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四十九章

正当她努力使自己恢复,而丘克只能拍摄一些没有玛丽莲的镜头时,福克斯公司的高层开始担心起来。公司当时还在欧洲拍摄由约瑟夫·曼凯维奇导演的《埃及艳后》,光是这一部电影就动用了公司几百万美元。现在这两部片子都遇到了问题,再不采取措施,公司就有倒闭的危险。格林逊曾经保证过会让玛丽莲每天开工,并说影片能按时完成,但他没有料到她会因身体不好而病倒在床。福克斯公司的主管们经常给格林逊打电话,提醒他曾经做过的许诺,并想弄清楚玛丽莲为什么这样想让公司倒闭。她是真的病了吗?还是她觉得片酬不高而蓄意捣鬼?是抑郁症吗?是嗑药吗?而格林逊每回总能用令人放心的措辞来宽慰他们。

贝弗利山庄,罗克斯伯里道

1962年5 月

玛丽莲这天来就诊时,脸色都变了。

" 听说你这回真的要撇下我走了?琼前天告诉我的。"

" 是的,我曾经告诉过你……"

" 我知道,但一开始我还太不相信。这么说是真的了?"

" 我和希尔蒂将去地中海度几天假、旅行一下。她还要去瑞士探望一下她的母亲,她母亲最近发过一次心脏病。回来的路上我将在纽约同我的出版商碰个头,讨论一下我那本关于心理分析技巧的书出版的事。我总不至于连度假的权利都没有了吧?再说,我可没有真的撇下你不管了;另外我还要到耶路撒冷作一次有关- 移情- 问题的报告。"

" 是……不……哎,见鬼!昨天,我做了一次努力,我在规定时间前二十分钟就到摄影棚了,也就是早晨六点,只是为了做一次试妆。我一直工作到下午四点,然后我就上你这儿来了。但是今天,知道你和希尔蒂真的要走了,我到摄影棚半小时后就昏了过去,他们只能把我送回家。你知道吗?刚才我是硬撑着起床并走进浴室的,身体像要断成几块似的- 濒于崩溃- ?不就是我吗?"

" 对了,我想到了一件事情。" 格林逊答道," 如果我给你一件属于我的东西作为抵押,等我回来时你还给我,把它作为我们之间的物质联系和护身符,你看怎样?比方说,这颗玻璃国际象棋子,你说好吗?"

晚上,当格林逊把玛丽莲送出他的别墅大门后,他坐到办公桌前分析起她刚才讲的话。他马上动手写一篇文章,指出他和这一类病人打交道时,不但要说,而且要做,要给予别人,而不只是等待和接受。这篇论述如何将象棋作为过渡性替代物的文章只是写成了草稿,正式的成文直到玛丽莲死后十二年后才修改好。这是一篇为了忘却的写作,目的是要忘却他是如何输掉治疗玛丽莲的最后一盘棋。另外他一直在犹豫,如何写明白发生在玛丽莲这个病人身上的事而又不指名道姓?如果这篇文章出版了,每个人都会猜出他的这位没有说出名字的女患者是谁,即便他给这篇论文起了个中性的题目《过渡性物体和心理移情》。这是格林逊发表的唯一一篇没有指名道姓而又公开谈论他的最有名的病人的文章:

我告诉我的那位年轻而又在情感上不成熟的女患者说,三个月以后我要到欧洲去参加一次国际学术会议。她发展出一种对我非常依赖的移情关系。我们仔细分析了她对医生的依赖性的种种成因,但是收效不大。但到了某一天,事情发生了决定性的变化,因为她告诉我,她找到了一种我不在时可以代替我的东西。这样东西并不是对她自身的什么新发现,也不是她结交了什么新的朋友,而是一个棋子。这位年轻的女士新近收到一份礼物,这是一盘用象牙雕成的国际象棋。在她来治疗的前一天,她透过香槟酒杯折射出来的光看了看棋子,突然觉得那匹白马很像我。她立即有了一种舒适和胜利的感觉。白马变成了她的守护神。它属于她,不论走到哪儿她都能带着它。它可以对她起作用,而我则可以放心地到欧洲去旅行。应当承认,尽管我仍有些担心,但我还是大大地松了一口气。在我外出期间,我的病人要做的一件主要的事,就是要上台参加一次大型演出。这样的话她肯定能够演出成功,因为她能把她的白马藏在手帕或丝巾里带在身上,它能保护她不紧张、不焦虑,能给她带来好运气。当我身在欧洲时,我很高兴听说演出非常成功。但是不久之后,她就给我打了几次电话,惊慌地说她把白马弄丢了,被吓得不知所措,就像一个小孩子不见了盖在身上的被子一样。代我在这段日子里照顾她的一位同事告诉我,他采取了很多手段,都无法把她从绝望中拯救出来。他甚至希望我缩短旅程,马上回来。

我当初并不愿意中断难得的假期,再说也不能肯定回来就管用。可是令人惊奇的是,事实上这是有用的。

--

流行小说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