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四章 成佛后的教化 第 3 节 三迦叶的归依
<<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

第三节 三迦叶的归依

三迦叶的归依是最富戏剧性的,也是佛陀在传教中显示巨大法力最好的一个例子。佛教史上有许多例子,即使是那些大德高僧们为了传教,在某一个新的地方打开局面,也会相应地采取神秘的具有无比威力的法术,以此来震慑群众,使自己的传教得以进行,因为要他人相信某一种宗教或者学说,一开始不能降服信众的心是无从得到成功的。因为信仰其实就是心的降服,不能使人觉得某一教派或者学说具有无比威力或者诱惑力,那么要招收信徒又谈何容易。因此,许多僧众一开始传教时都以异术设教,或者以神道设教,就都是为了这个原因。释迦牟尼佛利用了自己本来具有的文武全才加上一些神秘的神通力量使得三迦叶归依,为佛教僧团的扩大和影响的广泛传播起了巨大的作用。

释迦牟尼佛在化度了耶舍等五十一人后,就考虑今后该到哪里传教的事。“我现在应该度化哪一些人才能获得最大的方便和利益呢?”释迦牟尼观机施教,觉得只有摩揭陀国的优楼频螺迦叶兄弟三人善根成熟了,可以去化度他们。“这兄弟三人在摩揭陀国学的是仙道,已经一百二十岁,受到国王和全国上下人民的尊信;他们十分聪慧,有极强极快的悟性,倘若向他们说法,使得他们归依,自然是绝大的好事一桩。但难的就是他们有很深的成见,为人又非常傲慢,不容易一下子将他们降服。不过,不管如何,我还是应当试一试。”释迦牟尼想到这里,决定立即动身。——这一年佛陀才三十岁,以一个三十岁的年轻头陀想去教化一个一百二十岁骄傲成性的老迦叶可想而知是一件多么困难的事!但是佛陀义无反顾地去了。

释迦牟尼当下就从波罗奈出发,前往摩揭陀国。昼夜兼程,途中跋涉,自然艰辛。一天日将昏暮时,释迦牟尼赶到了优楼频螺迦叶的住处。优楼频螺迦叶是三迦叶中年纪最长的一位,智慧超胜,受到两位弟弟虔敬的爱戴。优楼频螺迦叶忽然见到一位年纪轻轻的头陀到来,而且相貌端正庄严,当时心下由衷地感到欢喜。于是,他问道:“这位年青和尚,你从什么地方来?”佛回答说:“我从波罗奈国来,打算到摩揭陀国去。现在天将要黑了,想在您这里借宿一宵,不知可好?”“寄宿是不成问题的,只是我这里房舍都让弟子住满了,没有空余的房间,只有一间石室,非常洁净,我拜火的用具都放在那里。这是一个十分清静的地方,正适合你这样的和尚。但有一条恶龙住在里面,就怕它来害你。”“即使有恶龙,现在也顾不得了,请您借我住一个晚上。”迦叶又补充了一句,说:“这条恶龙,性子非常凶狠残暴,一定会出来害你。我不是舍不得给你住,只是住进去要出人命,因此不敢相借。”佛说:“您尽管借给我住,一切后果由我承担,我绝不会被恶龙所害的,请您放心。”“如果你一定要住,那就随意吧。”

