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六十六章

" 你要我读一下摩莉·布卢姆的内心独白。当我正在看的时候,我为一件事发愁,乔伊斯在写一个女人对她自己的看法,他写得出吗?他能知道她内心最深处的想法吗?但当我读完全书时,我知道得更清楚了。乔伊斯是一个能够深入人物内心的作家,不管是男人还是女人,不管他是否有过乳房或其他女性的标志或是痛经。

等会儿!正如你可以猜到的那样,我现在正在自由联想。你正在听到一大堆放肆的话。由于我对你的尊敬,我在你那儿治疗时永远说不出一些我真正想说的话。但现在你在远处,我想到什么就说什么,使用什么词并不重要。我可以做到,如果你能耐心听的话,我可以告诉你一切!真奇怪,我要求你耐心,但我才是你的病人。是耐心或者是病患,又是个文字游戏,不是吗?"

" 我们回过头来谈乔伊斯。摩莉的丈夫利奥波德·布卢姆是一个爱尔兰籍犹太人。怎么从外貌上识别犹太人?我如果从你的外貌上认出你是犹太人就不会跟你讲这一点。那么,亲爱的大夫,对女人来讲也是如此。人们不能从外表上识别出来。

甚至我们可以说,在女人身体内部,就有一个女人吗?

" 你对我的总体想法同意吗?我们一个是医生,一个是病人。我不喜欢- 接受精神分析治疗者- 这个词,因为它会让人想到,精神不健康和身体不健康是性质不同的病。但是你和弗洛伊德医生都说,精神是身体的一部分……精神分析对我已不再适合。你在医生的办公室里,医生对你说:- 请把你想到的事情说出来。想到什么说什么- 你有可能讲不出任何事情来。有多少次我看完病后,回家哭着想:这都是我的错。"

" 于是,当我读着摩莉的内心独白时,我有了一个主意。拿一台录音机,放上一盘磁带,让磁带转动,就像我现在做的一样把我所想的全部说出来。这真是容易。

我睡在床上,只戴着乳罩。如果我愿意的话,我可以走到冰箱那儿或是走进浴室。

我按一下- 停止- 键,等我回来时再重新开始。现在的我正在做自由联想,没有任何困难。你的病人在你的办公室里做不到这一点。在自己家里,她可以把这一切都录下来,然后把磁带交给医生。医生听完录音,等到病人来看病时,他可以问她问题,阐述他的回答。有时候,我觉得心理医生在治疗病人时,不是凭他的知识,也不是凭他自己生病的经验,而是凭他自己没有医好的创伤。病人做的梦也可以放进磁带。一做完梦、醒来时就录下来。你知道,我经常忘记自己的梦,并且经常忘记自己曾经做过梦。弗洛伊德医生说过,梦是- 无意识- 的康庄大道。他不阻止人们把梦境录下来以后再听。我今后要把我所有的梦境都录下来告诉你,好吗?格林逊大夫,你是世界上最伟大的心理医生。请你告诉我,玛丽莲是否发明了一种全新而且重要的心理学治疗方法。当你听完了用于治疗我的这几盘磁带,你可以就这种方法在哪个学报上发表一篇文章了。这会不会有轰动效应?我不要你感谢我,也不需要你在文章里提到我的名字。这是我送给你的一件礼物。我永远不会对其他人说起,你将是第一个超越- 抵抗- 这个障碍的人。你可以利用这个想法,并叫米尔顿·卢仃告诉你怎样申请个人专利……"

" 我们开始吧。我将告诉你一件真事。自从我成为你的病人以后,我再也没有过性高潮。我记得你跟我说过,性高潮是在脑子里发生,而不是在生殖器里发生。

我喜欢说- 生殖器- 而不是- 生殖器官。问题不在字眼上,而在于人们如何使用它们。"

--

流行小说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