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十四章 吴歌桑田 落花流水 第03节
<<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

第十五章 新皇登基 旧人下囚

第三节

马皇后点首。

朱元璋抖了抖身上的龙袍:“你别看我穿上了这个。唉,这事要处理得不好,我们还得下台去当草寇!”

“难得皇上一片爱民之心……”马皇后说。

“不!这不是爱民。”朱元璋打断马皇后的话,“这是我爱我自己!关心着我这皇位的稳固!你没听说,在马上能得天下,可在马上却不能治天下呢!”

“说到治天下,孔子他也说过,不患贫而患不安。老百姓不能安定,这国家就不能安定呢!”

朱元璋:“是啊!要让老百姓安居而乐业,否则,不安居,不乐业,这非但穷民难治,就是有些富民也难治呢!”

马皇后不知他怎么又说到了这个上,不由试探道:“皇上这是指……”

“我是说苏州那些当初给张士诚出钱的富户们,听说他们对寡人颇有怨言呢!过几日我想去苏州私访私访,看看那些当初舔张士诚屁股的富户们,他们到底在干什么?又到底想干什么?”

“皇上,天下初平,尚不安定,皇上去私访,这太不妥!”马皇后显然并不放心。

朱元璋一笑:“没事!我和关帷一起去,他过去可在苏州呆过呢!”

“那我也去!”马皇后说。

几天以后,在苏州巍峨的阊门城楼下,身着微服的朱元璋和关帷走着,几个宫廷的卫士,也穿了便服在朱元璋的前前后后走着。

当他们走到阊门酒楼前,正看见陈泰醉醺醺地被他的两个侍妾扶着,从酒楼内痴笑着走出店堂,接着就大口大口地在路边呕吐起来。

闻着飘过来的酒臭气,朱元璋停住脚,厌恶地看着正呕着的陈泰,接着他问关帷:“这个胖子是何人?”

关帷见了陈泰本想避开,怕陈泰认出他来,毕竟当初自己只是他的一个管家,但转而一想,此时自己已是皇上的人,犯不着怕他了。见朱元璋问他,他颇为轻蔑地看了一眼陈泰:“此人这是苏州另一有名的富户,姓陈,名泰,绰号叫陈肥商。”

朱元璋看着被人扶上轿子的陈泰,忿忿地说:“嘿,他可是脑满肠肥啊!这种人,看那样子,就不像是个好人!”

关帷也附和着说道:“是啊,这些为富不仁的家伙们,都不是好东西。”

他们离开了阊门,从中市走入了一条水巷。在水巷深处的一间老房子的墙角处,几个老者每人手持一香在祈祷着什么。

朱元璋和关帷走过去看着他们烧香。朱元璋因不知吴地风俗,于是问关帷:“他们在烧什么香?这是苏州的什么习俗?”

关帷摇摇头:“不知道!”

“你过去问问他们!”

关帷过去操着吴语问一老者:“老伯,你们这是在烧什么香哪?”

“狗屎香!”老者莞尔一笑,似乎在笑着关帷这个苏州人的孤陋寡闻。

关帷还是没听懂:“什么狗屎香哪?”

老者看着关帷:“狗屎香么,就是九四香!现在家家人家都在烧呢!”

当朱元璋和关帷走到水巷河边时,朱元璋还是困惑地看着关帷:“九四香?什么九四香哪?”

关帷其实早已知道吴地百姓对张士诚的那层怀念,尽管他们并非是要再回到张士诚的治下去,但他们却是巧妙地借此以表达对朱元璋的不满。全城家家人家都在烧这个香,这背后岂止是风俗,更多的是民情。他觉得应当将这一情况禀告皇上:“皇上总知道张士诚的小名吧?”

“他叫张九四!”猛然,朱元璋醒悟过来:“哦,是这么个狗屎香!”说着他愤怒起来:“你去传旨苏州知府,要他下令,禁止老百姓为张士诚张目,禁止烧这个狗屎香!”

对朱元璋的不满,又借灯谜的形式发泄了出来。不过,这次是借攻击大脚马皇后为由头的。昔日窃饼焦胸的往事,使朱元璋难抑愤怒

苏州官府晓谕各家禁烧狗屎香的布告贴在了各个城门口。

这布告反而使老百姓的反朱情绪更加炽烈了。有人公然不买账,有人甚至在大街上骂起朱元璋来。官府抓了一些人,绑在衙门前示众。许多人怕了,但更多的却是变换了方式。

这天在建于宋代的道家圣地玄妙观内,占卜的、算卦的、耍猴的以及各种各样的小贩摆的摊前,人来人往,人声嘈杂。

朱元璋和关帷也在人群中。

玄妙观的两边廊下,挂着一盏盏纸灯或绢灯,上面写着谜面并标明谜格和“射××”等字样。谜灯下,站着一个个仰着脖子看热闹的人。

沈贵和几个士子也一起在看着。

一个士子喊沈贵:“沈贵兄,你看这条谜。‘官场如戏’,射《四书》一句。”

沈贵思索片刻,说:“‘仕而优’!”

那人钦佩地:“沈贵兄,你真是才思敏捷!”

--

梦远书城

Search


Share