佛陀就在当晚住进了这个藏有恶龙的石室。佛陀一进石室,当即结跏趺坐,进入三昧禅定的境界。这时,那条恶龙见有生人进来,便毒心上腾,一心要害这位头陀。它全身放出毒烟,赤目暴牙,张势向佛陀扑来。世尊见此,手捧钵盂,无畏无惧,当即进入火光三昧禅定境界。这三昧定火,烈焰冲天,烧得石室热不可当,同时也烧得毒龙苦不堪言,无处藏身。迦叶的弟子们乍一见到石室中烧起大火,以为这个和尚必遭毒害无疑。于是,回去禀报师父,说:“这个年青和尚,既聪明,又庄严端正,极为难得,可惜现在却被恶龙之火烧死了。”迦叶当即从座位上站立起来,他虽然认为和尚一定会碰到危险,但没有想到被毒龙的大火烧死,因此,他立即赶到石室之外,见到石室里火光上腾,心下大感悲伤,他本意并不想让这位和尚真的去送死。但事已至此,后悔也无用了。于是,他当即命令弟子们赶紧用水扑灭这场大火,但水一洒到石室上,非但不能扑灭大火,反而像火上浇油般地更加燃烧得厉害了,烧得一座石室红通通的,看看将要熔化。外面迦叶和弟子们徒自着急。但石室里面,却是另一番局面,佛陀身心不动,颜容怡然,已将这条恶龙降服,再也不能加害于人了,当时佛陀便传授给毒龙三归依,然后将毒龙放置铁钵中。

天亮后,迦叶师徒赶到石室,却见到佛陀安然坐在石室里,大出意外,于是问道:“你这位年青和尚,昨夜在石室里,那龙火猛烈,没有被它烧伤吧?你昨天借这石室住,我之所以不想给你,也就是为了这个缘故。”佛陀回答说:“我的心里非常清净,是不会被身外的灾难所侵害的。那条毒龙,现在就在这个铁钵中。”于是,佛陀举着这个铁钵,让迦叶他们来察看。迦叶师徒见到这个年青和尚,在火里也不被烧着,而且又降服了恶龙,将它放置铁钵中,都啧啧赞叹,以为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希奇的事。虽然迦叶对佛陀的本事相当佩服,但他并不认为这是最要紧的。他对弟子们说:“这位年青和尚,神通虽然十分之大,但终究比不上我的道真实。”

佛陀对迦叶说:“我现在正想停住在你们这里一段时间,不知能行么?”迦叶当即爽快地答应了。第二天夜里,佛陀坐在一棵树下,四大天王夜间来到佛打坐的地方,来听佛陀说法。天王们身上发出的巨大光亮,照得大地一片光明,有如日月一般。迦叶夜里起来,他远远地看到天上放出的巨大光亮正好落在佛陀的身边,于是对弟子说道:“这位年青和尚,也是一个拜火教徒。”天亮后,他们来到佛陀打坐之所,问佛陀是不是昨夜在行拜火的仪式,佛陀回答说:“没有。有四大天王下来听法,那是他们发出的光。”当时,迦叶对弟子们说道:“这位年青和尚,虽然有极大的神通功德,但还是不如我的道真实。”第三夜释提桓因、第四夜大梵天王下来听法,都放出大光明;迦叶被佛陀的巨大神通和高妙功德所打动,但仍认为佛陀不如他的道真实。后来,迦叶带领五百弟子进行拜火的仪式,早晨准备点火时,却怎么也点不着火,迦叶想,“这准是那位年青和尚做了什么手脚。”因此,他带领弟子们赶到佛的住处,对佛陀说:“我们进行拜火的仪式,早晨起来准备点燃火把,但火点不着,不知什么缘故。”佛当即回答说:“你可以回去了,火自己会烧起来的。”迦叶和徒弟回去之后,就看见火已经燃烧起来了。迦叶虽然对佛陀的神功非常佩服,但还是认为佛陀的功夫虽然神妙无比,总是不如他的道真实。后来,拜火仪式结束了,要灭掉火,却再也无法将火扑灭。他们认为这也是佛的手段所致,见了佛,回去之后,火自然就熄灭了。佛陀为了降伏迦叶的心,又使用了许多法术手段,如迦叶的弟子早晨起来砍柴,斧子举不起来;斧头举起来了,又落不下去。但种种手段,都没有使迦叶真正信服。

