宽阔的地方去。喏,所以,明天逃跑吧。希望你把一艘小船,藏在那岩石后面。”

少年指着那边的岩石。

突出在海上的大岩石后面,有一块足以藏下一艘小船地洼处,这我也知道。

“明天的傍晚,我在小船上等你。”

少年用灰色的眼睛笑了。

这时,身后哗啦一声。似乎有黑色的影子在水上晃了晃。我的心咯噔一下,回头看去,可谁也没有。

啊,那就是昨天发生的事。那好像是很早以前了,可真正是昨天的事。

这样,今天傍晚——也就是刚才——按照约定,我急忙到那岩石后面去。早晨偷偷放下的小船上,他一定在等着。

他大概穿着蓝色的海水短裤吧?戴着大的麦秸帽子吧?而且,那灰色的眼睛,一动不动地在等着我吧……

我的心胸扑通扑通跳,觉得现在就要开始冒险了。

海滨的夕阳,是个大的黄金车,是凛凛发声旋转的耀眼的光轮。赶紧、赶紧,我一溜烟地跑。

从耀眼的沙滩,转到岩石后面,猛地微暗了。我的胶鞋啪啪地溅着水。

“辛苦了。”

突然传来沙哑的声音。我吃一惊,抬起脸一看,蓝色的小船上,代替少年地是一个渔女抱着膝盖坐在那里,浮出她那使人打战的笑脸。

我立即瑟瑟发抖了。我用尖声问那少年在什么地方。

“在家里。”

渔女冷淡地回答。

“关在上了锁的小物里哪。房顶有个小洞,他也许会从那儿逃走吧。不过,现在让他跑了也行啊。”

“房顶的洞?从那儿出来多危险!”

“有什么危险!那家伙有翅膀嘛。”

我呆呆地注视着渔女。于是,渔女挺起胸笑了。然后,忽然象我招手,说:“到这儿来。我把珍贵的秘密讲给你听。”

我的心扑通扑通跳,坐在小船边上。渔女坐下来靠近我,把嘴紧贴我的耳朵,而且只说了一句:“那家伙是鸟啊。”

这句话象锋利的小刀,在我耳里乱跳。我不由得用一只手堵住耳朵。渔女露出极其使坏的眼神,又说了这样的话:“其实,他是施乐魔法的海鸥嘛。很早以前,一只受伤的海鸥,在我的小屋那儿徘徊。我觉得可怜,给敷上药,捆好绷带,每天给它食物,不知不觉,我对这支海鸥完全中意了。我爱它象爱自己的孩子,即使伤好了,我也想一直把它放在身边。

“没想到有一天,从海里来了一只雌海鸥,每天早晨都在窗户那儿叫。

“那时,我懂得鸟话哩。我清清楚楚地听见雌海鸥在呼唤:”到海里去吧,到海里去吧!‘这样,我儿子就扇着伤刚愈的翅膀想飞。雌海鸥的歌声,一天比一天高,不管怎么赶它,它还是要来。我把雌海鸥恨得要命,就象现在你这样。“

说到这里,渔女喘一口粗气蹬着我。接着,她又用低声继续说:“后来,我想出了好主意。我要用魔法让我家的海鸥变成人,把它当作我的真儿子。

“我的柜子里,收着两粒红色的海藻果实。那是从前在海底发现的珍奇东西。我在那上面呼呼地喷了气息,让海鸥吃了。

“结果,可真叫管用!只吃了一粒,海鸥就变成了个男孩子。我高兴的不得了,甚至没有觉察到剩下的一粒丢在什么地方了。有个漂亮的孩子,比什么都好。从今以后,我想教他潜海和卖鱼。

“不料,怎样了呢?还没过上一个月,这一回,是你出现了,又想跟那家伙一起到远处去……我死了心啦。我决定把那家伙赶到海里去。不过呢。”

渔女突然抬高声音,象喷吐似地说:“你不能一起去呀,那家伙是鸟嘛。”

但是,我不害怕:“那也行!因为它现在还是人的模样。我这就行了。”

渔女满意地笑道:“可是,魔法马上就要解除哇。这个秘密,被无论哪一个人知道了,魔法就会解除。今天,太阳沉到海里时,那家伙就要恢复成鸟啦。

“如果你能把刚才的话忘得净光,那又当别论。如果你能跑到技术高的耳科医生哪里,赶紧把秘密取出来,那又当别论。”

“耳科医生……”

这时,我头脑里浮现出大夫您的事,海滨的人说,您是位特别出色的医生。因此,我就跑来了。喏,对您来说,是简单的吧?使用长镊子,马上就能做到吧?太阳落下后,就算完啦。请快点做吧!

