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五章 缔创伟业 6 剧变前夜
<<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

剧变前夜

1922 年6 月14 日,廖仲恺从香港回到广州,立即求见孙中山,孙中山听说是廖仲恺求见,非常高兴,马上出门来迎接。见面第一句话,廖仲恺劈头就说:“听说您只带了两个营的兵力来到广州,这是很危险的事,陈炯明现在已经是‘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了,我担心陈炯明随时都会发动叛乱的,请您还是早点回到韶关大本营去的好,那样,一来您可以继续指挥北伐战斗,二来也比在广州安全。”孙中山笑着说:“你到香港去,听说是去筹款的,怎么样?筹到了没有?”廖仲恺愤怒地说:“款子倒是筹到了,可是实在是令人气愤,我们现在的关税全部控制在英国人的手上,而省内的税收又全部被陈炯明截留了,我到处筹款,处处碰壁,最后只好到香港去筹款,好不容易才弄到了二十万元,请先生您先带着这二十万元赶快回北伐前线去吧……”孙中山说:“那也不必,陈炯明日前还给我打电报说,他正在努力做陈家军的工作,虽然有点难,但他还是保证说叶举等人不敢有非分之举,他也正在做工作,劝叶举等人按我的布防命令去办,不管怎么说,陈炯明目前还不至于背叛我的。我已经给陈炯明打了电报,要他来广州和我面商北伐大计。

不过,我倒是很想听听你关于当前广州局势的看法。”廖仲恺道:“当前广州的关键在于陈炯明的态度如何,只要陈炯明不带头闹事,陈家军是不会闹事的。我想您邀请陈炯明来广州,他是不会来的,倒不如我去一趟,正好竟存昨天给我发了个电报,要我去惠州,我顺便去劝劝竟存,或者还有可能让他到广州来见您。”孙中山沉默了片刻,想了想说:“那也好,当年正是你在陈炯明最困难的时候带着钱到漳州去帮助他的,现在你去,好好地动之以情,晓以利害,争取让他回到革命的道路上来。到时候,你走的时候通知我一声,我让叶挺带一个营的警卫来保护你。”廖仲恺摇摇手说:“不必了,我只要一个人单独去就行了,我不带一兵一卒,也好向陈炯明表示我们的诚意,陈炯明是个多疑的人,不能给他留下任何话柄。”就在6 月14 日这一天,陈炯明在石龙召开秘密军事会议,准备对孙中山发难,陈炯明在会上给他的心腹爪牙们鼓劲打气:“谁先向总统府开炮,谁就为我们立了头功,就是我们粤军的大阿哥!”陈家将们虽然一个个平日里不可一世,在陈炯明面前大吹牛皮,说要如何如何为陈总司令效力,要对孙大炮实施攻击,但一听说要动真格的,要在对总统府的行动中开头一枪,这些骄兵悍将反而害怕起来。冷场了一大会子,只有土匪出身的杨坤如把袖子一掳,帽子一摔,吼地站起身来表示要立这个头功。可是那些自认为名门正派出身的军官们却不满意,一致公推叶举出来做大家的头。

叶举还真不愧是陈炯明的的心腹,竟然站起身来表示同意。但是叶举也有他的顾虑,别看他似乎是个粗鲁的军人,可还确实有点歪心眼子,他在同意自己率先发难的时候,却又建议由资历、声望都很高的老军长熊略来当总指挥,大家都没有意见。熊略心里虽然一百个不愿意,可是嘴上还是不好说,反过来给陈炯明一个难题做做,他说:“大家推举兄弟我来当这个总指挥,我也只好勉为其难了。我有一事不明,陈总司令是我们大家心目中共同的主帅,只要陈总司令下一道命令,我当率领所部一万多弟兄,率先奔赴战场。

陈总司令为什么不下命令呢?”陈炯明早就料到部下会有这一着了,他轻轻地对着心腹秘书陈鹤年点点头,陈鹤年站起身来,对师长钟景棠说:“请钟师长给大家讲一讲他今天做了些什么。”钟景棠不慌不忙地站起身来,用得意的眼光扫视了会场一周:“今天上午,兄弟将廖仲恺给扣留了起来……”“嗡……”的一声,钟景棠的话还没有说完,会场上立刻乱了起来,有的人在心里连呼可惜,把这么好的一个机会让钟景棠这个家伙抢去了;有的人在暗自庆幸:有这个老兄先下手,将来万一攻打孙中山失败了,我自己也有一个退路,不是我带头打的大总统,以下犯上、谋逆叛变的恶名也不会落到我的头上了;有的在感到惊讶:陈炯明果然对孙中山动手了,陈炯明可真是个敢说敢做的大人物,今后和他共事可得防着点,不要一不小心上了他的当……