后来佛用上了更加匪夷所思的手段,如取几千万里外的时鲜果实以及难得的粳米饭于俄顷之间,以大神通令释提桓因指地成池,他山取石,然而都并未能让迦叶口服心服。但佛陀有如此神功,这一点也让迦叶十分忌惮,因为迦叶是摩揭陀国威信最高的国师,他的道德和才能受到国王的尊重和人民的爱戴,然而现在出了这一个年青和尚,道术明显比迦叶胜了一筹,如果国王和人民知道了他的神通功力,那么他们就都会从迦叶身边走开,转而倾信这位年青和尚了。迦叶心里念虑道:“明天,摩揭陀国国王以及臣民、婆罗门、长者、居士等都应当到我这里来开七天的会,倘若那位年青和尚在这里,我就会大感不便。但愿这位年青和尚在这七天之内不要到我这里来。”佛陀当即知道了迦叶的心思,于是,便动身到一个北郁单越的地方去了,停在那里正好七日七夜。七天已过,集会也完毕了,国王辞别而去,其他人众相继离开。迦叶心想,“真是妙极了,这七日之内,年青和尚没有到这里来。现在集会已毕,正有许多供养,如果他来,就是最好的机会了。”佛陀当即知道了他的心念,于是像壮士那样一屈伸臂的功夫,从北郁单越回到了迦叶面前。迦叶见到佛陀及时赶来,顿时大为惊喜。当即便问佛道:“这几天你游方到哪里去了,我怎么见不到你呢?”佛当即回答说:“摩揭陀国国王和臣民人等都要到你这里来作七日之会,你不想见我,为了避开你,我因此就到北郁单越去了。你现在心里想见我,所以我便前来见你。”迦叶听了这话,顿时心惊肉跳,连身上毛发都一根根地竖起来了。“厉害厉害,这个年青和尚,竟然懂得我心里都想些什么!虽然如此奇特希有,但还是不如我的道真实。”

佛陀心里想道,“优楼频螺迦叶根缘渐渐成熟了,现在正是调伏他的时候。”想到这里,佛陀便立即赶往尼连禅河,来到岸边,就看到魔王走向佛前对佛说道:“世尊,你现在应当进入涅槃。为什么呢?因为应当度化的都得到了解脱,任务已了,现在正是进入涅槃的时候。”佛对魔王说:“我现在还未到进入涅槃的时刻。为什么呢?因为我四部众比丘、比丘尼、优婆塞、优婆夷尚未具足,所应度化的也都未度完,那些邪魔外道也都没有被降伏,因此我不能现在就进入涅槃。”魔王听后,心生忧愁烦恼之情,但无可奈何,只好独自一个返回魔宫。

佛便跳进尼连禅河,运用神通力量,使水向两边分开,佛所行走的地方,非但不见水滴,而且还有灰尘从脚下扬起。佛身侧两面的河水都奔涌上去,其势惊天动地。迦叶远远地看见佛跳进河中,大为惊讶,以为佛陀被淹死了。于是和弟子们驾船前来相救。当他们来到河边,见到佛行走的地方却有灰尘扬起,这一下惊得真是目瞪口呆,不禁大加赞叹。然而,迦叶口中虽然赞叹,但认为佛陀虽然有此神通之力,总是不及他的道真实。“你这位年青和尚,想上船吗?”迦叶问道。佛答应了一声。于是,当即以绝大神力从船底进入,上升到船中,然后结跏趺坐。迦叶见佛穿过船底, 而船并没有破, 更加赞叹起佛的神力来。但他口中仍并不认输,说:“这个年青和尚,竟然有这样大的神力,真是希有啊!但总不如我得到真罗汉的果位。”