“原来是这样。”

耳科医生点点头。他想无论如何,也要满足这相信自己而跑来的少女的愿望。

“那么,给你看一下吧。”

医生窥视少女贝壳一般的耳朵,然后一点头。

(噢——)

确实,耳朵深处,有什么在闪光。使人感到,正象开着一朵辛夷花。

(是这个吧。这个就是秘密吧。)

医生想。可是,那秘密太深了,无论用多长的镊子也够不着。

“喏,快点,快点,快点!”

少女直催促。她的声音,奇怪地在头脑里响,医生的胳臂不灵活了。拿出了药瓶,但弄不清那是什么药了。

(今天不顺手哇,是累了吧?)

医生摇摇头。

突然,少女大声喊:“啊,鸟哇!鸟,鸟!”

“鸟?”

医生不禁把目光移到窗户。窗外只能看到一点细长的傍晚的天空。

“你说些什么!”

少女闭上眼睛,这样说:“在我耳朵里哪。瞧,有海,有沙滩,沙滩上有变成海鸥地那个人。得把那只鸟赶紧抓住。”

医生跑过去,又一次窥视少女的耳朵眼。

“呵!”

他发出大声。

真的,少女的耳朵里确实有海。深蓝色的夏天的海,还有沙滩,恰如小人国的风景一样装在那里。而且,那沙滩上,有一朵刚才的白花——不是花,是鸟吧?对,可以看得见。使人认为是一只海鸥在休息翅膀那样的小东西。

医生突然脑袋发晕,闭上眼睛。仅仅有两三秒钟。

然后他睁开眼睛。他觉察到自己孤零零地站在那海岸上。

一片蓝色的海洋。长长的、长长的海岸线。只有五米远的前面,一只海鸥在休息翅膀。

“太好了!”

医生伸开双手,蹑手蹑脚地从后面靠近。悄悄地、悄悄地……可是,只差两三步,鸟儿就“啪……”地展开翅膀,就象花蕾开放一样。紧接着,终于飞起来了。

“糟糕!”

医生去追。

“喂……等一等……等一等……”

医生跑着,胡乱地跑。

一边跑,医生有点明白了自己现在是在少女的耳朵里。他一边明白了,一边也就忘了。正象人类,大家都明白自己是在地球上,一方面明白,一方面又忘了一样。

总之,在那两秒钟期间,是发生了什么事情。也许医生的身体变得象虫子一般小,也许少女的耳朵大的出奇,或者还有别的原因。不过,医生都没有怎么想。他满脑子都是抓鸟的事。他觉得,不把鸟抓回来,就会有损于诊疗所的名字。

但是,海鸥越飞越高,一会儿,飘然地飞向海里。

“啊!啊啊,啊啊!”

医生扑通一声坐在沙上,目送着海鸥。

突然。

“快点吧,快点,快点!”

声音象雷似的在周围震响。医生不由得闭上眼睛。

仅仅有两三秒钟。

“怎么也不行?”

由于那声音,医生一惊,睁开眼睛一看,少女在注视着自己。那是微暗的诊疗室。

“取不出秘密吗?”

少女问。医生完全慌神地点点头,小声答道:“嗯,刚才放过机会了。因为今天有点累啦。”

少女站起身,脸色十分悲哀地说:“那么,已经不行啦。太阳下沉啦,那个人变成鸟啦。”

医生垂下头。他觉得非常过意不去。

少女默默地回去了。诊疗室的帘子刷地一晃。

耳科医生大声叹息着,咕咚地坐在自己的椅子上。正在这个时候,医生看见眼前的椅子——直到现在少女坐过的那椅子上,散放着白色的东西。

医生把它拿起来,不住端详。

是羽毛,也是海鸥的。

医生吃惊地站了起来。他想了一会儿。

“原来如此。”

他点点头。

“必须告诉她!”

医生喊吧,跳到外边,在黄昏的路上,一个劲地跑。

(那孩子不知道,她自己也是海鸥。大概那时候,她是吃了渔女丢下的红果实的雌海鸥,可是她一点也不知道。)

耳科医生跑着。他为了在少女的耳朵里,装进另一个了不起的秘密,一心一意地在追赶着。

(The End )

--

文学视界

Search


Share

ne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