这时候,陈炯明终于站立起来,笑容满面地对大家说:“自古时世造英雄,英雄也能造时世,现在是我们一显身手、改造时世的时候了!现在,我们已经捉住了廖仲恺,这就等于把孙中山的钱口袋给锁住了,没有廖仲恺给孙中山筹款,孙中山他有天大的本事也踢腾不起来了!”受到陈炯明的感染,会场上的陈家将们开始活跃起来,一致推选熊略为攻城总指挥,推选洪兆麟为先锋,并且很快就讨论好了进攻总统府的行动计划。

还是6 月14 日这一天,孙中山在总统府再次宴请粤军中旅长以上的军官,他想在这次宴会上,一方面向大家说明自己明天就要离开广州去赣南前线督促北伐,另一方面也乘机对陈家军陈家将们做做说服教育工作,要他们认清形势,不要去干那些背叛革命、使亲痛仇快的事情,要认真地理解中华民国的主义,以统一中国为大业,为民族的兴旺和昌盛作贡献。

可是,时至中午,广州卫戍司令魏邦平、中华民国外交部长伍廷芳、海军司令温树德、广州江海防司令陈策、直辖警备司令姚雨平等人已经一一来到,却就是不见粤军将领们的到来,这使得孙中山大为恼火,正在控制不住的时候,忽然秘书林直勉又来报告说,廖仲恺在赴惠州途中,被叶举的部下、师长钟竟棠在石龙扣留。林直勉还说,他在向粤军送请帖的时候,被叶举的卫兵挡在营房的外面不让进去,粤军的将领们一个都不肯来。

孙中山听罢,不由得怒气填胸,手指白云山,高声说道:“好你个忘恩负义的家伙,如此胆大妄为!不要以为你们占据了白云山就可以任意胡来了,我一样可以打得你们落花流水!”应邀来赴宴的高级将领们一个个面面相觑,说不出话来,大家都感到了问题的严重性,纷纷要孙中山早早作出决策,不要给陈炯明以可乘之机。

孙中山在室中来回踱了几步,毅然决定地说:“现在看起来,广州的事情,陈炯明仍是关键,我就不相信,他陈炯明敢于背叛我!既然他不来广州,我就去惠州,当面问问他,他陈炯明到底还革命不革命,他陈炯明当年的革命誓言还算数不算数!他必须下令叫叶举退出广州,还必须立即释放廖仲恺!”孙中山怒不可遏,立即就要动身去惠州,这时,直辖警备司令姚雨平走上前来说:“大总统,您不能去冒这个险,陈炯明与我是老朋友了,我们从广州起义时起就在一起并肩作战,共事多年,请先让我去一趟惠州,促他悔过,同时也可查看一下他最近的动态,回来再向您报告。”孙中山见姚雨平肯去惠州,便对姚说:“你去了惠州,见了竟存,只叫他立刻来广州见我!”6 月15 日,姚雨平来到惠州,卫士向陈炯明通报说,直辖警备司令姚雨平求见。陈炯明闻报,对自己的秘书陈鹤年说:“说客来也,看我怎么糊弄他!”一面对外面大声说:“请姚司令在客厅小坐片刻,我马上就到!”不一会,陈炯明满面春风地从室内走了出来,极其亲热地拉住姚雨平的手,互道寒暄,寒暄过后,不等姚雨平说话便大声地说:“与兄一别多年,现在正是西湖好景,你我何不去湖中垂钓,你知道我这段时间以来,隐居西湖,过着不闻世事的生活,实在是人生的一大乐事,回想起来,过去那么多年南北征战,出生入死,实在是苦不堪言!哪知隐居有如此多的乐趣,真是前半生虚度了青春!”钓鱼时,姚雨平几次试图劝陈炯明说服叶举,不要做背叛革命的蠢事,请陈炯明到广州去和孙中山共商北伐大计。陈炯明总是装聋作哑,推作听不懂姚雨平的话。姚雨平知道再要多说,也只是空费口舌,留下一首诗后,愤然而去。

姚雨平去后,陈炯明拿起了姚雨平写的诗读了起来:

百花洲上影模糊,

不听嘤鸣听鹧鸪。

铁像何如铜像好,

凭君点缀此西湖。

姚雨平的这首诗里用了几个典故,嘤鸣是用的《诗经》里的两句诗:“嘤其鸣矣,求其友声。”是在告诫陈炯明,要听听老朋友的话,老朋友是不会害你的。而鹧鸪的叫声仿佛是“行不得也哥哥,行不得也哥哥!”这是在暗中警告陈炯明,背叛革命是要不得的,如果不听老朋友的话是要失败的。而铁像和铜像的比喻则更加明显:宋朝的秦桧卖国投敌,结果身后被人们在杭州西湖铸了个铁像,千年万代被人唾骂,而民族英雄岳飞则被后人树立了铜像,千秋万代受人敬仰。

陈炯明看了这首诗,气得火冒三丈,诗中分明是在说自己不会成功,并且还会遗臭万年,就三把两把撕碎了姚雨平的这首七绝诗。

下午,叶举在郑仙祠召开军事会议,特意向自己的部下出示了陈炯明的手令,给部下们壮胆,布置炮轰总统府的行动。叶举说:“民贼(指孙中山)不除,国无宁日。”又说:“今天的会是为民请命的会,是共除民贼的会!”会议决定6 月16日凌晨3 时进攻总统府,不论是普通士兵还是军官,凡是捉住孙中山者,赏大洋二十万元。

下午5 点,罗翼群向孙中山报告了叶举召开军事会议的消息,说是要攻打总统府,孙中山不相信:“我明天就要回韶关大本营去,直到刚才,竟存还和我有电报往返,表示他愿意支持北伐,叶举怎敢不听竟存的命令?”不一会,陈策又用电话向孙中山报告陈炯明叛变的消息,孙中山干脆告诉他,这些话只是外间的一些谣言,不可轻信,以免乱了我们的军心。”晚饭后,陈少白来向孙中山报告:“陈炯明今晚真的要发动叛乱了,请大总统及时离开总统府!”孙中山还是不肯相信:“有我在,竟存不敢造反!”晚上10 时左右,警卫团战士李洁之的老乡何云生来了,何对李说:“不好了,我部的统领罗献祥已经下了命令,明天早上我们的部队就要围攻总统府,通电请孙大总统下野,我们都下达了作战任务,还发了识别带子,禁止士兵外出,我是撒谎说出来大便才溜了出来,你们要赶快作好准备呀!”深夜11时,陈策、魏邦平一齐打电话告诉孙中山,陈炯明谋叛已经是再清楚不过的事实了,请大总统立即离开总统府!孙中山这时已经不光是愤怒,而是有点悲怆了:“我不管陈炯明是否叛变,我就是不离开总统府,我只知道为国家谋利益,陈炯明为什么要谋反?!”许久,总统府秘书林直勉、参军林树巍、大本营运输队长陆志云匆匆赶来向孙中山报告陈炯明的叛变消息,并且连叛军的口令部搞清楚了,是“食饱饭、杀民贼”。大总统再要不走就怕来不及了。

孙中山这时变得更加慷慨激昂了:“我就是不走,我是大总统,不能擅离职守,我被叛逆所害,正是我为国捐躯的时候。如果陈炯明敢于叛变,那全国人民都可以共同讨伐他,他就会身败名裂,遗臭万年!我如果这时候因害怕叛军而逃走,那就玷污了我们的国家!”到了凌晨2 时,在总统府的粤秀楼上已经能听到叛军的集合号声了,卫士们一齐来劝孙中山赶快离开总统府。孙中山就是不愿意,马湘和黄惠龙叫来几个人,强行给孙中山换上了一件白布长衫,戴上一副墨镜,提着一个药箱,装扮成医生的模样,两个卫士一边一个挽起孙中山的手,挟着他出去。

孙中山只得答应了他们的要求,转身回到卧室,喊宋庆龄一起走。宋庆龄在睡梦中被惊醒,不知道出了什么事情。孙中山对她说:“陈炯明已经正式叛变了,我现在必须到军舰上去,到那里指挥平叛战斗,你快起来和我一起去!”宋庆龄一边急着穿衣服,一边对卫士马湘、黄惠龙等人说:“你们快扶着大总统先走,我随后就来!”孙中山坚持要宋庆龄和他一道走,宋庆龄果断地说:“不,我和你一起走,目标太大,容易被叛军发现,再说我已经有了身孕,行动不方便,你还是一个人先走吧!”孙中山还要坚持等宋庆龄一起走,宋庆龄说,“不!还是你先和卫士们走,我一个人好走。再说,中国可以没有我,但是不能没有先生,请你赶快走!”在宋庆龄和卫士的一再催促下,孙中山不得不先走一步。临行时,孙中山对宋庆龄交代:“我到了军舰上后,就放三声大炮,你听到大炮的声音,就知道我已经脱险了。”

--泉石书库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