佛陀见到迦叶仍不归服,于是大声对他说:“你并不是罗汉,因为你不知道如何用道证明,为什么要不知羞耻,强颜胡说?你只是虚妄地自称说我有道德,其实并没有什么道德。”一语喝破迷心,迦叶当时心惊毛竖,惭愧无颜,自知没有真正的道德,于是叩头向佛作礼,说:“您真是伟大的有道之士,神通妙用,竟然知道我心里所思所想。我今天真是心悦诚服,只希望您能收我做个徒弟。”佛对迦叶说:“你现在年纪这么老了,而且还有那么多的弟子和亲眷,又为国王和臣民所钦敬,如果要决定加入我的僧团,你还是先和你的弟子仔细讨论后再来找我。”弟子们见迦叶愿意随从归依释迦牟尼佛,他们本来就有心归依,现在听迦叶征求他们的意见,于是五百徒众全体同意甘愿做佛的弟子。佛说:“好!你们就是比丘了。”须发自落,袈裟著身,他们便当即成了和尚。佛跟他们讲了苦、空、无常、无我的道理,又讲了四谛法门,迦叶听完佛的说法,当下就远离尘垢,得到法眼的清净,后来渐渐修至阿罗汉果。五百弟子后来也得到了法眼的清净,修成了须陀洹果,最后渐进修行,终于证得阿罗汉果。

迦叶既从佛陀出家,因此便将原来所有拜火用具全部丢进了河里,师徒相随佛陀而去。迦叶的两个弟弟,一名那提迦叶,一名伽阇迦叶,看到河里飘浮着大哥的拜火用具,以为大哥出了什么事,于是逆流而上,寻找大哥。到了大哥的住处,但见庭院空寂,四远无人。两位弟弟见此情景,真以为大哥遭恶人陷害,顿时心中大为悲痛,竟至大放悲声,嚎啕大哭起来。这时,走来一位村民,对他们说:“你大哥他们扔下拜火用具,都随瞿昙出家学道去了,何必如此悲伤!”两位弟弟听到村民如此说,心生懊恼,觉得十分奇怪,“大哥怎么放弃了阿罗汉道,却寻找别的法门去了呢?”他们一路念着,一路赶往兄长所在的地方。他们看到大哥身披袈裟,须发全除,不知发生了什么事,于是当即跪拜在大哥面前,问道:“大哥您本来就是阿罗汉,聪明智慧,没有一个人比得上您,名闻四方,天下人莫不宗仰于您,现在是什么缘故要舍弃阿罗汉道,跟着别人学习呢?这绝不是小事一桩,怎么也不跟我们商量一下?”

迦叶对两位弟弟说道:“我见到世尊成就大慈大悲,有三桩事十分奇特:一是神通变化;二是慧心清澈,决定成就一切种智;三是善于推知人的根本,随机说法,使他们领受;因此我愿意跟从他出家修道。我现在虽然为国王臣民所敬爱,言辞犀利,无与伦比,但究竟不是永断生死的法门,只有如来佛所演说的道法,足以断除生死之境。既然碰到如此伟大的圣人,我岂能不勉励自己,向他学习呢?否则,我岂不无心无眼了吗?”两位弟弟听到大哥如此说,又想道,“我们所知道的东西,都是大哥教的。大哥既然跟随佛出家了,我们岂能不跟着哥哥一起修道吗?”于是,两位弟弟各自带领二百五十名弟子一起随佛出家,须发自落,袈裟著身,都成了比丘。他们后来都证得了阿罗汉果。

三迦叶归依佛,加入佛教的队伍,僧团立即扩大为一千余人的组织,这对佛教的传播及扩大影响起到了相当大的作用。因此,三迦叶的归依是佛教史上的一大事件。这一事件的直接影响是使王舍城的人民争先恐后地归依佛陀,并且让摩揭陀国国王频婆娑罗王放弃了传统的婆罗门信仰,成为各国中第一个归依佛、信奉佛教的国王。

王舍城中有位迦兰陀长者,他有块面积很大的竹园,频婆娑罗王用巨款在竹园内修建了一座规模宏大的精舍,请佛陀和弟子们居住。这就是著名的竹林精舍,这座精舍成了佛教陀弘法传教的第一个大本营,也是佛陀和弟子们安居的理想场所。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